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一百零五章 麻烦找上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五章 麻烦找上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到底怎么回事?”萧鹏问黄鹤。

    他到了马场门口,黄鹤正在那里一脸着急之色。仔细一看,马场大铁门外,停着两辆推土机,旁边一群穿着制服的人,仔细一看,竟然是城管?这是什么情况?好大的阵仗。城管到马场来干什么?不该他们事啊!

    看到萧鹏来了,黄鹤愤愤说道:“我特么的就服了,土地局和城管局联合执法,他们说要拆除违章建筑。”

    “违章建筑?咱们马场不是手续都齐全么?”萧鹏不解了,这马场可是手续齐全的老马场了,怎么突然蹦出来要拆除违章建筑了?

    他们马场承包的土地,是属于农村土地是没错,但是属于荒地,按照国家政策来说,使用荒山、荒地、荒滩及沙漠化、边远海岛土地建设的健身休闲项目,是优先安排新增建设用地计划指标的。像他们这样在荒地上建设马场,是国家政策支持的,怎么会有人蹦出来要拆违建呢?

    黄鹤气道:“他们说的是我们新承包的那片土地!包括你们的木屋那边。咱们最近盖的这些房子都是违章建筑,都要拆除!”

    就在这时,一个大腹便便身穿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看着萧鹏:“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无法无天了是吧?真以为家里有点钱就目无法纪了?”

    萧鹏笑了:“你说我们目无法纪?你告诉我们,我们哪里违法了?话说你是哪位?”

    “我是国土资源局的付涛。你们这些法盲,难道不知道农村土地承包者只能拥有土地的使用权?承包的土地必须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根据第十七条第一小节规定,维持土地的农业用途,不得用于非农建设!”制服胖子冷笑道。

    维持土地的农业用途?种草么?开马场的土地和《农村土地承包法》挂钩么?他们这里应该属于新增建设用地,而不是农村土地!这就是明显的偷换概念了,给马场盖大帽子,这是给马场下套呢。

    一个穿着城管制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老付,跟他们还废话什么?你们别闲着!进去拆!”

    听了他的话后,一群城管浩浩荡荡的要走进马场,手里拿着长棍子。推土机开到马场大门前。看架势随时准备进入马场。

    杨猛这时开着牧马人冲了过来,从车窗里伸出个脑袋:“萧鹏,怎么回事?”

    萧鹏耸耸肩:“说是联合执法,拆除违章建筑。你那木屋也是违章建筑。”

    “违章建筑他大爷!”杨猛就要开门下车,让萧鹏按住了车门。

    “你们想干什么?”穿着城管制服的男人冷哼一声:“你们还想抗法不成?”

    “抗法?你算哪门子法?你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呢?没有决定书就来强拆?你们凭什么?话说你是谁啊?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黄鹤骂道。

    “我是市城管支队大队长王树斌!小子你听好了,我们的人就是《行政处罚决定书》!”那城管领导冷哼一声“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打开铁门,让我们进去!”

    萧鹏叹口气,不愧是在中国名声赫赫的城管队伍,说话就是霸气。在中国,越是大城市,城管问题越少,越是小城市,城管问题越凸显。

    在网上调侃城管的段子太多了,仿佛一提起城管,人们首先会想到暴力执法四个字。其实说起来吧,还真不能完全怪城管。

    目前我国的城市管理体制就不够清晰,管理机构在国家建设部,到省里是建设厅,而到了地方,就要分成城管规划、园林、市政、房管等若干部门,因此职责交叉,互相扯皮,对于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都不愿意管。

    就拿那些小商小贩来说吧,大家都看到了小商小贩不容易,习惯性的同情弱者,就完全忽略了他们做的违章占道之类的事情对市民造成的困扰。假想一下,你一开窗,飘进来楼下烧烤摊带来的滚滚浓烟,你还会觉得城管不重要么?

    但是城管也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城管队伍普遍存在另聘人员多、文化低,没有进行专业培训,在城市管理执法中运用粗暴野蛮手段以达到执法目的的屡见不鲜,不按规定执法、徇私枉法现象层出不穷。再加上小商小贩也普遍文化低,就特别容易爆发冲突。特别是三线以下城市,这样的情况更为常见。

    杨猛气的想要下车,萧鹏却微笑着说道:“你确定你们要拆?”说这话时,马场里的各个马房还在建设中。

    “你们赶快停工!不许再建了!”王树斌对着其余的城管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进去拆除违章建筑去!你们让开!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抗法行为!别怪我们不客气!”

    萧鹏竖起大拇指:“王队长对吧?你们今天要是真的能把这拆了我才服你们。”

    杨猛又要下车,萧鹏对他笑了笑:“你去送人吧。给他们十条命也拆不了这里!”说完对着室内马场那边指了指,杨猛会意,哈哈大笑:“那行,我们走了,我还要去洗车。”

    萧鹏看着车里的吴洁:“你们的衣服都拿了吧?”

