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传销受害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五章 传销受害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警察赶到医院时,正好是萧鹏两人手忙脚乱把什么费用手续都办完之后。萧鹏都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在外面等着,看着萧鹏交钱了才进来。

    虽说女孩还在昏迷中,倒是没有生命威胁,跟两人猜测的类似:从高处跌落,身上多处骨折,很是虚弱,而且还伴随着营养不良。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她身份的物品,看来只能等她醒来后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鹏跟警察做完笔录,讲述了两人怎么发现的女孩,怎么送到的医院,又留下了联系方式后,剩下的事情就跟两人无关了。萧鹏交代了医院的护士,女孩醒后好好照顾一下,如果需要钱再联系自己,两人就开车离开医院。

    在回马场的路上,萧鹏接了一个电话,是医院的小护士打来的,告诉他女孩已经醒了,并且把事情经过简单跟萧鹏说了说。萧鹏跟小护士道谢后,挂掉了电话。

    杨猛开着车,看到萧鹏挂上电话,问道:“到底咋回事?”

    萧鹏耸肩:“又是一个给骗进传销窝点的可怜虫。想要逃跑,慌不择路摔下山了。”

    杨猛一愣:“这年头还有搞传销的?宣传了那么多年反传销,怎么还有人上当?”

    萧鹏笑道:“多了去了,只要还有人做着一夜暴富的梦,传销组织就会存在。一个个的都做梦今天睡地铺吃土豆大白菜,明天住别墅奔驰宝马开回家。你以为只有人们的意识在进步?这传销也在进步,特别是现在中国又有‘直-销’这种形式的商业存在,所以现在各种传销组织进步也很快,让人防不胜防。”

    杨猛不解问道:“这直-销和传销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萧鹏语出惊人:“其实都是一个概念,在98年之前,就没有直-销这个词。有人会说什么直-销有牌照,有真实产品,有售后服务之类的,但是说实话,这些都不是直-销和传销的本质。因为两者的价值链或者收益来源,都是来自于最末端。就拿直-销人员的收入来说,和传销完全一样。通常直-销人员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两部分,一部分是新加入人员的购买额或者入会费,另一部分是现有直-销人员的销售额,如果没有新人加入,直-销人员的收入就会降低。不过在咱国家,判断一个东西是不是合法,并不一定是看这东西本质上是否合法,而是要看当局的态度。像这样的多层受益问题,咱们中国直-销法其实并不允许,但是如果没有这多层受益,谁会愿意做直-销呢?实际上国内有牌照大的几十多家直-销公司,都是多层次收益。也就因为这点,才会有那么多传销组织打擦边球。”

    “就像安利那样的?”杨猛好奇问道:“我现在听到安利两个字都怕,咱高中那个纪芳你还记得吧?她就搞安利,上次咱们回家我看到她,拖着我讲安利讲了四十分钟,我都快听睡了。”

    萧鹏调笑道:“你是快听睡了了还是要把她睡了?”

    “得,你老人家饶了我吧。我牙口还真没那么好,现在她的体重至少一百八,跟我说那是因为现在挣钱多了,生活没有压力,天天吃喝玩乐搞得。”杨猛答道:“这尼玛安利洗脑确实牛逼,听她的话的意思,我如果不买安利都不配活在这世上了。。。。。。”

    萧鹏点上一根烟:“你以为呢?安利是所有传销的老祖宗!1945年卡尔伯仁开创了纽崔莱公司,开始采用多层次直-销的方式销售其营养素补充食品,是所有多层次销售的鼻祖,59年的时候,纽崔莱的两个经销商创立了安利公司,迅速成长为美国最大的多层次销售公司。随着他们的成功,各种模仿的公司也纷纷出现。后来干脆都不卖商品了,直接玩起了资本,这也引起了社会问题,哦,就成了咱们嘴里说的‘老鼠会’‘非法传销组织了’。”

    “咱中国不是改革开放晚么?到了91年的时候,雅芳进入中国,那时候咱们老百姓大开眼界------原来东西还可以这样卖?那段时间,全民搞传销,我还记得那时候最著名的叫什么来着?爽安康摇摆机?几十块的摇摆机卖五六千!一时间影响全国,最高峰期间,光广东淡水一个地方,就有数十万从业人员。后来都引起了社会问题!也就是它最终导致98年颁发的传销直-销禁令。而从那时候开始,政府允许的,就叫做直-销了,不允许的,就叫做传销了。现在的传销进化的更牛逼了,直接划分为南派北派了。”

    “传销还分派别?”杨猛瞪大眼睛:“长江以北的叫做北派,长江以南的叫做南派么?”

