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十七章 长江骑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七章 长江骑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我在等待开(gao)战(shi)。

    224:36:48

    雨生龙之介已经很久没有见过caster了。

    虽然以从远坂时臣那里学到的知识来,她应该是自己的servant才对,但那些知识可没法明为什么一个servant可以提前五年出现,并令一个普通人拥有魔术回路并自发掌握不成系统的魔术。

    更加无法解释她那周身环绕的,简直是把地球反复摧毁了数百遍才可能产生的,数量惊人的死亡之涡是怎么来的。

    自她赐予自己“魔术”的能力,并制造机会让龙之介向远坂时臣拜师之后,就不再穿那套应该是“宝具”的服饰了,日常服以搭配紫色西服的白色连衣裙最为常见。

    哦,这是他终于通过魔术手段屏蔽了自己对于死亡的敏锐感知之后才看到的,因为她身上缠绕的“死亡漩涡”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如果不屏蔽掉的话,自己早晚会因此疯掉。

    偶尔和自己碰面时,caster也不要求他做什么,大部分时间基本都是在毫无实感地对他讲述这次圣杯战争各个参与者和他们所召唤英灵的事情,间或夹杂着奇怪的评论。

    那些参战人员的情报,目前为止基本都正确,比如严肃无趣的琦礼师弟,总是保持优雅的时臣老师,化身无数的assassin,以及高傲无比但总是犯二的最古之王——哦,还没见过他犯二。

    她提过自己的愿望是让这场圣杯战争中没有任何人会死,这话由简直是死亡本身的她出来……虽然可信,但果然很奇怪。

    双方彻底断了联系是一年前的事情,当时caster好像占据艾因兹贝伦的城堡住了一段时间,结果惊动主人提前来到冬木,

    于是离开并占领了一家医院做工房?……这种因果关系太深奥他没想明白。

    之后出现了一个叫林好的c国女孩,入住冬木综合医院后把各种疾病都转移到自己身上,然后使用魔术手段治愈,原因同样想不透。

    不过倒是可以确定,她是caster出于某种目的专门弄出来的,因为自己把她的资料递到言峰师弟手上后他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危险,或者用caster的话来,是感受到了“愉悦”。

    之前召唤berserker时,龙之介清楚地感觉到,某种试图将master召唤过来的力量碰触到了那熟悉的死亡漩涡后,被“杀死”了,连带着令远坂家下方这个冬木市第二丰沛的灵脉直接干涸,最后时臣老师做出了“召唤最古之王时的消耗太大”的结论,等待两后的今,灵脉重新盈满时再次进行召唤。

    这样一来,caster一定也察觉到了,所以今的召唤不会有任何问题。

    同样的,即使她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只要自己把在这次圣杯战争中所有行动的目的定为“避免任何master死亡”,那么就一定能帮上忙。

    雨生龙之介这么想着,向由宝石溶液勾画的召唤阵伸出手。

    “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侍奉吾身。”

    “汝即囚于狂乱之槛者,而吾即手握锁链之人——”

    ————

    远坂时臣和带着assassin的言峰绮礼在召唤阵的侧面观看仪式,但不清楚那位“最古之王”是否也在。

    由于吉尔伽美什的职阶就是gilgamesh,所以他有权获得任何他想要的职阶能力,目前能猜出来的有四项,

    首先就是【单独行动】,看上去等级非常高,因为他自从被召唤出来后就直接断掉了时臣的魔力连接,只要他自己不现身,根本无法知道他在哪里,

    其次是类似于“未经允许不得直视王的容貌”这样的能力,除了刚刚召唤出来时不心看到了一排a、b和ex交替的数值,之后完全无法得知他的具体能力,

    再次是【骑乘】,龙之介和绮礼曾数次看到过吉尔伽美什熟练地驾驶摩托车——一台不知道从哪里获得,金光闪闪的摩托车。

    最后最重要的是【对魔力】,时臣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他想用令咒来扭曲那位最古之王的意志,至少需要两条令咒,之后还得再用一条以避免恼怒的王者杀掉自己。

    这是彻底赔本的买卖,如果不是情非得已的话最好避免那么做。

    比起那个令自己不得不执臣子之礼且不受控制的最古之王,时臣觉得二弟子所召唤的assassin近乎完美,虽然这个表面人格不能话,但对她下命令之后,她会具现出一个其他人格的化身去完成,最多可以出现79个化身,且可以对这些化身直接下达新的命令,意即,此时绮礼有79个assassin可以支配。

    而且,那些化身也并非千人一面,能力以及个性都不尽相同,甚至有某些可以在特定属性上超过普通英灵的存在,这也应对了她的“百貌”之名。

    经过询问琦礼得知,如果身为表面人格的哈桑女孩被消灭,即使那时其他79个assassin都存活,也会直接消失,所以这个被自家大弟子取名“艾米尔”的姑娘得被好好保护才行。

