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六章 死亡之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章 死亡之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好像蝴蝶了谁。

    69954:32:00

    雨生龙之介的父母是冬木新都的第一批建设者,他们在这个原本只是偏僻渔村的沿海镇要扩建时敏锐地察觉到了机会并果断举家前来。

    事实证明了他们的眼光没有出错,虽然初期很艰难,但在码头以及火车站建好之后,冬木的繁荣度就和它的货物吞吐量一样直线上升,而且即使在新都的繁华已经不输于其他一线城市的时候,市政府仍在雄心勃勃地打算继续将城镇扩大。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经过数年奋斗已经算是冬木骨干人物的雨生夫妻很难闲下来,他们的一双儿女几乎是彼此互相照顾着长大的。

    因为父母教育的缺失,学校的老师也没有帮学生塑造世界观的责任,于是这姐弟俩在看似令人放心的优等生外表下,都有着隐藏的心理问题。

    雨生大河虽然有着相当男子气息的名字,但其实身材娇且有着精致可爱的容貌,和弟弟站在一起的时候往往会被误认为兄妹,她对此十分恼火,经常强令弟弟“蹲着走”。

    雨生龙之介则是个开朗乐观,能洞察别人心情细微之处,不因失败而认输,有著旺盛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好伙子,即使姐姐的无理取闹也总能担待下来。

    但这只是他们的外表。

    雨生龙之介生对于“死”的概念有着超乎寻常的洞察力,在他的眼中,无论行将就木的老人还是即将因为工程而被砍伐的大树全部被漆黑的“死”之旋涡包围着,但这并非预知,因为在目睹一起车祸的时候他发现那名受害者在被撞倒之后才被“旋涡”环绕。

    正因如此,他对所有的恐怖和鬼怪影视嗤之以鼻,“都是假的”他总是这么对被吓到的姐姐。

    雨生大河十分害怕怪谈、妖魔或者幽灵之类的东西,但却总喜欢去听恐怖故事或者观看相关电影,即使十次有九次被吓到发抖也没有放弃,用她的话来“我是在学习如果有一这些东西真的出现了要怎么保护弟弟。”

    抛开弟弟热衷观察死亡以及姐姐喜欢怪谈这种心理问题不提,他们两个本身的问题其实是因为雨生家族有着稀薄的魔术血脉,并且住宅位于一条浅层灵脉上方而觉醒造成的。

    如果没有魔术协会或者教会发现并引导他们,最可能的结局就是姐姐在尝试某个通灵仪式的时候弄假成

    真,弟弟在发现姐姐被“什么”顶替之后动手杀掉——或者被杀,无论如何,剩下的那个都会因为血脉畸形觉醒而成为拥有理智的疯狂杀人鬼。

    69954:32:00

    最近,总是嘲笑姐姐对仪式的狂热是种“病态”的雨生龙之介发现自己也“病”了,他想要看到更多的“死”,并且考虑亲手制造。

    起因是冬木这段时间死亡率忽然低了许多,“死之旋涡”几乎完全看不到了,从未发现看那个竟然会上瘾的雨生龙之介请假前往城郊的工程开发地时却发现因为环保组织的抗议,砍伐森林的行为临时暂停,自然树木的“死”也因此不再出现。

    并不吸烟喝酒的他为此感受到了戒烟戒酒时的焦虑。

    在杀死许多昆虫、毁坏许多花草之后,龙之介以极大的毅力阻止了自己向屠宰场提交实习申请的行为,因为他发现自己选择了错误的方式来缓解焦虑——选择亲自制造“死”的话,最终目标只可能是“人”,所以如果不想成为杀人犯,他必须找到另外的出路。

    龙之介尝试参与了几次姐姐的“仪式”,但发现事态更加严重,大河还当自己只是纯粹喜欢神秘的东西而已,但她那半只脚已经踏进另一个世界的弟弟敏锐地发现,几乎所有仪式中的“安全措施”都被忽略掉了,如果如果仪式真的成功,那参与者基本是死定了。

    所以,她的目的是享受在毫无保障的神秘仪式下随时可能死掉的感觉,换言之,在找死。

    我们姐弟莫非遭到了什么诅咒不成?这样下去早晚自己会亲手——不,绝对不行。

    怀疑自己家族血脉是否有问题的龙之介前往放着许多旧物的地下室翻找线索,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想找到什么。

    《平安百物语》

    这是一本奇迹般保存完好的日式线装古书,而且不是印刷品,应该是个人的手记,里面的日期写着正历二年,再加上满篇几乎没有片假名的汉字,以及文中大量提及的妖怪事迹,以及阴阳师召唤式神的手段来看,应该是距今一千多年的平安时期所写。

    这东西原本应该归类为姐姐喜欢的“奇怪通灵手段”,但龙之介却在书本上看到了不仔细看就几乎察觉不到的“死之旋涡”,一本书要如何死去?莫非这不是姐姐那些闹着玩的仪式而是真货?

