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六十五章 无功而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五章 无功而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言峰绮礼正在对战……迪卢木多?!

    82:33:12

    这里有很多艾米尔生活过的痕迹。

    按照那份“报告”所写,言峰绮礼在洋馆二层找到了一间足够宽大并且有条件布置禁魔结界的——儿童房?

    墙壁是漂亮的红砖,地板则铺着柔软的鹅黄色地毯,家具以蓝色为主色调,那些床、衣柜、桌子和椅子等等有棱角的家具则已经被细心的抹平,书桌上摆放着图书,房间角落里还有各种玩具。

    艾米尔只不过被带回来两,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即使以琦礼的冷静也稍稍惊讶了一瞬。

    但显然,他们把艾米尔当做普通女孩来对待的方式是错的,艾米尔只会对影响到她的外界条件作出最低限度的反应,如果可能话,她可以在某个觉得舒服的地方一呆一整都不动——这种地方一般是柔软的沙发或者琦礼的怀里。

    而这间儿童房内有那么几个明显是孩子长期呆过的位置——床一角、衣柜面前、以及……桌子下面?

    呵,琦礼冷笑起来,他的“使直觉”告诉他,艾米尔先是被许多人围观,害怕地缩在床角,又被带到衣柜前试衣服——这多半是索拉那个女人干的,最后由于被什么吓到而躲在桌下不肯出去。

    不过,现在似乎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但这拦不住自己——

    琦礼刚刚转过身,一道如毒龙般的嫩黄色短枪便迎面直刺而来。

    82:29:10

    “你的真名是加拉哈德?”

    洋馆外的谈判现场,见双方基本达成协议,开始进行细节商谈时,saber·alter开口向同样站在一旁的露娜问道。

    “【是】,”露娜回答:“【即使身为圆桌之一,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亚瑟王。】”

    “毕竟加拉哈德卿是唯一拒绝替我寻找圣杯的骑士,”saber对此毫不在意,她盯着露娜手上的盾牌:“我感觉它有哪里不对,能否解放一下它的真名?”

    “【……】”露娜转头看向索拉征询意见。

    “呵呵~提出这种要求,你可就欠我们一次了。”索拉挥手示意可以,然后向卫宫切嗣道。

    “……在互不敌对的基础上,无条件对你们进行一次救援。”莫名陷入谈判劣势的切嗣疑惑地去看黑甲saber,毕竟她难得会表现出自己的兴趣。

    “【那么——】”露娜将骤然变大的盾牌戳在地上:“【theimmovableobject】!”

    一道如城墙般的巨盾虚影拦在谈判双方之间。

    “哦……无法撼动之物吗?和预想中不同,大概威力也会下降。”saber·alter仔细看了看那道虚影,微微点头:“如果你遇到只凭‘守护’无法击败的敌人,可以尝试使用另外的咒文启动它。”

    “‘吾王剑锋所指,吾等心之所向’”她道:“当然,对我无效。”

    82:28:44

    救了言峰绮礼一命的,是他身为代行者长期以来的谨慎,即使预定的对手是魔术师,他也穿上了那件经过重重强化有着卓越防弹效果的法衣。

    这件法衣经过数重凯夫拉面料的强化,内部还纹有教会为代行者特制的防御符文,再加上琦礼根据自己的行动习惯进行的改造,至少在防护能力上完全可以被称为魔术礼装。

    另外一点则是lancer的轻敌,那位爱尔兰的勇士或许认为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而没有双管齐下,仅仅用【必灭的黄蔷薇】进行了突刺,再加上琦礼尽力地转身避免被直刺,最终枪尖刺到法衣上之后便如同喝醉酒般一滑而过。

    由于法衣的防护中很大一部分属于魔术方面的手段,所以这一下如果被lancer用【破魔的红蔷薇】刺中的话,仍然会造成严重伤害,直接死掉也不是不可能。

    但既然勉强应付了偷袭,那么琦礼就重新获得了主动,他借着lancer的一刺之力,在空中转身并远远落地,双臂交错,指间蹭蹭地弹出六只黑键。

    “lancer……”琦礼的口中有些发苦,这次潜入,他预测过会遭遇魔术结界、机关陷阱和以及使魔守卫,并做出了相应的准备,但没有料到的是,“使魔”的等级竟然这么高。

    虽然找到了艾米尔的住所,但已经无法根据线索进一步寻找了,面对一位正式英灵,他恐怕得竭尽全力才可能逃脱,而战胜的可能根本是零。

    “本以为是assassin的化身又来潜入,”相比绮礼,迪卢木多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看起来非常放松:“结果竟然是御主亲至,看来他们的‘再生’果然是中断了。”