    在对手的情报大致清楚了的情况下,时臣来观看召唤仪式,是因为在这个最后的servant被召唤后,圣杯战争就会正式开始,他得根据这个berserker的能力和宝具来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自抑止之轮而来——平的守护者啊——”雨生龙之介念出了最后的召唤咒文,

    轰轰轰——

    与assassin和gilgamesh反应都不同,构成召唤阵的那些原本晶莹剔透的透明宝石溶液瞬间变成了血红色,散发出可怖的暗红光芒,而且四周开始出现浓郁的黑雾向召唤阵中心聚集而来,并逐渐形成黑色的旋风。

    在大家略显戒备的注视中,那不断回旋升腾的黑**力渐渐凝固,化成一道只能用“影子”来形容的高大身姿。

    他的铠甲吸收着周围的光芒,呈现出如地狱一般的极端黑色,没有精致的装饰,没有磨得发亮的色彩,整体甚至仍在向外散发出不详的黑雾,他的整张脸被头盔所覆盖,在头盔前部那条细夹缝中.透出如同木炭快要燃尽般的可怖暗红。

    比起那个已经被吓得躲在绮礼身后的女孩,这样充满了戾气和仇恨的身影才更像是assassin。

    狂化咒文可没有如此改变英灵气场的能力,多半,他是个原本就充满了怨气的传人物,时臣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向龙之介做出指示:“订立契约,询问他的真名,保有技能和宝具。”

    “啊——撒——!”黑色骑士发出了完全不像人类的嘶吼。

    “嗯,没错,我就是你的master,我叫雨生龙之介。”优秀的弟子完全不受影响地进行交流。

    “……唔……啊”黑色骑士继续意味不明地嘶吼。

    “哦,所有属性均为a,除了魔力为b,你继续。”龙之介观察着他,如同听懂了般地应合着,

    “啊!哦!啊!”黑色骑士的吼声忽然尖锐起来:“咕!嘎嘎嘎嘎——”

    “你叫兰斯洛特?首席圆桌骑士?为了向已经出现在此次战争中的亚瑟王挑战并被杀死而现界?我你这想法不行啊。一点都不cool。”龙之介上手去拍黑骑士的肩膀。

    “不,等等,龙之介,他刚刚好像提到了亚瑟王?你再问问。”远坂时臣连忙出言打断。

    “啊——!撒——!”berserker的巨大声音震得工房四壁嗡嗡作响。

    “是是,我知道了,你先消失!”龙之介捂着耳朵,命令他的servant灵体化。

    “抱歉,老师,我先和他交流一会。”berserker化为一阵黑烟消失之后,雨生龙之介松了口气般就近找了个椅子坐下。

    “哼,原来是头狂犬。”

    辉煌的金色身影出现在时臣身边,他立刻转身低头鞠躬:“欢迎回来,吾王,您对臣下为您召集的部下是否满意?”

    “完全没有资格被本王直接下令。”

    吉尔伽美什锐利的红色眼眸扫了一眼躲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的雨生龙之介和躲在言峰绮礼身后的assassin,让姑娘几乎吓得要跌倒。

    “不过,可以在宫殿外作为猎犬和猎人自行为本王清除害兽。”

    “如您所愿,吾王。”时臣继续保持鞠躬的动作:“臣下一定不会允许宵随意打扰您的兴致。”

    吉尔伽美什没有回答,转身化为一阵金色流光消失。

    “啊,老师,berserker他是因为感到亚瑟王已经被召唤才现界来此的,但不知道是谁和在哪召唤的。”雨生龙之介似乎交流完毕,抬头道。

    “毫无疑问是saber,”时臣点点头,看向艾因兹贝伦城堡的方向:“那么,他的宝具和技能?”

    “是的,老师,他除了本身携带那柄传中的a级宝具剑之外,还有两个很有趣的宝具,”雨生龙之介道:“一个是可以把拿到的任何具有‘武器’概念的东西变成宝具的能力,这个能力也让他可以夺取别人的宝具,另一个是隐藏自己真实数值的能力,这个能力还能让他进行外貌的伪装。组合起来的话,他就可以抢了别人的宝具之后直接变成对方,除了对方的master之外谁也看不出来。”

    似乎……在某些情况下有用,甚至可以成为翻盘的胜负手,时臣点点头,示意弟子继续。

    “嗯,还有战斗续行,另外一个不知道怎么解释,是必须在荣耀的战斗中才能生效,使幸运大幅提升的技能,是不是不能偷袭?”龙之介挠着头。

    “很好……”远坂时臣对自己两个弟子召唤出来的servant十分满意,有如此强力的英灵在手,可能根本不用那位王者出手就能赢得这场战争。

    离根源又近了一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