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十三章 结盟意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三章 结盟意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我被切嗣抓走了……

    285:16:32

    卫宫切嗣手上有久宇舞弥为他收集的三份材料。

    其一,关于一个名为“林好”的c国女子,她出身于那边的魔术师家族,或者按当地的法叫做修真世家,原本资极好,但因为一次魔术事故而瘫痪在床,脖子以下完全没有了知觉,经过长期治疗,手臂恢复了行动能力并能使用魔术,但家族已经放弃了对她的培养,三年前来到日本某著名医学院进一步的治疗,从该医学院的记录来看并她仍在接受治疗而没有离开。

    其二,是在冬木综合医院住院的同样叫做林好而且容貌完全一样的少女,一年前入院,症状是腰部以下的瘫痪,身边跟随有照顾她起居的女仆一名,三前,监视此地的使魔拍下了她乘坐轮椅独自在台绘制法阵的照片、法阵发光的照片、以及之前并不在台的女仆推着她的轮椅离开台的照片。这份材料还附带了这名女仆背影照片和之前入侵艾因兹贝伦别馆女性模糊形象的相似性对比。

    其三,是冬木综合医院一年来的病历,从这些记录来看,林好不但瘫痪没有好转,反而大病病不断,初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但纵向比较的话,会发现一个惊悚的事实:每次她“生病”,该医院就会有一例同样病症的患者痊愈出院,其中甚至有几种是以冬木的医疗条件绝无可能治愈的疾病,后续的跟踪调查显示这些痊愈的患者在出院后均十分健康,某些很容易复发的疾病也并未复发过。

    “我曾试图让使魔飞进去寻找目标,但它们一进入医院范围就失去控制,做出野生蝙蝠般的行为,碰运气离开医院范围后才恢复正常。”久宇舞弥见切嗣望着医院大楼似乎若有所思,于是靠近一步进行补充明。

    “走。”卫宫切嗣没有对此做出回应,把资料收起后径直走向医院大门,虽然踏入一个caster的阵地是不理智的行为,但从不怀疑他的短发女子立刻迈步跟上。

    整个医院充满着自行运作和条件触发的魔术术式,不但在外部完全无法发现,即使在内部,没有预先确定它们一定存在并进行针对性检查的话也会漏看,毫无疑问,这座医院已经被caster以【阵地作成】职阶能力改造成了优秀的魔术工房。

    但这个工房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攻击型术式,让切嗣原本设置好的防御术式无功而返,唯一可以勉强称得上的,是在有人询问关于401病室的情况之后,令此人忘记答案并且打消再次询问的意愿,切嗣发现了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魔术陷阱后,直接确定了林好的病房位置。

    “怎么了?”听到舞弥发出疑惑的声音时,卫宫切嗣才发现自己站在电梯前发呆而完全没有去按钮来呼唤电梯。

    “我在犹豫。”魔术师杀手承认自己此前对这名master的判断出了错:“那个在听到你报告‘发现了caster的master’时产生的决定可能已经无法执行了。”

    趁caster将自己的master放在自以为安全的魔术工房内部的时候,进行突入并夺取其master的令咒或者直接令其出局。

    原本是这样,但目前来事情已经超出了掌控。

    卫宫切嗣打算向圣杯许的愿望是“拯救世界”,他是个温柔的人,因为太过于温柔了,结果变得无法原谅这个世界的残酷,所以除了以杀止杀,以人命的数量来评判哪方更值得拯救外不知道任何实现这个愿望的办法,只好寄希望于能产生奇迹的圣杯。

    而现在,有人如同大声嘲笑他一样展示了另一条路——把世间所有需要拯救的悲伤、不幸、痛苦、绝望、悔恨,都背负到自己身上来,真正的拯救世界,并且只有一个人牺牲,要做到这种背负,正需要奇迹的力量。

    “如果你们的愿望是相同的,不如和她结盟?”久宇舞弥虽然理解切嗣的愿望,并愿意支持他,但并不会如他那样狂热,她所有的行动只是为了达成切嗣本人的意愿,此时已经冷静地做出了分析。

    “我需要和她谈谈。”或许那名少女根本不知道她这种行为的终极意义,只是想救助别人,但因为魔术不方便展示在世人面前,于是单纯地借用caster的力量转移别人的病痛给自己,然后再偷偷治愈而已。

    401病房内,悄无声息走进房间的卫宫切嗣仔细检查了房间确定这里并没有魔术陷阱后,才朝病床走过去,而舞弥则在门口警戒。

    那名叫做林好的少女正在病床上沉睡,虽然病历卡上写的是22岁,但那宽大的病号服令瘦的她看上去更像是15、6岁。

    和照片资料相比,她原本红润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带着婴儿肥的圆脸也瘦出了尖尖的下巴,淡淡的细眉似乎因为不适而垮着,散乱的齐耳短发略显枯黄。

