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四十八章 露娜觉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八章 露娜觉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正在发金手指。

    128:21:45

    两名saber双剑合璧硬刚ea所造成的冲击,不但将艾因兹贝伦城堡以及周边的大片森林彻底摧毁,而且产生了一道经久不散直冲际的光柱,即使以林好所在海滨度假屋的角度看过去也有点夸张过头了。

    这破坏力和异常景象恐怕会让圣堂教会和魔术协会那些负责善后的魔术师十分想死。

    而且由于saber·lily魔力抽取过度,太太以圣杯之器的身份也没顶住而昏了过去,不过正好不用继续听她唠叨有多么担心caster。

    我将爱丽丝菲尔带到床上让她休息,然后把轮椅停在在床边自我催眠趴下,做出一副姑娘看护病人太久而睡着的姿态。

    然后就可以回根源殴打系统啦,了那子笑一次就是一拳,我可记着帐呢。

    【呜呜呜……救命啊……】

    【提示:提前设置的保护对象中,索拉出现生命危险。】

    我在根源围着迷你地球追打系统方块时,提示姐姐发出了类似闹钟的警告音,并且非常贴心地将实时画面投影在空中。

    那是几个assassin突入林间洋馆的画面,从墙上和地面的大洞来看,无故被陷阱减员的assassin们终于智商上线,通过沿路那些埋在墙里的陷阱触发装置找到了控制之间。

    ‘话露娜在哪?’

    露娜原本明明是个魔术礼装,结果却能和英灵灵基融合,产生了一个——硬要的话——拟拟拟从者。

    其中大部分原因应该是我那法力浮龙附带的“觉醒自我意识”能力,因此我把她算作自己的半个造物,在她拥有自我后就一直在关注,打算看看究竟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好像正在与扎伊德和戈兹尔作战的样子?】

    ‘时臣这安排完全看不懂了,他到底要不要拉拢肯尼斯阵营啊,还是准备一打二?’

    提示姐姐在监控光屏上拉出一个画中画,上面果然显示着正在殴打“怪腕之戈兹尔”的银白少女,一对纯白的木板挥舞得虎虎生风。

    虽然这个特殊的assassin力量可以瞬间突破到a,但由于其他方面的差劲儿完全被虐,还不如旁边打酱油的傻大个“基底之扎伊德”,皮糙肉厚,露娜都懒得去打他。

    ‘话回来,索拉要是系统地学过魔术或者拥有魔术刻印的话,这些杂兵早就被她收拾干净了。’

    和控制与使用魔术道具不同,索拉现在使用的魔术,是仅凭借自身魔力就使出来的,非常粗糙,那些宣称传承了很多代的家族,他们的初代家主很可能就是用它们起家的。

    比如,她完美施展了和肯尼斯一模一样的降灵术,但最后出来的只是个可怜的骷髅,或许是冬木还没有开发的时候某个误入深山老林迷路然后死在洋馆附近的倒霉鬼。

    另外还有姿势和咒文都标准的火球术,最终飞出来的是一块方方正正带着火的“板砖”,而且触之即碎几乎没有杀伤力。

    还有想要施展修复术,以期挽救一下充作肉盾而被打了几下快散架的骷髅时,治愈灵光转了半只复原了几根无关紧要的骨头。

    降灵、塑能、治愈,全都是基础到无法再基础的效果。

    然而她仅仅凭借这些粗糙的魔术就能独自从那些不管再怎么弱也是英灵的assassin手上逃脱,即使不心落入必须作战的地步,也能在骷髅被拆掉前杀死assassin,所以她其实也是个才来着?

    【不才我不知道啦,但是她马上就要被捉到了哟。】

    由于assassin们根本没有感知魔力的技能,只能凭借超快的速度通过肉眼寻找目标,偶尔还会触发陷阱,所以索拉经过几场动静不大的战斗已经来到了距离露娜只有一屋之隔的位置。

    问题在于这“一屋”是个毫无遮拦的宽敞宴会厅,而且由于算得上交通要道,有两名assassin在这里看守着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她背后的通道正噌噌噌地跑来两名巡逻的assassin。

    这是个真正的“绝境”,即使大喊让宴会厅对面的露娜听到赶来救援,丧失了隐蔽性的她也会在瞬间被那两名assassin杀掉,至少从之前那些哈桑的动作来看,并没有要捉活口的意思。

    我正在思考如果caster忽然现身会不会显得太突兀,就看见索拉开始无声地咏唱某个复杂的魔术,看起来至少是个五节的大工程。

    【隐身术?可她并没有幻术方面的赋,这个魔术就连肯尼斯也用不好来着?】

    【提示:成功率仅为0.83%。】

    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啊大姐,而且以无声咏唱施展的魔术如果失败的话反而会发出一声巨响的。

    我抬眼看了看双手交握一副祈祷状的伊莉雅马甲,准备一旦听到砰地一声就放她下去救人,借口什么的以后再。

    飒——

    预料中的巨响并没有出现,反而是索拉的身影在监控画面中消失了,蠢系统立刻换了一种显示模式,这下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整体泛红,一脸难以置信表情的索拉。

    哦,她大概也是做好了一旦失败就冲过去的打算,结果直接成功了。

    我看着隐身状态的索拉悄无声息地绕过两个assassin接近战斗中的露娜,在考虑要不要换台,毕竟虽然她们之间没有令咒联系,但足够近的话还是能感知到的,汇合之后哪怕是要面对那些特殊的assassin也不足为据了。

    ————

    隐身状态的索拉在试图绕过“基底之扎伊德”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妙,这个名字的assassin,好像曾经在密布着魔术陷阱的地方跳过体操?

