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迪拜风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迪拜风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迪拜帆船酒店不愧是七星级酒店,给客人提供的出租车是劳斯莱斯幻影,平时这车主要负责来往于机场接送宾客,但是冲着瓦哈卜的身份,直接给萧鹏二人做了观光车。

    第一次坐这样的豪车,萧鹏也激动地不行。

    抛锚的路虎已经交给酒店人员处理了,穆尔台迪给萧鹏等人做导游,给萧鹏二人介绍着附近的风土人情。

    “萧先生,你看,这就是哈利法塔,全世界第一高楼,总高828米,162层,你想上去看看么?”穆尔台迪问道。

    萧鹏挠了挠头:“这个,我只听说过迪拜塔,就是拍碟中谍的那地方不是?这哈利法塔是什么玩意?”

    穆尔台迪解释道:“哦,这哈利法塔就是迪拜塔。迪拜的石油并不多,对一般人来说,石油不多那就慢慢采,细水长流对吧?但是迪拜不这样,而是把所有的石油一采而空,变成钱后发展旅游业和贸易业,找了设计大师来设计高楼,不过由于资金支持不下去,现在很多都开始烂尾了。这迪拜塔其实从2009年开始,就已经烂尾了,最后只能像阿布扎比求援,最后阿布扎比酋长哈利法-扎耶德出钱,把这塔盖完了,不过命名权也给了阿布扎比,所以现在它不叫迪拜塔了,而叫做哈利法塔。”说完一指路旁:“你看喷泉旁的那个石碑。那是阿布阿扎的哈利法酋长立的纪念碑。”

    萧鹏一看,哈利法塔旁边有一个喷泉,喷泉旁边有一个纪念碑,上面用英文写着‘thank you,sheikh mohammed,for your kindness’穆罕穆德酋长,感谢你的善良?人家辛苦挑头盖的迪拜塔盖到最后,名字都归你了,你还谢谢人家的善良?你确定不是幸灾乐祸?

    杨猛在车里左看右看,跟萧鹏说道:“萧鹏,你帮我问问,拍速七那部电影的大楼在哪里?”

    《速度与激情七》里面,最经典的镜头莫过于两人开着车从一座楼直接冲到另外一座楼的镜头,那叫一个刺激。

    萧鹏无语的看着杨猛:“哥们,你别露怯了好么?那特么的不是迪拜,那是阿布扎比!那是朱美拉阿联酋联合大厦酒店。别看到个什么东西都以为是迪拜。单纯论建筑和景色来说,迪拜还不如阿布扎比,毕竟有钱鸟就大,阿布扎比有钱,比迪拜这边还能折腾。这帆船酒店不就是七星级么?人家阿布扎比的酋长国宫殿酒店八星!你怎么斗?不过迪拜更加的包容性比阿布扎比那边更好一些就是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迪拜在靠近波斯湾的一边,建设的非常漂亮,比如堪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棕榈岛。

    棕榈岛是由‘朱美拉棕榈岛’、‘阿里山棕榈岛’、‘代拉棕榈岛’和‘世界岛’四个岛屿群组成,是全世界最大的陆地改造项目之一。耗资140亿美元,完全由沙子和岩石搭建而成。岛上一共1.2万栋私人住宅和一万多所公寓已经全部销售一空,住在这里的不是名人就是富翁,据闻王菲在这里就有一套别墅。配套设施水下酒店,一处室内滑雪场、电影院等等。是世界上最大的沿海人工岛。开车在里面走了一圈,萧鹏不得不感叹,这不愧是有钱人住的地方,环境真是太好了。在这里还有一个六星级酒店,叫‘亚特兰蒂斯’,不过几人却没有进去看看。

    “迪拜就是小家子气。”穆尔台迪道:“迪拜的六星级以上酒店除了用餐外,都禁止游客进入。到了阿布扎比,就算酋长国宫殿酒店也可以随意进去溜达。”

    不过他们司机倒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人,溜了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喊着要回酒店。

    萧鹏愣了:“穆尔台迪,这才玩了多久?怎么就要回去了?”