    “嗯……”少女的睡眠很浅,切嗣刚刚走到床前她就被惊醒了,张开眼睛望向面前的高大黑衣男子,漆黑完全不反光的眸子中还有不甚清醒的迷离与疑惑。

    刷,切嗣掏出枪来抵住她的眉心。

    少女的瞳孔微微张大,目光从切嗣和舞弥身上扫过,然后做出一副早知如此和无可奈何的表情重新闭上了眼睛。

    “你可以召唤caster来救你,林好姐。”切嗣指指她有着鲜红印记的右手手背,虽然那四个圆环互相嵌套的奇异图案和生化警告标志一模一样,但泛起的魔力波动毫无疑问证明着它是令咒。

    “不要。”少女的声线有些低,而且带着病痛引起的嘶哑,以及决绝。

    嗡——

    “许多预设的魔术式启动了,”虽然舞弥的魔术造诣不高,但判断出这种正大光明产生效果的术式还是办得到的:“但魔力波动都来自其它病房。”

    虽然舞弥无法判断效果,但切嗣不一样,这种转移魔术……认为自己要杀她所以干脆先把别人的病都治好吗?

    “你想死吗?!”作为魔术师杀手,挥手间打断这种直来直去的预设魔术简直轻而易举,但卫宫切嗣还是对那瞬间触发的术式数量感到心悸,那根本是要把整个医院乃至医院周边所有病患的症状转移过来的庞大规模。

    caster竟然会愿意帮她的master做出这种毫无益处的工房和术式?

    林好张开一只眼,瞄了下仍指在自己额头上的枪口,重新闭上。

    这是“明明是你要杀我”“我才不要和你话”的意思?

    切嗣还没来得及生气就笑了:“舞弥,去把车开过来。”“是。”

    在身穿病号服的少女惊恐的目光中,这个高大的黑衣男子在他的黑衣女同伴离开后把她用床单一裹就抱了起来,然后径直向外面走去。

    只有手臂能动的林好用无力的拳头敲打他。

    “要么你把caster召回来,要么我把你带走。”卫宫切嗣脚下不停地道。

    少女愣了愣,转而去抓他的头发,这次被箍住了双手,

    之后她不停挣扎,甚至用了些魔术,但都被身经百战的切嗣一一化解。

    最后她因为贫血和眩晕闹不动了才蔫下去,被塞进舞弥开来的的轿车并很快带走。

    医院方面的医生和病患在切嗣暗示魔术的影响下全程没发现哪里不对。

    274:35:56

    艾因兹贝伦别馆客房,爱丽丝菲尔正在照看被切嗣带回来的少女。

    虽然这名叫做林好的少女作为master应该是这次圣杯战争中的敌人,但阅读了切嗣转过来的资料之后,她已经完全把少女当做自己人了。

    又一次去尝试抚平少女即使在睡梦中也皱起的眉头时,她睫毛颤了颤,随即张开眼睛。

    “啊,好你醒啦,”爱丽丝菲尔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身体不好就不要勉强自己使用那种魔术哦。”

    “请问您是……”林好眨着眼环视四周,似乎对自己被抓走却完全没有受到限制而感到惊讶。

    “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关于我们的身份,caster已经告诉过你了?”爱丽丝菲尔语气温柔地问道。

    caster职介在收集情报方面的能力甚至比assassin还要优秀,想必那些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master们的资料已经被这孩子知道了。

    “嗯……我叫‘林好’”少女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令咒,松了口气般回答。

    看来她很在意自己的servent呢,但并不是作为圣杯战争的战力,看起来更像是朋友或者家人?看出这一点的爱丽丝菲尔笑得更加温柔了。

    “您……呜!”

    林好支起手臂似乎想坐起来回话,但忽然变得如同断线木偶一样向床底下载去,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但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

    “好,你现在还不能起来,”太太连忙扶住差点栽下床的少女:“你的魔术回路因为魔力消耗过大还处于枯竭状态呢。”

