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小胖修仙记事 > 第二十六章 宗门之殇(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六章 宗门之殇(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果可以,林小胖永远都不愿意醒过来。世事无常,她人微力薄,只想在混元宗做那个快快乐乐的九师妹。

    林小胖跌跌撞撞的穿过一片疮痍的大殿,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人影,但大团大团的血迹洇在青石板上,画出凄艳的图案。

    怎么会这样?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吗?大家不是还在兴致勃勃的讨论下午要招收新的弟子吗?

    大师兄呢?二师兄呢?厉筠师姐呢?你们在哪儿?大家,都去哪儿了?

    林小胖稚嫩的眉眼里含满了迷茫与恐惧,她下意识的忽略心头涌上的不安,执意要去寻找一个答案。

    终于,林小胖在平日里弟子们练剑的广场上见到了熟悉的身影,林小胖咽下到嗓子眼儿的呼唤,脚步都慢了下来。是,是她眼花了吗?

    “喂,大师兄……”声音都在颤抖,林小胖的声音在这个充满死寂的地方格外明显,“大师兄,你开什么玩笑呢?就算黄长老平日里严厉了些,你也不用拿剑指着他吧……”

    葛天霸拿剑的手抖了抖,有些不敢看林小胖那双饱含着不可置信又充满希冀的眼睛。

    黄粟全猛地咳出一大口血,一双灰暗又明显饱含痛楚的眼睛看见林小胖时猛然一亮,然后又一缩,艰难的转向葛天霸,“别杀她……”葛天霸别过眼,手中长剑一阵轻颤,蓦的发出一声清明,剑尖直指林小胖。

    黄长老大急。

    “唉?!”林小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大师兄,你到底怎么了?”

    “小胖快走!!”

    林小胖的脖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黄长老,你们是在……”

    话音未落,葛天霸已经冲了过来。混元剑法林小胖不是没见过,她已经练了三年!但只会那一招,还总是不熟练。大家没少笑话她,只有大师兄不会,还会偶尔跟她过过招,有时也会误伤她,但从来没有一次是像这样,让她痛彻心扉,恨得刻骨铭心!

    “黄长老……”林小胖的声音很轻,连她自己都好像听不清了,黄长老却好像听到似的,一向严肃的脸上居然扬起一个柔和的微笑,“傻孩子……”

    一抹剑尖穿透急扑过来的黄长老的心脏,又插进林小胖的肩膀,大师兄的剑很稳,这是很多长老都赞叹过的,林小胖却沉迷于这么恨过这份稳。黄长老的身子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挂在她面前,林小胖是那么怕疼的人,此时鲜血流了整幅衣襟,她却好像没有反应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黄长老费力的摸摸林小胖的头发,“傻孩子啊……”

    手,缓缓往下捶,那张总是黑的像别人欠他十万八万的脸上竟然是一副宁静平和的表情,仿佛是一种解脱……

    “噗嗤”葛天霸面无表情的抽回宝剑,黄长老的尸体像失去依托的破布一样软了下来……

    “嘀嗒”,林小胖摸摸自己的脸,下雨了吗?只是这雨,为什么泛着血腥味?

    林小胖看着直奔自己而来的剑影,以及剑影背后葛天霸那双满是杀意的眼,慢慢的张开了双臂,是梦吧?只要醒来,只要醒来,大家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两根手指及时夹住了剑尖,发出“铮”的一声脆响,惊醒了闭目等死的林小胖。

    眼睛一酸,“墨长老――”

    墨长老挥退葛天霸,右手揉揉她的脑袋,“没事就好……”

    林小胖终于崩不住泪意,带着哭腔喊,“我没事,可是黄长老他,黄长老他……”墨长老看着萎靡在地上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痛楚,待看向面无表情的葛天霸时,立马转为滔天的愤怒!

    林小胖看着势同水火的两人,止不住的害怕,伸手去抓墨长老的袖子,墨长老躲避不及,让她抓了个正着。看着小弟子迷茫痛苦的表情,脸上多了一丝苦涩。

    林小胖紧紧的抓住墨长老的袖子,不信邪的继续摸索着,眼里落下大颗大颗的泪珠,“墨长老,你的,你的手呢……”这空荡荡的袖筒是骗人的吧?!这可是那个修为高的只能让她仰望的墨长老啊!是外门长老啊!是对她最好的……她的师父啊……

    墨长老看见林小胖身上隐有溃散之像的灵力,暗道不好,竟然有心魔入体之兆!元婴期的灵力浑厚运转,舌绽春雷,“痴儿!还不睁眼!!”

