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十八章 战前会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八章 战前会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我在旁听作战会议。

    220:18:12

    “目前所有职介的英灵都召唤完毕,圣杯战争已经正式开始。”

    艾因兹贝伦城堡装饰考究的会议室内有一张椭圆形的实木会议桌,卫宫切嗣正拿着厚厚的一叠文件进行分析,他和黑saber以及久宇舞弥坐在我和太太以及白saber的对面,两边看上去黑白分明,爱丽丝菲尔在认真听他话,久宇舞弥则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

    嗯,现在想想,呆在saber阵营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且不caster的真实身份和他们的渊源,要在获取圣杯的同时做到不让任何一位御主死亡,别让切嗣乱来是第一要务,即使不用起源弹,普通的武装也足够对没有防备的御主造成严重杀伤。

    而且这次出现了两名saber,拥有不会和自己对着干的从者的话,他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走偏激路线……我一边计划着具体应该怎么做一边看着那边明显不老老实实听讲的saber双子。

    白saber仍然穿着她被召唤时的白色裙甲,规规矩矩地正坐着,后背挺直,双手放在膝上,好像正在听讲的学生,而黑saber已经把那身甲胄装束换成了黑色晚礼服,左手随意地放在桌上,支起右臂用手背托着脸颊,似笑非笑地盯着对面的白saber。

    saber·lily好像打算仔细听,但因为被对面的saber·alter一直盯着而有些坐立不安。

    ‘话,明明是黑化了,结果皮肤比lily还要白,lily还能透出点粉红,结果她是完全的雪白啊。’我无聊地在心里做出评论。

    【黑贞德也是这样、还有黑圣杯。】蠢系统立刻接话。

    什么黑圣杯……哦,太太啊,确实如此,换一身黑衣再换个话方式就宣称自己黑化了还真是方便,我要不要也试试黑化来变白——呃,不对,伊莉雅黑化只会变成黑,虽然不是同一个世界线。

    “远坂时臣可以确定已经召唤出英灵,而且非常强大,导致了其宅邸下方的灵脉临时枯竭,”切嗣将一份文件传给爱丽丝菲尔:“同时,他的两个学生中也有可能有人召唤出了英灵。”

    不不,不是有人而是两人。

    “嗯……看起来个性完全相反呢。”太太看着文件道。

    我探头瞧了瞧,是麻婆神父和龙之介的合影,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在摆出胜利的手势,配合严肃的神父法衣和紫色休闲装,确实对比强烈。

    “同为御三家的间桐家没有发现明显异常,很可能召唤的是拥有气息遮断的assassin。”切嗣摆出一些远距离拍摄的间桐家宅邸照片。

    这个错的就更远了,虫爷放弃圣杯战争之后,雁夜的哥哥也放弃了这个乡下的老宅,那里面根本没人好吗。

    “时钟塔著名讲师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日前来到了冬木,并包下凯悦酒店的高层进行了魔术工房的改造,极有可能参战,同时由于其影响力,应该已经入手了强大英灵的圣遗物。”这次切嗣展示的是肯主任的机票、入住登记以及一些金钱消费的流水记录。

    虽然对你的情报能力很佩服,不过很可惜,你完全不可能猜到肯主任的圣遗物会被弟子偷走。

    “算上我们,就是所有主动参与圣杯战争的御主了,同时圣杯会自动寻找范围内有‘愿望’且拥有魔术资质的人赋予令咒填补剩下的名额,这样的参战者往往实力不济。”切嗣这次没有文件可以放,但是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信不信我甩你一脸黑泥啊!你才实力不济!

    “我可以走了吗?”我迎着切嗣的目光瞪回去。

    “还不行,为了让caster不会意外扰乱我们的行动,你得听完全部的计划。”切嗣的目光落到我右手的手背上。

    “计划?无非是让lily姐和爱丽丝菲尔出去吸引注意力,而你趁机偷袭对方的master?”我用左手挡住令咒,对切嗣翻了个白眼。

    “咦?真的吗?”saber·lily惊讶地抬头,看看太太又转向切嗣:“这不符合骑士——”

    “闭嘴,丫头。”切嗣还没话,saber·alter就拦下了她的质疑。

    “我方拥有两名从者和两名御主,理应采取以兵力优势为前提的行动,”alter站起身,用金色的竖瞳俯视lily:“我会允许他召回从者保护自己,但那就意味着你连缠住对方从者的能力都没有。”

    “呜咕——”白saber语塞了一瞬间,然后立刻反应了过来:“我,我会在你们行动前结束战斗的!”

