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受邀参加婚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受邀参加婚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从哪搞来的兔子?”萧鹏把车开到杨猛的木屋前,看到杨猛正在给一只死兔子剥皮,旁边地上还有一只已经剥好的兔子。

    杨猛倒反问起萧鹏来:“你怎么把老黄的车开回来了?这不是他媳妇么?平时特么的一天擦三次。”

    萧鹏笑道:“老黄这次可是豁出去了。知道咱们要回家,说两个人一辆车不方便。把他‘媳妇’给我开了。”

    杨猛哦了一声,继续剥兔子皮。

    “你从哪弄来的兔子?看起来挺肥啊。”萧鹏道。

    杨猛指着天上:“天上掉下下来的。”

    “噗,你骗三岁小孩呢?”萧鹏笑了。

    杨猛却道:“真的,你记得你救的那两只普通鵟么?今天飞回来了,扔你门口两只死兔子。这还知道报恩呢!我心思心思,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先把他们处理了再说。吃个烤兔子不错吧。”

    被诺亚戒指取过基因的动物都会和萧鹏亲密,给萧鹏送兔子吃倒也不奇怪,萧鹏听后点头:“没错,吃饱了在走,我去给烤炉点火去。”

    杨猛把兔子处理好后,萧鹏烤起了兔子,杨猛凑过来道:“对了,葛达要结婚了,他找不到你,让我跟你说一声。我说咱们在这里,不一定能回去。”

    萧鹏一愣:“葛达?谁啊?”

    “噶大头,操,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了半天我才想起来他是谁。”杨猛道。

    听了杨猛的话,萧鹏一回忆:“操,原来是他啊,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么一个人了。他怎么能找你啊?”

    “我特么的怎么知道!”杨猛愤愤说道:“现在的人一结婚,为了收红包,那可真是八竿子打不到的人都能联系上。他还问我,你怎么换电话号码了,说的那个自来熟啊。我特么的都不明白,他怎么能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这个葛达,和两人倒算不上八竿子打不上的关系。其实是萧鹏二人的初中同学,但是从初中毕业后就再没有联系过。这事搁谁身上谁也郁闷:七八年没有联系的人,突然找到你,邀请你去参加他的婚礼,你说你是参加还是参加?这红包是掏还是不掏?

    萧鹏摇了摇头:“他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杨猛道:“五月二号,也就是大后天。听那话意思是咱们初中班主任老何也去。他要把咱们初中同学都联系一下,当做什么同学聚会了,在县城的云通大酒店。等下,你的意思不是说咱们还真去吧?这摆明了就是要红包的。我还记得这小子,上学的时候仗着家里他爹开个汽修厂,有点钱,卧槽那鼻孔都长在脑袋门顶上的。咱们和他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坑里的,咱还去个屁啊。”

    萧鹏笑了笑:“算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就当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吧。反正咱也要回去。看看老同学也好。”

    杨猛叹口气:“你还能记得几个初中同学啊。也就你脾气好,照我的脾气谁爱去谁去,特么的真能想办法捞钱,没有这什么同学会的名义,还把把老何叫过去了 ,谁特么的能去?这个噶大头还真人如其姓,噶死了!真特么的能算计。”

    萧鹏一听,噗嗤笑了起来:“人家那么好的姓,你要编排死他?”

    在中国,很多姓都是大有来历的,比如说这葛姓,看起来很平常很普通,但是葛姓的祖先其实有两支,一支源于诸葛后人,嫌弃诸葛两字写起来麻烦,就把自己的姓改成了葛;还有一支的祖先是孛儿只斤-帖木儿不花,也就是成吉思汗的曾孙子。

    换个角度讲,这姓葛的祖先,不是帝王就是将相,看看人家葛优葛大爷,那真是走到哪都是大爷,祖上传下来的。。。。。。

    但是这姓葛的到了胶东地界,就有点尴尬了,因为在这边方言里,葛念做噶。葛达就成了噶达,意思成了疙瘩。而他的绰号‘噶大头’,其实准确应该写作‘疙瘩头’,在胶东这边的意思是指芜菁咸菜。。。。。。

    这还不是最气人的,最气人的是,在这边形容人小气、抠门的形容词就是嘎。‘你这个人噶死了!’意思就是‘你这个人小气死了’。所以杨猛才说他人如其姓,忒能算计。

    萧鹏笑了:“我倒觉得他可能是为了显摆显摆吧。我记得他小时候就这个性格。这小子倒精明,把老何叫去,这不就是曹操当年的‘狭天子以令诸侯’么?行了,反正回去也没事,咱去看看吧,就当看看老何了,怎么说也教了咱们三年呢。”

    老何是他们的初中班主任,作为班里最调皮捣蛋的两个人,当年没少让老何收拾:写检查、发展、大会批评。也就是两人沾光九年义务教育,不然早被开回家了。萧鹏还好点,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那种,杨猛就狠了,天天大会批评。

    萧鹏还记得杨猛初中时得过的最后一个处分,名字叫做:‘保留原处分不予撤销处分’,够绕口吧?

