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六十三章 成功潜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三章 成功潜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切嗣和肯尼斯准备谈判。

    83:04:11

    卫宫切嗣准备和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见上一面,并谈谈接下来的计划。

    在这场圣杯战争中,由于远坂时臣从一开始就聚集了三名英灵,以压倒性的优势向其他阵营发动攻击,造成的后果就是到目前为止双方都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冲突,并且在caster的谋划之下,双方还很有默契地合作过一次。

    此时对方捉到了一个似乎非常重要的assassin,那么作为然盟友,他有必要去讨论一下关于她的情报和相关处置。

    但令切嗣犹豫了一段时间的原因,还是“魔术师杀手”和“才魔术师”的然对立关系,对切嗣来,时钟塔那些学院派的魔术师从来就不在他的狩猎名单上。

    他们就像中世纪那些贵族一样,有着在神秘侧非常高的地位,平时除了试验就是写实验报告,所属的家族也像上流社会那样忙于互相攀比、举办舞会、庆祝不知所谓的节日。

    可能闹出最大的动静就是哪两位绅士为了争夺某位女士的芳心而互相决斗,其他任何会影响到他们对外形象的丑闻和事故都会在其发酵之前便被彻底抹平。

    切嗣曾经围观过他们进行的一次“封印指定”,虽然一位有着特殊能力的魔术师就此丧失了人身自由和魔术才能,但他那很容易失控造成伤亡的魔术特质却被完全封印保存了,而这一过程中完全没有人丧生,就结果来非常符合切嗣对正义的定义。

    不过由于卫宫切嗣本人也在“封印指定”名单上,所以他对这些执行者还是选择敬而远之。

    无论如何,切嗣认为肯尼斯对自己的态度都不会太好,尤其是自己并不像caster那样能提供对方无法拒绝的条件,所以切嗣这次带上了saber·alter,倒并非是为了威吓——对方怎么都是个英国人,虽然性别和姿态都不太对,但saber终归是那位亚瑟王。

    卫宫切嗣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走下g550,站在洋馆警戒结界的外围等待主人出来。

    82:55:12

    肯尼斯从昨晚起就一直焦头烂额,而原因正是rider带回来的那名assassin。

    按照他的计划,应该把这个女孩模样的assassin关进禁魔法阵,并使用各种分析魔术对她的状态进行解析,以寻找对这场战争有利的线索甚至远坂家的机密情报,最多看在rider的面上不使用可能造成伤害的手段,这就够了。

    但不知为什么,这个明明是敌方从者的姑娘却获得了肯尼斯阵营的一致喜爱,索拉和露娜也就算了,连韦伯和迪卢木多都对她关照有加,他们坚决一致地拒绝把她当做犯人一样关起来,或者任何会造成伤害的“检查”方法。

    再三确认未婚妻和弟子没有受到魅惑魔术的影响之后,郁闷不已的肯尼斯只好使用古老而低效的魔术去检查这个特殊的assassin个体——好,她的名字是艾米尔——的情况,结论自然是一切正常。

    一个英灵被针对人类的法术检查时候出现“一切正常”的结果,这本身就不正常,尤其不管是肯尼斯还是韦伯索拉,全都无法从艾米尔身上感知到servant特有的气息和属性数值的时候。

    伊斯坎达尔是不是弄错了?把只是穿着比较特殊的普通女孩给当做assassin抓回来了?

    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有这种想法后——除了肯尼斯和rider,时钟塔的才讲师终于确定她确实是assassin,一个带着异常强大的被动属性的assassin。

    最终,索拉还是勉强接受了肯尼斯的提议,将艾米尔的活动区域限制在能有效压制魔力放出的房间中,而压制强度的设置就以他们目前见过的最强assassin,怪腕之戈兹尔为标准。

    而自从被抓到,就几乎一语不发的艾米尔对此也没有任何意见。

    于是,在得知艾因兹贝伦家实际的首领卫宫切嗣来访时,肯尼斯便和索拉一起,带着露娜和rider外出进行会面,让韦伯在“控制之间”监视周边环境,lancer则保持灵体化在周围巡逻。

    82:53:11

    对于如何潜入一个魔术师的工房,言峰绮礼非常有经验。

    作为圣堂教会【埋葬机关】的代行者,他的目标可不只是埋葬那些早就该入土的死徒、超自然生物和异端,还有内部叛徒、行径邪恶的魔术师甚至魔术协会那边任务冲突的“执行者”。

    那些明知自己的行为会招来审判者的家伙,对自己的老巢防守的自然严密无比,要潜入或突破的难度都相当大,如果无论如果都无法突破,琦礼不得不召集众多同行合力使用大规模魔术将对方的堡垒彻底夷平。

