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十五章 师徒重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五章 师徒重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仓库那边要打起来了。

    182:02:11

    所有的魔术师都有一个共同理念——在普通人面前必须隐瞒自己魔术师的身份,在这个科学被当作唯一普遍真理的时代是理所当然的。对圣堂教会来,将魔术的存在公诸于众也是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因此他们作为监督,会派出代行者负责在圣杯战争的过程中建立遮蔽结界、掩饰产生的痕迹和催眠目击者。

    基于同样的理由,参与圣杯战争的master们白一般都是试探和侦查为主,要进行真刀真枪的战斗的话,基本都是在入夜之后,若有例外,就是assassin这种善于隐蔽自己的职阶,可以凭借气息遮断而悍然在白或者相对封闭的空间内出手。

    因此,即使lancer毫不遮掩地释放自己作为servant的魔力波动而在冬木新都的大街上行走,也不太可能引起敌人的攻击。

    “你尽管现身吸引其他servant的注意力,在傍晚时回到我们选定的战场即可,其他英灵我不能保证,但rider一定会尾随而来,呵,根本没研究过怎么和那位征服王相处的韦伯可管不住他。”这是肯尼斯的原话。

    此时走在大街上的lancer穿着军绿紧身衣和战术背心,丛林迷彩服的裤子加上帆布长靴,头戴蓝色贝雷帽,脸上则是一副方框墨镜,这样的装扮第一眼看到的人会直觉地认为他是一名休假中的士兵,加上魅惑的黑痣被肯尼斯特意做出封印效果的墨镜遮挡住,整个“逛街”行为并没有引起太多普通人,尤其是女性的注意。

    “应该已经足够了。”看着太阳距离地平线的距离,lancer自语着,然后掉头离开繁华的商店街向港口附近的一处集装箱堆场走去。

    由于冬木新都正在全面发展的原因,仅靠铁路的运输能力无法满足对城市进行各种扩建时的材料需求,于是在主要用于客运的冬木港口附近新建设了一处专职货运的集装箱码头。

    集装箱码头是指包括港池、锚地、进港航道、泊位等水域,以及货运站、堆场、码头前沿、办公生活区域等陆域范围的能够容纳完整的集装箱装卸操作过程的具有明确界限的场所。

    这处集装箱码头虽然功能齐全,但规模和吞吐量都比不过大型沿海城市,此时虽然还未入夜,但已经没有新的货船要进港,起重机、桥吊,运货卡车等也停止了工作,码头工人也陆陆续续地下班,只留下大量的各色集装箱如同积木一般在堆场存放。

    lancer走进那处集装箱堆场时完全没有人来阻止,或者,可能前来拦阻的码头工人或任何可能目击到这里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普通人,已经在大型暗示魔术结界的影响下远离了此可能会成为战场的场所。

    在宽大的供集装箱卡车使用的车道上站了片刻之后,原本还在地平线上徘徊的夕阳已经完全消失,阴影笼罩了这处只有寥寥数盏昏黄路灯的集装箱码头堆放场,但仍然没有任何servant主动出现,就好像lancer的行为根本没有效果一般。

    “rider哟!”lancer用魔力放大了自己的声音,向周围的黑暗道:“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集装箱码头堆场一片安静,只有迪卢木多清冽的声音在魔术的影响下回荡。

    “你的master召唤你所用的圣遗物是由我的主君处窃取而来,不知他有没有向你坦白?”lancer的手中出现了一红一黄的长短双枪,挥舞了两下之后摆出一副仿佛猛禽张开双翅的动作:“枪之骑士,以此正式向你发出挑战,如果你有传中一半的勇气,就出现堂堂正正地出现在我面前,而不是像那些卑鄙的暗杀者一样躲藏在阴影里!”

    在lancer发出挑战宣言之后,几乎是立刻,空中传来了豪迈的大笑,以及随之出现的剧烈轰鸣。

    那是一辆古式的,有两个车头,豪华壮丽的战车,拴在车辕上的是两头魁梧健美的公牛,无论是车身、车轮还是那两头公牛的身上都缠绕着蓝紫色的滚滚雷霆,正带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从空中向lancer冲来。

    “哼。”lancer轻笑了一声,动作敏捷地避开了那战车的突击路线。

    而战车主人的这一行为看上去也只是展示手腕而并非切实的攻击,雷霆战车落地之后便很快停了下来,和lancer保持了大约二十米的距离。

    “我正是伊斯坎达尔!在本次圣杯战争中以rider职阶现世!”雷霆消散后,出现在战车上的是一名赤色头发的彪形大汉,虽然身穿t恤和牛仔裤显得不伦不类,但迫人的气势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他似乎要以这种行动来回敬lancer所的“躲藏在阴影里”。

    “那个……肯尼斯老师还是来了吗?”rider身旁的位置上是一个纤细如少女的青年,他心翼翼地探出头问lancer,这句话等于默认了之前lancer的指控。

    “站好了!这没什么可心虚的!”rider一巴掌拍在韦伯背部,差点把他打下牛车:“我且问你,在取了圣遗物之后可有做出掩饰,让人看不出是你做的?”