    据切嗣,昨这孩子似乎被他吓到,贸然启动了只有caster或者极高水准魔术师才能启动的术式,结果让她本来就不好的身体情况愈发严重。

    “您应该知道……我是caster的master?我们是敌人哦?”林好似乎想使力但失败了,无奈之下任由爱丽丝菲尔扶着她重新躺好。

    “知道哦~不过好是个好孩子,所以没关系的哟~”爱丽斯菲尔一边对她微笑一边伸手摸头。

    林好一副十分不赞同但无话可的模样。

    “我……”她似乎终于想到要什么,但刚刚开口,眼睛就忽然失去了神采,呼吸骤停,手臂也软软地垂了下去。

    “好?!”爱丽丝菲尔吓了一跳,连忙对忽然昏迷的少女使用治疗魔术。

    因为并非受伤而是疾病发作,尤其是一些原本不可能并发的疾病一起,治疗魔术的效果非常有限,爱丽丝菲尔额前出现一层细汗之后林好才恢复了呼吸。

    “抱歉好……我的治疗魔术只能治愈‘外来’的伤害和疾病……”爱丽丝菲尔收起手上的魔术光芒,带着点歉意道。

    不止是她的痼疾瘫痪,再加上不知道如何转移到她身上的各种疾病,虽然其中很多都已经痊愈,但造成的伤害仍然留下了痕迹,这次虽然治好了刚刚发作的“休克”,但另一个疾病反而严重了。

    用伊莉雅喜欢玩的掌机游戏的术语来,爱丽丝菲尔的治疗是“补充hp”的话,林好现在的状态就是“削减hp上限”,专业完全不对口。

    “把我送回医院……那里有caster的……”恢复了意识的林好虚弱地着。

    “不行啊,caster的工房已经被没有了,在你昏迷的时候……”

    “什么!那个家伙——把医院炸掉了吗!……咳咳咳咳!”

    少女忽然猛烈挣扎着想起来,结果引发了剧烈的咳嗽,最后嘴角溢出鲜血,一头栽回去彻底昏迷过去。

    “好!!”

    274:04:11

    “看来我被讨厌的很彻底,不管是caster,还是她的master。”

    卫宫切嗣正在检查描绘在礼拜堂地板上魔术阵的完成情况,听完爱丽丝菲尔的转述之后,他露出了自嘲的表情。

    “caster在情报收集方面有优势,可能已经知道你过往的事迹了,那孩子刚刚成为master,就听要和一个号称‘魔术师杀手’的人战斗,会害怕也是当然的。”爱丽丝菲尔由于之前耗费了不少魔力来治疗林好,此时的语气有些虚弱。

    “她出身于c国的魔术师家族,即使由于疾病没有获得教育,也一定听过不少魔术师界的逸闻,”切嗣一边仔细检查用水银描绘的图案有没有歪扭和斑驳的地方,一边分析道:“这明她所在的国家,也有和我行径相似的家伙存在,因为我可以保证,自己从未没有做出过‘炸掉一家医院’这样的事情——明明只是解除了所有魔术术式而已。”

    “但切嗣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爱丽丝菲尔走近自己的丈夫身边,用自豪的语气着:“创造一个再也不需要她去背负别人悲伤的世界,这不正是你梦中的理想吗?那孩子一定会理解你的。”

    “现在的我,没有资格要求她理解。”确认了魔术阵的情况很好后,切嗣摇摇头头站起身:“我因为不知道如何拯救世界而去向圣杯祈求这样的奇迹,而她坚信自己拯救世界的方式正确而向圣杯许愿让它实现,如果这是一场比赛,我还在半程,她却即将到达终点。”

    听到这近乎认输的宣言,爱丽丝菲尔反而笑了。

    “可你并没有停下脚步呀。”她挽住切嗣的手臂:“即使你承认了那孩子‘拯救世界’方式的正确,但仍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不是吗?”

    “……”切嗣沉默。

    这个世界上能够理解卫宫切嗣的,从来就只有爱丽丝菲尔一个人,即使是形同师徒,并肩作战多年的久宇舞弥,也只是无条件的支持他的行为而已,但爱丽丝菲尔却理解并接受了他的一切,正如此刻,连切嗣自己都有所动摇的时候,她却看清了他的内心。

    “虽然切嗣你会把人命数量作为‘谁更值得拯救’的平指针,但那是没有‘奇迹’出现时的权宜之计,你真正想要的,是没有‘任何人’为此牺牲的世界,这个‘任何人’就包括了那孩子呢,你的愿望比她要多一个人哦。”切嗣看到爱丽丝菲尔眼中的笑意更加明显,似乎在为能对自己教感到开心。

    “竟然被教了,真是狼狈啊……”卫宫切嗣把目光转向放在祭坛上的圣遗物,那是一支黄金质地,装饰着耀眼的蓝色珐琅,中间刻印着失传已久的妖精文字,如同艺术品一般的剑鞘:“多谢你,爱丽,我已经想到应该如何与那位‘骑士王’相处了,虽然可能会让那个叫‘林好’的女孩更加讨厌我。”

    “不会的~”爱丽丝菲尔摇着头:“好是个好孩子呢。”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