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小胖修仙记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要嫌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要嫌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整个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就在那少女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标志着时辰的梵香飘飘摇摇都落下了最后一点灰烬。

    众人虽然不明白少女说的‘报道’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理解她的意思。此时看着这群同龄人身上染成红褐色的衣服,都沉默了,随即就是一片哗然。这些人身上怎么会有血迹,不就是普普通通都爬个路吗?这不是考验耐力的吗?他们都已经交流过了,无非是道路不同罢了,难道他们与自己的考核不一样?

    罗江盯着为首那个女修,恨得牙齿都咬的咔嚓作响,对上况绫苫阴狠的眼神时顿时一个激灵。心中更是暗恨林小胖,乖乖的去死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跑出来?为什么要破坏他的计划,这个家伙……

    狠狠地瞪了一眼负责记录时间的小弟子,那小弟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敲了一下手中的锣鼓,拉长了声音喊到,“时间到――”

    林小胖松了口气,虽然用词有些不当,不过紧赶慢赶的,总算是及时赶到了。一松懈,顿时有些脱力,但还是坚持着把手中的小木牌递给了一边发愣的小弟子,“劳烦你了。”

    那小弟子吓了一跳,看着她身上的血迹发愣,“不麻烦,不麻烦。”就准备去记录,刚刚这女修喊的那么大声,他印象深刻着呢!惠阳城顾家是吧……

    罗江怒气冲冲的奔下来,一把夺过小弟子手里的名册扔到林小胖脸上,“你们来晚了,还有,谁准许你们污了我罗山宗的大殿?!”

    顾珞谦看到那本厚厚的名册砸到林小胖脸上时惊呼一声,转眼看罗江都眼神里都像装满了小刀子!打人不打脸,这可是对林小胖的侮辱!也是对他们全体的侮辱!当下整个顾家看罗江的眼神都不是那么友善,配着他们浑身上下的血污,当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林小胖被那本名册砸到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委屈眼神看了一眼罗江,干脆利落的往后一躺,晕了。至于为什么晕了以后还能听见声音,咳咳,那就要看大家的理解了。

    顾洛礼连忙接住林小胖软软的身体,在感觉到林小胖微微拽了一下他的衣服时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怒气冲冲的质问罗江,“不知这位长老与我们顾家到底有何仇怨?竟要这么侮辱我顾家的人!大家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我们明明在限定时间之前就到了大殿,这位长老凭什么说我们晚了?还有,说我们污了这大殿,这就要问您了,小子无知,也想问一问这位长老,为什么诸位同道都平平安安的过了这第二个考验,唯独只有我们顾家,在路上居然碰上了小兽潮……我们九死一生的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你侮辱我顾家门楣的吗?!”

    林小胖暗地里赞许的点点头,到底是顾家下一代都领头人,这话说的,合情合理,隐含悲愤,还稍微有些质问的意思。不过他们年龄都小嘛,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少年意气一回也是正常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顾洛礼这番话说动了顾家小孩子的心思,几个年龄小的都已经嘤嘤哭了起来,年龄大的也一副眼眶红红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罗江,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罗江恨得牙痒痒,看一眼周围那些孩子们隐隐露出同仇敌忾的模样更是气极,也顾不上维持平日里正气浩然的模样,恶狠狠的回了一句,“本真人恪尽职守,不管你们怎么狡辩,来晚了就是来晚了,还想抵赖不成?”

    况绫苫忍耐的闭上眼睛,别过头去不看罗江那愚蠢的嘴脸,这么多人都眼睁睁的看着,亏罗江还能面不改色的编,没看见这些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了吗?还有那个女修,不管她是真晕假晕,到底还是因为你那一下子才晕过去的,居然对人家不闻不问,还企图用强权掩盖过去……

    失策了,实在是失策了,她实在没想到罗江居然会是这么蠢的人。一扭头,居然看到了林清和,神情一凛,他怎么会在这儿?一想起来那晕过去女修的名字况绫苫就是一阵头疼,姓什么不好,居然姓林?!这会儿她也不好在林清和面前做些什么了……

    “这是吵什么呢?”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让林小胖心头一颤,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啊!“就是那个第一关检查的老头。”大山冷淡的声音在林小胖耳边响起。

    林小胖微微一愣,“他怎么会在这里?”大山摇摇头,“我怎么知道?大概是听说了这边的闹剧吧?”

    那长老三言两语就弄清了事情真相,冷冷的瞥了一眼讪讪的罗江,张擎山捋了把胡子,先是弯下腰看了看林小胖的情况,林小胖连忙趁机“嗯”了一声,醒了过来。得到张擎山似笑非笑的一眼,有些讪讪的低下头去,呃,那什么,装晕又不是她故意要这么做的,不过在这位长老慈和的目光下,她还是有些惭愧。

    张擎山一眼就认出来了林小胖,他对林小胖的印象还算不错,环顾一圈儿顾家人,发现还是林小胖的伤最重,再想一想罗江的异样,张擎山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拿起那本名册,“这些孩子们本来就是准时到了,我这么大年纪平日里才有些糊涂,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办事这么不利落?”

    这是给罗江台阶下呢,林小胖搓了搓手指,拉住有些不愤的顾洛礼。人家能给个相对公正就不错了,难不成还能指望人家舍去一个长老来全几个小毛孩子的公平吗?毕恭毕敬的给张擎山施了一礼,“多谢这位长老,这件事也是我家兄长考虑不周,太过意气用事了!还请这位长老见谅。”她还给罗江施了一礼,虽然人家并不怎么稀罕罢了。

    张擎山捻着胡子点点头,一看这孩子就是个知礼的,看一眼面有不平的罗江,冷笑一下,决定以后绝不跟这人有任何联系。和蔼的扶起林小胖,说了几句鼓励的话,看她还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满意的说,“此次也是我们安排的不够周全,还希望这位小道友不要放在心上。”随手拿出来一枚储物戒,“我看小道友受伤不轻,我这里有些止血化瘀的丹药,还请小道友不要嫌弃。”这是打着‘送药’的名头给予补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