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五十一章 合众为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一章 合众为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我刚刚给索拉转移了刻印。

    113:24:15

    呼呼呼呼——

    正午时分,伴随着阵阵黑雾卷起,assassin终于“重置”了,然而并非远坂时臣期待的那样全员回归,总体七十九名哈桑只重现了四名,正是龙之介开玩笑般命名的“四王”。

    已经集合了全员准备商讨接下来战术的远坂时臣不得不终止发言。

    “怎么回事?”见老师面色不渝,言峰绮礼向其中一名assassin问道,比起沉默寡言的戈兹尔和言语轻浮冒进的马库尔以及喜欢误导的梅尔蒂,务实听命的扎伊德是最好的询问对象。

    “总人数到达上限。”扎伊德回答的同时稍微示意了一下躲在言峰绮礼身后的艾米尔。

    “……!”女孩形态的assassin立刻向后缩了缩,但这正好证明了她和以往不同,毕竟因为没有心智,除非切实影响到她的话是不可能做出反应的,而扎伊德仅仅随意抬了抬手,连明确“指”的动作都没有完成。

    “怎么回事?”琦礼问出了同样的话语,但这次是对艾米尔。

    “呋……”艾米尔出了她被召唤以来的第一句话,虽然只是无意义的吐气音。

    “咦?艾米尔你从那里出来了呀?会有什么影响吗?”对此反应最强烈的反而是雨生龙之介,他直接跑过来蹲下,视线和assassin齐平:“知道我是谁吗?”

    艾米尔眨眨眼睛,然后缓缓点头,同样,这也是她第一次对“语言”有反应。

    “哎呀,师弟你看——”“让琦礼问完,龙之介。”

    原本打算耍宝的龙之介被时臣打断,于是耸耸肩摊着手走到一边去了。

    “为什么其他人没有出现?”“呋——”

    琦礼发现艾米尔还是只能出吐气音,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重新转向扎伊德。

    “呵呵,我们四个,虽然被称你们为四王,但占的名额只是普通assassin的两倍而已,”扎伊德指指其他几个assassin,然后看向艾米尔:“而‘她’要出现,会占上七十二个,所以目前assassin这个‘存在’已经全员在此。”

    “她‘出来’之后,有什么好处?”远坂时臣首先在意的是这种情况下的战斗力问题。

    “如果我们战败,会立刻在她身边重生。”迅捷之马库尔用尖细的嗓音回答。

    “一定范围,战力提升。”怪腕之戈兹尔的声音好像一口破钟。

    “如果需要,她可以把最多七十二个assassin的力量灌注给我们中的某一个,不过那七十二个倒霉鬼就永远出不来了呢,呵呵呵呵——”百貌之梅尔蒂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她死掉的话,我们还是全体消失。”基底之扎伊德最后补充。

    “唔……”远坂时臣开始思考要如何利用这变异的assassin。

    像之前那样当做探子肯定不行,而且在阵营之间情报近乎透明的情况下也已经没有必要了,不过现在的能力似乎偏向近战刺杀——assassin可不本来就是干这个的么?

    “艾米尔你想表达什么?慢慢哦~”看到老师陷入沉思,龙之介又去逗艾米尔讲话,言峰绮礼则微微皱眉。

    如果她真的获得了心智,自己恐怕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照顾她了,琦礼想着,孩子闹起来非常可怕,不如就此把她丢给龙之介照顾,反正他好像很喜欢艾米尔——

    “……father!”

    言峰绮礼听到艾米尔终于被龙之介逗得出了那个完整的单词,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变得非常危险,锋利的眼神仿佛回到了他作为代行者的战场上。

    “呃……我想她的是牧师神父的那个……”龙之介看着冲绮礼喊出那个称呼的艾米尔,一边举着双手示意与他无关一边使劲后退。

    “四大王”已经远远退开,即使是刚刚结束思考的远坂时臣也不知道此时应该些什么,一大一就这么相对而立,似乎要这么站到荒地老,直到一个傲慢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哈哈哈哈哈!一段时间不见你就给本王准备了这么高级的笑料,很行嘛,琦礼。”

    无数金色的点在虚空中出现,然后在下一个瞬间按照它们预定的轨迹勾勒出一尊挺拔的王者虚影,继而强烈的金光在虚影身上迸发,然后堂皇的身影由虚化实从空中走了出来。

    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降临。

    “欢迎回来,吾王。”时臣立即鞠躬行礼,龙之介也连忙站起身来,而assassin“四王”早就藏到阴影里不见了踪影。

    艾米尔似乎十分害怕吉尔伽美什,想像以前一样躲到琦礼背后时却发现琦礼仍然维持着那副危险的气场,甚至后退了两步拒绝她的靠近,于是只好站在原地,怯生生地看着金色的英灵。

