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八章 秉持优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章 秉持优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把雨生龙之介丢给远坂时臣了。

    25795:03:24

    远坂葵,远坂时臣的夫人,是一位外表古风,内心温柔,非常有大和抚子气质的女性,即使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也会让看到的人感觉“家教良好的大姐出嫁之后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她出生于数代前有祖先是魔术师的禅城家,虽然没有继承到魔术才能,却也对魔术师究竟是什么样子十分清楚,在接受远坂时臣的求婚时,就已经做好了一切以远坂家的利益为主的处事准备,但在内心深处,她仍然希望获得不受魔术因素影响的普通家庭的幸福。

    目前来,会影响这份幸福的因素已经出现了,她的两个女儿,远坂凛和远坂樱,全都拥有极为出色的魔术才能,但远坂家的魔术刻印却只能传给其中一人,另外那个便相当于稚子抱金于闹市……她摇摇头不愿意再想下去。

    “我警告你,龙之介!离我妹妹远点!”

    “好好……我不过去,你们不要离喷泉太近啊。”

    “哼!不要你管!”

    午后公园的喷泉广场,梳着两条双马尾的女孩将自己短发妹妹挡在身后,并大声指责明显在照顾她们的青年,这幅画面让看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那个,凛,雨生先生他……”

    “樱你不要被龙之介这张脸骗了!他肯定不是个好人!”

    短发的女孩看起来有些害羞,她似乎想为那青年分辨两句,被姐姐反驳之后就眨眨眼不再话了,只用抱歉的目光看着黄头发青年。

    如果是一年前,远坂葵不定还会过去阻止,并让女儿向这位时臣的弟子道歉,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走开啦!你这个黄毛!”

    “这是夫人烤的饼干哦,樱要不要吃?”

    “嗯,要。”

    “樱你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

    雨生龙之介,这位冬木土生土长的青年阅读先祖留下的古书时意外觉醒了自己的魔术血脉,因无法控制自己的魔力而向冬木的管理者远坂家求助,在经过对他彻底的调查之后,时臣将他收为弟子。

    这位青年热情、开朗,乐于助人,不怕吃苦,学习努力,工作认真,和他打过交道的人全都给与了相当正面的评价,魔术才能也获得了远坂时臣的称赞,只有凛,坚定不移地认为他是个坏蛋,以至于葵开始怀疑自己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雁夜。”

    远坂葵放下手里的书,对出现在面前的青梅竹马露出一个微笑,间桐雁夜还是不怎么会打理自己,头发有点乱,衣服也比较落伍,但整体上干净,精神看起来也很好。

    虽然他在十年前因为不愿意继承间桐家而离家出走,并在外地找到了一份报社记者的工作,但仍会时不时地回来看望自己和女儿们,凛虽然指责过他长得丑,却也不怎么排斥。

    “龙之介那子,还和凛不对付吗?”闲聊了两句,间桐雁夜看向那边正在嫌弃青年头发颜色的姑娘。

    “可能就像你的那样,水属性和火属性总是合不来。”葵微笑着道:“就如同你总是看不惯时臣一样。”

    “呿,作为青梅竹马,我当然得时常给他点压力,他才会好好待你。”雁夜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把头偏到一边道。

    他对自己的那点心思,作为青梅竹马的葵也是很清楚的,但可能是缘分不到,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把雁夜放到“邻家哥哥”以外的位置,既然他打算保持现状,她也不打算揭穿。

    “是雁夜叔叔!”“雁夜叔叔……”

    话间,那边的两个姑娘就已经手拉手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略显无奈的雨生龙之介。

    “给,礼物。”间桐雁夜摸摸她们的脑袋,一人递过去一个红宝石饰品,“去和你们的妈妈玩,我有话要和雨生先生。”

    “你可心点,龙之介是个大骗子!”凛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和樱一起跑到葵的身边叽叽喳喳。

    “是是——”间桐雁夜答应着,向橘色头发的青年走去。

    “你的父亲还没有向老师提出过继要求,老师也没有提过有关魔术刻印继承的事情。”稍微走远了一些,雨生龙之介在间桐雁夜开口之前就道。

    “是吗……那就好。”雁夜舒了口气。

    他之前并没有想到过这件事,直到来看望葵时被这个新觉醒了血脉的魔术师问了许多“不适合向老师问的问题”之后才发现危机。

    等到樱和凛长大,远坂家的魔术刻印会传给谁?这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莫非因为自己主动放弃了家族所以忽视了吗?

    远坂家的刻印只能传给一人,间桐家没有可以继承刻印的人选,两家关系不错,间桐脏砚是个老不死。

    只要老不死提出过继,远坂时臣就一定会答应,除非自己到处去宣扬那家伙活了有500年,要人过继是为自己准备身体。

    事实上他现在的形象确实是自己的父亲——父亲被夺取了身体,而哥哥鹤野那个蠢货完全没有发现,雁夜只好以离家出走的名义逃离。

    “真的不放心家族就回去嘛,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开的。”雨生龙之介开朗地拍着间桐雁夜的肩膀。

    和二十六代之前的先祖那是真没什么好的,雁夜叹气:“总之,如果有那个迹象请立刻联系我。”

    “如果你有解决办法就出来啊,我不定可以帮忙。”开朗青年继续拍肩,雁夜只好苦笑。

    解决办法?当然是以身替之,那个老不死肯定不愿意使用女性的身体,多半会等待被过继的女孩生下下一代,但在那之前会遭遇什么就很难了。

    自己这个被夸赞过好几次“资质不错”的身体,想必可以让那老东西不去提出过继的要求,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雁夜曾经看到一次那个“先祖”真身,那简直……

    而龙之介这子,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夸口的态度真令人火大啊,怪不得凛不喜欢他。

    ……不,等等,莫非凛也想到了继承问题才对龙之介那样的态度?

