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恨死心理学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五章 恨死心理学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鹏哥,你怎么在这睡觉?”第二天一早,沈北就跑了过来。看到萧鹏睡在沙发上。

    萧鹏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昨天晚上上厕所后看了会儿电视,就直接在这里睡着了。”

    他可不能告诉沈北,他压根就没进房间里去,那也太丢人了。

    “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萧鹏反问道。

    沈北拿着一张报纸:“鹏哥,我真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你看看报纸!”沈北一脸激动之色,递给萧鹏一张当天的《袋鼠国人报》,萧鹏接过报纸一看。头版赫然是《五位警员涉嫌侮辱华裔,悉尼政府向所有华裔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萧鹏还没说话,黄鹤急匆匆的拿着电话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脸喜色:“鹏哥,你的电话。”

    萧鹏一愣:“谁啊?”

    “摩尔市长。”黄鹤答道。

    萧鹏接过电话:“摩尔市长,你好。”

    电话里摩尔市长的声音依然温文尔雅:“萧先生,你看了今天的报纸了么?”

    “我看到了。”萧鹏答道。

    摩尔市长道:“萧先生,你能看出来我们的诚意,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要影响我们的合作。”

    萧鹏点头:“放心,摩尔市长,我这人讲信用,你们表示出来的诚意让我很感动,所以我也很有诚意,希望这次我们可以精诚合作。”

    摩尔市长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对着上帝发誓,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安格昂警长已经对你们所有人的安全提供了最细致的保护。”

    萧鹏点头:“哇偶,这倒是个好消息!那摩尔市长,期待我们进一步的合作。”

    两人又聊了半天后面的进行合作细节后,才挂断了电话。萧鹏顺手把电话还给黄鹤,却看到黄鹤一脸诧异之色看着萧鹏:“鹏哥,他们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归根到底一个‘钱’字闹得,对咱们来说,钱只是财富而已,对他们这些政客来讲,这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代表着政绩、支持率等等等等,我们如果离开,充其量赔点钱,无所谓的事情,做生意就这样,有赚就有赔,但是对这些政客来讲就不一样了。那就相当于丑闻了,他们今后的从政路线上,那就是抹不去的污点了,甚至他们的政敌会以此攻击他们。为了他们自己今后的前途,他们不得不妥协。”萧鹏一脸平淡的解释道。

    “他们?”黄鹤不解。

    “当然是他们了,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么大规模的马匹展销会只靠一个悉尼市政府就可以办到吧?这应该是一个各州联合的活动,甚至联邦政府都有可能参与,应该是同党派合作。就跟我们常说的,‘钱是要大家一起赚’的道理一样,政绩也是要大家一起分的,这些政客活的比咱们明白。权衡利弊之后,他们肯定知道什么是自己该做的。”萧鹏语气正常,但是其实他心里也不平静,这些政客还真是杀伐果断,跟他们打交道还真的要留点神。

    杨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走吧?咱们去新兰吧?”

    萧鹏摇头:“去个屁去啊,那边已经登报道歉了,那几个警察直接给送到法庭上了,咱现在想跑也跑不了了。走吧,哥几个,去时装周那边玩玩去!”

    潘佩宇摇了摇头:“我不去了,我和沈北已经商议好了,今天我们去南澳,去看看那个圣西蒙酒庄的诺曼怀特,和他谈谈合作。”

    萧鹏一愣:“看完时装周再去也来得及,你那么拼干什么?”

    “不拼不行啊,我也要找个吉玛沃德这个级别的女孩。”潘佩宇倒是干劲十足!黄鹤拍了拍潘佩宇:“喂,你开车先送我去找鲍勃,我跟他谈谈这边情况的变化,争取把咱们马场的利益最大化去。”

    杨猛乐了:“卧槽,果然对男人来说,女人才是第一动力。早知道早让他们认识吉玛沃德了。早认识马场早就走上正轨了。”

    吉玛沃德正好下楼:“你们说什么呢?我听到有人提起我了?”

