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五十六章 三王之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六章 三王之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这算不算三王之宴?(笑)

    106:19:17

    间桐雁夜觉得雨生龙之介有句话的很正确。

    如果只是出于对脏砚的不满而拒绝继承家业的话,那么在对方已经放弃家族、哥哥鹤野又完全没有魔术才能的情况下,自己真的甘心让魔术协会把间桐家的一切财富都白白拿走吗?

    更何况,龙之介对间桐家所知甚少,更深层次的东西只有他自己才能推论出来,比如,如果真的让魔术协会掌握了间桐家所有魔术的资料,发现脏砚那老头的手段,不定会直接派出代行者将自己“封印指定”?

    “你不必陪我进去了,龙之介,目前你应该还处于圣杯战争中?”

    在久违了的间桐大宅门前停下,雁夜回身对龙之介道。

    以雁夜对圣杯战争不多的了解中,也能明白作为落单的master有多么危险,更何况此时已经入夜,正是各方开始行动的默认时间,如果龙之介在帮助他获得传承的过程中受伤或者使用令咒,都是非常不利的后果。

    “你那个啊,不要紧,因为之前经历的一场大战——就是你看到的照片发生的时间,现在参战各方都需要修整,而我的servant重伤,并且也用光了令咒、所以不会轻易被其他人发现。”

    龙之介语气轻松地着,并向雁夜展示他空空如也、只有淡淡痕迹残留的手背。

    雁夜无话可,即使只凭他态度轻松的只言片语也能推测出那场大战的剧烈程度,他原本因为听葵已经被送回神户禅城老家而放下的心又稍微提了起来。

    “你的魔术属性好像也是水,如果今找到什么能用的尽管开口。”他最后这么道。

    “放心,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雁夜叹了口气,一边被龙之介大力拍肩一边打开了宅邸正门。

    106:16:24

    韦伯判断着目前的情况,觉得在这种局面下能开口打破僵局的只有自己。

    此时他们仍然身处那家奶茶店里,捡来的assassin和时臣的女儿一起坐在圆桌旁吃甜品,而rider和cater各自守在一个女孩旁边,桌子另一端则是刚刚忽然出现在这里,不知为何换上了暴发户模样便服的archer。

    三位英灵互相注视着,谁都没有动手,但气势上的碰撞毫无疑问正在进行,除了这桌之外,店内其他的桌椅板凳橱窗展品之类尚未固定的物品都在莫名的滑动、移位和颤抖。

    店员和其他顾客已经在韦伯暗示魔术的影响下离开,并挂上了本日停业的告示,但他觉得一旦打起来整家店就会瞬间爆掉,这些遮掩手段也就完全失去了意义,于是他敲了敲桌子试图吸引从者们的注意力。

    “嗯……所以你们就准备这么一直大眼瞪眼下去吗?我的意思是,至少得点什么?”

    “点什么呢?嘛~”最先开口的是caster,她翻手在桌上变出一块奶油蛋糕推给rider:“要尝尝看吗?”

    “唔……”rider的手掌太大,无法准确地拿起盛蛋糕的碟子,于是干脆地用叉子一叉整个丢进了嘴里:“虽然我那个时候已经有奶油了,但是蔗糖这种东西还没来得及征服啊,”