    穆尔台迪解释道:“新城区就这么小,该看的都看完了,再没什么看头了。所以他才说我们回酒店比较合适。”

    “不会吧?迪拜就这么小?”萧鹏不解。“总共不到一个小时就看完了?”

    “当然不是这么小了,我们看的是新城区,还有老城区。”穆尔台迪解释道:“不过老城区和新城区没法比。”

    萧鹏笑了:“再怎么没法比,也是迪拜不是?咱们去看看去呗?”

    司机脸色有点犹豫,想了一下后,还是点头同意,驾车去了老城区。到也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

    萧鹏看到迪拜的老城区,直接傻眼了:说好的豪车呢?说好的土豪呢?萧鹏恍惚间觉得自己是在印度或者马基斯坦的某个小镇。中国的县城都比这里强很多!

    杨猛看着迪拜老城区,也是一脸懵逼:“卧槽,网上不是都说么?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就把我送到迪拜捡垃圾’,这尼玛怎么捡垃圾?这比县城还县城啊。”

    萧鹏把话翻译给穆尔台迪,穆尔台迪笑了:“其实早些年在迪拜捡垃圾是真的不错的,这里的迪拜人不断地换下家里不要的家具,基本上每两年就换一次,都是很好很贵的家具。不过自从中国人建立了免费的‘搬家公司’之后,再想来捡垃圾可没什么东西捡了。”

    听了穆尔台迪的话,萧鹏笑的那叫一个开心。杨猛好奇一问,听了也笑的不行。萧鹏摆了摆手:“算了,我算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富人能让你多惊叹,穷人也能让你多惊叹的地方。”

    “靠,又不是只有迪拜才这样,你去北京看看,去香港看看,去纽约看看,去上海看看,不都是这样?”杨猛道:“你看北京,有钓鱼台国宾馆,胡同里的高级会所,可是也有六环以外成片的北漂早上五点往城里挤;你看香港,有铜锣湾的繁华夜景,迪士尼的美好童话,也有那几个平米的‘棺材房’,纽约除了曼哈顿的繁华外,不是也有布鲁克林的贫民窟呢?”

    萧鹏听了杨猛的话,表情一楞:“卧槽,没想到能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大道理?这真是世界末日要来了么?”

    “我去你的!”杨猛骂道。

    穆尔台迪知道杨猛的话道:“现在的老城区,一般住着的都是外来劳工,比如前面那个地方就挺讽刺,叫做‘黄金乡’,但是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劳工营,在这里居住着三十万以上的国外劳工,拿着低廉的薪水起早贪黑的工作着。世界上所有地方都一样,只会让你关注好的一面,把不好的地方藏起来。”

    萧鹏耸肩:“好吧,让你这么一说,这迪拜也挺没劲的。咱们回去吧?”

    杨猛却道:“等下,先找地方买点酒,我今天要好好喝一场。”

    萧鹏听到这,点头:“我现在就想躺在浴缸里好好喝几杯了。”

    穆尔台迪直接带两人去了机场,在免税店里买了酒和烟,尽管在迪拜,你能找到酒吧喝酒,但是酒不能带走,想要带走酒,必须要有许可证。也就是穆尔台迪给两人办理好的证件。

    两人也算豁出去了,那酒是一箱箱的往车里搬。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卖酒的呢。萧鹏也不节约钱了!要知道,在迪拜买酒可真不便宜,但是也有个好处,在迪拜机场,你能找到几乎所有有名的中国白酒:茅台、汾酒、梦之蓝、国窖1573、五粮液等等等等,不过价格真不便宜,一瓶茅台要八百多迪拉姆,换成人民币也要一千五一瓶。但是这里可没有假酒!搬一箱再说!

    穆尔台迪比较有经验,介绍两人到了一家叫做‘le clos’的专营店,主要经营世界各大产区的名酒庄,还有不少老年分可供选择,一些波尔多四五级酒庄的葡萄酒价格非常友善。

    不过萧鹏看好的是这里的威士忌,那些在别的地方抢破头的日本威士忌和品质很好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在这里那几乎是不限量供应。回去的时候一定多带一些,哪怕报关多缴税也乐意。

    等到几人回到帆船酒店的时候,在这里的人都看到奇特的一幕:一辆奢华无比的劳斯莱斯幻影停了下来,这倒不稀奇,因为这车就是酒店运送客户去机场的。帆船酒店还有几辆呢。

    问题是从车上下来的人,既不是什么达官贵人,也不是什么名流富豪,而是两个穿着裤衩拖鞋的中国人,从车里大瓶小瓶的往外搬酒呢。这是拿着劳斯莱斯当运货车了?