    林小胖浑身一抖,原本艰涩的灵力短暂一停,紧接着又有浑厚平和的灵力猛然融入自己的经脉。

    那声不大的厉喝竟然有如春雷炸响,揭散了林小胖眼前的迷雾。

    林小胖太过害怕了,以至于她不相信近在眼前的事实,她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满目的厮杀,满地的鲜血,怨恨的目光,不敢接触的闪躲眼神,洋洋自得的丑陋嘴脸,志在必得的狂傲……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每一具新鲜的尸体还未褪散的瞳孔里都有这么一句话,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大师兄,二师兄……还有,霍衡……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们的剑尖都指着自家师弟师妹?为什么你们不敢低头看我?为什么几位长老都深受重伤?为什么你们站着别人的身后?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

    葛掌门踉踉跄跄的飞到墨长老身边,他的衣袍上也沾满了血迹,平素总是潇洒的脸上难得的全是惨淡,身后跟着几个同样狼狈是长老。

    “师叔祖,只剩这个孩子了吗?”

    墨长老点点头,目光投向广场的尽头,那里有上百个牢笼,每一个都或多或少的关着几个混元宗的弟子,这也是他们投鼠忌器的原因。

    葛掌门看一眼林小胖懵懵懂懂的脸上的血迹,地上黄长老的尸体,墨长老空了的左臂,身后师弟们满是血迹的衣袍,鼻子一酸,又狠狠地止住泪意。昂头看向半空中好整以暇的众人,眼神复又变得坚定。

    此时,那群人中的领头人上前一步,背后的龙影隐隐若现,威严的声音中饱含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混元宗众人,还不束手就擒?若是放弃抵抗,寡人倒是可以留下你们一点儿血脉。”

    葛掌门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这是混元宗,这里是混元宗绵延千年的故土,他是混元宗掌门,却被这群人以理所应当的姿态打上门来,要求他们献上这一方净土!!

    冷漠的眼神扫过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所过之处没有一个人敢抬头对上他的眼神。还有这群叛徒!!只怪他眼瞎,没看出他们的狼子野心!把个心怀不轨的当成宝!!

    “葛无忧,你可愿意放弃抵抗?”又是那个悲天悯人的声音,大昌国的皇帝陛下眼神柔和的看向目露不屑的葛掌门,微微一笑犹如佛目莲花,手指一捻,一个光牢里的混元宗弟子们惨叫着被巨龙碾压,血沫横飞!

    “澜师姐!胡师弟……”林小胖脚下一软,就在她眼前,熟悉的人被轻轻松松的断送生命,让林小胖一阵恍惚,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吗?

    葛掌门的脸色越来越惨白,握起的拳头被狠命掐出了血。

    皇帝依然慈祥的看着葛掌门,手指又一捻,整笼的混元宗弟子肢体横飞,血,漫了一地……

    一直面无表情的安静站在葛家人身后的葛天霸脚尖微微动了动,一直看着他的凌天霜立即伸手止住了他的动作。

    葛二叔眼尖的看见了,不怀好意的说,“天霸,你莫不是同情你的师弟师妹们了?”又在众人看过来的眼神里恍然大悟,“我怎么忘了!天霸可是混元宗的大师兄呢!”

    凌天霜用折扇挡住弯下的嘴角,眼中还是一片笑意,“二叔这是什么话?混元宗枉顾大昌万千臣民的性命,又是陛下亲自讨伐,作为葛家子弟,天霸怎么可能可能同情这些人呢?”

    葛二叔还想说些什么,被葛老大严厉的眼神止住了话头,悻悻的闭嘴了。

    前方的皇帝突然来了兴致,“葛家的孩子,你过来。”

    葛天霸握着宝剑的手一紧,在凌天霜担忧的目光和葛家老大警告的眼神下缓缓越过众人,来到皇帝面前。

    皇帝上上下下打量了葛天霸一圈儿,指着下面全身僵硬,拳头都捏出血的葛掌门,笑得慈和,“据说那是你葛家未出五福的长辈,是也不是?”

    葛家人面色都是一阵惨白,葛二叔更是抖抖索索的开口,“陛,陛下,虽是未出五福,可我们与这个逆贼并无半分联系啊陛下……”

    “哦――”皇帝拉长了声音,似笑非笑的看着葛家人,“葛家主,是这样吗?”

    葛老大恨不得把葛二叔的嘴缝起来,这个蠢货!谎都说不全!眼下只得附和,“是的,陛下。”

    “如此…”

    皇帝顿了顿,看一眼混元宗弟子欲生吃了葛天霸的眼神,似乎觉得很有趣,“混元宗众人负隅顽抗,不如天霸你来教训一下他们?”

    林小胖的脸“刷”的一下惨白,那皇帝手指指的笼子,首当其冲的人――是身受重伤的张铭!

    见葛天霸迟迟没有动作,皇帝的眼神逐渐变得幽深,葛家人看着葛天霸的眼神都有些冷了。

    就在皇帝将要说话之前,葛天霸动了。

    剑身斜着下垂,沾染的血迹早就滑落不见了。说不愧是李长老亲自铸造的上品灵剑吗?毫不粘血,只可惜,用在了自己人身上。

    林小胖捂住嘴,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哭了,只能竭尽全力睁大眼睛看着葛天霸的一举一动,仿佛要将他的动作记一辈子,狠狠地刻在心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