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七十章 兵临城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章 兵临城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我莫名被同情了?

    72:21:55

    对于伊莉雅出的“切嗣因为谈判破裂正在肯尼斯工房外埋伏”,以及“这里马上会被四个强力assassin攻击”这些情报,爱丽丝菲尔并不感到惊讶。

    作为艾因兹贝伦家的一员,爱丽丝菲尔本人就有相当多的侦查手段,而伊莉雅既然能以caster职介被召唤,那么她继承以及自己创造的侦查手段只会更加多而强大。

    另外,caster职阶本来就是以情报收集的优势见长,占据了这个职阶的英灵一般都比较擅长布局或者能够使用强大的魔术,作战方针基本是隐蔽自己、收集其他阵营情报,并最终在亲手建造的优势阵地中与踏入陷阱的敌人进行对决。

    而这样丢下master不怎么管,还时不时消失的做法……似乎和切嗣很像?即使入赘之后,他也经常外出去伸张正义——果然回去之后应该注意一下对这个时代伊莉雅的教育。

    “这样吗?那caster你一定有应对方法了。”爱丽丝菲尔温和地看着女儿。

    “嗯……我再把附近的防御结界强化一些好了,正面战斗力只有lily感觉不大够。”正在廊下左顾右盼的伊莉雅观察着四周,随手把身边坐在轮椅上的林好推给阿尔托莉雅:“外面那些魔术陷阱可不是吃素的,能一路突破到这里的话应该剩不下多少体力才对。”

    “我可以——”洁白裙甲的少女骑士似乎想反驳什么,但伊莉雅手上已经开始泛起调整魔术结界的银光,于是她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就算你有信心一挑四,但是对方可是刺客啊,不会和你正面对决的。”爱丽丝菲尔听到林好,这位女儿的御主对阿尔托莉雅着:“assassin又抓不到caster,你只要守在这里他们就会自己撞过来的。”

    “我是想,我可以和caster联手,把所有来犯之敌都挡在庭院之外,就算有气息遮断,他们也是无法躲过我的感应潜行进来的。”saber·lily按着腰间佩剑的位置,认真地回答。

    “你知道吗?caster曾经和我过一句话,‘各司其职,各尽所能’,”林好虽然坐在轮椅上,但讲话时的态度仍然非常自信:“我对此的理解,是怎样的组合,就应该采取怎样的战术和对策,caster凭借她阵地作成和魔术的能力来削弱突入的assassin,再由近战优秀的saber将它们一打尽,就是现在的合适做法,而不是把saber当做感知灵敏的……呃,lancer来用。”

    “咦?可是对方肯定会想到这种正常的对策?”

    “他们是assassin,精通各种非正统战术,有个大兵法家过,‘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如果我们为了针对他们自乱阵脚,反而会被抓到机会。”

    “唔,好像有道理……”

    爱丽丝菲尔微笑着看两名少女像模像样地商讨“战术”。

    虽然没有仔细问过,但这位名叫林好的女孩,很可能是c国某个历史悠久的魔术世家所特意培养出来继承家业的,她除了面对切嗣的时候锋芒毕露态度恶劣,大部分时间言谈举止都温和礼貌,即使坐着轮椅,行动间也会自然而然地带出良好的礼仪。

    而且,如果切嗣和伊莉雅都不在身边,她就会显露出丰富的知识储备和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另外,虽然显露的次数不多,比如之前在国道上遭遇量产型assassin的拦截时。

    通过许多细节爱丽丝菲尔可以看出她战斗和战术方面的魔术水平几乎自己相当,倒是生活方面的魔术一塌糊涂,虽然验证了爱丽丝菲尔之前关于继承人的推测,但……好果然是为了避免这个团队中出现太多不同的意见而在韬光养晦吗?

    这时正在讨论的林好注意到爱丽丝菲尔在看着她,于是回了个可爱的笑脸。

    爱丽丝菲尔回以微笑,目光扫过轮椅上少女的腿部。

    一起非常可疑的魔术事故,让这位优秀的女孩不得不远渡重洋来到日本寻求治疗,可那真的是事故吗?

    切嗣曾带给她有关c国魔术家族的大致情报,由于人口众多,他们的魔术刻印无法由最优秀的后代全部继承,而是由族长第一个妻子的第一个男孩来继承大半,剩下的则按照一定的条件分给其他家族分支的子嗣,所以,在c国,传承太久的家族反而不怎么出彩,因为魔术刻印都被分散了,只有带上“几代单传”这样标签的家族继承人才真正厉害。

    当然,家族总体实力需要另算。

    会把女孩作为继承人培养,证明那个家族没有可以继承家业的“嫡子”——好像是这么叫的——存在,从林好会被放弃的情况来看,她大概并非“嫡女”而仅仅是长女而已。

    而她宁愿保持瘫痪也要保护的那个人,应该是和她一起被培养的另一位候选者,两人在真正的“嫡子”出现后被打压,作为女性,她的优势本来就不大,无法继续参与竞争,所以真正“被瘫痪”的应该是她的弟弟,被称为“庶长子”的存在。

