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六十八章 各方战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八章 各方战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在查看各方战力。

    73:35:12

    筋力c,耐久c,敏捷b,魔力a,幸运a+,宝具b,

    对魔力b,骑乘c,直感b,魔力放出a,花之旅途ex。

    这是saber·lily的初始数据,看看可怜的力量和耐久,比起saber,这数据更像是caster的。

    结果因为和我——好其实是伊莉雅,打了一个时,对魔力就升级到了a,而晚餐后再次进行的切磋甚至把她的直感也升级到了a,骑乘升级到了b。

    这些数据是由于伊莉雅运动太多以至于肌肉酸痛,我趁“林好”睡着偷偷回到根源打算治疗一下的时候看到的。

    “对魔力和直感提升就算了,那个骑乘是怎么回事?别踩着我在鞋底造出的冰刀也算骑乘!”我看着着光幕上显示的数值抓住蠢系统使劲晃。

    【花,花之旅途……】

    “不要因为技能等级是ex就随便把黑锅往上面扣!你这个无能的蠢系统!”我继续晃。

    【我不蠢……】

    【提示:saber·lily的灵基通过接触根源气息获得了提升。】

    “……和我战斗就能升级?我又不是种火或者达摩。”提示姐姐的话倒是好理解:“那其他跟我打过的英灵怎么没变化?”

    【提示:saber·lily拥有可成长固有技能‘花之旅途’。】

    好,果然是它的锅,那就背上。

    “那么如果我一直和她打下去,最终会变成什么属性?”

    【所有属性会向原版的阿尔托莉雅接近,到‘花之旅途’变化为‘领袖气质’为止。】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知道的东西,手上的红色立方体开始雀跃着插话:【速度的话,固有技能等级每提升一个大阶段,而属性的提升则是每三。】

    “可惜没时间。”我撇了眼末日倒计时:只剩三左右了,这期间就算一直和saber·lily切磋,也顶多上升一个具体属性,那毫无意义。

    “起来切嗣谈判外出怎么还没有回来?我下午那会看麻婆大战刷子看得挺过瘾,结果直到太太拜托舞弥去找一下切嗣才想起来。”我抬手在主屏幕上拨弄。

    虽然知道这光屏的基本原理,如果想进行具体控制就麻烦很多,比如我以前见过的一款电视遥控器,那按钮密密麻麻得好像玉米棒,但任何能想到的对电视操作基本全能通过它实现。

    “你就在这里观察,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靠近。”刚刚把画面调到切嗣的位置,就听到他对身旁的舞弥道。

    这看起来是一处林中树屋,断面和切口还很新鲜,可能是切嗣刚刚搭建的,屋内除了简陋的桌椅外,只有武器箱和收音机一样的发信器。

    这间树屋的位置比肯尼斯那间洋房还要远离冬木,如果有人从市区赶来,是不可能发现这个简陋瞭望所的。

    “具体要观察什么?”舞弥看起来对于这里的环境没什么意见,正在调试武器和通讯装置。

    莫非切嗣听assassin姑娘没有被救走,还在打她的主意?

    “你的使魔应该无法靠近肯尼斯的工房,就在这里用瞄准镜监视,如果发现远坂阵营大举进攻,或者某位御主外出,立刻联系我。”

    竟然也判断出时臣准备攻打肯尼斯吗?不愧是魔术师杀手。

    和舞弥交代完毕之后,切嗣走出树屋,抓住一根藤蔓跳了下去,而saber·alter正在树下抱着全家桶等他。

    ‘大举进攻的话……起来言峰琦礼还没发现那是假assassin?’无论是切嗣赶路还是舞弥整理树屋都没什么好看的,我干脆把监控画面调到肯尼斯工房的远景。

    【应该一开始就发现了,他带走的是肯尼斯召唤来的灵体,毕竟是教会代行者。】

    红色立方体旋转着,在主屏幕的角落调出一个画中画,正是昨晚麻婆神父逃走时的录像。

    他被lancer追赶着,仓促冲进一个房间,却意外发现了身穿儿童洋装的“艾米尔”,立刻挟裹带走,之后甚至在遭遇危险时使用令咒激发出了一对乌黑的羽翼来加速。

    ‘嗯……确实,’我放大画面慢放了几次:‘虽然仍然是保护着assassin的模样,但其实一脸冷漠完全没有在意她的安危的样子。’

    servant现界使用的是魔力凝聚的身体,被召唤时所穿的衣物也一样,所以在本人不同意的情况下根本脱不下来,如果要换衣服,比如像伊斯坎达尔和金闪闪那样,实际上是把现世的衣服魔力化变成自己本体的一部分,使用类似魔力放出的技巧就能直接换装完毕,根本没有“换衣服”这个过程。

    而这个被换上了可爱洋装的伪·艾米尔,则是索拉少女心发作想给正版换装发现做不到之后,妻奴肯尼斯以降灵加炼金手段制造的复制品,要比喻的话,和服装店里那些塑料模特差不多,而且还有持续时间限制。

    ‘把画面切到远坂家,我看看他是怎么对待复制品的。’

    【可是言峰绮礼不在远坂宅啊……】

    嘿,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刚刚切过去又立刻取消,“不在”是两秒前才发现的!

