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七十三章 狄玮要嫁人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三章 狄玮要嫁人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然不是,同名而已。”蔡俊伟解答了杨猛的问题“如果那个没事送石头的李晨是他大舅哥,狄玮就发达了。”

    “那不就是个演员么?怎么就发达了?”杨猛不解。

    蔡俊伟却道:“范爷眼光那么高,你以为什么人都能看得上?她为什么会看上李晨?你真以为是李晨抱大腿?我告诉你,李晨才是娱乐圈里的隐藏BOSS好吧。”

    杨猛问道:“有没有那么夸张?我没看他有什么别的新闻。”

    “你以为呢?人家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爷爷是37年延安‘抗大’出来的老革命,奶奶参加抗美援朝,前段时间她老人家过世,看看现场花圈上的名字,几乎都是国字号领导。而且李晨自己本身就是隐形富豪,福布斯前排人物。SSC超跑俱乐部成员,半年换一辆豪车玩的主。”蔡俊伟跟杨猛介绍道。

    “我去,看不出来啊,他还真够低调的。”杨猛感叹道。“这些红三代混娱乐圈还真从不拿自家家事来说话,这点倒挺好。”

    “咳咳,你们俩跑题了!”萧鹏说道:“继续说后面发生的事。”

    “哦。”蔡俊伟对狄玮道:“你继续说吧。”

    狄玮一愣:“我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哦,李茹的哥哥李晨。我那该死的大舅哥!”

    杨猛吹了声口哨:“大舅哥都叫上了?这事看来妥了啊。哥几个,准备好送红包吧。”

    “妥什么妥了?”狄玮抗议道:“还不是因为咱们马场,我才牺牲自己虚与委蛇?”

    “为了马场?”萧鹏不解问道:“这里又有什么故事?”

    狄玮叹口气道:“李茹是台湾人,家里是做安全帽生意的。”

    这句话一说,除了杨猛外,所有人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杨猛左右看了看:“这做安全帽生意是什么意思?”

    萧鹏却感叹道:“狄玮,你这未来老丈人家里好像很有能力的样子啊。”

    狄玮苦笑道:“谁说不是啊。你也知道台湾和日本关系比较近,他自己家就在日本开了个马场,完全可以让‘银子’和‘泰坦’以他家马场的名义在日本参赛。不是因为这个,我怎么会屈服呢?我可是纯爷们,宁死不屈的。想让我娶她妹妹我就娶?想得美!”

    蔡俊伟直接:“说的好听,也不知道当时是谁,听到人家家里是在台湾做安全帽生意时,吓得脸都绿了。”

    杨猛急道:“你们说什么呢?这安全帽生意又怎么了?谁给我解释一下这里有什么典故?”

    还是萧鹏给出了解释:“在台湾做安全帽生意,那肯定绕不开一个人:‘白狼’张安乐。那个李晨既然家里能做安全帽生意,自然和张安乐有关系了。而能和张安乐挂上钩,能是普通人么?”

    杨猛追问道:“这个张安乐又是干什么的?”他没听过这个名字,充满好奇。

    萧鹏言简意赅:“台湾竹联帮元老。同时是全球最大的安全帽生产商,他生产的安全帽,占了全球市场的45%以上。恩,用一句话形容就是:爱国黑帮商人。”

    “噗。”杨猛喷了:“这三个词放在一起,怎么看也不协调。”

    萧鹏笑了:“这可真是个牛人,就这么说吧,混黑道咱不如他,混学业咱也不如他,混经商,咱还是不如他。”

    杨猛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快点说说他,这家伙到底干什么的?”

    萧鹏想了想:“首先说他第一层身份,黑社会元老。他和别的黑社会成员不一样,他出生在书香门第,父亲是军官,母亲是教师,他从小就是学习成绩优异的优等生。但是就这么一个人,却很早就接触了黑社会,1964年时,16岁的他加入了刚成立的竹联帮,被取名‘白狼’。后来和竹联帮核心人物陈启礼共同成为竹联帮两大台柱子。不过后来由于竹联帮内斗厉害,他感到失望,跑到美国去上大学去了。现在的他是淡江大学的历史系学士,美国内达华大学会计学士与咨询管理学士。哦,还有美国圣马力学院心理学学士、社会学学士。一共五个学士学位,牛逼不牛逼?”

    “这尼玛是黑帮还是学者啊?”杨猛一脸不可置信。

    萧鹏继续说道:“后来他回到台湾后,因为违反《组织犯罪防治条例》遭到通缉,从96年开始避居大陆经商,建立韬略集团。在这里一呆就是17年,在这期间,他成了全球最大的安全帽制造商,几乎现在全地球半数的安全帽都是他卖出去的,就这么说吧,咱们马场里面的马盔,那都是他公司的产品。现在身价三十亿以上。所以说,他还是个很棒的商人。可是你猜猜他现在做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杨猛白了一眼萧鹏。“快说快说。”

    萧鹏给了杨猛答案:“他现在成立了‘中华统一促进党’,是台湾第一个促统党,一直致力于两岸和平统一。当年台湾‘反服贸浪潮’时,他带人跑到立法院‘教育’学生,把他们一通臭骂,却没人敢动他,因此而一举成名。”

    杨猛一愣:“他这么有威信?那么多示威学生就这么听他的话?”