    “还真不是,是按照运作方式的来区别。”萧鹏淡淡说道:“比如说南派传销,一般与普通人心目中的传销模式不一样,人们更容易相信。他们会几个人合租高档小区,也不限制人身自由,以生意、旅游为名异地邀请,通过和谐的氛围,把传销同当地的经济发展需求结合,通过歪曲政府发展思路,伪造政府发展项目,伪造领导人发言和文件等一系列做法发展成员,实行洗脑和精神控制。主要打着连锁销售连锁经营为口号,打着什么1040阳光工程,西北大开发,商务商会等旗号来运作。”

    “那北派呢?”杨猛追问。

    “那就简单了,打着‘直-销’‘网络销售’‘人际网络’等旗号,声称跟某种公司合作。上当受骗的人年龄较小,一般都是年轻人,刚毕业踏入社会那种,传统的打地铺吃大锅饭的形式。讲三商法,几何倍增学,人际口碑,直达送货。天天发展课,什么发展阶级,三谈三不谈,增加神秘感之类的。三商法被传销组织奉若神明,上一个级别欺瞒下一个级别,保密工作胜过保密局,所有人都坚信自己是国家秘密运作的,不是传销。再加上上当人员都年轻气盛,别人都能成功为什么自己不能成功?就这样一个个的扔里面了。这个姑娘还算不错的,没有给洗脑,逃出来了。”

    杨猛狠狠说道:“这警察干什么的?为什么不抓?”

    “怎么不抓?打掉了多少传销窝点?可是有什么用?这些人就跟中毒了似的,遣送回家后还跑回去再凑一起。现在咱们国家还有不少传销窝点呢,前两天不是一个青年就让传销人员给打死了?这引起轰动,天津静海的传销村也让人端了,小小的一个村子,301处传销窝点。你能说什么?这个姑娘还算不错的了,没有上当,还能逃出来。这是命大的了。接下来就看警方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了。”萧鹏淡淡说道。

    “回去看看那个姑娘?怎么说也起来了不是?”杨猛提议道。

    “算了,这又不是咱们可以管的事情,咱要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只写在日记本里。萧鹏道。

    杨猛笑了:“不留名个屁啊,警察那边早就留名了,不回去也好,去了好像成了跟她要钱似的。”

    “要个屁钱,那些搞传销的凑一起还有钱?天天嘴里喊着孟子的那套,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啃个馒头那就算幸福了。得了吧,能帮一把是一把,怎么,你看上她了?要她来个以身相许?”萧鹏调笑道。

    “靠,我的审美观没那么差吧,看她长得多有安全感啊。”杨猛抗议道。

    萧鹏笑了:“净说大实话,那些脑子不好使长得还好看的姑娘也轮不到他们骗,对不?”

    杨猛没接这个话茬,却问出另外一个问题:“萧鹏,你说他们跑山上去干什么?”

    萧鹏倒让杨猛问楞了,杨猛解释道:“那片荒山一座连一座,附近也没有个村子什么的,她怎么会跑那里去?最近的村子到她摔下来的地方也要爬两个山头吧?你说她一个小姑娘自己跑到那里去的?我怎么有点不爱信呢?”

    萧鹏倒让杨猛问住了,想了半天:“你说是不是那些什么传销组织带人跑去拉练,组织团队凝聚力之类的活动时,她跑出来的?”

    杨猛想了想:“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我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咱俩去山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抓到他们去?不叫别人,就你,我,带上大狗二狗,就当去野营了。你觉得怎么样?”

    萧鹏无语了,我觉得怎么样?不怎么样!几座山连在一起,这怎么抓?哪有那么容易?这些传销组织都跟老鼠似的,都有丰富的反抓捕经验,今天跑了一个人,他们肯定早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想抓到他们?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萧鹏还是答应了杨猛的提议。去山里看看有什么动物昆虫之类的,这应该也不错。再说了,就按照杨猛说的,权当爬山健身了。

    “行,既然都这么说定了,晚上我回去准备准备。”杨猛道。

    “准备什么?”萧鹏倒愣了。

    “帐篷烤炉水食材啊。”杨猛说的理直气壮。

    萧鹏算明白了,感情杨猛也不是为了去抓传销的,这丫的也是为了去野营的,绝对如此!

    ps:老杨有两点想要说明一下,第一点:呃,大家都知道,我小叔刚出狱不是?去派出所跑落户之类的事情,老杨大病初愈,今天就成了跑腿的了,派出所的那办事效率。。。。。。恩,快得很,只用了老杨一上午的时间,还没办完。。。。。。我昨天说今天要四更,恐怕要食言了,呃,理解万岁理解万岁!老杨报以最诚挚的歉意。

    呃第二点,是书友群里一个书友私下咨询我一个关于求职的的问题,看到那工作信息和条件,老杨只能说,传销。书友里有很多年轻人,还在上学还没踏上社会,也算是老杨给大家一点提醒吧。传销真的很可怕,大家都知道,老杨原来是做讲师的。曾经为了提高自己讲课水平,真听过传销的课{不是直-销},但是说实话,两者的课其实差不多,因为直-销的课我也去听过。话说一般人很容易被洗脑,是因为里面很多关于金融学并且偷换概念的东西,老杨算是杂家,因为了解一些金融学的知识,所以才看穿里面的问题。但是如果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很容易上当。

    告诉大家一个最简单的判断是否是传销的办法,就是你看你的收入,如果你的工作收入属于是多层次收入,也就是不光你自己的劳动所得,还要跟你发展的别人的劳动所得挂钩,那就是传销。你说安利什么的也是这样的收入模式?呃,咱们中国只有传销和非法传销,没有直-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