    “气势不错。”alter又扫了lily一眼,施施然坐下。

    ‘起来明明是同一个人,这气场差别也太大了。’

    【阿赖耶你还记得伊斯坎达尔大帝时候什么样子吗?】

    ‘噗——国的红颜美少年。’

    “在目前大部分敌人情报不明朗的情况下,你们二人,就作为耀眼的战场之花,不躲不逃,堂堂正正地放出气息以吸引从者的注意,”卫宫切嗣略微点头后着:“而我身在暗处收集情报并为你们清除试图偷袭的阵营。”

    如果发现落单的御主也不在意顺手清除对?休想。

    “那么,林好,你有什么意见?”大概是我不心漏出了奇怪的表情,切嗣忽然转过头问。

    嘛……虽然时臣那边已经有三个英灵了,但你这边不大一样啊。

    “你准备一开始就暴露自己召唤了两个saber?也不怕成为众矢之的?”我开口嘲讽。

    “唔……”切嗣愣了下,开始沉吟。

    嘿~我可是知道的,无论哪个版本的saber,都没办法灵体化,动手就会被发现。

    正有点得意,一偏头发现太太正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吓了一跳。

    ‘怎么了怎么了?’

    【我猜,她把你刚才的话当做关心了?虽然嘴上切嗣坏话,但心里还是很在意,这样?】

    傲娇已经不流行了好吗!

    ‘你又欠我一顿打,手动冷漠。’

    【为什么啦……呜呜呜……】

    “这个问题无需担心。”我听到黑saber用冷冽的声音道。

    抬头望去时,正好见到她身上腾起阵阵乌光,仅仅一瞬间,那身非常古典的晚礼服就被换成了一套笔挺的黑西装——和一旁久宇舞弥的几乎一模一样。

    魔力放出真是方便……

    “想必有些人已经查到master你拥有海外的随从,那么即使多上一个也不会引起怀疑,”saber·alter整理着身上的西装道:“如果有捡漏想法的人靠近,我就会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

    “如果有人能够识破爱丽是诱敌之计并来寻找我的话——双重诱饵,很不错。”切嗣带着点笑意点头。

    “原来成为合格的王要懂得这么多东西吗……”那边的saber·lily似乎有些消沉。

    哎呀,这孩子被她自己带进沟里了,黑saber和蓝saber可是各种意义上相反的存在啊,如果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以后变成alter的可能就会变大不少。

    “我不会输的!”白色裙甲的少女忽然一推椅子站了起来:“这种程度我也能做到!”

    ‘啥玩意?’【???】

    不要仗着有字幕就发过来标点符号,你这蠢系统!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saber·lily周身亮起一条条环绕着的白色光圈,她身上的裙甲如同太阳下的积雪般融化、消失、变形,最终转换成了一套有着精致黑色纹理的可爱无袖短裙,同时配上了长长的白手套和黑色裤袜以及高跟鞋,乍一看好像要去参加宴会的大姐一般。

    不过这比起黑saber慢了不止一点啊,严重怀疑战斗之前会不会有人给她时间变身。

    “好可爱~”爱丽丝菲尔近水楼台先得月地抱了过去。

    切嗣原本好像想什么,但既然太太都发话了,他只能把观感吞回去。

    “master,白色的我可能实力不足,”黑saber没有去看太太和白saber的互动,而是对切嗣着:“她的宝具不是‘誓约与胜利之剑’,而是那把石中剑‘必胜黄金之剑’。”

    “差别?”切嗣皱起了眉毛。

    “那把剑只是为了选定王者而铸,象征意义大过其作为宝具的能力,”saber·alter道:“当我使用了超出它容纳范围的能力后,它便折断了。”

    虽然历史上是她砍杀了原本立誓不伤害的某个骑士才断的,不过型月世界的所谓历史听听就得了。

    “换言之,她的实力大约是全盛姿态的我的五、六成”黑saber做出总结:“对阵无名卒还好,但仅凭她自己恐怕无法应付那些传中的英雄。”

    “那么,林好,明的行动,你和爱丽一起去。”切嗣转头看我:“就算你不愿意召唤caster,但如果遭遇危险的话她总会帮你的。”

    是啊是啊,caster本人就在这里哦。

    ‘不过竟然是三重陷阱啊,这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英灵攻过来,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如果assassin全面出击呢?】

    你这个乌鸦嘴快闭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