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五十五章 新都偶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五章 新都偶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我在搞事。

    106:31:10

    韦伯从来没想过,在这场圣杯战争中,自己除了为rider供魔、帮披萨爱好者订外卖、替亚历山大大帝购买军事杂志录像、阻止征服王征服他人、被彪形大汉弹脑壳和拎领子、吐槽伊斯坎达尔的豪迈举动之外,还得负责跟着红头发红胡子的怪人逛商场买衣服!

    原本以为rider的“飞一圈”是指在洋馆周围巡逻,结果他竟然直奔冬木新都的商业街而去,如果不是遮蔽魔术施展的及时,肯定已经被发现了.

    “啊,只是看到了caster的形象才想起来,我得有一身现世的衣服才行。”在面对韦伯的质问,rider语气轻松地回答。

    确实……虽然只见过几面,但那个caster相当会打扮自己,细节上韦伯不出来,但无论是庄重的艾因兹贝伦礼服还是方便行动的西装裙,或者是适合在室内穿的居家常服,她都搭配着合适的发型、配饰甚至言谈举止,果然被称为“圣女”不是没有原因的。

    “想想看,如果有英雄愿意加入本王麾下,结果发现我穿着这一身,那不是很不妙吗?”此时伊斯坎达尔已经将牛车停在市郊的空地,向韦伯展示印着游戏logo的廉价t恤和改大的牛仔裤。

    “好,忽略了这点是我的错,那你想买什么样的衣服?事先好,我预算有限,太贵的名牌可不行。”虽然韦伯不认为这场战争中有会谁加入rider,但他除了这身之外就只有远古铠甲之可穿,实在是有点寒酸。

    “唔,正装或者差不多的东西,就像是每当我征服一个国家之后与对方的国王进行谈判时所穿的那种,”rider摸着自己有着茂密胡须的下巴:“不过当时穿的仍然是削减了防御性能的盔甲,现世应该有那种特定场合的衣服,鬼?”

    “你是西装?”韦伯上下打量身材魁梧的rider:“那需要订做……不,这种尺码的西装应该是有的。”

    从电视上看,这个国家许多大人物的保镖基本都穿是面容严肃、人高马大、身穿西装,虽然和他们扯不上关系,但成衣店里面应该会有类似的尺码才对。

    韦伯想象了一下rider身穿黑色西装,再加上一副墨镜的外形……

    唔,意外的挺合适?

    “你知道哪里有吗?虽然被圣杯召唤的时候赋予了现世的基本常识,但可不会告诉我们买东西要去哪里。”rider转着头四处观察。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商业街上,伊斯坎达尔的目光开始在各种酒馆、玩具店、游戏店和吃铺之间来回专有。

    “西装的话,稍微大一点的成衣铺应该都有……”

    “哦!原来《大战略iv》今发售啊,还有特典可以拿的样子。”rider忽然抬手指着其中一家主机游戏店挂出的大幅广告。

    圣杯不是不赋予购物常识吗?赋予游戏发售日送特典这种知识是想干什么?!

    “不准去!”韦伯毫不畏惧地拽住了足有他两倍大的rider:“先买了西装再!既然跟着我出来就不准你做出乱七八糟的‘征服’行为!”

    “好。”rider看了看努力抓住自己的韦伯,露齿一笑:“那个西装不会太贵?”

    “剩下的钱绝对够给你买游戏!”完全听懂了弦外之音的韦伯拽着伊斯坎达尔的手臂朝一家成衣店走去:“要去玩的话也先把尺码量了!”

    106:27:33

    远坂凛第三次经过同一间奶茶店之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迷路了。

    对于凛来,冬木有四大地标:自家、市民会馆和圆藏山以及冬木教会,它们作为灵脉汇聚的节点时时刻刻都散发着明显的魔力波动,再加上这些节点向四周分散的灵脉支流也相对固定,所以只要接触到任何一条灵脉,无论多细,她都可以据此找到回家的路。

    但如今的冬木市给她的印象和以往完全不同,首先就是多了好几处莫名其妙的灵脉节点,原本固定的灵脉支流也因此大幅改道,最后,这个城市现在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魔力,她那原本用来当做指南针的魔力指针不是自己乱转就是莫名指向某处一动不动。

    比如它现在就对准了一个瘦弱的公子哥和他的外国健身教练——怎么有点眼熟?