    啊,没错,韦伯想着,作为原产新几内亚的甘蔗,在伊斯坎达尔东征结束的时候也才堪堪传播到印度而已。

    “怎么样?archer?你那个年代连奶油都没有?”rider咂了咂嘴,转头对金色的英灵道,鉴于目前情报的透明度,谁都知道他的真名是吉尔伽美什、最古之英雄王。

    这挑衅……是打算在甜品上决一胜负吗?韦伯差点想抱住脑袋。

    “可笑,本王的财宝里可是包含了人类历史上所有宝物的原型及其衍生,区区女孩吃的甜品——”archer抬起手,金色的涟漪在比桌面略高一点的位置浮现。

    “我要卡布奇诺!还要黑森林!慕斯!”caster在某物即将从那涟漪浮现时,忽然用向服务生点单的语气大喊了一声。

    “什——”韦伯注意到吉尔伽美什显然不清楚这几个名词的含义,在听到caster的发言后略微愣了一下,然后……

    碰、碰,碰。

    一块有着黑白相间四种分层的棕色蛋糕和一块覆盖了黑巧克力和白奶油的蛋糕,以及另一块装饰着许多水果的漂亮蛋糕出现在桌面上。

    “嘿嘿嘿~”自称冬之圣女的少女展现出了符合她外表的一面,坏笑着直接捞走了那份水果蛋糕。

    “caster——”archer看起来火冒三丈,背后出现了好几个金色涟漪,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召唤宝具投射过来,这让韦伯下意识地躲到rider身后。

    “卡布奇诺是rider的,”caster完全没有被威胁的自觉,把另一块蛋糕推给伊斯坎达尔:“它的意思是‘带我走’,很适合你哟。”

    “哈哈!没错,征服王就是要看上什么便征服、带走!”征服王大笑着接过蛋糕——再次一口吃掉。

    韦伯觉得caster好像用意义不明的奇怪目光来回扫视了下rider和自己,这蛋糕不会有什么阴谋?

    “你最好解释一下——”随着archer饱含怒气的声音,他背后的涟漪越发多了,甚至一些宝具的尖端都开始显露出来,杀气腾腾

    “嗯?英雄王你不要吗?”caster完全没有危机感地看了看他:“我觉得你可能喜欢黑森林带的樱桃酒味道才特意给你点的,那我给艾米尔吃好了。”

    桌子另一边,远坂时臣的女儿和rider捡来的assassin已经吃完了自己那份,正在注视着桌上新出现的那些蛋糕,不过,为什么caster会给assassin取名?

    冬之圣女伸出的手抓了个空,因为一道金色涟漪在那之前就扣了下来。黑色蛋糕整个消失不见后,下一刻又重新出现在吉尔伽美什手上。

    “即使是本王不要的,也得由本王来决定处置方法。”archer眯着红色的眼睛道,接着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蛋糕,然后面容僵硬地转手把它丢回了王之宝库。

    啊……原来如此,韦伯忽然理解了rider常的王者之道,如果对方和自己一样是名王者,那么他就不会拒绝对方敬酒或者让渡食物——不过冬之圣女算是哪里的王者?

    “真是的,这么气是怎么当上王的,”rider嘟囔了一句,让archer看上去更加生气了。

    “你现在必须给本王一个解释,caster。”处理完蛋糕之后,那些闪烁着宝具光芒的巴比伦之门重新浮现在他背后。

    啊……对了,因为蛋糕太破坏气氛,其实刚刚caster做了一件足够令人惊骇的举动——她在没有夺取的情况下控制了别人的宝具!

    “这很简单~”caster语气轻松地指指那些金色涟漪:“你过你的宝物数量超出了你的理解范围,那么召唤它们的办法也会随之超出,还记得我告诉了你宝库里有‘原型’及其所有‘衍生’存在吗?”

    韦伯看到archer竟然在缓缓点头,这种事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在时钟塔获得知识的范围。

    “由于我告诉了你你本来不知道的使用方法,所以因此获得了部分权限,只要你打算召唤‘原型’时我在场,就可以追加条件召唤其‘衍生’,不过所有权还是你的。”caster咬了口自己的蛋糕:“你刚才是想召唤‘世界上第一个蛋糕’?我觉得那玩意应该会硬得像块石头,所以就阻止你喽。”

    “哼,不愧是caster,”吉尔伽美什的杀气莫名地消退了不少,但眼中的厉色仍然没有褪去:“但是随便动本王的宝库,仍然是死罪。”

