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五十九章 领袖气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九章 领袖气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这次是太太在做梦~

    99:45:05

    对于进入他人记忆这种事,爱丽丝菲尔要比切嗣熟练得多。

    她是艾因兹贝伦家人造人技术的最高杰作,但这个事实同时也意味着有无数个“她”在制造失误、意外事故、检验不合格、试炼失败等等事件中被“销毁”。

    由于切嗣的介入,爱丽丝菲尔在最终的试炼中获得了近乎完美的评分,受命参与圣杯战争后甚至被允许诞下和切嗣的女儿,但这并非是“奖励”,而是人造人计划的“下一步”。

    上个版本的人造人计划将完全终止,后续的人造人都将以爱丽丝菲尔的女儿,伊莉雅斯菲尔·冯·艾因兹贝伦为蓝本制造,所以她也会像自己一样——不,从那个未来女儿的表现来看,她应该不知道这件事。

    关于“所有人造人的灵魂全都保存在圣杯中”这件事。

    包括爱丽丝菲尔在内,所有的人造人全是以初代冬之圣女为蓝本制造的【圣杯之器】,在圣杯最终降临之前,她们的形体就会消失并转化为圣杯,所以对于这些人造人是否拥有自我的问题,艾因兹贝伦家或许是不知道、更或许是不在意。

    但爱丽丝菲尔却清楚的知道,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独立的心智以及灵魂,不单是那些成功诞生思想的“自己”,即使心智残缺不全、灵魂支离破碎、甚至留下的记忆只有疑惑和痛苦,那些只能算“残次品”的灵魂,也全都能在圣杯内侧找到。

    从环绕着里姿莱希·羽斯缇萨·冯·艾因兹贝伦那一万零三十一个灵魂中找到。

    灵魂们互相之间可能有交流的手段,但仍旧活着的爱丽丝菲尔除了阅读她们的记忆之外无法和她们直接对话,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一些情绪波动。

    那些波动大部分平稳缓和,即使有少部分焦躁不安的也会在冬之圣女的安抚下归于平静,毕竟作为圣杯之器,只要圣杯最终降临,无论获胜方是谁,她们都会得到解脱。

    而之前那个未来的伊莉雅调皮地自称冬之圣女后,不但这位正牌冬之圣女笑出声、几乎所有诞生出心智的灵魂都传来了喜悦的波动。

    这些灵魂喜悦的地方在于,从伊莉雅完全不知道圣杯内侧的情报这件事来看,圣杯已经切实降临过,所以伊莉雅死后的灵魂才没有被圣杯吸收而是成为英灵,同时这也意味着她们很快会得解脱——时间上不会超过六十年。

    ??:??:??

    “梅林,凯哥,我是不是做错了?所以石中剑才会断裂?”

    爱丽丝菲尔在经过了一阵踏入他人记忆时必然经历的半梦半醒之后,看到了saber。

    不像是lily,因为她穿着黑色的轻型裙甲,但也不是alter,因为她的发丝是耀眼的金色,而双眸仍然如湖泊般碧绿。

    “不,接受了决斗并全力以赴完全符合骑士道精神。”开口回答她的是一名背后背着圆盾,手持一柄巨斧的壮实青年,他顿了顿继续道:“即使起因是被人蒙骗,但你在这场战斗中的所作所为并无错处。”

    爱丽丝菲尔环视周围,结实的砖墙,平整的地面以及环绕的观众席,可以看出这里是座古老的角斗场,而立于场中的saber对面,一名身着银白甲胄的骑士正仰面倒在地上,他胸前有道巨大的剑痕,令那看起来十分结实的银甲产生了可怕的凹陷,那名骑士在遭到如此重创的情况下仍然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没救了。

    而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有一柄骑枪和一把黄金剑跌落在那里,它们全都从中断开,但和骑枪明显有被砍断的痕迹不同,那把黄金剑的断口光滑平整,就像是自行断裂一般。

    场外被称为凯哥的青年身边,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胖子正被两名全副武装骑士按在地上,虽然他整个人都在发抖,但眼神仍然在不停地闪烁着。

