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十一章 主任驾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一章 主任驾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我正忙着进行阵地作成,好像谁来冬木了?

    374:44:23

    没有人了解韦伯·维尔维特的才能,他的家族作为魔术师的血统才刚刚传到第三代,即使他没有名师全靠自学考入了时钟塔,在至少六代起步的时钟塔学生中也毫不起眼,讲师同僚们偶尔提起他也只会“那个运气好的子”而已,因为在魔术世界里的优劣是根据出身事先就已经被决定好了的,所以没有人对他有所期待。

    但他的讲师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并不这么认为。

    肯尼斯本身是延续了九代的名门阿其波卢德家的嫡子,不只继承了代代相传的魔术成果的刻印,他自身也拥有与之相称的世间少见的才华,即使在时钟塔那数目繁多,成绩显著的研究成果之中,若提到以破竹之势位列前茅的“著名的罗德·艾尔梅洛伊”也是令任何人都点头称赞的。

    但是总是被交口称赞,一直集他人的羡慕与嫉妒于一身的肯尼斯却没有—点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听听他们夸赞最多的是什么,“不愧是名门阿其波卢德的长子。”“九代相传的世家果然非同凡响。”“血统高贵的才。”

    为什么不夸他丰富的魔术经验?为什么不赞扬他对魔术的深刻理解?为什么不惊叹他施放魔术时精妙的手法?

    肯尼斯曾经在某个魔术比赛中把几个传承了十代十一代的世家继承人彻底碾压而取胜,但那些家伙只是轻飘飘地夸了他两句“才”就去恭维失败者家系的历史悠久了,那是他头一次发现自己对名门和血统论如此厌恶。

    虽然厌恶、想要打破这种观念,但因为身份的缘故无法做到,就好像无论一个富翁的儿子成功之后如何大声疾呼请关注他本身的努力和才华,大家也只会象征性地附和两句,转身就去分析他父亲的财产和人脉对他创业起了多大作用一样。

    于是他努力成为了时钟塔讲师,并与学部长的女儿订下婚约,只要在时钟塔的地位足够高,他想整那些血统论者还不是轻而易举?而且绝不会有人能猜到他是因为别人不关注他的努力和才华而打击报复。

    这时韦伯·维尔维特进入了他的视线,虽然出身于一个只传承了三代的家族,但在肯尼斯的眼中,这个外表如同女孩一样娇可爱的少年的魔术造诣已经超过了那些有着五六代传承的废物,他可以是自己某种程度上的替身,因此暗地里一直对他进行照顾,肯尼斯已经决定,如果有一他能以三代传承的身份达到九,不,哪怕是八代的高度,就无视所有阻拦收他为亲传弟子。

    但这个预定的好弟子却偷了他参加某个魔术比赛的“入场券”跑掉了。

    肯尼斯一边反省自己是不是对韦伯太好了一边阻止时钟塔派出追捕人员,同时还得准备新的名为圣遗物的“入场券”。

    “我也要去参加,那个叫做‘圣杯战争’的魔术比赛。”一个高傲而不容置疑的声音于正在挑选圣遗物的肯尼斯身后响起。

    那是一位长着好似燃烧的烈火一样的齐腰红发、感性而高贵的千金姐,但充满严厉的目光中所散发出来的威严气质却好似凛冽的冰雪女王一般。

    索拉·娜泽莱·索菲亚莉,是肯尼斯的恩师——降灵学科长索菲亚莉学部长的女儿,也是肯尼斯的未婚妻。

    她具备稀有的土、火双属性,虽然没有继承家族的魔术刻印,但魔术回路同样很多,再加上从就受到魔术的熏陶,如果没有和肯尼斯订婚,去做一个新生魔术师家族的家主完全不成问题。

    “啊……当然,好的。”肯尼斯的目光迷离了一瞬间,立刻点头同意。

    这并不是魅惑的魔术,而是然的吸引,身负风、水双属性的肯尼斯无法拒绝魔术属性和自己完全互补的未婚妻的任何要求,他第一次见到索拉是在她十八岁的生日宴会上,因为一见钟情而当场求婚这件事已经被她嘲笑了好几年。

    “我的魔术回路数量和你差不多,如果仅仅是为叫做‘英灵’的使魔供魔的话,可以由我来代替,而令咒还是由你保管,”女王大人如此道:“这种事,你当然可以办到。”

    “虽然那不是普通使魔……你高兴就好,”肯尼斯摇摇头甩掉给未婚妻解释何为英灵的想法:“那么,应该选择什么圣遗物……”

    “作为时钟塔最优秀的讲师,当然要召唤最强的职阶!”索拉颇有气势地上前两步,抄起装有一只断剑剑柄的圣遗物盒子:“这应该是传中亚瑟王因为斩杀了骑士而折断的‘石中剑’,就用它召唤出saber将那农村的三家土著和其他的杂鱼全部扫平并获得胜利!”