    这实在是当时学校实在不知道该给杨猛什么处分了,各种处分都记了个遍,最后只能给他一个这样的处分。

    杨猛不情不愿的说道:“你这话说的有道理。算了,就当回去看老何了,话说现在大了,倒真的想老何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老何人还真不错。”

    世界上有的事情很有意思,就比如说老师教育学生来说,越是那些上学调皮捣蛋让老师头疼的,越是毕业后想着老师的好,有机会就回去看看老师。越是那些上学时候老师当做宝贝供养者的学习尖子,和那些专门打小报告出卖同学的老师们的贴心小棉袄,毕业后越是不知道行踪。

    可能这也是跟人成长有关系。难道真是因为那些老师心理变态不骂人不舒服么?还真不是这样,那是恨铁不成钢。谁愿意让人记恨一辈子不是?当学生们真正踏入社会的时候,面对着更多的冷眼嘲笑的时候,才会发现,恩,当年那些老师批自己的话还真是对自己好。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我想再回去上学”的原因,人生最美好最单纯的时代。可惜大多数人都给浪费掉了。

    杨猛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直接跑回自己的小木屋,又提着一个纸袋跑了回来。萧鹏一愣:“那是什么?”

    “铛铛铛裆!”杨猛从纸袋里摸出一个盒子:“这是给老何的礼物,你说打脸不?当年她最头疼的学生,现在也算是人模人样了吧?”

    萧鹏一看那盒子:“我去!你不是把它给那个法国娘们了么?怎么还在你这里?”

    杨猛得意洋洋的说道:“我特么的有病我给她?我只是给她看看而已,她真以为陪我睡一觉我就把这给她了?做梦呢!童话都没有这么美好的吧?”

    小盒子里是一块浪琴玫瑰金复古表。浪琴赞助了迪拜赛马世界杯。每个夺冠的马主、练马师、和骑师都有一块作为奖励。萧鹏他们包揽了八项比赛的二十四块表。除了一块给了瓦哈卜,一块给了小冰洁,剩下的二十二块都在两人手里,他们倒是想送马场里的人,可是上面都刻了两人名字------小冰洁只要一块,刻上自己的名字送给了朱军,不得不说,除了不爱上学外,小冰洁倒真是个听话的小姑娘。

    作为冠军奖品的表能差了?那自然不能了!各种各样的浪琴手表都可以开表店了,现在马场荣誉室里拍着一大排奖杯和手表。

    在迪拜的时候,各种庆功趴体上的女孩那都恨不得从两人身上扒下点什么来。而这冠军纪念手表就成了她们的目标,这表也就是不到两万美金的样子,可是这冠军纪念表就有价值了,拿出去拍卖,能卖出个好价格的。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法国女孩,酒量惊人。那是和杨猛喝了个天昏地暗,幸亏那是在迪拜不是在拉斯维加斯,不然两人肯定找地方结婚去了。萧鹏还记得很清楚,杨猛当时搂着那法国妞,醉态可鞠豪气冲天的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我们这就去培养我们的爱情结晶去了。”萧鹏记得很清楚,当时杨猛给那法国妞的,正是这块浪琴玫瑰金复古版!没想到现在还在杨猛手里。这丫一定是偷偷给顺回来了。。。。。

    萧鹏呸了一声:“你就是一纯种渣男,说你是渣男都是表扬你了!”

    杨猛耸下肩,却不以为然:“这年头,男人女人都这样,谁也别笑话谁。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诱惑还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很多女人表面正派,清高。那特么都是假象。都是做给外面的人看的,看着就恶心,表里不一。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又是一套。比较起来我这算好的了,我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我找的姑娘都是你情我愿的,各取所需,我哪里错了?”

    “啊呸!”萧鹏啐了一口:“渣男就是渣男,哪来的那么多理由?”

    “五十步笑百步,你也别笑话我,在迪拜的时候也没看你玩的少了好吧。不然咱们去找人评评理?把咱们在迪拜那些日子的事跟大家说说?看看到底谁是渣男?”杨猛倒也无所谓。

    萧鹏急忙道:“咳咳,本事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杨猛来了本事:“我可不怕丢人,反正我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倒是你。。。。。。哈哈哈哈,来啊!互相伤害啊!”

    “呃,你赢了!”萧鹏果断的萎了:“猛子哥,来来来,吃兔子。”

    还是不要跟杨猛探讨这个问题了。这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给你个兔子堵住你的嘴再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