    手持黑键保持戒备,绮礼飞快地观察周围的环境,lancer再怎么强,他的武器也只能近战,如果想办法拉开距离或者通过室内环境阻挡视线的话……

    “你衣服上是某种防护魔术吗?那么——”迪卢木多显然也不打算等待琦礼回答,他一边着,一边稍稍后撤,并将左手的黄蔷薇指向地面,而下一瞬间,他右手的红蔷薇如闪电般刺出。

    英灵的力量和速度绝非是普通人能比拟的,即使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代行者,琦礼面对这一枪也完全不可能凭借自己的本领躲开。

    除非借用外力。

    黑键,是一种通体黝黑握把短的攻击性扁平礼装,因其外形像钢琴上的黑键而得名,在实际使用方面,它对付魔术或灵体的效果要比实体目标更好。

    虽然大部分黑键都是作为整体被制造的,但教会中的上位者或者及其出色的代行者只需要携带如香烟过滤嘴般大的握把,其键身可以在需要时用魔力编织出来,同时威力也会随之加强。

    这样制造出来的临时黑键,一般会根据其使用的魔术属性而被称为“赤之黑键”“青之黑键”或者“绿之黑键”,具体是什么属性则会根据敌人的弱点由使用者自行调整,而调整范围也包括了黑键本身的大和形状。

    “斩!”在红枪迎面而来的时候,琦礼大喝一声,手上的六把黑键瞬间变得异常巨大并燃烧起了火焰,如同一对赤红的巨爪般正面迎上了破魔之枪。

    攻击力最强的“赤之黑键”经由琦礼的令咒强化,已经具备了和普通宝具硬拼的资本,然而,它遇到的是可以消除一切魔力附加的【破魔的红蔷薇】。

    嗤——嘣!

    相遇的一瞬间,六支赤之黑键就崩断了四支,不过由于强化它们的魔力并非来自琦礼,而是已经附着其上的废弃令咒,其中蕴含的魔力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将红枪偏移开去,其蕴含的强大气劲直接穿透了琦礼背后的两道纸墙。

    ——纸墙?

    由于穿透的声音不太正常,琦礼朝那边扫了一眼,英式客房与德式会客厅之间用纸门隔出一间和室?虽然上次assassin们潜入时就发现这座洋馆的风格不太对劲,但竟然能离谱到这种地步琦礼也是完全没有想到。

    在lancer收回红枪似乎准备再点什么的时候,琦礼下腰沉肩直接向自己身边的“砖墙”撞击。

    哗——

    正如他所料,那看上去是结实砖墙的墙壁只是一层木板贴了实墙墙纸而已,而且这座洋馆的主人似乎有一定程度的强迫症,相邻的房间装修风格绝对不会雷同,为此甚至做了不少装饰用的假墙来隔开较大的房间。

    而这给了琦礼逃脱的好机会。

    言峰琦礼以团身的姿态将纸墙撞出一个洞,并通过它到达了另外的房间,而这个房间的入口在洞的相反方向,并且与lancer出现的走廊没有连通,所以除非迪卢木多立刻学着自己的姿态钻进纸门上的那个洞,否则即使毫不犹豫地打破一整面墙也会耽搁数秒。

    琦礼身为为圣堂教会代行者,时常会遭遇踏入陷阱、目标呼唤大量同伴、甚至是魔术协会派出执行者拦截等特殊情况,如果无法及时处理,便需要果断逃走,而那位一生都在是堂堂正正战斗的古代勇士显然不会专精于追踪。

    于是,在lancer稍作犹豫打破墙壁走进来之后,房中已经空无一人。

    82:25:13

    “【十分抱歉,老师——】”在肯尼斯和切嗣就saber刚教的手段算不算交易内容进行争论的时候,洋馆方面传来了韦伯被魔术放大了的声音:“【assassin的御主潜入工房,把艾米尔救走了——】”

    “呵呵。”卫宫切嗣什么也没,但肯尼斯宁愿他点什么,一个魔术师防守严密的工房被几年前还不是魔术师的人潜入,还达成了目的,这简直……

    “【老师!他冲你那边去了——】”韦伯还在通过魔术扩音喊着。

    “如果他抱着艾米尔出来我还真得放他走——”肯尼斯回身看向洋馆的方向。

    言峰绮礼背后扇动着一对黑色羽翼,怀里抱着个一身可爱洋装的女孩正在拼命逃走,而后面迪卢木多紧追不舍。

    嗯?那个是……

    “saber,杀了她。”肯尼斯听到卫宫切嗣发出命令。

    “那可不行。”谈判中一言不发的rider忽然挡在saber面前:“她可是我的‘奴隶’。”

    两名英灵剑拔弩张,原本和睦的谈判气氛忽然变得僵硬。

    片刻之后,lancer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单膝跪下:“十分抱歉,主君。”

    “不,没什么,那个不是他要找的assassin。”肯尼斯无所谓地挥手。

    “【老师——我大概看错了——】”韦伯的声音再次响起:“【艾米尔还在这里——】”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