    因为灵脉相对固定,而街道和房屋会随着市政建设时不时地变化,所以凛从没有去记过建筑层面的地标,结果在灵脉缭乱的现在,她完全找不到回家的路。

    此时马上就要日落,偷偷来冬木拿到证据让母亲不要太伤心的计划已经完全失败,如果再擅自行动被父亲的敌人利用就更糟糕了,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弃自己寻路,找个能够被父亲的从者轻易发现的位置等候,就是这样。

    “欢迎光临~”奶茶店的店员对这个来回路过三次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踏进店门的姑娘露出了十分理解的微笑——无非是体重或者零用钱方面的问题嘛。

    “嗯……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好的~稍等~”

    凛计算着自己钱包里的零用钱余额点了杯奶茶和布丁,她还要留下回去的电车钱,虽然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们姐妹是一定会被父亲找到并送回去的,但也不能排除发生意外需要她自行提前坐车离开的情况,而选择坐在奶茶店巨大落地窗旁的位置,也是为了让assassin能及时发现自己。

    ————

    “哟,凛,怎么自己在这吃东西?”一个陌生女性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凛抬头看了看,银色头发,红色眼睛,漂亮的西装和搭配的裙子,虽然看起来不像坏人,而且有点眼熟,但不认识。

    “阿姨你是谁?”

    “是姐姐~”那名女性伸手去拨乱凛的头发,另一只手隐蔽地向她展示了一颗蓝宝石,那颗宝石在下一瞬间变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奔马雕像。

    “礼物,喜欢吗?”她把宝石马放在凛的面前。

    虽然差了一点,但是几乎可以和父亲媲美的宝石魔术,那么,是父亲的熟人?

    “你认识我父亲吗?”

    “在工作方面认识的,而且挺熟,不过我了他一辈,你可以叫我——伊莉雅姐姐。”

    自称伊莉雅的年轻女性自来熟地坐到凛的对面。

    “伊莉雅阿——”“服务生~再给这桌加两份奶油蛋糕和奶茶~”

    “伊莉雅姐姐。”“乖~”

    106:25:11

    伊斯坎达尔巨大的体型还是给韦伯制造了麻烦,即使是最大号的西装,也无法完全包裹住那可怕的筋肉,最后还是由店内的裁缝出面,丈量rider的体型数据后动手对“差一点就能穿上”的那件西装进行改造,而在此期间不耐烦的征服王拿着韦伯剩下的钱出去购物了。

    如果rider真的把钱花光的话,韦伯为了这次圣杯战争预备的资金就会消失三分之二那么多,如果自己窘迫到要向老师求援的话——只是一想肯尼斯老师那华丽夸张的长句子就浑身发寒。而且肯定还要被索拉师母用冰冷的眼神看上好久,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个露娜……

    片刻之后,购物归来的伊斯坎达尔大帝穿上黑西装,整个人的气势都拔高了一大截,那一口气征服欧亚大陆的王者气概完全遮掩不住,至少成衣店那几个原本还能用正常态度接待rider的店员都变得战战兢兢,如果不是实在找不到适合他那张大脸的墨镜,效果恐怕会更加夸张。

    “那么,现在就直接回去?”

    “哦,不急,我买了一大堆东西,因为不好拿暂时放在外面。”

    “好,反正你那辆车应该装得下。”

    韦伯无所谓地跟着rider去接收那“一大堆东西”,想来无非就是酒、快餐类食物、游戏主机和软件之类,虽然他的性格比较奇怪,但所谓“马其顿的礼仪”还是很到位的,一旦习惯的话——

    然后韦伯看到了坐在路边守着rider那一堆东西的黑衣女孩。

    ——完全没法习惯!

