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六十七章 命运之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七章 命运之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这次是主任的……等等?

    ??:??:01

    由于和卫宫切嗣的商谈以近乎决裂的方式不欢而散,肯尼斯有些不安,这不仅是对可能失去盟友的焦虑,更是对那个男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行事风格的畏惧。

    遇到奇怪的事情不是寻根究底找出原因,而是判断威胁斩草除根,或许这就是“魔术师杀手”和“魔术师”在本质上的不同——他把魔术当做达到目的工具,而非要为之奉献一生的事业。

    如果和他为敌,自己很可能会死,而原因一定是那些怪异的科技侧武器以及他当做工具改造过的魔术手段,而耿直的lancer会是他最好的突破口……嗯?lancer?

    恍然间,肯尼斯看到lancer正混身是血地倒在自己面前,两肋各有一道巨大的伤口,而必灭的黄蔷薇正断裂在一旁,比起平时的意气风发,此刻的他完美演绎了什么叫英雄末路。

    “水……水……”lancer嘴角溢血地向肯尼斯伸出手。

    如此重伤喝水有什么用?

    肯尼斯抬起手准备施放治愈魔术——然后他原本捧在手心里的一汪水便直接洒掉了。

    “主……君……”lancer带着失望和解脱的神色咽了气。

    不,等等?这是迪卢木多最后被芬恩害死的情景?!

    肯尼斯大惊之下不惜加剧对身体的负担强行加大治愈魔术的效果,但是完全没有作用,迪卢木多的尸体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

    而周围的场景开始飞快地化为黑色的灰烬,飘散消失。

    岂有此理,肯尼斯想着,如果我有准备……

    ??:??:02

    “水……水……”

    lancer呼救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肯尼斯却发现自己不在他身边,而是在附近的一个水池旁。

    快速打量周围,这里的环境完全是荒山野岭,除了不远处有一头毛色红蓝相间的巨大魔兽倒伏在那里外,附近完全找不到盛水用具,于是肯尼斯只好伸手准备用手心去盛水。

    嗯?这是谁?

    池塘的水面上倒映出一位丰神俊朗的美男子,飘逸的金色长发,睿智的五官,以及有着美丽花纹的藏青皮甲——但容貌毫无疑问是肯尼斯本人没错。

    唔……如果自己做这种打扮的话,索拉会不会感到惊喜?

    “主……君……”

    带着不甘和遗憾,远处迪卢木多没了动静,而遮蔽日的黑色灰烬再次卷起。

    下次我马上取水,绝对不耽搁!肯尼斯对自己道。

    ??:??:03

    嗯,这次位置有些偏差,但还在可控范围。

    肯尼斯看了看身边的巨大魔兽尸体,准备寻找重伤的迪卢木多——可是他原本躺的位置上空无一物。

    “到底……”肯尼斯的疑问刚出口一半,就被身后传来的粗重喘息打断了。

    嗯……所以,这个时间点那头魔兽还活着?!

    “嗷!”巨大的吼声响起,同时出现的还有沉重地奔踏声。

    “blink!”肯尼斯头也不回地施放魔术,作为魔术师,和敌人拉开距离是基础中的基础,这个结合了风和水的魔术可以把自己向某个方向推送20码左右。

    呼——一阵的旋风带着肯尼斯脱离了巨大魔兽的突击路线,这时他才注意到那魔兽是一头巨型野猪,想必之前lancer的致命伤就是它的獠牙所致。

    不过lancer在哪里?

    “死!你这怪物!”“嗷嗷嗷!”魔猪突击消失的方向上传来迪卢木多和魔猪搏斗的声音,肯尼斯正准备过去帮忙,但下个瞬间就看见魔猪疯狂地冲了回来,而lancer则被串在獠牙上,还不停地用手上的黄枪戳魔猪的眼睛。

    “concdefrigido!”肯尼斯来不及细想,快速完成了一个三节的咒语,一枚巨大的冰锥出现在野猪的前方,而因为被迪卢木多干扰而没来得及闪避的魔猪被它从眼睛狠狠地扎进了脑袋。

    轰!碰!