    吴洁点头:“恩,脏被褥我们也拿走了,洗好了连着衣服给你送回来。现在我们先去把车收拾一下。”

    郑琳琳冷哼一声:“姐,咱们这就回北京了,还在这里耽误那么多时间干什么?”

    萧鹏笑道:“就是,你们回北京吧,那被褥扔了就行了。”

    吴洁摇头道:“那怎么行,做人要知恩图报,你这次帮了我们大忙。”

    萧鹏还想说话,郑琳琳却接话道:“帮什么大忙了,不就是给咱们找个地方睡觉么,多大点事啊!”

    萧鹏冷下脸,指着郑琳琳:“你,下车!”

    郑琳琳公主脾气不小,直接下车:“下车就下车!”

    萧鹏道:“猛子,让她穿上她的那些破衣服,把我的衣服给我脱下来!”

    听了萧鹏的话,郑琳琳脸色大变。杨猛邪邪一笑:“好嘞!”然后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在郑琳琳身上扫来扫去。

    吴洁赶紧劝道:“鹏哥,你别跟小姑娘置气,她不懂事!琳琳,你快跟鹏哥道个歉!”

    郑琳琳当然不会道歉了,但是也闭着嘴不说话了。任由吴洁把她拖到车上。

    看到萧鹏几人无视他们,付涛和王树斌更生气了。付涛走了过来:“哼,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别干扰我们执法。快点让开!”

    “付叔叔?”郑琳琳却好像认识付涛,直接打招呼。

    哪知付涛冷哼一声,却根本不看她:“你们这是干什么?不许走,我怀疑你们都是犯罪分子。”

    “卧槽,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怀疑?你特么的真以为自己是警察了?滚尼玛的蛋!”杨猛直接破口大骂起来了:“屎壳郎插鸡毛------化妆什么迷彩小吉普?”

    吴洁小声问郑琳琳:“那是谁?”

    郑琳琳道:“付建斌的爸爸,付建斌么,你忘了?昨天晚上一起喝酒的那个瘦高个,长头发的那个。对了,昨天喝完酒后他们去哪里了?咱们怎么在这里呢?”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萧鹏还是听到了,心里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为什么大清早他们就来联合执法了。这感情是揍了小的来了老的?因为儿子碰了毒品不敢报警,只能换个手段来报复了。所以就有了今天早晨的这个联合执法。

    萧鹏笑了起来:“猛子,别跟他们废话了,你先送他们去长途车站吧,然后去把车洗洗。”

    杨猛却道:“别介,让我在这里看看热闹啊。”

    “行了,今后有的是热闹看,你快点走吧。不然留着你的妹子在这里?”萧鹏笑道,杨猛属于不安定因素,让他先出去再说。

    听到要把光头妹子留在这,杨猛脸色一变,赶紧改口:“好嘞,让开让开,好狗不挡道!”杨猛直接发动了汽车。

    “小子,我看你们还能嚣张多久!真以为有点臭钱就没人收拾你们了是吧?这次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付涛愤愤骂道。

    杨猛留给他一根中指,轰着油门冲了出去,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他开走之后,铁门又重新关上,人倒是能进,车进不来。

    王树斌气的跺脚了:“你们还楞在这里干什么?进去拆除违章建筑去!”说完指着黄鹤:“你赶紧打开大门!”

    萧鹏微微一笑,对王树斌伸出个大拇指:“你们真要把这里拆了我感谢你全家了。”他说的是真心话,想到瓦哈卜要来他就头疼。

    黄鹤走过来问:“鹏哥,里面怎么办?停工?”

    “停个屁啊,你也不看看那些监工的都是什么人?还轮到咱们操心?”萧鹏掏出一根烟,递给黄鹤“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进来。”

    “嘿,小子,叫板?”王树斌往后一挥手:“把它们大门给他推了,敢阻挠咱们执法,我们不能妥协。”

    萧鹏冷冷一笑:“你特么的别侮辱执法两个字了,你真推了我马场的门,你这身皮就该脱下来了。”说完指了指一边的付涛:“包括你!”

    付涛听了萧鹏的话,心里一惊,难道这里还有别的隐情?这里背后力量很大?不对啊,来时他可打听好了,这里就是个有钱小子开着玩的,而且听说为了这事还跟家里闹翻了,不应该有什么能量吧?

    付涛还在考虑,王树斌却等不及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可是嚣张惯了,哪个做买卖的不要给自己细声细语的说话,你还跟我叫板?

    “你们特么的愣着干什么?给我推!出了事我顶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