    原来切嗣是进入了saber的回忆吗?并且因为两个saber是同样的灵基所以把自己也带了进来,不过好像梦境反了,而且——爱丽丝菲尔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之衣——潜意识里竟然会羡慕女儿的漂亮礼装吗,自己这个母亲可真是……

    “是伯林诺王坚持要用白银骑枪对战你的黄金剑的,所以,呃,不必愧疚。”凯的安慰听起来干巴巴的,毕竟他也无法解释石中剑为什么会断裂。

    “恭喜亚瑟王大展神威击败伯林诺王!”被控制的胖子忽然叫了起来:“按照传统将接收伯林诺王所有的领地和财产!”

    “你以为我会照你的想法去做吗?安诺尔!”saber,不,阿尔托莉雅面带怒色地大踏步走了过来:“我告诉你,我绝不会——”

    “王。”爱丽丝菲尔出声阻止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在saber的记忆里成为梅林,但这种情形在以前阅读“自己”的记忆时并非没有发生过。

    她会在偶然的情况下,化身记忆中的某个人,并可以通过言行改变原本记忆中将会发生的事情。

    这无法改变历史,更不会重写记忆,严格来是她介入了saber关于自己过去的梦——没错,这只是双方共同编织的一场梦,而那位阿尔托莉雅就是“本人”。

    如果什么也不做,任其按照原本的轨迹进行的话,醒来的saber会瞬间抛之脑后,毕竟陈旧的回忆完全没有意义,而如果自己能够在这场梦里进行大幅度的干涉,或许能稍微改变她的行事风格?

    “梅林……你要替他话?”显然魔法师梅林在阿尔托莉雅心中的地位很高,她停下脚步,用委屈的目光看向爱丽丝菲尔。

    “除非是疯子,否则任何人的行为均有其目的性,你觉得这位安诺尔先生在如此逆境下仍然要出这样的话,会是什么目的?”眼前的阿尔托莉雅几乎要和saber·lily的形象重合,爱丽丝菲尔努力克制自己不去伸手摸她头顶翘起来的那簇发丝。

    “噢!原来如此!不愧是梅林!”阿尔托莉雅还没有开始想,那边凯已经做恍然大悟状,而原本还打算再喊两声的安诺尔变得满脸惊恐。

    “我本来的打算是想拒绝接受伯林诺王的财产,但那是假定他有子嗣继承的情况下,”阿尔托莉雅微微皱眉:“在他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领地和财产会——交给决斗见证人处理?!”

    她转头去看用阴谋挑起这场决斗的安诺尔,那胖子因为谋划被看穿而垂头丧气一动不动。

    “正常来,一场决斗的见证人会由双方共同决定,一般是都可信赖之人,这通常是为了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进行后续首尾的处理,但你和伯林诺王的决斗在他的挑拨下完全没有寻找其他见证人的机会,而伯林诺王确实没有子嗣。”凯耸耸肩解释道。

    “再加上他提前进行的那些谋划,可以只要这场决斗开始,他就立于不败之地。”爱丽丝菲尔回想着现代历史学家对这场不名誉决斗的各种推测:“唯一的破局方法就是提前看穿并拒绝进行决斗——而他为了使你不会拒绝这场决斗做了多少铺垫?”

    “……不败之地?”阿尔托莉雅身上似乎正在冒出丝丝黑气,她随手拔起一名骑士的佩剑朝安诺尔走去。

    “不,你不能那么做!你不是要成为苏格兰全境之王吗?”胖子似乎察觉到了不妙,开始奋力挣扎,但身后的两名骑士牢牢地按住了他。

    “啊啊,没错,但我忽然发现向所有需要帮助的人施以援手这件事对它并没有什么帮助。”阿尔托莉雅走到胖子面前,高高举起手中长剑:“再见,聪明的安诺尔。”

    ??:??:??