    魔猪轰然倒地,而迪卢木多也被直接甩飞到前两次倒地的位置无法动弹。

    “水……水……”他虚弱地呼唤。

    经过两次重来,肯尼斯已经完全想起了凯尔特神话里面菲奥娜骑士团团长芬恩·麦克库尔的能力——生命之水,只要从他的手心里喝到水,无论多重的伤都会痊愈。

    暂且不去想这位团长为什么和自己一模一样,肯尼斯动作飞快地从池塘舀起水,并闪现到迪卢木多身旁喂他喝下。

    “主……君……”

    虽然着相同的台词,但lancer终于没有死去,他正带着微笑和周围的一切化为金色光点飘散。

    “呵,原来梦到英灵的过去是这么回事。”肯尼斯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围等待消失:“姑且记录下来日后提交给时钟塔。”

    01:??:??

    陷入半梦半醒的恍惚并重新睁开眼之后,肯尼斯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深山中的洋馆。

    虽然他并没有逐一巡视过那座风格多样建筑的全部房间,但可以确定其内部不可能存在这样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厅。

    摆满了珍馐美食的数十张大圆桌,把大厅照得恍如白昼的银质烛台、从四面墙壁垂下,绣有象征着持有者功绩的宽大旗帜、以及觥筹交错、努力尝试彬彬有礼的强大勇士们。

    在肯尼斯把握这个场景的含义之前,那些勇士们不知道了些什么,忽然全体向肯尼斯举起酒杯。

    “敬我们伟大的骑士团团长!”他们,

    “敬拥有无上智慧,掌管治愈之水的英雄!”他们欢呼,

    “敬我们以剑、枪乃至生命效忠的芬恩·麦克库尔!”他们高高地向肯尼斯举起金黄的酒杯等待回应。

    “同样敬诸位——菲奥娜骑士团下无双的勇士们!”肯尼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收获了全场欢呼。

    作为传承九代的时钟塔贵族,有着“lord”之名的肯尼斯,应付这种场景可谓手到擒来,虽然平时向他欢呼的都是魔术师,而原因则是精彩的魔术或演讲而已。

    如果之前的场景是lancer迪卢木多的末路,他在为君臣关系寻求一个完美的结束,而此时则应该是其悲剧的开端——芬恩与格兰妮公主的订婚宴。

    那么,只要阻止格兰妮去向迪卢木多订下誓约,或者及时以自己更高级的誓约进行覆盖,那么这个回忆场景的考验应该就可以通过了。

    没错,这是一个考验,肯尼斯分析后作出结论。对于lancer的这段过去他并没有什么抵触,但如果梦境仍然在不停地拒绝历史,就证明lancer本人对它非常不满,所以在肯尼斯介入后期望他进行修正。

    这种修改不可能修正历史,从者本人的记忆也不至于被影响,最低的作用大概是仅仅在迪卢木多心中留下一个“还有这种可能”的印象,但如果能因此变强些就更好了。

    那么,格兰妮……呃?

    肯尼斯目瞪口呆地看到身着盛装礼服的索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宴会厅里,正大踏步朝迪卢木多走去——索拉穿这身可真漂亮——不,等等,索拉是格兰妮?

    肯尼斯还没想出解决办法,就见索拉对迪卢木多微微一笑:“听你不会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

    “呃……是的,公主殿下……”迪卢木多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肯尼斯的方向。

    “太好了,我现在就身处困境中,请你——”索拉双手交叠着温柔地道。

    “索……”由于未婚妻温柔的时候太过少见,反应慢了几拍的肯尼斯连忙开口试图阻止。

    “——去,死!”索拉把后半句补充完毕,不但肯尼斯和迪卢木多,全场的勇士都震惊了。

    而索拉完这句话之后,不知从那里摸出一张银光闪闪的方形塔盾和单刃长刀,恶狠狠地朝迪卢木多撞了过去。

    碰!碰!咣!咔嚓!

