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小胖修仙记事 > 第二百零二章 算了,你走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二章 算了,你走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呼――”

    林小胖躺在柔软的床铺上长长的出了口气,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发出了舒服的咯吱声,不由得感叹一声,还是有床的日子比较舒服啊――

    满足的打了个滚,林小胖舒缓了四肢,就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在秘境里那么长时间,根本就没这个条件,整天提心吊胆的,谁还能指望好好睡上一觉呢?

    回来以后顾泉山他们又实在是太过热情,追着她灌了不少酒,就算这些凡酒对修士根本无用,可是喝的多了,看着这些笑意盈盈的顾家人,也觉得酒不醉人人自醉了。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林小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半响,眼看着林小胖的呼吸逐渐平稳了,大山蹑手蹑脚的走到林小胖脸庞,轻轻的探了一下她的颈脉,发现小胖确实睡熟了之后,悄悄的松了口气。盯着外面的夜空,大山眼中突兀的闪过一丝厉芒,随即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此刻正是夜深时分,整个顾宅万籁俱寂,皎洁的月光洒在静悄悄的别院内,显得分外清寂。

    小心翼翼的避开李青岩的神识范围,大山小小的身子在房顶上跳来跳去,速度奇快,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不过一柱香过后,已经到了荒郊野外,大山终于能看见那一抹淡淡的黑影,发现此处廖无人烟后,索性停了下来,“你到底是谁?深更半夜在顾府外徘徊所为何事?”若不是他模模糊糊感觉到一丝波动,大山还不能确定有人在窥视顾府,不,准确的来说,是在窥视林小胖。

    那人也缓缓停了下来,只不过即便月光如此皎洁,那人所在的地方却是一片阴暗,仿佛连头上的月光都在帮他遮挡一样。

    大山半响都得不到回应,挑了挑眉头,不准备陪这人在荒郊野外的吃土,于是开口,“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那人影动了动,终于转过了身子,不过他此刻好像没有一点要掩饰自己身份的意思,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一张刀削斧刻俊美无涛的脸就这么出现在了大山面前。

    大山微微愣了一下,倒不是觉得这人陌生,只是无端端的觉得这人有些眼熟罢了。可是大山又确定此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由得暗暗警惕。

    “你还记得我吗?”陌生男子,也就是陌源生,面无表情的盯着大山,眼神里没有一丝波动,看大山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在看一个活物。

    “……”

    大山沉吟了许久,他原本还以为这人是在针对林小胖,万万没想到是在针对他。只是在脑子里寻摸了许久,也没想起来这人是谁。但是这人明明看起来十分年轻,可是修为却一点儿都看不通透,谨慎的开口,“敢问你是……”

    “……算了,”陌源生淡淡的开口,他应该知道没有人能记住他的,反正他的本意也不是唤起大山的记忆,因而只是毫不在意的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跟在小胖身边?”

    明明是平平板板的语气,可是却让大山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巨大的压迫力。关键还有他的这句话,什么叫做‘为什么跟在小胖身边?’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好像跟阁下没什么关系吧?”大山打林小胖从混元宗出来时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可不记得林小胖身边有这么一个认识的人!

    陌源生有些语塞,下一刻就回过神来,也不废话,一个欺身就来到了大山旁边,快到大山根本来不及反应,一把捏起了他小小的身子,掌心里发出一抹淡淡的虚幻星光,轻而易举的就突破了这具小身子的识海。只是在准备强行读取大山的记忆时突然愣住了。

    没有!

    竟然是一片空白!

    “嘭!”

    陌源生捂住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掌后退一步,眼中神色莫名,这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妖修竟然有如此能力,待在小胖身边实在是太过危险,必须得除去才行。

    “咳咳!”大山猛然吐出一口鲜血,看向陌源生的表情防备的很,“我似乎并没有得罪阁下,阁下为何要对我用搜魂术?”一个不小心,被施了搜魂术的修士可是会变成痴儿的!无论大山怎么回想,也没想起来与这人有何瓜葛,难道是遇上小胖说过的‘蛇精病’了?!

    陌源生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掌心处的伤口像是时光倒流一样缓缓愈合,那些低落的血滴也一滴滴的倒飞了回去,不过一眨眼时间,伤口就恢复如初。

    这让大山不由得更加忌惮了!

    “你为何要对小胖用‘妄语香’?”陌源生看起来似乎只是好奇一样平平淡淡的问,只是却明目张胆的堵住了大山所有的生路,理所当然的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大山心里微微一动,随即就若无其事的回答,暗地里悄悄的寻着生路。

    “哦?”陌源生困扰的挑了挑眉头,神情纠结的仿佛一个单纯的小孩子一样,“你当真不知道?”妄语香这东西上万年不得一见,唯有海底万丈之渊或有可得,整整三万年才能长上筷子尖儿那么大,炼丹或炼器时刮上那么一点点粉末,就可以提高三成半成功的机会,是所有丹师和炼器师梦寐以求之物。陌源生怎么也想不出来大山为什么要对小胖用这种东西,而且还小心翼翼的控制了用量,对小胖的身子没有一丝影响。

    而且……若不是他得天独厚的条件,还真闻不到那芥子空间里一丝几不可闻的香味。

    想到这里,陌源生毫不犹豫的拿出一个让大山颇觉得有些眼熟的炉子,“你若是再不说的话,我就把你炼成丹药了。”

    大山悚然,这修士神秘强大至极,却又总是在令人恐惧之余透着一股……无知?不过这不是让他这么忌惮的理由,让他心生忌惮的,是那个眼熟的万兽炉以及它旁边那个看起来毫无人气的小娃娃。

    这不是那武英殿里的器灵吗?怎么在会他手上,难道器灵要等得人就是这家伙?而且……怎么它看上去没有一丝神采的样子,难道是被这人磨灭了神志?

    大山心中千丝百转,一瞬间不知道转过了多少念头,拼命找着生路。若是他的本体在这里,哪还需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形势比人强,就算是高傲如他,也得在现实面前低头。

    这边大山心中如火烧火燎般焦急,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反倒是那男修,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愣了一下,慢慢的收起了万兽炉,“算了,你走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