    “嘶!好烫!”

    下一瞬间,间桐雁夜就没法继续想之前的问题了。

    雨生龙之介拍他肩膀的手背上,出现了三道如同扭曲的闪电一般的奇怪红"se tu"案,

    即使间桐雁夜离家出走没有系统学习过魔术,但令咒是什么样子他还是很清楚的。

    25714:43:29

    “也就是,为了让远坂时臣我得到三人份的令咒并最终获胜,圣杯选中了你们……如何,这样能够明白吗?”

    远坂家当代家主、冬木地区的管理者、如同贵族般时刻保持优雅从容的男人,优秀的魔术师,身着深红色西装且端着红酒酒杯的远坂时臣,简单地向弟子们介绍了圣杯系统后,用充满自信的语气道。

    他原本在意大利和友人就其子获得令咒一事进行合作的商谈,却又收到消息那个自己出于身为冬木最大魔术世家的骄傲而收下的弟子也拥有了参与圣杯战争的资格,这让原本坚定不移追求根源之路的远坂时臣产生了自己不定是被神宠爱着的想法。

    “老师——”雨生龙之介举手提问。

    对于这个在冬木土生土长却意外觉醒魔力血脉的弟子,远坂时臣的观感很复杂,自己的资并非杰出,是靠着非凡的努力才获得父亲的认可并继承家主之位的,而这个名叫雨生龙之介的青年仿佛在展示什么叫做才,刚一觉醒就拥有六十六条魔术回路并能使用简单的不成系统的魔术。

    会引起自己的注意也是因为他用这种粗糙的魔术救下自己遭遇了一起交通意外的妻子,虽然即使他不出手葵也不会有事,但时臣记下了这份人情,彻底调查了他的底细之后,于他上门求教时顺势收为弟子,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十分出色的魔术师。

    因为龙之介的魔术属性是水,作为火属性的他已经无法进一步教授了,原本计划最近写一封介绍信送他去时钟塔,不过现在……

    “有什么问题吗?龙之介。”远坂时臣端着酒杯,摇晃着杯中红酒。

    “我当然愿意帮助老师获得圣杯,但我获得令咒时并不知道有圣杯的存在。”黄色头发的青年毫不犹豫地着:“所以我想我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

    所以你决定在这场战争中和老师站在对立面?如果是几年前的自己,大概真的会把这句话问出来,但因为十分清楚这位弟子有话直的个性,远坂时臣只是抿了口红酒,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我当时正在和间桐雁夜先生谈论间桐家的魔术刻印继承问题,他提到因为自己的哥哥毫无才能而无法继承刻印,我想到了两位姐,然后就获得了令咒。”雨生龙之介一口气把话完,然后闭上了嘴。

    这正是时臣欣赏他的一点,虽然有话直,但确定对方能理解自己的意思之后就不会再多嘴。那么,抛开间桐家那个逃避自己责任的胆鬼,龙之介这番话的意思是?

    哦,刻印,是的,龙之介和自己的两个女儿关系都很好,应该是不愿意她们分开。

    协助老师获得圣杯,帮助老师到达根源,以此为前提让老师不去在意魔术刻印平分后造成的家族影响下降——是这样没错。

    “原来如此,你果然是我的好弟子,你的愿望完全没有问题。”很快想明白来龙去脉的远坂时臣放下酒杯,赞赏地拍了拍雨生龙之介的肩膀:“到达‘根源’,是我远坂一族的唯一夙愿,一旦达成,远坂家的声望将获得史无前例的巨大提升,届时即使只有一半的魔术刻印,也不会有人敢于瞧她们。”

    历史上曾记载过有数人达到过根源之涡的事实,但那些人在到达根源之涡的一瞬间,就抹消了他们这个世界里的存在证据,完全淹没了踪迹,被认为是在也没有回来过,所以在最终胜利并踏上根源之路前,将自己的魔术刻印平分给两个女儿完全可以接受。

    “还有吗?”虽然作为魔术师不应该被自身感情左右,但弟子对自己妻女的关心仍然让远坂时臣感到高兴,所以又问了一遍。

    “还有就是……”青年抓抓自己的脑袋,露出好像大男孩一样的羞赧表情:“我学习魔术还不到一年,驾驭servant的能力一定十分不足,请老师在圣杯战争开始前对我进行更加严格的训练。”

    “没有问题,”时臣更加满意:“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和绮礼一起开始修炼魔术,下一次圣杯战争是三年后,到时你们一定都能成为可以合格地驾驭servant的魔术师。”

    “好的老师,我会努力,”雨生龙之介向远坂时臣鞠躬,然后转向一直站在他身侧而未发一语的黑衣短发青年伸出双手:“请多关照,师弟。”

    “……”被直接从国外带回来的言峰绮礼不适应这热情般地看向时臣,在得到鼓励的目光后才伸手回握:“请多关照,师兄。”

    在战争开始之前就获得了三位英灵的战力,怎么可能会输?

    远坂时臣充满自信地想。

    至于间桐脏砚还没有正式提出,却暗示过几次的过继要求,就让它随风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