    “【你的行为背离了骑士道~无法驾驭断钢剑~】”

    在爱丽丝菲尔以为那个骗子要血溅五步的时候,伴随着一阵熟悉的半梦半醒,她发现自己正和阿尔托莉雅身处一条湖心的船上,而湖之仙女缥缈轻灵的声音正在周围回荡。

    湖面上完全没有风,但却翻滚着足以把船掀翻的巨浪。

    “呵,梅林你看,她并不像你的那样愿意给我一把新的宝剑。”阿尔托莉雅正努力稳住船,还抽空对爱丽丝菲尔笑道。

    此时少女金色的发丝已经开始泛白,但双眸仍然碧绿通透仿佛翡翠一般。

    爱丽丝菲尔张开双手,无数灌魔秘银丝翻涌而出,编织成缜密的球形防护,将船围了起来,无论再大的风浪都对它无可奈何。

    “谁我们是来拿断钢剑的?”爱丽丝菲尔对着湖心道:“你不是还有另一把吗?”

    “【……梅林,你知道你在什么吗?】”湖之仙女的声音带上了明显的惊讶。

    “你们这些妖精总喜欢把自己的价值观套在别人头上,”爱丽丝菲尔轻笑了一下:“我要需要的,是一位能够拯救不列颠的王,这与她本人清廉还是暴虐,走王者之路还是霸者之道毫无关系。”

    “【你……】”湖之仙女一时无话可:“【希望你不会后悔。】”

    随着湖之仙女的声音落下,原本清澈的湖瞬间变得一片漆黑,岸边的花草树木也随之迅速枯萎凋零。

    漆黑的湖水汇聚起来,在船面前形成了一个丑陋而巨大的人形,它的脸上除了向外透出血红光芒的一双眼睛外完全没有其他五官,而它手中掌握的,则是一柄剑身完全漆黑,只有数道赤红直线和圆环刻印着的不详长剑。

    “果然,通过交易和妥协获得的东西,远远不如战斗和夺取得来的快。”阿尔托莉雅在船头站起身,将那柄普通的佩剑指向那水怪。

    “【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只要——】”湖之仙女还试图挽救一下事态。

    “嗯……这是不打算给祝福了吗?”爱丽丝菲尔看了看水怪和船之间的湖面,转而对阿尔托莉雅施放了“水上行走”效果的魔术。

    “把它,交出来!”阿尔托莉雅跳下船,双足如同踏在实地上一般向水怪发起了冲锋。

    ??:??:??

    十年沙场,十二场大战,全都以阿尔托莉雅的胜利告终。

    即使是女子之身,不列颠所有的王和贵族领主仍然不得不承认她为英格兰全境之王。

    或许是因为她的武勇和卓越的指挥,或许是因为那无条件包容她的魔法师梅林。

    更或许是,只要敢对她拔剑,便绝无可能留下性命的狠辣。

    而卡美洛的城堡大礼堂里,则聚集着她手下所有的【圆桌骑士】。

    “亚瑟王不懂人心,”圆桌骑士们互相悄悄着:“她不容许任何阴谋和背叛,即使是善意的谎言也会被她狠狠教训,这完全不是称王的气量。”

    “亚瑟王不懂人心,”圆桌骑士们一边饮酒一边争论:“因为打仗完全不留下活口,现在周边国家全都把我们视为洪水猛兽,维持边境线要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亚瑟王你不懂人心!”圆桌骑士们醉醺醺地朝坐在圆桌主位上的阿尔托莉雅叫嚷:“好的大家围坐圆桌不分彼此,你那个主位是怎么回事!”

    “吵死了……”由于赤龙之力太过强大,阿尔托莉雅的碧绿眼眸已经变成了金黄的竖瞳,盔甲一如既往的黑色,但风格由原本追求防护的严密转为了美观大气,近似礼服的样式。

    她皱眉看着面前坐的满满当当的巨大圆桌,对身旁的梅林抱怨:“三百人的大圆桌都坐不下了吗?这帮总吵吵着我不懂人心要离开的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真的走?”

