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婚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九章 婚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何老师听后反而挺高兴:“不管做什么,安安稳稳的就比什么都好。你们上学的时候,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两人,一个太聪明,一个脾气太躁,你们俩关系还好,如果你们俩一起闯祸,那肯定是大事。现在看你们这样安稳下来,我倒也放心了。”

    萧鹏挠了挠头:“何老师,现在年龄都大了,哪还能没事闯祸?我妈从小教育我,有毒的不吃,违法的不干。虽说我这人顽皮点,但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还是有数的。”

    杨猛也点头表忠心:“没错。我们赚的每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这话是说给窦建听呢。

    何老师高兴点头:“那就好那就好。钱赚多赚少,那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安稳。世界上很多人都以为成功有捷径,可是绕来绕去,才会发现,脚踏实地才是真正的捷径。”

    杨猛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老何又开始上教育课了。”

    何老师笑道:“现在你们大了,看到你们也不容易,想给你们上教育课都没机会了。行了,快点坐吧,别在这里站着了。”

    萧鹏二人入席,和身边的同学一一打着招呼,从记忆中寻找当年的记忆,别看是初中同学,但是很多人都对不上号了。

    比如那个坐在窦建身边的女孩,叫做于倩。当年还跟萧鹏做过一个学期的同桌,可是萧鹏发誓,如果现在在马路上看到于倩,萧鹏绝对认不出来她。

    当年她是个肉乎乎的小圆脸,单眼皮,虽说不漂亮,但是也绝对是那种可爱的女孩。而现在的她?蛇精脸,双眼皮,那双眼皮割的跟百叶窗似的。更不用提那假睫毛了,戴个帽子的话一睁眼,假睫毛能把帽子给顶飞了,这特么的要多假就有多假,听说现在在混演艺圈。也不知道是真那么忙还是假那么忙,萧鹏到了桌上还没有十几分钟,已经结了四五个电话了,说话那叫一个嗲,听着鸡皮疙瘩都往外掉。

    再比如冯坤,上学时候是一个小胖子,听说高中毕业后考到西安美术学院,现在大学毕业跑去当了一名美术老师。也不知道是学习美术能帮人减肥还是怎么的?现在的他直接成了型男一枚。难怪有人说,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这话还真没说错。

    老何倒是对杨猛特别上心,一直跟着杨猛聊着什么,萧鹏听了听,也没什么以外的,大致上就是让杨猛控制住脾气,尤其是跟萧鹏一起的时候,一定不要让萧鹏带沟里去。说萧鹏坏心眼太多。听得杨猛直点头,气的萧鹏直翻白眼。

    几人聊了没多久,婚礼开始了。萧鹏是绝对明白了噶大头举办这个婚礼的意思了,就是显摆!噶大头这次嫁的不错。。。。。。哦不,是娶得不错。

    女朋友是他大学同学,除了个子矮点,人胖一点,样子丑点外,没有什么别的缺点了。而她的优点倒是显而易见,那就是家里好像挺有钱的。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穆桂英。就冲这名字,今后他们家里谁占领导地位可想而知。

    这婚宴请的司仪是当地电视台的小有名气的主持人,现场气氛倒是很好,表演的节目也不错,不过萧鹏二人更有兴趣和何老师聊聊天,问问何老师这些年的变化。原来何老师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他的老伴前年过世了,还好她的三个孩子都很孝顺,每周都回家看望她。现在她也闲不住,跑去老年大学当教师,教人古典文学。生活倒也充实。

    结婚典礼结束了,到了新郎新娘敬酒的环节,这边桌上也开始吃着聊着,回忆着上学时候的点点滴滴,不过让人无语的是,现场的焦点竟然是窦建而不是何老师。

    这不得不让人感叹一番,这年头就是这样,有钱就是焦点。

    不过萧鹏两人还是比较靠谱的,一直和何老师聊天。何老师也开心的不行。老人家教书育人一辈子,像萧鹏杨猛这样让人头疼的孩子还真没教过几个。现在看到两人不违法不乱纪,那就很高兴了。

    看看两人当年给老师留下了什么破印象吧。。。。。。

    这新郎新娘终于端着酒杯到了同学们的酒桌面前,别说,葛达这些年也出落得人模狗样了,穿着礼服还挺帅气。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从哪找的伴郎们,个顶个的丑矮挫,更加衬托了他的帅气。他媳妇的伴娘也不好找,七个伴娘,清一色的球状体。

    这结婚的时候,邀请伴娘伴郎可是个学问,太帅的真不能当伴娘伴郎。不然的话能抢了主角的风头,可是也不至于照着你们这种请法吧?这看着脸都影响食欲,特么的也忒丑了吧?