    劳斯莱斯副驾驶位置倒坐着一个白袍,可是就连他怎么也捧着两瓶酒呢?识货的一看,好家伙,日本白州25年单一麦芽威士忌,好货啊!这尼玛谁这么奢侈?坐着劳斯莱斯去运酒?

    就连酒店的行李员都没回过神来,愣了半晌后才推着行李车走了过来。

    “那个。。。。。。你们运货应该走货梯啊。”行李员对着萧鹏抱怨道,萧鹏一愣,这是把他们当做搬运工了?

    萧鹏也没解释,指着劳斯莱斯的司机说道:“这事真不怪我,是他们直接把车停在这里的。”

    行李员看着萧鹏手指的方向,以为萧鹏是说车上的白袍穆尔台迪,点点头。小声道:“这些白袍也真是,也不考虑一下别人感受,让你们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搬东西,实在是。。。。。。唉。”说完帮忙萧鹏二人把酒放上行李车。

    萧鹏耸肩道:“没事的,眼睛长在别人身上,看就看呗,天天在乎别人看法我还活不活了?”

    行李员伸出大拇指:“你是我见过最洒脱的搬运工。我叫拉赫曼,巴基斯坦人,很高兴认识你。”

    “呃?我叫萧鹏,中国人。”萧鹏也自我介绍道。说完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bRotheR!”然后一起笑了起来。在迪拜,最多的外籍是印度人,其次就是巴基斯坦人。

    拉赫曼笑了几声后赶紧收住了笑容:“我们先把东西搬回去,今后我们再细聊,我可不想被扣工资。”

    萧鹏点头,和杨猛一起把酒往行李车上搬。他买的酒是各式各样的,所以都是小盒子,这更给装车增加了难度,所以装车速度并不快。

    眼看酒都要装好,拉赫曼准备往里运这些酒的时候,却看到两个帆船酒店的保安正架着一个紫红色头发带着墨镜的女人往外走。女人正在不断用蹩脚的英语说什么,两个保安却一直摇头,把她往外带。

    萧鹏也没在意这个事情,那个女人却突然指着萧鹏跟两个保安说什么,保安一脸疑惑的看着萧鹏,女人挣开两人,跑到萧鹏身边,一把揽住萧鹏的胳膊,很亲昵的在萧鹏脸上亲了一下,却在萧鹏耳边小声说道:“都是中国人,帮我个忙。回头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萧鹏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情,保安已经走了过来:“先生,请问这位女士是你的朋友么?”

    虽说萧鹏现在还在糊涂,但是听到女孩的中国话,那叫一个亲切。萧鹏点头:“没错,这是我的朋友。”

    保安一脸迟疑地看着萧鹏和那个紫红色头发的女孩,却冷哼:“即使是朋友,也不能什么人都来我们酒店,你们这些搬运工为什么不走货梯?”

    萧鹏还没说话,穆尔台迪却走了过来,看着两位保安:“我是沙特王室外事负责人穆尔台迪-本-阿齐兹-本-阿瓦德-本-拉登。我要见你们经理,我想问一下,你们为什么用这个态度对待我们瓦哈卜-阿勒沙特王子的贵宾。如果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我想对你们提出最严重的抗议。”

    两个保安傻眼了,萧鹏也有点傻眼,我去,感情这穆尔台迪也是后台大大的那种?看看他的名字就知道,他和那个玩爆炸的拉登算是亲戚啊?竟然是一个爷爷?

    想到这萧鹏这才反应过来,玩炸弹的那个拉登也是沙特人。。。。。。好阔怕好阔怕。

    唯一让萧鹏感到欣慰的是,哪怕他们是亲戚也不怕,毕竟拉登的家族太大了,就说拉登自己吧,那就是52个兄弟姐妹。他爹有多少个兄弟姐妹更不知道了。他们能有什么来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