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三十一章 欲盖弥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一章 欲盖弥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我掉了个马甲。

    172:38:15

    远离冬木市的艾因兹贝伦城堡内,爱丽丝菲尔正在照顾昏迷的林好。

    几个时前,冬木市方向产生了剧烈的魔力波动,应该是servant之间发生了战斗,而切嗣一定就在现场。

    两个saber由于本来就是同一个人,所以可以通过【念话】来进行远距离交流,但她们两人似乎互相看不顺眼,所以爱丽丝菲尔虽然担心,但也不能勉强要求lily时刻和alter那边保持联络。

    但感应到战斗发生不久saber·alter便进入战斗状态时,她还是忍不住担心起来,心情波动连正在帮她完善魔术结界的好也发现了。

    她虽然愿意相信切嗣的身手和审时度势的能力,但战斗并不是做了计划就会如愿进行的事情,她让saber·lily随时感应saber·alter的状态,一旦有不支的迹象就使用令咒将她转移过去,即使因此暴露拥有两名saber的事情也顾不得了。

    在少女骑士告诉她,黑saber遭遇了从者并已经击退之后,爱丽丝菲尔稍微松了口气,但不料身边一直强打精神陪她的林好忽然使用了一枚令咒,然后当场昏倒。

    “以令咒之名,caster,立刻出现在卫宫切嗣身边保护他!”她是这么的。

    在惊愕了片刻之后,saber·alter传来了消息,就在她追杀某个应该是berserker的从者时,切嗣在预定的撤离点遭遇了伏击,但看现场可能是被caster所救。

    虽然没有单独行动能力的saber·alter还在现世就证明切嗣没有大碍,但爱丽丝菲尔还是后怕不已,虽然不清楚林好如何得知切嗣的状况,但她竟然会为了之前还嫌弃不已的人毫不犹豫地使用令咒……

    真是个好孩子呢,爱丽丝菲尔摸摸林好沉睡着的脸庞,不知第几次这么想道。

    她似乎完全不考虑对方是谁,只要看到并且能做到,便会立刻出手救人而不顾自己会有什么损失,就如同在冬木综合医院时做的那样,明明是来参加圣杯战争,却在借用caster的魔术来救治和她毫无关系的病人。

    爱丽丝菲尔很好奇她的servant会是什么样的人,于是就在林好休息的房间内等待,saber·lily也随侍在侧。

    171:54:24

    午夜,雪白的艾因兹贝伦城堡在隐约的虫鸣声中显得格外安静,虽然爱丽丝菲尔是炼金术的产物,但并不能像英灵一样放弃睡眠,她已经保持着托腮观察林好的姿势有一阵子了,长长的睫毛正缓缓低垂,让saber·lily不由得怀疑她会不会在下一个瞬间就趴在床上睡着。

    “爱丽丝菲尔,有servant接近。”纯白的少女骑士忽然转向窗外森林的方向。

    除非拥有隐蔽魔术或者气息遮断技能,不然servent即使是使用灵体化移动时也可能被其他人发现,更何况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掩饰的意思。

    saber感知到正向艾因兹贝伦城堡快速移动的英灵和正昏迷着的c国女孩有着某种联系,或许正是她一直不愿意召唤的caster?

    “嗯,警戒结界完全没有反应,如果不是特意放出气息的话,大概完全不会被发现,不愧是caster,”爱丽丝菲尔微微闭目感知了片刻,然后皱起眉头:“不过,她怎么……”

    “对方朝我们来了。”saber感知着拜访者的位置,把双手交握作出拔剑的预备动作:“魔力气息很……庞大,我们是不是准备一下?”

    “不,不必。”爱丽丝菲尔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就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通般。

    呼——

    屋内毫无征兆地刮起一阵旋风,无数银白色的光点随着那旋风逐渐汇聚凝结,最终在爱丽丝菲尔和saber面前形成了一个少女的身姿。

    阿尔托莉雅带着点好奇比较着爱丽丝菲尔和出现的英灵,她们实在是太像了一点。

    银白的长发,玛瑙般的双眸,华丽的紫色毛皮连衣裙和纯白平底靴,如果不是她看上去要明显地比身边的御主年幼一些,saber觉得自己大概会不心认错人,只依靠外表来判断的话。

    但爱丽丝菲尔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只是上上下下想要确认什么般打量着对方。

    “你们好,我是——”现身的少女英灵开口。

    “伊莉雅,你在这里做什么?”然后被爱丽丝菲尔直接打断。

    “……伊莉雅?”少女外表的caster顿了顿:“哦,是你的女儿,虽然很像,但我可不是她,我是——”

    “哦?是吗?”saber发现爱丽丝菲尔露出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危险表情,硬要的话,类似于梅林又闹大了什么事情之后义兄凯所露出的表情:“那你想自己是谁?”

    “那你想是谁”而不是“那你是谁”,这两句话只有一点微的改动,结果意思完全不同了。

    “……”caster也被这样的问话弄得有些张口结舌,顿了顿才继续道:“吾名里姿莱希·羽斯缇萨·冯·爱因……”

    “你就是这么骗切嗣的?”爱丽丝菲尔再次不等她完就打断道:“假装是冬之圣女?”