    一顿狠辣的盾牌连击,把菲奥娜骑士团的第一勇士直接打飞并撞到了肯尼斯身边的墙上,半个身子都嵌进里面如同一张壁画,而在那之前由于他接受了【不得拒绝困境女子】的强制【誓约】,完全没有招架或者还手,此时正吐着血看向肯尼斯。

    “主……君……”

    面对似曾相识的情景,肯尼斯下意识地去找水,然而这是个酒宴,完全没有水,或者,就算能找到水也来不及了,索拉下手太狠。

    迪卢木多脑袋一垂,从墙壁上掉了下去,一动不动。

    “啊!迪卢木多死了!”

    “格兰妮公主杀了我们的第一勇士!”

    “这场订婚是国王的阴谋!”

    “保护芬恩团长!”

    骑士们一部分包围索拉另一部分向肯尼斯冲了过来。

    肯尼斯看着宴会大厅里腾起的黑色灰烬,只好苦笑着对顶替了格兰妮身份的索拉比出一个“下次见”的手势。

    02:??:??

    “我倒是没想到你也来了,肯尼斯。”宴会被“重置”之后,索拉就不再去找迪卢木多的麻烦了,转而把肯尼斯赶下了团长的宝座,自己坐在那里让肯尼斯帮她挑拣食物。

    “我们一个是令咒持有者,一个是供魔者,会同时陷入这个梦境也算正常,不过索拉你刚才那是……”肯尼斯殷勤地为未婚妻端来食物和饮品以及水果,让其他参与宴会的勇士们惊诧不已。

    “你大概去了最后迪卢木多被芬恩害死的场景了,那应该不长,”索拉挑拣着食物品尝:“我可是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肮脏、潮湿、污浊的山洞里啊!”

    “呃,逃亡期间吗,你辛苦了。”肯尼斯转而绕到索拉背后替她捏肩。

    “而且那家伙不知道做了什么,只要我碰到他,立刻会回到那个山洞里,一切重来。”索拉恶狠狠地盯着远处的迪卢木多。

    哦……那是另外一个【誓约】,获得芬恩原谅之前绝不碰公主一根头发。

    “那你是怎么……”肯尼斯不仅有些好奇:“我只要成功喂给他生命之水就通过了。”

    “如果我什么也不做,一之后还是会回到山洞,只是第二他要对付的敌人和第一不同,”索拉拍了拍转化为披风形态的露娜:“然后我发现如果在他之前消灭掉那些追兵,时间就会逐渐倒退,还好有露娜帮忙——可惜在这里她只是普通的礼装。”

    “那你刚才是……”肯尼斯回忆起被打进墙里的迪卢木多,打了个寒颤。

    “当然是试过各种方法但是无法继续推进,只好揍他泄愤了。”索拉摸摸座椅的扶手:“你没来之前揍了几次芬恩那个老东西也没用。”

    “原来如此,他是想挽回所有的错误,”肯尼斯点点头,开始在自己的衣服里摸索:“等等稍微配合一下,索拉。”

    “你又想到什么点子……了……”索拉话到一半便彻底失语,因为肯尼斯从怀里摸出了一枚巨大的钻石戒指。

    钻石不是重点,但这个时代怎么会有人工钻石?不是人工怎么会那么大?

    “我,芬恩·麦克库尔被格兰妮公主彻底迷住了!”肯尼斯朝大厅里的勇士们大声道,看到他刚才殷勤模样的勇士纷纷点头。

    “所以~没有什么订婚,这里就是我的结婚宴会!”肯尼斯抓起索拉的手,直接把那枚醒目的钻戒戴了上去。

    “哦哦!”勇士们欢呼起来,虽然这程序完全错误,对国王和公主也有些失礼,但公主本人也没反对不是吗?

    “新郎可以亲吻他的新娘了!”有不知名的勇士起哄。

    “呃……”肯尼斯有点不知所措,但索拉已经很配合地勾着他的脖子贴了上来,于是他茫然地抱住自己的未婚妻。

    “主君……”

    在远处迪卢木多如释重负的表情中,腾起的金色光点赶在这对未婚夫妻真的做出什么之前分解了整个世界。

    74:13:14

    肯尼斯张开眼睛,因为怀里忽然变得空荡荡而有些不适,正在发呆时却从隔壁索拉的房间传来了墙壁敲击声和念话传音。

    “【如果我们结婚钻戒比那个你就死定了。】”女王大人这么宣布:“【另外,以后留长发。】”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