    “啊,随便你怎么想,但是除非是召唤非战斗道具,我这个追加召唤基本没用,如果你要丢一把剑过来,我难道还要多召唤几柄现代工艺的冷钢剑吗?”caster没所谓地挥着手。

    “在这场战争中,你要是再敢这么来一次,本王就亲手杀了你。”最古之王充满杀气地道。

    “哦。”caster完全不在意地点点头,继续吃她的水果蛋糕。

    “呵呵,那可不行,”rider目光炯炯地看着吉尔伽美什:“我还准备找个机会和caster联手,用这种办法抢光你宝库内的宝物呢——让藏宝库出现后门可是你的失误啊,英雄王。”

    “这难道不是争夺圣杯的战争吗?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啊!”韦伯终于没忍住叫了出来。

    “争夺圣杯?我记得你并没有向圣杯许的愿望?鬼”rider抬起手似乎想弹韦伯的额头,但因为沾了奶油而作罢:“只要击败这场战争中所有的强者,让你获得老师的认同不就足够了?”

    “嗤——虽然这个目的不可能实现,但真是浅薄的愿望。”吉尔伽美什抱着手臂做出冷冷的断言。

    “你自己的愿望呢?获得实体这样的愿望没有圣杯不行!”韦伯伸手去戳伊斯坎达尔穿着黑西装的魁梧手臂:“这个怎么也是魔力凝聚的?”

    “这个嘛……我可以帮rider做出矮一些的真实身体,不过如果韦伯先生你愿意继续供魔的话,保留现在的体型也没有问题。”caster再次露出那种意味不明的神色,语气轻松地道。

    “那你呢!你和你的御主的愿望是什么?”韦伯简直要自暴自弃了,他堂而皇之地向敌对servant发问道。

    “愿望啊……是完全没办法依靠圣杯实现的呢,所以为什么会选择那孩子赋予令咒我也很奇怪,圣杯该不会出故障了?”caster终于把蛋糕吃完,开始品尝奶茶。

    在场的是这场圣杯战争中可以最强的三位,但竟然有两个都没打算争夺圣杯?韦伯怒气冲冲地看向archer,然后在那充满杀意的目光下仿佛被兜头浇了冰桶一样冷静下来了。

    “本王已经决定,即使是未来才会出现的宝物也属于本王,”吉尔伽美什高傲地宣布:“所以必须给予试图染指本王宝物的窃贼制裁。”

    果然这三个英灵都不打算要圣杯啊!韦伯觉得如果肯尼斯老师听到这个消息会更加震惊。

    “哦~未来的宝物?那么taobao——”caster原本似乎打算凑热闹点什么,但忽然拧眉看向旧城区的方向。“嘛,虽然提前打断这场三王之宴很抱歉,但我必须走了。”

    “你管这叫‘三王之宴’?酒在哪里?”

    韦伯认为吉尔伽美什的关注点显然不大正常,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猜测对方的master出了什么事并制定策略吗?

    “不管历史上如何,现在我可是未成年~英雄王大叔~”caster丢下一句让archer更加暴怒的话之后化为纯白的灵子消失了。

    “你想喝酒?我可以陪你啊。”

    韦伯刚松了口气就听到自家的servant做出了让他目瞪口呆的发言,即使他用力去抓rider的西服袖子也来不及让他停下:

    “不过要是你宝库里珍藏的那些好酒才行。”

    “哼,本王已经受够了这场闹剧,现在得把始作俑者揪回去,喝酒的事如果有机会的话再。”拒绝了rider的提议后,archer伸手拽住已经吃光蛋糕正在发呆的远坂凛的后领,提着她走出了蛋糕店,临走还瞪了一眼被称为艾米尔的assassin。

    “看起来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呢。”伊斯坎达尔看了看被吉尔伽美什扫视后便躲在后面,女孩形态的assassin,原本打算提领子的手臂向下一弯,揽着她的腰抱了起来:“我们也撤军,走了韦伯。”

    不……等等?你要把敌对servant带去哪里!?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