    而肯尼斯这个临时工房的突破难度并不高。

    它是由由凯悦酒店的顶层建筑,以及一间深山洋馆组成,的双子结构,防护结界和各种反击陷阱互相配合得及其精妙,完全看不出是匆匆迫降后临时弄出来的。

    而且它们的内部也有着众多魔术结界呵陷阱,就如同时臣老师在自家宅邸做的那样,任何不速之客都会招来强力的反击,而assassin化身们上次突入时遇到的那些奇怪的魔术陷阱就是其表现形式。

    由于和assassin共感时无法感知到魔力波动,当时只能看着他们一个个踩中陷阱,除了房屋结构外一无所知,至于那些陷阱,恐怕早就被对方转移到了新的位置。

    所以现在言峰琦礼等于是要突入一个完全陌生的魔术师工房,并在谈判双方谈拢或谈崩之前找到艾米尔并把她救出来,而且和当初卫宫切嗣潜入远坂宅不同,此时工房的主人近在咫尺,即使要战斗,也不能制造出像魔术师杀手那样巨大的噪音。

    由于有着如此众多的不利条件,这个琦礼擅自进行的救援行动的成功率……不到三成,但对善于把握机会的代行者来足够了,毕竟某些必须执行的任务只有一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出手,因此成功率的计算根本不在战前准备的内容里。

    而营救艾米尔,这就是一次必须执行的任务,无论她被解析出身份和特殊性,还是救援失败,甚至伤到一根头发这次任务都不算成功。

    此时,身着黑色法衣的言峰琦礼正半蹲在洋馆后院某个示警结界的范围之外,将手按在地面上,闭目感受着从地底传来,某种仿佛心跳的声音。

    咚、咚、嗡——嗡咚!

    这是灵脉堵塞,并随后自行冲破的声音,这种声音普通人完全听不到,即使对听觉灵敏的动物也微不可察,只有魔术师或者魔法生物可以通过仔细的魔力感知发现。

    一般来,年代久远或者准备充分的魔术师,都会把魔术工房建在灵脉节点之上,导出其中的魔力持续不断地对工房进行加强,这样可以极大地加强工房的防护以及主人在其中施放的魔术威力,比如冬木的几大节点就分别被远坂宅、间桐宅和冬木教会所占据,至于圆藏山上的那个,由于地形太差已经被时臣老师放弃。

    或许艾因兹贝伦那样喜欢把据点建在深山老林里的家族会喜欢,现在得再加个肯尼斯。

    作为外来者的肯尼斯在到达冬木后竟然硬生生在凯悦酒店那里开辟出了一个新的节点,就像在一条河流上修建堤坝蓄水,而但灵脉之间的魔力流动和普通河流完全不同,它们更像是一个整体,其中蕴含的魔力如果无人使用的话可以把冬木所有灵脉走上一遍。

    于是这座突兀出现的“堤坝”让整个冬木的灵脉乱成一团,这恐怕也是身为冬木灵脉管理者的时臣老师之前优先攻打他并拆掉魔术工房的原因之一。

    而在被驱赶到这里之后,他们竟然再次试图制造节点,而且是两座魔术工房同时进行,再加上凯悦那边的“堤坝”还没有完全拆除,如果让他们成功,获得地利还是事,冬木的灵脉就再也无法复原了,而远坂家在承受巨大损失的同时恐怕也会被魔术协会剥夺管理者的身份。

    这种行为倒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在代行者之间当做笑话提起过,时钟塔的灵脉使用竟然有“流量”和“脉宽”这样的限制,并且存在据此制定的收费标准,所以从那里出来的魔术师一个个全是省流量和蹭灵脉的专家,不会也不可能想到要替管理者节省。

    而正是由于这种行为,肯尼斯这座工房内所有使用灵脉供能的结界均会在灵脉被堵塞——冲开的间隙而失效一瞬间,如果不是针对这点特意进行检查或者使用极高灵敏度的结界,完全无法发现,所以琦礼潜入的第一步可以万无一失。

    咚、咚、嗡——

    赶在灵脉被堵塞那刹那,黑衣的代行者一个箭步冲进了示警结界的范围。

    ——嗡咚!

    原本应该对任何入侵做出反应的结界一片安静——这是正常现象,那些设置简单的结界逻辑根本无法处理“没有异物入侵”和“内部发现异物”这种自相矛盾的反馈,最后只会把这个引起逻辑混乱“异物”视为不存在。

    看来即使是时钟塔的才也没有对这种古老的漏洞进行修复,那么行动的第一步可以完美达成,言峰绮礼拍了拍手打落灰尘,快步向不远处的洋馆走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