    “什么假装……”caster的眼睛开始转来转去,就是不看爱丽丝菲尔。

    “我教过你不许谎,伊莉雅?”爱丽丝菲尔的口气严厉起来。

    caster彻底沉默,她转头盯着昏迷中的林好,一语不发。

    “咦?难道她报上的名字是假的吗?”虽然一开始有些迷惑,但现在saber·lily好像看出来了点端倪。

    “伊莉雅闯了什么祸想撒谎掩饰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左顾右盼不和别人对视或者直勾勾地盯着某一点。”爱丽丝菲尔如同已经确认了某件事般,语气里带上了自信。

    “虽然没有见过,但令千金的话,不是应该已经回到德国了吗?”saber观察了一下caster的少女姿态,然后和偶尔见过的照片上切嗣和爱丽丝菲尔的女儿比较着:“而且外形也不相符。”

    “是啊,伊莉雅她一直在深山的城堡里等你们回来呢,怎么可能变成英灵出现在这里嘛。”caster好像得到了支持般再次开口。

    欲盖弥彰……阿尔托莉雅忽然想笑,虽然她还在修行中,但见识已经在梅林的毒舌下成长了不少,在她看来这位caster对爱丽丝菲尔质疑的应对根本就等于自承身份。

    一直在等你们回来,这种有强烈个人感情以及方向性的描述是完全不可能是由外人出口的,而且其中透露出的信息也略微有些不妙的样子。

    “所以,我和切嗣失败了,再也没有回去是吗?”爱丽丝菲尔声音低落了下去,saber甚至看到她眼中泛起了隐约的水光。

    “没有……啊,不,那只是我猜的,我的意思是——”caster变得语无伦次,完全不像她一开始自信满满的模样了。

    “对不起,没有陪着你长大。”爱丽丝菲尔无视了caster的回答继续着:“你一定憎恨着我们?”

    “当然不……我不是!我没有!”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是未来版本的伊莉雅还在试图挣扎。

    “伊莉雅姐,请不要任性。”虽然场面有些混乱,但saber·lily在【直感】的帮助下迅速明确了事实并开口阻止:“夫人已经很难过了。”

    “哈——”caster,不,伊莉雅斯菲尔·冯·艾因兹贝伦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爱丽丝菲尔身边坐下:“好,您是怎么认出我的,一般来圣杯不会召唤来自未来的英灵,除非他们自己想回来,您应该不知道这点才对。”

    爱丽丝菲尔没有回答,只是抬手去揉少女的脑袋。

    伊莉雅原本还在等着她开口,结果发现爱丽丝菲尔揉个没完,正晃着脑袋打算挣脱,结果下一瞬间直接被搂进了怀里。

    “呵呵,怎么会有妈妈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呢?”爱丽丝菲尔蹭着伊莉雅的脸:“太好了,我还担心你长不大。”

    “放开我啦——”“不要~”

    saber之前还不太确定,但她们坐在一起之后立刻就不再怀疑,即使外貌可以用魔术调整,但这完全是一家人的气场和互相知道应对的动作是怎么也伪装不来的。

    “……妈妈。”最终没能逃离魔爪的伊莉雅脸颊有些发红地问着。

    “会认出你当然是因为,”爱丽丝菲尔点了点自己的额头:“自包括冬之圣女在内,大家都在这里啊,在外面的只有伊莉雅而已。”

    “御坂络吗……我是最后之作?不,应该是番外个体。”银发红瞳的少女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嘟囔着意义不明可能来自未来的话语:“我还以为自己想的身份衣无缝呢。”

    “能变成英灵就证明伊莉雅也创造了一段传不是吗?”爱丽丝菲尔继续揉未来女儿的脑袋:“不用冒充别人的。”

    “哼,那切嗣岂不是会很得意?”

    “果然还是对我们有意见?”

    “只对他自己而已!”

    “……伊莉雅,”saber尝试着插话:“你的愿望是什么?”

    鉴于母女俩正为重逢开心,就不去问她是如何成为英灵的了,但当下的状况还是需要确认。

    “还是叫我caster,切嗣知道我在骗他大概会发怒的,”caster朝阿尔托莉雅笑笑:“嗯,愿望的话,是帮助切嗣获得这次圣杯战争的胜利,而且没有任何御主死掉。”

    “嗯?”这句看上去挺正常的话,saber·lily却敏锐地发现了关键之处:“你的意思是,要尽量保存魔术师的力量吗?”

    “是的,未来发生了非常可怕的灾难,出现了无法战胜的敌人,最终把整个世界都毁灭了,我在阿赖耶识的帮助下回到历史上所有存在魔术师无意义牺牲的场合并尝试救下那些人,这里是我的第一站。”caster解释着。

    “伊莉雅,虽然我们对时空魔法没有涉猎,但你这么出来真的没问题吗?”爱丽丝菲尔有些担心地问:“不会引起什么……嗯,‘蝴蝶效应’或者‘悖论’?”

    “作为英灵降临其实是钻了空子的,如果我在这场战争中的作为没有用的话,就得返回更遥远的过去,实在不行就只能指望现在在德国城堡里的那个我换个方式再来一次喽。”被认出真名之后,caster似乎活泼了不少:“只要不去面对面见到她,基本上问题不大。”

    这么,父女俩的愿望同样是“拯救世界”,那么合作就有了基础——不,应该合作早已达成才对。

    “我会尽可能地协助你的。”阿尔托莉雅认真地道。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