    “之前兰斯洛特卿不是离开了吗?还带着你的王后。”爱丽丝菲尔微笑着回答。

    跨度超过十年的回忆跳跃,如果是普通人可能会对此束手无策只能随机应变,但对此经验丰富的爱丽丝菲尔很容易就能在那半梦半醒的跳跃过程中获得相关的情报。

    “只是在赌气,强行让兰斯洛特卿带她走,毕竟他不会拒绝女性来着,”阿尔托莉雅看了眼窗外:“话当初向桂妮薇儿求婚的时候你竟然不阻止我。”

    “虽然你直接以女子身份称王,并不需要一个名义上的王后,但问题在于桂妮薇儿由于她父亲的影响力太过强大而不能嫁给其他任何人。”爱丽丝菲尔把秘银丝幻化成巨大的铁锤,敲走了几个胆大包想来给阿尔托莉雅敬酒的骑士。

    “……我当初和她并肩作战时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阿尔托莉雅摇摇头:“‘这场仗打完了就娶你当王后’这种话她竟然当真了。”

    “那都是因为你魅力够大~”爱丽丝菲尔笑着摸摸阿尔托莉雅的脑袋,只可惜那簇总是翘起的发丝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梅林你不要总是把我当孩子!”

    “保持着十六岁模样的孩子在什么呢?”

    “那不是你的错吗?为什么石中剑断了我也不能成长啊!”

    “想哪里成长你啊,毕竟是我把你造出来的,想改也很容易的哟。”

    “呃……”

    圆桌骑士们几乎立刻注意到了主位上的动静。

    “啊,亚瑟王和梅林又开始了。”

    “好羡慕——”

    “羡慕哪个?”

    “卡美洛欠我一个梅林!”

    ————

    “父王!紧急战报!盎格鲁萨克逊人发动突袭,已经打到剑栏了!”

    原本闹哄哄的圆桌会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门口,让身穿纯白甲胄的金发虎牙少女冲进来之后不由一呆。

    “了多少遍不准喊我父王!”阿尔托莉雅站起身,大步走过去接下战报。

    “王,王姐——”莫德雷德一副牙疼的表情。

    呵呵,爱丽丝菲尔偷笑,套用现代的法,如果有一个人的基因与你和你姐姐各有50%相似,那么她是谁?

    明显是妹妹嘛!阿尔托莉雅当初这么宣言,而后梅林对摩根科普了一番遗传学,结果她直接砸了实验室——子女与父母双方的基因相似度全都是近乎100%的。

    “众卿不必担心,我们的外围防线毫无破绽,”阿尔托莉雅清冷的声音在会场内回荡:“那些盎格鲁萨克逊人利用巨型飞行魔兽进行突袭,被集体击落后在剑栏负隅顽抗而已。”

    圆桌骑士们隐隐骚动起来,让送战报的少女十分莫名。

    “但由于有凶暴魔兽的存在,此战不能动用普通士兵,所以我准备带——五十名圆桌前往,有意者——”阿尔托莉雅手上出现了一柄带着血色纹路的和可怖气势的长剑,忽然向前一指。

    “【吾王剑锋所指!吾等心之所向!】”整齐划一的喊声几乎把会场屋顶掀翻。

    之后,从爱丽丝菲尔手上飞出了五十只丝线构成的白鹰,逐一落到成功抢到前五十的幸运儿肩上,而他们立刻喜气洋洋地抄起武器朝门外走去。

    “什么啊!又没抢到!”

    “高文你作弊?怎么每次都有你?”

    “我已经连着三次没机会出手了!亚瑟王不懂人心!”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都对父——王姐不满吗?”被骑士们的气势挤到了会场一角的莫德雷德不由得跺脚:“而且是我拿来的战报,我才应该参加战斗啊。”

    “因为你没听到潜台词啊。”爱丽丝菲尔非常顺手地揉了揉和阿尔托莉雅面貌有九成相似的金发少女的脑袋。

    “亚瑟王不懂人心,但她的心就在那里。”

    98:24:18

    爱丽丝菲尔张开眼睛,看到切嗣也注视着自己,于是微笑起来。

    “我觉得我们应该对saber好一点。”

    “巧了,我觉得我应该对她们更压榨一些。”

    哪里巧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