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三十章 战后总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章 战后总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我在翻《演讲与口才》。

    174:00:00

    雨生龙之介回到远坂宅时,正好赶上assassin“重置”的时间。

    虽然这次召唤的assassin可以化身数十来行动,即使化身被击杀也不会对本体有影响,更可以获得在那之前的情报,可以是这场战争中非常合适的马前卒,但他们的数量并非无限,准确来,一之内最多只能产生七十九个化身,这个数字将在每日的零时“重置”。

    为了进行侦查,言峰绮礼已经派出了assassin所有的化身,除了“共感”外,获得情报的方式只有等那些被击杀的化身在“重置”后再次出现时询问。

    由于今发生了遭遇战,所以远坂时臣需要知道那一战的具体情报,因此正在和绮礼一起等待,assassin的本体,艾米尔姑娘则已经抓着神父法衣的袖子睡熟了。

    英灵本身并不需要睡眠,但艾米尔连自己是assassin都不知道,比起英灵,她的生活习惯更像是人类,不但需要吃饭,夜深之后也会犯困睡觉。

    午夜已到,熟睡的女孩周围开始卷起一团团的黑雾,它们大部分都是在lancer和rider一战时被杀的,一名最后阵亡的化身对战斗局势进行了补充后,其他并没有什么特殊情报的化身则在出现后很快离去。

    “这么,卫宫切嗣出现过,但最终没有捉到他。”远坂时臣挥手让assassin退下,思索着分析:“所以,他其实很强,或者掌握了某种可以对付英灵的魔术,才会在saber不在身边时也敢出手。”

    “魔术师杀手,自然不是浪得虚名。”言峰绮礼表示赞同,“如果是拥有对魔力的职阶进行追击,可能便无法如此轻易离开。”

    “可恶!”一股比其他assassin更加浓郁的黑雾卷起,一名身材高大手持弯刀的assassin出现在那里:“我应该早点动手的!”

    “你并非是被lancer或rider杀死,我记得之前让你监视一艘可疑的型快艇。”言峰绮礼把目光转向他:“莫非是卫宫切嗣杀了你?”

    在assassin的八十个化身中,有五个拥有自己名字的特殊存在,他们的某个属性比其他化身都高,因此被龙之介开玩笑般取名“四大王”,幸运最高的是艾米尔,所以不算在内。

    这个assassin化身便是敏捷强化的“马库尔”,他能够在瞬间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一个夸张的程度,也因此在伏击rider的master时没有被雷霆战车击杀,所以绮礼想知道他到底是被谁以什么方式打败的。

    “是caster!我就要得手的时候caster救了卫宫切嗣!”assassin十分恼怒地。

    “我们原本便怀疑saber和caster阵营已经结盟,现在可以确认这点了。”远坂时臣点点头,将原本便位于艾因兹贝伦城堡的caster棋子拿起,放到集装箱码头附近。

    “那么,caster的外貌和使用的魔术是什么?”琦礼继续问道。

    “这……不清楚。”面对言峰绮礼的询问,assassin有些狼狈:“我忽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然后头顶受到重击。”

    “那之前你在显摆自己的速度?”雨生龙之介带着berserker走进房间。

    “看来龙之介你有一些收获,我的对吗?毕竟你搞出的动静可不。”远坂时臣微笑,然后把集装箱码头代表berserker的水晶棋子撤回了远坂宅。

    “是的,老师,我想我需要用一下咒缚之间。”龙之介指指身后英灵扛着的黑衣女子:“用来关稍微会一点魔术,并且擅长用枪的女性人类。”

    “如果没加那个定语,我还以为你抓到了卫宫切嗣。”言峰绮礼挥手让尴尬的马库尔退下:“她是谁?”

    “嗯,我想应该是助手或者部下之类的,她控制着许多使魔,而且还想在码头那里和卫宫切嗣配合,虽然携带有通讯器,但另一边已经没有回应了。”龙之介看着远坂时臣:“有关卫宫切嗣,她可能知道什么。”

    “做的不错,龙之介,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的眼睛和耳朵,卫宫切嗣没了她将无法轻易的进行侦查,进而在行动上缩手缩脚,”远坂时臣笑着端起一杯红酒:“不过讯问什么的就不必了,远坂家不需要使用那种手段也能获胜,把她关到战争结束,或者卫宫切嗣失败之后。”

    “那么,骑摩托追杀你的人是谁?”琦礼看向龙之介的手背,那里已经少了一条闪电状的纹路。

    “应该是saber,老师,她使用一把双手剑,而且berserker也认出了对方,”龙之介指挥着黑漆漆的英灵去把久宇舞弥关起来:“我们进行了试探攻击后发现被严重克制,且无法撤退,只好使用一枚令咒逃走。”

    “作为曾经的臣下,这也在所难免。”时臣晃了晃酒杯:“以后不让他们发生战斗即可——你先去布置牢房。”

    “好的,老师。”雨生龙之介跟上扛着女子的berserker向外走去。

    “老师,rider正和lancer一起前往凯悦酒店。”言峰绮礼向前探身,将他们的水晶棋子推向肯尼斯下榻的酒店。

    “这倒有趣,七个master分为三个阵营互相结盟。”

    远坂时臣品着红酒观察地图。

    “不过,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173:19:03

    韦伯觉得现在的情景有些似曾相识。

    这种老师和师娘在前面走,自己畏畏缩缩跟在后面的情况,如果身边是一起犯错的同学,那就是被叫去办公室教训,如果身边是蕾妮,那就是被带去家里教训。

    不过现在自己身边的可是伊斯坎达尔,传中的征服王!正在和肯尼斯老师谈笑风生!

    但怎么这么像被通知家长,双方协商后要一起教训他的架势呢?