    “不,没有,我是直接来冬木的。”韦伯不明白伊斯坎达尔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想想自己确实完全没有掩饰过偷窃圣遗物的行为,大概刚刚离开英国就被发现了。

    “那就没有问题了!趁着黑暗逃跑只是匹夫的夜盗而已,高奏凯歌离去的话.则是征服王的掠夺!”rider赞同般地拍着韦伯的肩膀,瘦弱的魔术师只好苦笑。

    “是吗?那么盗窃自己家人的财物,并仗着他们不愿责罚自己而完全不加掩饰地离家出走又算什么行为呢?【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先生?莫非那也是‘征服’吗?”随着一个语调抑扬顿挫,口气充满歌剧风格的男性声音响起,韦伯如同遇到了敌般的动物那样缩了缩肩膀。

    lancer身旁的一个集装箱后,走出了一名穿着深蓝色讲师袍的高大男子,金色的发丝整齐地向后梳着,显露出看起来高傲、严肃而又睿智的容貌,他如同要和lancer并肩作战般站在了迪卢木多身后不远的地方,翠绿的眼睛紧紧盯向韦伯,目光中充满着责备。

    “肯尼斯老师……”韦伯张了张嘴,原本已经想好的一大串——我们已经不再是讲师和学生、现在是争夺圣杯的敌人、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之类的话,在肯尼斯“家人”两字出口之后就彻底烟消云散了,现在他什么也不出来。

    “你跑得很痛快嘛,韦伯,”肯尼斯身后又出现了一个气质高贵而冰冷的红发女性,她冷冷地看着韦伯:“我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蕾妮可是哭了好几回,你有想好怎么哄了吗?”

    “师,师母……”韦伯维尔维特张口结舌,若他因为论文被撕毁而向肯尼斯报复还得过去,但在索拉面前……

    她提到的蕾妮全名叫做莱妮丝·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肯尼斯年幼的侄女,韦伯没少抱怨那丫头总是给自己没事找事,不但留堂作业要帮忙,还让自己带她出去玩,平时各种体力活也是少不了,最后顶多拿几块点心就把自己打发掉。

    今肯尼斯一句话,如同暗夜中的闪电一般,让韦伯瞬间明白了过来那些“刁难”是怎么回事——发觉自己因为太专注于魔术研究而在感情方面如此迟钝的年轻魔术师更是连头都不敢抬了。

    “哦,原来如此。”伊斯坎达尔来回看了看双方,忽然双手一拍:“把幼崽踢下山崖的狮子因为不放心而前来查看了吗?”

    “这个被圣堂教会命名为726号圣杯的东西,并不在我们眼中,但阿其波卢德家没有不战而降的传统,”肯尼斯完全没有回应狮子和幼崽的法,他举起右手,露出鲜红的令咒:“就算要把圣杯让给韦伯以实现他那微不足道的愿望,也是只会在这场战争只剩下我们双方的时候——所以我的提议是‘结盟’。”

    “老师?”韦伯原本以为自己要被打包带回英国,没想到柳暗花明,于是连连点头:“愿意愿意。”

    “不是和你,韦伯先生。”肯尼斯用怒其不争的目光瞥了一眼韦伯,“我们要结盟的,是这位【征服王】,相比为了能和他通力合作而对其历史进行了长时间研究的我们来,你大概除了令咒根本没有其他行之有效手段让伊斯坎达尔听命,目前为止毫无条理的行动也是在被rider牵着鼻子走没错,你什么时候才能正视自己的实力而不去制造那些让人想敲你脑袋的麻烦?”

    “呜……”韦伯发出了的悲鸣,再次想起了在课堂上被肯尼斯用这种华丽的长句子训斥的完全无法还嘴的恐怖。

    “结盟?这么你们都要听命于本王?”rider抱着手臂露出一个粗犷的笑容:“好啊!既然你们把圣杯让给我,那我就会把你们看作朋友,跟你们一起分享征服世界的喜悦!”

    “这场挑战,正是为了此事!”lancer忽然把枪一横,斜斜指向rider:“鉴于你现界之后一直在仗着自己充沛的魔力进行毫无条理的行动,若我获胜,则不允许你继续如此,并且战略上要听从我的主君的安排,若我战败,则不对你的行为进行任何干涉。”

    “决定指挥权的战斗吗?有趣,我接受!”rider哈哈大笑着拍了一下战车的扶手,原本的t恤和牛仔裤在泛着沙漠气息的黄色旋风中瞬间变成了古希腊风格的褐色盔甲和红色大氅,手上也多出了一柄装饰华丽的厚刃短剑:“而胜利者当然是我!”

    “还不过来?”索拉眯着一只眼睛远远朝韦伯勾手:“既然这里没有时钟塔那些老古董旁听,那么关于你的论文,你是想听罗德先解释再训斥还是想被我先训斥再解释?”

    “我……我还是听师母您的……”韦伯看了看战意盎然的rider和laner,灰溜溜地自己爬下车,绕过他们之间的战场向肯尼斯走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