    萧鹏呵呵一笑:“他带了两千名‘社会各界人士’前去一起去教育那群学生,恩,都是浑身纹身的那种。”

    “卧槽。”杨猛感觉自己除了这俩字已经没有别的话能用来评价他了。

    萧鹏下了最后结论:“反正就是玩黑道碾压一大批人,做学问又碾压一大批人,做商人还碾压了一大批人,就个人能力而言,妖孽一样的存在。自从陈启礼死后,他在台湾也是教父一样存在的人。那个李晨家里能和这张安乐挂上关系,能是普通人么?”

    杨猛一脸同情的看着狄玮,拍了拍肩膀:“兄弟,我会给你准备个大红包的。你就安心嫁了吧。”

    狄玮彻底无语了。

    萧鹏问狄玮:“你那大舅哥怎么没来呢?”

    蔡俊伟给他解答了答案:“尽管他大舅哥在日本有个马场,但是规模并不大,本来就是为了玩而已,他大舅哥知道我们去香港的目的后,自告奋勇的把这活揽下了,去日本打点关系,让咱们的马可以去日本参赛。据小道消息说,那李晨要把这马场给李茹,让他们小两口有共同爱好,进一步促进感情。”

    萧鹏乐了:“嘿,这李茹到底要做了些什么才能让他们家里头疼成这样?我怎么感觉他家就差在家里摆个香台把狄玮供起来了?狄玮,你这算是为民除害了?你怎么知道的这小道消息?”

    “他大舅哥亲口告诉我的。”蔡俊伟淡淡说道。

    狄玮都快哭了:“我特么的也不想这样啊,本身我和李茹就是玩玩而已,谁知道能是这个结果?我特么的再也不玩了还不行么?”

    黄鹤递刀片了:“我觉得你还是趁机多玩玩吧,等你真的嫁人了,恐怕你想玩也就没机会玩了。”

    “你要真的不想嫁人,要不然你跑路怎么样?”杨猛出主意道。

    蔡俊伟笑道:“人家都把狄玮家里摸了个门儿清,你以为随便一个男人睡了一次李晨妹妹就可以当妹夫?狄玮的家境也不错,配得上他家,他这才着急的,如果是个阿猫阿狗,说不定真放汽油桶里沉海了。现在好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他敢跑?分分钟上他家去提亲你们信不信?”

    不说这话不要紧,一听蔡俊伟这么说,狄玮急了:“特么的还不是你把我给卖了?不然我能这么狼狈?你这是落井下石看我热闹!”

    萧鹏不解:“这是什么意思?中间还有什么故事?”

    狄玮哭丧着脸道:“鹏哥,我这交友不慎啊,那李晨就是一台湾人,又在香港,他能查到什么?顶多查查我家里做什么的之类的。结果蔡胖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就连我幼儿园在哪里上的都告诉人家了,你让我还说啥?”

    蔡俊伟摇头晃脑:“兄弟,我这是为你好。你今后的生活会稳定下来,你会感谢我的!最好早点有个孩子那就更完美了。”

    “我感谢你大爷。”狄玮比出中指。

    杨猛一脸严肃,拍了拍狄玮的肩膀:“兄弟,我同情你,听哥们一句话,珍惜最后的自由时光吧。”

    萧鹏则道:“这事情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不要随便精-虫上脑,你永远不知道那些美女背后站着一个什么样的大舅哥。”

    黄鹤还是比较善良的,端起酒杯和狄玮一碰杯:“男人一生三个状态,小男孩,大男孩,老男孩,但是有一个分支,那就是父亲。你早点进化到那个状态,就不会觉得委屈了。”

    狄玮看着众人,沉默了半晌才叹口气:“我这辈子造了什么孽才认识你们这群人啊。你们都不是好人!”

    萧鹏不乐意听了:“什么叫我们不是好人?是我们让你去参加趴体的?是我们让你去喝酒的?是我们让你们睡人家刘茹的?再说了,你知足吧,全世界男人都想做又最难的事情你都做到了,你还不偷着乐去?”

    杨猛好奇:“什么是全世界男人都想做却又最难的事情?”

    “把拉拉掰直了呗!男人最想干而难度又最大的十件排名第一的就是这个。”萧鹏道。“不管怎么说,狄玮,你为马场做得贡献我们会铭记于心的。对了,黄鹤,参赛的问题目前看起来可以解决了,但是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