    对此十分有兴趣的龙之介试验了文中提及的所有召唤方法,比如画通灵阵、剪纸人或者念诵咒语等等,

    不出意外地全都以失败告终,想想也是当然的,这种如同儿戏般的行为如果真的能召唤出东西来,阴阳师这个职业怎么会消失不见?

    “哈,我就知道不该踏进姐姐的领域。”终于惊觉自己陷入了雨生大河平时对于奇怪仪式的狂热,龙之介摇摇头合上了书:“就试验这最后一个,还不行的话就丢给老虎玩去。”

    最后一个尝试的是某个近代人在批注时提到的,可以召唤出【英灵】的仪式和咒语,因为他的耐心快要耗尽,所以在仪式过程中完全没有认真起来。

    绘制魔法阵他只是随便找了几杯红酒倒了一个圈,召唤咒文也念的乱七八糟,最后向魔法阵输入魔力——嘿,那是什么东西?

    但是成功了。

    有风吹起,一股气流在出现的瞬间就变成激烈的旋风,将整个地下室吹的乱七八糟。

    被随意倒在地上的红酒,不知何时自行流动并组成了以环绕着月亮和太阳图案的五角星为中心的血红魔法阵,且在如此风压之下也没有被吹散开。

    飓风呼啸,隐隐似乎听到有无数个不同的声音正在重复那个咒文,它们杂而不乱,仿佛是无数人在各自不同的时间进行着同样的召唤仪式,而多重咏唱之下咒文的内容反而越发清晰,虽然使用的语言各有不同,但它们表达的意思完全一致。

    【在此起誓】

    狂风减弱,雨生龙之介的视野暗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好像被卡车狠狠碾压过去,又好像骨髓被抽离的痛楚,他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上,但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魔法阵,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吾乃消灭世上一切恶意之人——】

    他忽然有一种坚信不疑的预感,即将出现的不管是什么,都会永久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汝身听吾号令,汝命与吾剑同在——】

    闪电雷鸣,风云卷动,倒在地上的青年眼睛被风压刮得生疼,不得不伸手阻挡,而地板上召唤的图案则开始闪耀出赤红的光芒。

    【平的守护者,自抑止之轮而来!】

    咒文戛然而止,根源和现世连接的通道打开,从犹如实质般喷薄而出的血红光芒之中,出现了一个娇的身影。

    那是一名有着披肩银色长发和赤红眼眸,肌肤雪白、表情冷峻的少女,身上穿着一袭长度到达脚踝、有着宽大袖子的纯白修女服,肩膀披着有搭扣的毛边斗篷,还向前垂下两条绣有金色华丽纹路的玫红缎带,头戴一顶对她来有些大的亮金皇冠。

    以常人的眼光来看,这位少女虽然穿着有些奇怪,但也称得上十分可爱,而在雨生龙之介的眼中……

    ——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少女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他从来没有想到,竟然有一会看到如此众多的死亡之涡,那不计其数的“死”根本不可能是区区事故、战争、灾害能制造的,直觉告诉他,它的规模甚至远远超出了地球最近统计出的总人口数量数百倍。

    龙之介在这一瞬间忽然理解了自己和姐姐的奇异之处——姐弟俩全都拥有存在于世界另一面的才能,但那个隐藏的世界吝啬于敞开大门,以至于他们在这种不知理由的焦虑下做出种种奇特的事情。

    如果自己亲自动手的话,穷尽一生也无法赶上面前这死亡漩涡中哪怕是零头的部分。

    感受着无穷无尽的死亡,哪怕下一瞬间就可能被吞没,他仍然露出了得偿所愿的欢乐表情。

    “试问。”

    少女眨了眨如宝石般璀璨的赤红眼眸,视线转向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目瞪口呆一副蠢样的青年。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