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十六章 仓库之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六章 仓库之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在看仓库大战。

    179:22:35

    注意到lancer那毫不掩饰气息的,自然不止rider一人,或者,lancer和他的master走出凯悦酒店之后,就一直处于assassin的监视中,期间负责监视者甚至更换了两次,当然这对能够和全体assassin保持共感状态的言峰绮礼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此时,一名负责监视的矮assassin正身处rider和lancer阵营会面地点附近的某只集装箱内,由于双方是讲师与弟子的关系,互相之间交谈时很可能会透露有用的情报,所以言峰绮礼不允许他使用灵体化在更近的地方侦查,因为那样的话就无法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相关对策也无从制定。

    于是这名打洞进入集装箱的assassin无聊地碰了碰周围的建筑材料,把耳朵贴在箱壁上认真倾听外面的动静。

    ————

    集装箱堆场的宽阔车道上,手持黄红双枪的lancer和rider相距二十多米,看上去谁也不打算先动手,因为韦伯正从他们之间的战场边缘穿过。

    在确认自己的master安全到达肯尼斯和索拉身边之后,伊斯坎达尔才转头看向迪卢木多。

    “我lancer,虽然我不会拒绝挑战,但你好像压倒性的不利啊。”

    rider手持短剑站在雷霆战车上,望着面前全神戒备的lancer,拍了拍车上的扶手道,而车前的两头公牛也如赞同般地打着响鼻。

    虽然冷兵器的战斗中,有一寸长一寸强的法,但rider驾驭的神威车轮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会笼罩在狂暴的雷电中,再加上战车本身的冲击力,徒步作战的lancer只是闪躲就会很艰难,更不要反击。

    “莫非在战斗之前就宣告胜利是征服王的爱好?”此时lancer已经换掉了现世的衣着,身上正穿着上下连体的墨绿色紧身皮衣,显露出修长健美的身躯和充满爆发感的筋肉:“若是看我两个伙伴,你可是会吃苦头的,在向你挑战时,自然已把那辆战车考量在内。”

    “是吗?那么我也不会留手。”rider牵起缰绳,高高举起手上的厚刃短剑:“践踏!”

    战车和神牛的身上同时泛起了耀眼的电光,然后以令人惊叹的高速向lancer冲去,它们是瞬间由极静转为极动,完全看不出有加速的过程就已经冲过了两人之间区区二十多米的距离,这种情形下lancer应该根本来不及做出预判和应对。

    然而lancer根本不必进行预判。

    在战车启动之前,枪之骑士已经高高跃起避过了神牛践踏以及战车上的雷电轰击,张开双臂如同掠食的猛禽一样冲向战车的驾驶席,他手中红黄两杆魔枪就像是那猛禽锋利的爪子般袭向rider,拦阻他的电芒如烈阳下的残雪般消弭在赤红的枪尖之前。

    心眼,lancer自身的保有技能,是从修行、磨练中培养出的能准确预测对方的行动、打破危险状况的出色洞察能力,他在rider举起手中短剑时便已经预判出对方必然将进行一次迅速的突击,因此已经提前跳起,下落之势在rider突击而来的情况下更像是俯冲。

    由于这是rider主动出击,所以他几乎没有变招和躲闪的余地,只能在破魔的红蔷薇和必灭的黄蔷薇之间选择其一格开,另一杆枪几乎是必中的,但这也在lancer的计划之内,如果rider格挡开红蔷薇,那么自己便用黄蔷薇刺向他的手臂或咽喉等没有铠甲保护的地方,若是格挡了黄蔷薇,那么红蔷薇便直击胸口,那以魔力构成的盔甲必将一触而溃。

    当!

    两个英灵间的第一次交手已经结束,双方看上去只是互换了之前的位置,而且都没有出现伤口。

    “lancer,你是在对我留手吗?”不再散发雷电的牛车缓缓掉头,rider有些疑惑的粗犷声音响起。

    “因为我还不想现在就杀掉一个盟友!”lancer转过身,英俊的面容上浮现出了明显的怒气:“你为什么会采用那种打法?!”

    之前的接触战中,rider采用了lancer没有想到的第三种打法,他完全无视了两杆魔枪,挥动厚刃短剑向lancer斩出一记横扫,这样的话就算他被刺中,附带了牛车可怕速度的短剑也会将迪卢木多重创。

    无奈之下,lancer临时变招格挡开短剑并借力空翻落地。

    “这不是很明显吗?在敌人的攻击对自己造不成威胁的情况下,放弃防守主动进攻才是正确的选择,”rider如同强调般拍着自己胸前的金属盔甲:“你那细的两杆枪是无法穿透它的。”

    “无法穿透?”lancer语气中透着恼怒,然后看向肯尼斯:“主君?”