    而且到同学,韦伯看了一眼默默跟在老师身后的lancer,这种一脸“老师什么我都听”的表情和那些学科代表实在太像了。

    至于蕾妮,韦伯转头……

    “哇啊啊啊!”

    “韦伯?”或许是因为大家已经进入了安全的魔术工房内部,肯尼斯的rider都没有回头,只有索拉停下脚步转身把目光投了过来。

    “蕾,蕾妮为什么会在这里!”

    韦伯大惊失色地指着身旁那个歪带着圆圆的贝雷帽,身穿蓝白相间近似修女服的长袍,披肩棕色直发发梢带着点卷,容貌冷峻的纯白少女。

    “冷静下来,那是露娜。”索拉看了看对韦伯造成了巨大惊吓的少女:“这个形象有战斗力吗?”

    “【不】,”露娜向韦伯前进一步,看着他连连倒退,这才道:“【不过韦伯先生似乎很畏惧这个形象,于是便用了】”

    “露娜?月灵髓液是吗?哈哈……”韦伯大大松了口气。

    “【韦伯先生也只是男性人类而已】”露娜挑了挑眉,纯白色的五官看起来有些怪异:“【非战斗状态我会一直保持这个形象】”

    “这……她生气了?”韦伯看着转身离去的露娜和索拉不明所以。

    “虽然露娜姐的原身确实是某种魔术道具,但您最好不要使用那种称呼和态度,”lancer身体微微前倾:“不然,您可以去称呼征服王为‘使魔’试试看。”

    “啊,呃……”韦伯呆滞了一会,发现自己已经被落下好远,连忙拔腿跟上:“等等我!”

    “这个堡垒看起来很不错嘛!莫非你是很优秀的魔术师?”

    “那当然!整个时钟塔魔术才能超过我的不过一掌之数。”

    他听到自己的老师和监护人在大声谈笑。

    才不是监护人!

    173:08:45

    看到caster的外貌之后,卫宫切嗣已经完全明白了她为什么会被那个叫做林好的少女召唤出来——她们全都愿意通过自己的牺牲来实现更大的愿望。

    虽然关于自称是冬之圣女这点还有疑问,但她必定与艾因兹贝伦家有着深厚的关系。

    艾因兹贝伦家并未告诉自己详细的情报,不过传中第一次召唤圣杯时,便是以冬之圣女将自己献祭为前提而达成的。

    而同样的命运,也已经缠绕在自己的妻子,爱丽丝菲尔身上,只要圣杯最终降临,作为圣杯之器的她必然会消失。

    如果切嗣真的失败,那么他和爱丽丝菲尔的女儿,伊莉雅,就是下一个圣杯之器。

    伊莉雅斯菲尔,那个卫宫切嗣和爱丽丝菲尔为了创造“未来的可能”而诞生的孩子,绝不应该承受如此不幸的命运,只要——只要他能够在这次圣杯战争中获得胜利。

    哪怕为此背负世间所有的恶也没有关系。

    此时卫宫切嗣已经和灵体状态的caster回到了他位于那家破旧旅馆的藏身处,这次不会有舞弥来帮他开门,不过这个地方应该很快就不能用了。

    在远坂时臣阵营抓到久宇舞弥之后,和她有关的地点很快会失去安全性,倒不是她会招供出来,而是以assassin的情报搜集能力来,按图索骥找到这里只是时间问题。

    目前这里能用是因为自称冬之圣女的少女英灵布下了隐蔽结界,但她离开后这里就必须废弃。

    “你的存在一定已经被assassin发现。”切嗣走进各个居室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不妥,然后对隐身中的caster道。

    “你是被我踩死的那个?他什么也没看到。”伴随着飘落的点点银色荧光,银发红瞳的少女出现在房间内。

    “我是,你参战并与我们结盟的事实。”切嗣抽出一根烟点上。

    “那种事只要看到我的外形就知道了。”caster甩了甩袖子,把那根烟冻成一支“冰棍”,然后片片碎裂:“我面前禁止吸烟。”

    “我需要你回到艾因兹贝伦别馆,并故意让监视的assassin发现。”切嗣摇摇头收起烟盒:“这样他们都会认为遭受袭击的我也一起回去了。”

    鉴于saber·alter进行了一次遭遇战,自己有两个saber的事实很快会暴露,因此有必要在这个时间差内做些什么。

    “那你打算做什么?”caster指了指窗外的凯悦酒店高层:“继续当你的黄雀?”

    “当然是”切嗣露出一个有点危险的表情:“潜入远坂宅。”

    卫宫切嗣本身没有魔术方面的侦查能力,如果失去了久宇舞弥的那些使魔,他在情报方面将极端被动,而且即使出于常年相处下来的师生情谊也不能放着不管。

    “计划呢?”caster打量着他收集起来的各种武器:“莫非打算带着黑saber硬闯?”

    “不,在确认saber和caster都远离战场的情况下,另外两方一定会先一步产生冲突,”切嗣觉得黑saber这个称呼还挺贴切:“毕竟无论是肯尼斯还是远坂时臣,都属于不喜欢静观其变,一旦有优势便立刻想要继续扩大的性格,而我会在他们互相争斗的时候潜入救人。”

    “哼……好,希望你不会再浪费一枚令咒。”caster思考了一下,最后这么回答。

    咔哒,身后的房门被从外面打开,切嗣判断出那是归来的黑saber,但有些奇怪她为什么在战斗后这么久才回来。

    “噗!”面对门的caster因为差点笑出声而慌忙捂嘴,切嗣带着点不详的预感回过头。

    saber·alter依然是那副生人勿进严肃高冷的模样,但是她手上提着的两大袋东西非常完美地破坏了这个形象。

    那里面鼓鼓囊囊全都是印着白胡子老头形象或m字母logo的外卖。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