    看来圣杯也因为不清楚实际情况而出了点错误,虽然林好有强烈的愿望,但这种被称为“宅斗”的情况是无法通过简单的许愿来实现的,毕竟全是自己的家人。

    c国的家庭情况可真是复杂难懂,爱丽丝菲尔转移注意力去看伊莉雅强化防御结界。

    72:17:09

    舞弥已经把这座树屋改造成了合格的观察哨。

    卫宫切嗣外出“拯救世界”时,除了当地的线人与临时合作者,参与行动最多的就是久宇舞弥,她在一系列生死之间的行动中获得了极快的成长,位置也逐步从情报、后勤转变为支援、接应,而现在,她的身份是“搭档”。

    在那些行动中,经常会遭遇目标把自己严密保护起来的情形,尤其是有蹩脚的刺客已经失败过的目标,他们会把自己保护得密不透风,任何靠近的手段都不可行,同样也严密防范着远程狙击,而这种情况,作为狙击手,他们只能比对方更加有耐心。

    所以,舞弥作为切嗣的观察员,对区区躲在树屋里进行潜伏监视这种并不困难的行动适应良好。

    虽然是清晨时分,但她仍然可以从狙击镜里看到肯尼斯阵营的行动。

    rider和lancer以及韦伯正在二层露台围桌而坐,似乎在商讨着什么,洋馆中肯尼斯和索拉的房间都拉着窗帘,应该是还没有起床,露娜以及名为艾米尔的assassin仍然不见踪影,可能使用了魔术进行了遮蔽。

    “魔术……”久宇舞弥脸上仍然毫无表情,但嘴角却微微勾起。

    在切嗣坦白自己是个魔术师的时候,完全理解错误的舞弥要求切嗣给她变只兔子出来,结果切嗣犹豫了一会真的变出来了!

    或许就是那一次,让舞弥对控制使魔有了浓厚的兴趣,即使其他魔术都比较稀松,但魅惑动物和与动物交流相关的魔术却非常出色,比如现在,附近的丛林里就有一些兔子、土拨鼠和鸟类在替她警戒——已经放亮,蝙蝠不肯出来。

    嗯?那是什么?

    遥远空中的金色闪光让舞弥把眼睛重新贴近狙击镜,于是一架由金黄与翠绿构成,最古之王华丽的座驾,名为辉舟的古代飞船便昂然地出现在她的的镜头中。

    这算不算大举进攻?舞弥犹豫地看了看简易桌子上摆着的发信机。

    72:11:01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英雄王。”

    黄金辉舟之上,除了同样金光闪闪的吉尔伽美什之外,还有刚走出圣堂教会就莫名其妙被掠上船的言峰绮礼,此时他正在质问这艘船的船长。

    “哼,本王恩赐你踏足如此高贵的座驾,还敢有所不满?”吉尔伽美什斜倚在飞行器正中的黄金王座上,正端着一只造型华丽的黄金杯饮酒,完全不理会琦礼的质疑:“是想死吗?”

    “我还有事,如果你打算炫耀这艘‘新’船可以去找时臣老师。”琦礼向辉舟边缘走去,虽然缓落的魔术不算精通,但安全着陆应该没有问题,他还要赶在黎明之前配合着派去送死的assassin四王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高贵的座驾?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三艘了,每次英雄王驾驶这东西出击都会被击坠。

    “你知道吗?本王讨厌神明,或者,极其厌恶。”吉尔伽美什喝光了杯中的酒,随手把它抛进忽然出现的金色涟漪中:“所以,你觉得本王对像你这样以神的仆人自居的家伙,应该是采取什么态度?”

    “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因为辉舟边缘有无形的墙壁阻挡,琦礼尝试推了几下无果,只好回过身看吉尔伽美什打算做什么。

    “不,那有什么意思,”吉尔伽美什嗤笑了一声:“本王会诱导他们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愿望,并将它夸张放大,最终令这些所谓的‘仆人’走上和他的神完全相反的道路,是不是很可笑?”

    “很明显,你失败了。”琦礼回想起自己当时自认使时的情景,那时吉尔伽美什显然正在做他此刻出来的事。

    “失败?算是,本王没料到你的神会这么——有趣。”最古之王眸子的颜色变得深了些:“所以本王准备再帮你一把,你那些计划在本王面前可无所遁形。”

    “你要如何帮?”琦礼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虽然利用了一切可能利用的条件,但它仍然不完美,但如果最古之王愿意填上那个空白的话……

    “本王的辉舟暂且借给你使用,如果这样你都会失败——呵呵呵。”

    伴随着冰冷的笑声,吉尔伽美什王座的形体化为一阵金光消失不见。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