    “远坂家应该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名,而saber因为受到了archer的攻击而在艾因兹贝伦城堡内休息,所以不必费心掩饰。”肯尼斯正在看着韦伯被索拉揪住耳朵教育,淡淡地回应道。

    “这杆红枪,名为破魔的红蔷薇,可以切断击中的一切魔力,而这杆较短的黄枪,名为必灭的黄蔷薇,只要被它刺伤,则伤口绝不会愈合,”迪卢木多将双枪舞成一团华丽的枪花,最后恢复了如雄鹰展翅般的姿势:“因此,如果刚才我破开那由魔力构成的盔甲并在你心脏上留下一道绝不可能愈合的伤口,你就已经回归英灵座了,rider!”

    “哦哦,”伊斯坎达尔用看自己囊中之物的目光来回观察着那两杆枪:“不错,它们很有用。”

    “当真明白我的意思了吗?”lancer对rider那种一切都不在话下的态度十分无奈:“如果征服王你在面对不知底细的攻击时也使用以伤换伤的打法,那么指挥权——”

    “如果你刚才刺下去,胜负便已经确定,”接下来的话被征服王挥手打断:“这无关你的枪是否能刺穿我的盔甲,而是一个‘确定’的事实。”

    “其名为【塞浦路特之剑】,并非宝具。”见lancer露出洗耳恭听的表情,rider平举起手中的厚刃短剑:“正是它斩开了【戈尔迪乌姆之结】,故而当我使用它战斗时,将会无视情报是否充足而做出‘最适合’的行动,唔,虽然更适合应用在大兵团指挥上。”

    “类似直感或心眼吗……”lancer转动着两杆枪:“这特性倒和不讲理的劈开绳结很像……”

    “另外,我得纠正一下你的猜测,”征服王咣咣地拍着金色的厚重胸甲:“或许是它出现的方式让你产生了误会,这身盔甲虽然可以灵子化,但它可是真货,已经无限接近宝具的程度,所以你所的‘刺穿’前提并不成立。”

    观战的肯尼斯开口道:“句题外话,迪卢木多和我一样,没有要寄托给圣杯的愿望,那么你呢,征服王?你想要通过圣杯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唔……看来你果然是那鬼的老师,他也没什么具体的愿望,只是想通过获胜获得他人的认可而已。”rider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不过我的愿望只能通过圣杯实现,那可是征服世界的基础。”

    “虽然你那么,但在极端情况下,并不能排除‘同归于尽’或者‘决死的冲锋’是最佳选择的可能,”lancer枪尖下垂斜指地面:“我们并非生死之战,‘全力以赴’不代表随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冒险。”

    “这个嘛,我就换个战术好了。”rider回应着,然后用力敲打了一下战车的扶手,举剑指向lancer:“敌人是被誉为‘举世无双’的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勇士迪卢木多,无论体格、性格、样貌和武艺,各方面都无懈可击,愿意与之一战者即刻出列——”

    随着rider的话音,雷霆战车周围卷起了干燥且带着沙砾的旋风,五道身影出现在旋风中,他们穿着和rider相似款式的盔甲,拥有强壮的身躯和勇猛的气势,若从装备上来区分的话,可以看出其中有一名拱卫战车的剑盾战士,两名在车前掠阵的长矛兵,以及在战车后方进行掩护的弓箭手。

    “他们都是英灵?!”被索拉教训了一顿而显得有些萎靡的韦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有职阶……也不像有宝具和特殊能力的样子。”肯尼斯眯起眼仔细观察着那些以后很可能是自己帮手的英灵。

    “鬼,你莫非以为我【征服王】之名是通过个人武勇得来的?”rider哈哈大笑着向韦伯道:“提起我伊斯坎达尔,自然就不会漏掉我那无双的军队!”

    【王之军势】,一件不能算宝具的强大宝具,它是伊斯坎达尔征服之路上所有从属过这位王者的勇士集合,虽然一旦解放真名时就会将他们全体召唤出来,但在不需要那么大场面的情况下也可以让其中的勇士作为没有职介和宝具的英灵单独现界。

    “虽然有几个家伙比我还强,不过好像没有出来的样子。”rider一一辨认了下周围的士兵,满意地点点头,举剑指向lancer:“这一局,就以能确实攻击到受护卫的保护下的我为胜利条件,如果觉得做不到的话就认输让出指挥权如何?”

    “呵,你的实力越强,我把指挥权献给主君的心情便愈加迫切。”迪卢木多抬起破魔的红蔷薇指向新出现的英灵们,“来,rider!”

    好像哪里不对?观战的韦伯想道,这场战斗怎么变成征服王对lancer的考验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