    虽然感觉有很多地方都不对,但肯尼斯还是乖乖地点了头。

    328:21:19

    远坂家的地下工房中,言峰绮礼正准备召唤assassin。

    assassin和berserker是圣杯战争中可以由召唤者通过增加召唤咒语而指定的职阶,远坂时臣认为assassin【气息遮断】的职阶能力对于master的威胁太大,在已经聚集了三名master的情况下不如直接将其纳入掌中,在另外两名servant进攻时可以作为奇兵。

    另外,对于雨生龙之介召唤berserker的理由,却是他自己主动提出的:

    “我因为刚刚学习魔术不久而无法在战斗中活用,但为因狂化而只需求更多魔力就能提供强大战力的berserker供能则完全没有问题。”

    “绮礼做过很长时间的代行者,与魔术师作战的经验也更加丰富,由你来指挥战略性最高的assassin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berserker的行动,战斗时请老师和绮礼全权指挥,我可以完全确保魔力供应!”

    远坂时臣自然对此大加赞赏,但言峰绮礼总觉得不正常,按照他的经验,以这位“师兄”的年龄,应该正处在急于表现“自己”的阶段,但他时时刻刻表现出来的,都是哪怕要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顺应“别人”希望的异常状态,他仿佛是一个舞台上的演员,正在向不知何处的观众努力表达这个“角色”是个“好人”。

    不过,虽然他各种“不正常”,但自己也好不到哪去,结果产生了某种微妙的惺惺相惜,所以在确认他不会对远坂家不利之后,绮礼就不再过于关注他那些奇怪的言行了。

    “绮礼,召唤阵我帮你画好了,检查一下?”雨生龙之介提着颜料桶站在法阵边上呼喊着。

    “多谢。”言峰绮礼微微点头,走上前去。

    因为实际召唤servant的不是魔术师的力量,而是圣杯的力量,所以只要绘出法阵的材料能够使魔力流通,master的作用不过是成为联系英灵和这边世界的纽带,然后提供给对方在这个世界实体化的魔力而已。

    他原本想使用混入自己血液的水银,但雨生龙之介听之后就自告奋勇跑去准备“更适合的材料”,最终拿来的是混入了紫阳花花瓣和红色颜料的怪异溶液,当时他已经抽出了黑键,但被父亲和老师一起阻止了。

    “很好。”言峰绮礼检查完法阵之后点头,然后看着这个有点心虚的师兄:“我不希望有下次。”

    “抱歉,只是因为不心听到了令尊和老师的谈话,稍微……”龙之介带着讨好的笑容后退远离了法阵。

    言峰绮礼沉默地站了起来,向法阵上方伸出右手,低沉的嗓音响起。

    “盈满盈满盈满盈满盈满,循环往复,次数为五,”

    “然盈满之时亦是破弃之机。”

    【你是……】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爱着我的】

    “应圣杯之召唤,若愿顺此意志,从其道理,即刻回应!”

    言峰绮礼以钢铁般的意志无视了浮现在脑海中的话和身上传来的痛楚,继续念出咒语,

    画在地面上的法阵开始散发出明亮耀眼的光芒。

    “在此起誓。”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吾乃实现世上一切恶意之人。”

    “汝身缠三大言灵之七,自抑止之轮来而来——”

    【你是……爱着我的】

    “——assassin!”

    地下工房在下个瞬间变得一片漆黑,就像原本用于照明的灯具也完全不存在般,毫无疑问,有什么“存在”出现了,就在那法阵的正中,但在场的两名魔术师什么也感觉不到,出于谨慎而没有进一步动作。

    “绮礼?”黑暗中传来雨生龙之介的声音。

    “成功了,我感到魔力的连接。”言峰绮礼看着法阵的方向道,“但完全察觉不到他的位置。”

    黑暗开始褪去,地下工房逐渐亮起,法阵中心的景象也映入两个魔术师的眼中。

    “她是……”

    “……assassin?”

    一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身穿深蓝和黑色相间的束身服,有着棕色皮肤和暗红色短发的女孩正满脸茫然地跌坐在那里,

    唯一可能和assassin有关的物件,是她斜戴在额头一侧,比起骷髅更像猫多一点的银色面具。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