    葛达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感谢各位老同学百忙之中参加我的婚礼,我先敬各位一杯。”说完拿起个酒杯一饮而尽。看上去很是豪爽。

    这酒是伴郎给倒的,虽说是五粮液的酒瓶,里面到底是酒还是白水那就另说了。

    萧鹏也不点破,大家一起敬了葛达一杯酒。他可并不喜欢折腾新郎新娘。大喜的日子,放他们一马吧。

    不过杨猛可不惯他们毛病,直接倒了一杯白酒递给葛达:“大喜的日子,当然要好好喝一杯,来,喝这个。”

    葛达脸色一红,伴郎给他倒的那还真不是酒,而是白水,这是让人戳穿了。葛达干咳两声:“杨猛,你还是这么实在。”说完对着身后的人说道:“你们不知道,我的初中同学里,就杨猛最实在了,当年还揍过我一次呢。杨猛,你现在还是跟萧鹏在一起啊,你们俩的友谊真让人羡慕。这也就是在咱们中国,如果你们在加拿大那些国家,现在你们可能早就领证了吧?”

    杨猛刚想说话,萧鹏拦住了他,对葛达微笑道:“别眼馋,你现在有老婆了,就别再和那些男人一起鬼混了。”

    “你。。。。。”葛达一气,可是这大喜的日子又不能说什么。干脆一歪头:“何老师,我这第二杯酒要敬您,没有你当年的教育,就没有今天的我。”

    萧鹏对杨猛撇撇嘴,示意他冷静一下。毕竟人家今天结婚,今天就让让他。杨猛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葛达敬完何老师酒后,向身后一伸手,一个伴郎递给他一个大包:“何老师,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前段时间我和我媳妇去澳洲玩时买的,感谢你当年对我的教育。”

    何老师急忙摆手拒绝,葛达道:“何老师,你也别客气了,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床被子而已。”

    一旁的于倩倒是个识货的,仔细一看:“葛达,这是就是床被子而已?这是澳洲羊驼被呢。”听了于倩的话,众人一起看于倩,让她解释下。

    于倩解释道:“这羊驼的皮毛被誉为‘世界上的软黄金’,羊驼绒被子因为其轻柔暖的特点贵为世界上最优秀等级的被子,特点是毛织耐磨密织,蛋白纤维和人体皮肤有极强的亲和力,被誉为‘澳洲礼品之冠’呢,就这么一床羊驼被,价格就要五百澳元。也就是两千五人民币!葛达,你这么一搞,我们这不都成了不尊师重教的坏学生了么?”

    在一旁的窦建倒说话了:“于倩,你这话说的我可不愿意听了,我们今天来这里,都是感激何老师当年的教育,礼轻礼重的也就是个心意,这跟东西的价值无关。葛达心里有老师,给老师准备了礼物,这就是他的一份心。何老师,你就收着吧。当年在学校,我们这些人都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那时候小,不懂事,现在都感谢你当年的培养。今天我也给你带了个小礼物。希望何老师笑纳了。”说完窦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细盒子,双手递给何老师。

    何老师打开盒子一看,急忙摇头:“窦建,这礼物也就太贵重了!这个我真的不能收。”

    窦建笑道:“良将辅明主,宝马配英雄。何老师,这一点不贵重,只是一个小小心意。只要你喜欢就好。”

    葛达在一边笑道:“没错,何老师,你就收着吧,当时上学的时候,窦建可是咱班里给你添麻烦最多的,现在我们都毕业那么久了,现在给你这些礼物可不是腐化您了,这就是我们的心意。再说了,您教了那么多年语文,没有这礼物更适合你的了。派克首席玫瑰金特别版钢笔,这可是纯手工打造的钢笔,太适合你了。”

    这叫什么?花花轿子人人抬,他们这么做这是守着同学瞎显摆呢。派克首席玫瑰金钢笔,市价三千多。虽说比葛达送的羊驼被价格贵点,但是说起来两者也差不多,毕竟羊驼被是从澳洲带回来的,而且看起来现在窦建也是不差钱的主,和个有钱同学搞好关系,那不是更好吗?所以葛达倒也给窦建捧场。

    葛达看了一眼萧鹏二人,继续说道:“窦建,当年你上学的时候,可没少给何老师添麻烦,现在感谢何老师也是应该的,还有萧鹏,杨猛,你们两个当年给老师添的麻烦更多,现在更应该好好答谢一下何老师。”

    窦建干咳一声:“葛达,这话你说的也就不对了,这就是个心意。那也要看着各自的经济实力来。现在萧鹏二人都在马场工作。收入有限,你这不是难为他们么?”

    葛达一听,倒来了精神:“你们现在在马场工作啊?正好,我的大舅哥就是玩马的,花了大价钱买了好马,这样,我介绍你们去我大舅哥那里给他养马,保证收入比现在高多了,我大舅哥那可是个场面人呢。”

    萧鹏笑着摆了摆手:“这不用了。”

    葛达道:“咱都是同学,拉扯一把是应该的,小英,你去把咱哥叫来。不能咱们过的好了,就看着同学吃苦不是?你们俩放心,虽说原来咱们有龌龊,但是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事交给我就好了。”

    窦建伸出大拇指:“嘎子,就冲你这句话!够场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