    那不就明这家伙的对于魔术的感知力——

    画面上,高大的assassin忽然低头,用阴沉的语调对试图从他面前溜过去的索拉道:“你要去哪儿?”

    完全没有等待回答的打算,他将原本戳在地上,形状像是双头矛的奇怪武器猛地扬起,然后恶狠狠地刺向似乎惊呆了的索拉。

    “露娜!”当!

    原本还在较远处和“怪腕之戈兹尔”缠斗的露娜随着索拉的惊呼瞬间便出现在了她面前,两只‘银色木板’稳稳地夹住了扎伊德的突刺。

    “【你竟敢——】”露娜的声音变得冰寒刺骨,微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哦?”扎伊德语调低沉的发出一个音节,然后试图抽回双头矛,未果。

    无数银白的雾气开始从四面八方向露娜的身体汇聚,产生的异常魔力波动甚至让正在追赶过来的怪腕戈兹尔停下了脚步。

    ‘爆种了啊,看来刚才的情景符合我告诉过她的【将主人从必死的境地中救出】。’

    【不对?shielder解放宝具的条件明明是拥有‘全心全意想要守护什么’这样的决意啊。】

    ‘那是原版玛修的,这边怎么可能一样,蠢系统你闭嘴。’

    【我不蠢……】

    【提示:灵基进化,宝具等级提升。】提示姐姐应景地解读着目前的状况。

    当银色雾气最终散去之后,露娜本身没什么变化,但她手上那两块“板子”已经转化为一面巨大的盾牌,同样银光闪闪,而扎伊德也终于抽回了自己的双头矛。

    那面盾牌……比预想中要一点,而且也不是圆桌的模样,整体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厚实塔盾,要的话更像城墙一些,棱角分明。

    嗯……这么看砸人应该更疼了。

    这时由于索拉已经现身而且闹出的动静足够大,在洋馆内她的assassin们纷纷来到了宴会厅,一个个跃跃欲试,毕竟就算英灵再怎么强,如果不能瞬间全灭他们的话,要在这种围攻的情况下守护master也是力有未逮。

    ‘我想想,应该让caster出现在哪里才能一击灭掉这么多assassin呢?’

    我划动着画面寻找合适的降临地点。

    【呃,那个……阿赖耶?关键词是‘持盾’‘群攻’‘保护’的话,你能想起什么?】蠢系统的语气不知为何带上了点幸灾乐祸。

    ‘嗯?当然是苍——’

    碰!!

    画面中的露娜已经冲锋了出去,一记凶狠的举盾猛撞将体力特长的扎伊德陷进了墙壁,而后恶狠狠地撤盾再砸,倒霉的扎伊德因为两次被击中的部位都是脑袋,于是一点还手的机会也没有便直接化为灵子消散。

    而此时“怪腕的戈兹尔”似乎感到了威胁,举起巨大的双臂挡在身前。

    呛——!

    露娜将盾牌交到左手,右手虚虚做出从空气中拔什么的动作,一柄闪着寒光的银白单刃剑伴随着清冷的出鞘声出现在她的手中。

    咦?等等?

    “【斩!】”随着银白盾之英灵的低喝,雪亮的刀锋带着流光残影直接斩在了戈兹尔的一双怪腕上。

    锵!双方的碰撞产生了巨大的金铁交击之声,露娜只退了半步,而戈兹尔还在踉踉跄跄地后退。

    嗤!嗤!嚓!露娜如幽灵般再次欺近,手中长剑对无法招架的assassin发出了绝杀三连击,带着几乎要被砍成两半的伤口,戈兹尔在半空中便化为灵子消失。

    ‘嗯,目前看来她可以和lily拼个不相上下。不过她冲那么远,索拉怎么办?’

    我看了看索拉的位置,果然已经有投机的assassin朝她冲过去了。

    而距离已经拉远的露娜只是哼了一声,抬手就将盾牌投掷而出,那面银色塔盾在击中第一个assassin的时候就直接将它打成灵子四散,而后自行分裂成完全一模一样的盾牌并继续准确地向其他assassin弹射,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化为满屋的银白盾影,只用了一瞬间就将所有assassin全灭。

    “做得好,露娜”“【保卫女王大人是我存在的意义】”

    【阿赖耶?这样没问题?】

    ‘当然!谁也没过shielder就一定不能用武器?’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