    ‘那他在哪里?’

    【……冬木教会】蠢系统迟疑了一下才回答:【这次真不关我的事!】

    ‘关不关你的事我会判断。’见那红色立方体一副不敢靠近的模样,我抬手去拨动光屏上的画中画进行操作,很快切换到冬木教会的室内视角。

    “神即圣灵,因此我等崇尚神灵者,都必须以灵魂和真理进行叩拜——”

    和预想中的照顾或者愤而杀掉都不一致的情形,言峰绮礼抱着冒牌艾米尔单膝跪在礼拜堂的讲坛之前,而由于本体是降灵产物,那个穿着洋装的“女孩”正冒着丝丝黑烟。

    而异常引人注意的是,他背后那一对合拢起来的黑色翅膀。

    ‘哇塞,他就这么狂奔进教堂了?不怕遭到神罚吗?’

    【言峰绮礼昨晚跑掉之后就直接来到这里,保持这个姿势一整晚了……我好像忘了什么?】红色立方体在旁边转啊转。

    ‘不管哪个教派,黑翅膀都是堕使,这也太违和了。’

    要不要把那对翅膀洗白呢——

    【哇!等等!我想起来了!阿赖耶你不能看他!】蠢盖亚飘到屏幕前想用3x3的身体挡住16x9的屏幕。

    ‘不能看什么?麻婆他……’

    讲坛之前,一道雪白光柱从而降,笼罩在言峰绮礼和那个冒牌assassin身上。

    本身是灵体的女孩瞬间失去了形态消失在神父怀里,只留下一套洋装。

    ‘这个没什么……’我挥手把蠢系统拨开一边,‘让我看看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我不管了!呜呜呜……】红色立方体原地旋转了一会,忽然直接泪奔出了我的院。

    ‘话外面我还没准备动工盖呢,一片漆黑的星空,迷路可不管。’

    我转动画面去观察言峰绮礼的脸……唔,还是冰山脸啊。

    【提示:言峰绮礼的阶级由‘圣徒’升级为‘使’。】

    ‘……不,等等?提示姐姐你什么?麻婆神父那对翅膀不是他用令咒转化的吗?而且他什么时候成圣徒了?’

    提示姐姐没有回应,而教堂之内,言峰绮礼背后翅膀上的黑色羽毛正在一片片地飞散消失,然后露出内部了一号的洁白羽翼。

    【是你啊……】蠢盖亚绕着房子跑了一圈又回来了:【当时言峰绮礼经过分析认为自己是使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我……好像快笑疯了,随手点了个赞?’

    【不是所有竖大拇指的按钮都是点赞……】蠢系统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你按掉的那个是‘世界意志’对‘祈愿’的认可。】

    ‘世界意志?……哦对,我。’我看着言峰绮礼的黑翅膀已经向白翅膀转化了一半。

    【所以他现在正式成为那位‘主’的‘使者’了……至少程序上没有问题,只不过因为联系不上所以没有任何权能,】红色立方体转来转去,【我们完成任务离开之后那位发现自己多了个使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滑稽或者阴险的表情。

    啪——

    话间言峰琦礼的黑翅膀已经完全变白,他舒张着翅膀站起身,完全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能透出一股圣洁之意。

    “恭喜,琦礼,我没想到你能做到这种地步,看来帮时臣老友抵达根源也不再是幻想了。”言峰璃正从侧门走进来,满脸欣慰。

    “父亲,”言峰琦礼向老神父行礼:“无论是获得圣杯还是抵达根源,对吾主都毫无意义,我们的目标是更加远大的——消除世界上所有的痛苦和不幸。”

    这不是切嗣他们给我贴的标签吗!你怎么顺手就拿走了?

    “哦……这倒是个很好的切入点,”言峰璃正看着那对翅膀:“你就是因为许下这样的宏愿才获得神眷的?”

    “还有实践,”言峰绮礼展示手上的洋装:“她是某个迷失的灵魂,却被肯尼斯召唤并改造成了人偶一般的存在,我对此无能为力,于是祈求主的帮助,而主回应了我。”

    “哦——”明显知道儿子做了什么的璃正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恍然大悟什么啊!那是反召唤,强行驱逐召唤物的法术好不啦!净化翅膀是另外的原因……

    谈话结束,言峰绮礼扇动了两下翅膀,它们便化为四散的羽毛和纯白的光点消失不见。

    “我以令咒命令,”他用手指点着额角:“【迅捷之马库尔】、【怪腕之戈兹尔】、【基底之扎伊德】,【百貌之梅尔蒂】于黎明时分攻击卫宫切嗣的据点,不惜一切代价生擒林好,余者死活不论。”

    好的使呢?!

    【哇,这是不准逃跑的命令,不捉到你他们不死不休。】蠢系统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于是我揪住它又是一顿敲。

    总之,回去搞搞阵地作成准备迎敌。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