    “哦?看看这是谁?”吉尔伽美什走到艾米尔面前,血红的眼睛用挑剔的视线审视着似乎要哭出来的姑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失望和厌恶之色开始在他脸上汇集。

    “给本王消失。”黄金的王者做出了裁决。

    在场的三位御主同时一惊,琦礼几乎立刻脱离了那个危险的状态,而在他们要开口之前,最古之王继续出言。

    “在你身上,本王没有看到超越其他总计七十二名下仆的价值,立刻给本王消失,把那些勉强有用的家伙换出来。”

    既然不是要出手击杀,那就不必冒着惹怒王的危险进谏,而且从之前的明来看,她也确实没有相当于另外的消耗品assassin们的价值,远坂时臣停下了开口的意图。

    让这个形态的assassin本体/艾米尔参与圣杯战争的话太危险了——言峰绮礼和雨生龙之介的想法在这瞬间达到了同步,毕竟和目前只能判断出是纯粹普通人的形态不同,一旦四王在她附近重生超过两次,必然会被其他御主察觉端倪继而被针对,因此让她回到不知哪里的“地方”是最好的办法。

    “呐……”艾米尔低着头道。

    “嗯?”吉尔伽美什板着一张脸:“你还在等什么?”

    “——no。”低着头的艾米尔忽然嘣出一个单词,然后在下个瞬间化为一阵黑烟向屋外迅速飘走。

    “这就是你们的,她没有其他能力?”言峰绮礼语气冰冷地向阴影里的assassin发问。

    “那……那是我们assassin的基础能力,她会也不奇怪嘛……”百貌之梅尔蒂支支吾吾地道。

    感知上完全是普通人还能用出这种本领?如果用来刺杀的话……

    “琦礼,龙之介,你们立刻去找回ass——艾米尔,现在还是白,其他阵营应该不会有所行动。”远坂时臣快速安排着任务:“你们四——四强者分头去监视艾因兹贝伦和肯尼斯阵营。”

    “吾王,这只是个意外,”在安排完所有人的行动之后,时臣才回到似乎有些不悦的吉尔伽美什面前:“臣下保证不会让您因为缺少下仆而感到不适。”

    所以请不要再提出让她回去了。

    “哼,那是你的本分。”丢下一句话之后,最古之王重新化为灵子消失。

    112:34:51

    轰——轰——锵!

    深山洋馆的庭院里,喷泉、长椅、花圃已经被魔术对战造成的余波轰得乱七八糟,不少预设的魔术结界的节点也被完全破坏,但肯尼斯对此却完全没有意见。

    因为对战的双方分别是他的未婚妻和亲手制造的魔术礼装。

    “露娜,快来,打这个打这个——”“【遵命,女王大人】”

    而且这也不能称为对战,看上去只是同时获得了新力量的两位年轻女士在互相炫耀……。

    露娜原本只是获得了自我意识并根据接触过的其他人或物将自己变形来进行战斗,但在原因不明地和加拉哈德融合后成为英灵后,又在caster的帮助下解放了宝具,虽然一手单刃剑一手塔盾的造型有些奇怪,但至少有了足够的战斗力。

    而索拉则是刚刚接受了caster的魔术刻印移植,虽然那个冬之圣女为什么会拥有血脉断绝家族的魔术刻印这件事存疑,但索拉获得的力量是实实在在的,她最终选择了一个传承了五代,非常契合她的火、土双属性家族刻印,可以召唤出坚固的土墙以及像魔偶那样的岩石傀儡,但都有时间限制,另外——

    “露娜!准备好!”“【随时待命!】”

    肯尼斯感到索拉手中开始汇聚规模惊人的魔力,而露娜则将她的宝具盾牌直接戳到了地面上。

    “pyroblast!”“【theimmovableobject!】”

    索拉和露娜同时喊出了炎爆术,以及解放宝具的咒文,下一刻,随着巨大火球和坚韧盾牌虚影的相撞,又一片草坪、路灯和鹅卵石路被彻底摧毁。

    “caster,你有什么目的?”肯尼斯又瞥了一眼飘在他身边兴致勃勃地观看索拉和露娜切磋的冬之圣女,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无论是之前合作的协议,还是目前为止的帮助,全都大幅增加了己方阵营的实力,而她自己所在的艾因兹贝伦阵营却已经完全的偃旗息鼓了,据肯尼斯推测可能是和对方两败俱伤而正在修养。

    不客气的,只要他能搞定那个金色的英灵,圣杯就可以算是囊中之物,而这种情况下caster竟然像是完全不在意一般。

    “呵呵~你猜?”caster故作神秘地眨眨眼,然后忽然望向市区:“嗯,我得走了,你很快会明白我做这些是为什么的。”

    语毕,她便化为一阵飘着雪花的寒风消失不见。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