    “她也是买来的吗!?”韦伯气急败坏地扯着伊斯坎达尔的西装袖子质问,同时心中还有一丝侥幸,不定那孩子只是路过好奇而已。

    “当然不是买的,”rider没等韦伯松口气就继续道:“是本王‘征服’来的‘奴隶’啊!”

    “报警,报警,不,等等,要怎么往公元前三世纪报警?”韦伯被惊吓得语无伦次,手在各种口袋里来回摸索,而他自己也不知道想找到什么。

    “冷静点,”rider抬指弹了韦伯的脑门:“你没发现这是个servant吗?”

    “什么servant,完全就是普通的——咦?”

    捂着脑门,稍微冷静了一点的韦伯很快发现,虽然这个女孩身上完全没有从者的魔力波动,也看不出属性,但这一身款的紧身黑衣与那些assassin真的非常像,而且若是抽象一点来看,她额头的猫面具也是可以被当做骷髅头的。

    “虽然你过assassin的本体被消灭了,但还剩下多少并不确定?”rider走过去提那两个大袋子:“而且不是有很多拥有特殊能力的assassin强者?”

    “如果那样的话,她岂不是很危——”

    韦伯话到一半,就看见那个黑衣服的女孩默默站起来,走到伊斯坎达尔身边,然后静静地扯住了他的西服后摆。

    “哈哈哈!看到了吗?这就是征服王的魅力!”rider大笑出声。

    “好好,那就先把她带回去,就算真的是assassin,老师也一定会有办法的。”韦伯苦恼地揉着额头,决定暂时抛开这个问题。

    “lin……”

    在穿过商业街准备前往可以让神威车轮出现并起飞的空地时,原本无论韦伯怎么询问都一言不发的女孩忽然指向一家甜品店。

    韦伯朝那家店望去,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一个和assassin差不多大的双马尾红衣女孩以及坐在她对面,紫衣白裙、银发红眸的……caster?

    “有趣,莫非她也找到了一个?去分享一下收集的心得好了。”rider也注意到了caster,于是转身大步朝那家店前进。

    你把assassin当做龙珠吗?韦伯一边腹诽一边跟了过去。

    106:22:24

    “老师!”

    和女儿交流完毕后走出书房,远坂时臣便看到琦礼面容严肃地迎了上来,还没有等自己发问,二弟子就出了让他感到十分震惊的情报。

    “caster和rider同时遇到了凛姐,目前的位置是新都商业街的一家商铺,马库尔没敢靠近。”

    这是最坏的情况,敌对阵营同时掌握住了自己的弱点,时臣的心脏开始疯狂跳动,努力思考着破局之法,同时尽力保持着外表的优雅。

    不,等等,以目前对他们的了解来看,这两位英灵都不会做出劫持家属的行为,而且在商业街的话,应该也不能轻易动手……

    “老师!马库尔追加情报——”琦礼保持着一只手按在额头的“共感”姿势快速着:“rider似乎抓到‘艾米尔’,也和他们在一起。”

    这下事态已经变得刻不容缓了,不管rider是出于什么目的带走艾米尔的,但她外表完全是普通人,他们就算有所怀疑也不能无故动手,但如果身份被见过她的凛叫破的话——虽然凛很聪明,但她并不清楚assassin意味着什么。

    “吾王!”时臣向便服状态面上带着淡淡冷笑的吉尔伽美什深深鞠躬:“臣下骤然遭遇意外脑中一片混乱,无法制定出此刻应当实行的最佳计划,故而以令咒为载体替您打开一条通向那里的捷径,请吾王展示您无双的智慧与武力!”

    以令咒之名,命令吉尔伽美什立刻出现在远坂凛的身旁——虽然是这个意思没错,但若真的如此直白地出来的话,先要心的就是自己,远坂时臣保持鞠躬的姿势一动不动。

    “呵。”时臣听到最古之王发出一声嗤笑,庞大的魔力反应旋即消失不见:“本王准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