    萧鹏笑了:“没事,我们闲聊呢,行,你们要忙就去忙吧,沈北,把你的车留下,吉玛的mx5只能坐俩人,你把车开走了,我们出不了门了。”

    沈北一愣:“鹏哥,你把车开走了,我们开什么?我们三个人走,mx5也坐不开啊。”

    萧鹏扔给他一把车钥匙:“你们要走那么远的路,开个小车过去那不要累死人?开我的车行了!”

    沈北乐了:“太好了!我喜欢,还是鹏哥想的周到。”

    “你的车?鹏哥,你在袋鼠国买车了?”黄鹤一愣。

    萧鹏点头:“没错,沈北,等过两天我们回去的时候我运回去。”

    “什么车啊,运回去那么贵的税,那么贵的运费,不如卖掉回去再买一辆不就得了。”潘佩宇道。

    萧鹏指着外面:“你们昨天来时没看到?就在院外面停着啊。”

    潘佩宇想了想:“院子里不是有个集装箱房么?”说完揪着黄鹤走出房门。没多会儿时间两人回来了,潘佩宇两眼亮光看着沈北:“把钥匙给我,我开着玩玩!”

    沈北看了一眼萧鹏,萧鹏对潘佩宇道:“行了,别瞎凑热闹了,等开到没人的地方再说吧。老沈,这是左舵车,你开没问题吧?”

    沈北点头:“没问题!鹏哥,相信我好了。我开过左舵车。”

    “那行,你们路上小心点。自己掌握时间,别耽误正事!”

    “让黄鹤别耽误时间就行了!鹏哥,我们走了!”

    “等下,吉玛,杰西呢?”萧鹏突然想起亚历山大那边的事情。

    “在里面洗澡呢。今天她有个很重要的面试。是普拉达的。”吉玛沃德答道。

    萧鹏点头:“那行吧,等你们回来再谈她姐姐酒庄的事情!”

    “行,鹏哥,我们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小心袋鼠!”

    。。。。。。

    三人开车离开,杨猛找了个借口躲了出去。客厅里只有吉玛沃德和萧鹏。

    萧鹏看着没人,干咳两声:“吉玛,你这两天搞什么鬼啊?”

    吉玛沃德却一脸无辜的看着萧鹏:“我什么搞什么鬼啊!这不是一切正常么?”

    萧鹏一脸委屈:“我现在都进不了房间睡觉了。你说哪里正常?”

    吉玛沃德撇撇嘴,一脸委屈之色:“我又没说不让你进去,是你自己不进去好吧。你今天晚上来我们房间呗。”

    萧鹏瞠目结舌:“吉玛,你这是考验我么?你这考验手法有点低级好吧。我跟你说,别跟我叫板,我今天晚上就进去!”

    吉玛沃德微笑道:“那你就来呗,我可从来没锁门过。”

    萧鹏举起双手:“好吧,你赢了,我投降还不行么?”

    吉玛沃德笑嘻嘻的看着萧鹏:“行了,别发小孩子脾气了。来,这两天委屈你了,宝贝,我奖赏你一下。”说完亲了萧鹏脸蛋一下。

    萧鹏摸了摸脸:“这不够啊。这两天我多憋屈啊,天天睡沙发。。。。。。”

    吉玛沃德笑了,和萧鹏抱着拥吻在一起。萧鹏刚想接下来再搞点什么小动作的时候,听到楼梯上传来咳嗽声,两人赶紧分开,杰西卡特走了下来。

    “没事,你们继续!”杰西卡特走到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吉玛,把你的车给我用一下。”

    吉玛沃德把车钥匙扔给她:“真不用我陪着你么?”

    “当然不用了。我要靠我自己的能力通过面试!”说完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祝我好运吧!”

    看着杰西卡特离开,吉玛沃德笑了:“我看到了我当年的样子了。我刚入这个行当的时候也是这么拼。这次对她来说确实是个好机会,那天你不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普拉达的舞台总监来找我,正好看到了她,说她的形象很符合普拉达,直接给了她一个面试的机会。”

    杨猛正好走了进来,听到杰西卡特的话,笑了起来:“帕吉欧这老东西太有意思了,本来这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这么复杂!”

    萧鹏一听,赶紧对杨猛摆手示意别说,可惜晚了点,吉玛听后皱起眉头,看着杨猛:“杨,你这话什么意思?”

    杨猛一愣,看了眼萧鹏:“那个,我去把车刷一下,有点脏。”说完直接掉头走出客厅。

    吉玛似笑非笑的看着萧鹏:“亲爱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解释一下?刚才杨说的是怎么回事?”

    萧鹏猛的摇头:“那是那孙子在瞎说呢,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真的不知道?”吉玛看着萧鹏:“那他怎么说贝尔特里先生?”

    萧鹏抹了抹鼻子,赶紧说道:“哦,是这样的,那天去看你走秀时,帕吉欧就坐在我们旁边,大概那时候看到的她,觉得她适合普拉达品牌,所以才给她面试机会的。。”

    吉玛沃德听后点了点头:“不错,说起来挺有道理,不过可惜的是,你在撒谎。”

    萧鹏面带苦笑,诧异的说道:“吉玛,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怎么能撒谎呢?”

    吉玛笑着摸了下萧鹏的脸蛋:“亲爱的,你刚才在说话的时候,眼睛往右上方看,如果人们在试图记起确实发生的事情,会向左上方看,这是一种反射动作;而且人们在撒谎时,往往会下意识不提自己和当事人的名字,你刚才说话就没有提到过杰西的名字;而且记住一个时间段的所有细节是很困难的,人们很少能记住所有发生的事,需要通过反复纠正自己把思绪捋顺,而你根本没有那么做,是一口气把事情说了下来,那是因为你在假定情景中已经把一切都设想好了;你在说话的时候,抚摸了自己的鼻子,那是因为人的身体在人说谎时,会把人多余的血液流到脸上,一些人一说谎整个脸通红就是因为如此。而你倒是没有脸红,但是在那瞬间你的鼻子膨胀了几毫米,当然,这通过肉眼是观察不到的,但是你自己就觉得鼻子不舒服,不经意的抚摸它,这也是说谎的体现。”

    吉玛看着表情呆滞的萧鹏,微笑着说道:“其实你还有别的漏洞,比如说你刚才的微笑,真正的微笑是均匀的,在面部的两面是对称的,它来的快,但是消失的慢,它牵扯了从鼻子到嘴角的皱纹,以及你眼睛周围的笑纹,而伪装的笑容来的比较慢,而且有些轻微的不均衡,当一侧不是太真实的时候,另一侧的面孔想要做出积极地反应,而眼部肌肉调动也就不足,这就是电影中的‘恶人’冰冷恶毒的笑容永远到不了他的眼部!而假笑也是谎言的一个体现。同时你刚才说话语气变的提高,那是因为你警惕了,说谎时音调升高往往是因为说谎者掩饰自己虚弱的内心。。。。。。亲爱的,还要让我再说下去么?”

    萧鹏长大了嘴巴,半晌后才回过神来:“那个,亲爱的,你能告诉我,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么?你到底是Kgb还是cia?或者是中情六局?”

    吉玛沃德一脸自豪之色:“我在星条国时去读了大学,是在匹兹堡大学,学的就是心理学。现在该跟我说说实情了吧?”

    萧鹏赶紧交代:“亲爱的!我错了!我不该撒谎的!那个是这样的,因为我答应了帕吉欧一个事情,他为了感谢我,所以说要给杰西一个不错的合同!但是因为考虑到杰西的自尊心,所以我们说好了,让他以这个形式跟杰西签约!”

    吉玛沃德思考了一下:“那我经纪人告诉我,说普拉达准备给我一个新的合同,这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萧鹏挠了挠头:“这当然跟我。。。。。有关了,这是帕吉欧答应的条件之一。亲爱的,这样的事情我没跟你说,你不会生气吧?”

    吉玛沃德摇了摇头:“这是你心里有我们,我们怎么会生气呢?这样的好事别人还求之不得呢。”

    萧鹏长出一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哪知道吉玛沃德下一句话就让萧鹏抓狂了:“不过我刚才问你,你今天晚上想不想到我们房间时候,你说想,那可是你的真话。”

    “。。。。。。我特么的恨死心理学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