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六十三章 无处可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三章 无处可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嗨,萧,英国之行感觉如何?”亨特艾伦正在牵着‘泰坦’散步,看到萧鹏开车过来,对着萧鹏二人打招呼。

    萧鹏耸肩:“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差。”

    亨特艾伦一脸贱兮兮的样子:“萧,感受到英国女孩的热情了么?”

    “噗嗤。”萧鹏没回答,身后的杨猛倒先笑了起来。萧鹏恶狠狠的瞪着杨猛:“你敢把伦敦发生的事情说出去,我就敢往你内裤里倒风油精!”

    杨猛耸肩:“你赢了,我回宿舍洗澡去。”说完晃晃悠悠的离去,不过看他肩膀抖动的频率,明显在那里偷笑。

    亨特艾伦尽管听不懂两人说什么,但是也知道肯定有内情,好奇问道:“难道在英国时有什么故事发生么?”

    萧鹏摇头,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没有任何问题,怎么样?‘泰坦’状态如何?能适应这里的环境和气候吧?”

    听到萧鹏问到了‘泰坦’,亨特艾伦倒来了精神,只听他抱怨道:“我们马场里面缺少太多东西了,这段时间一直无法系统训练,我现在每天都在祈求上帝,不要求‘泰坦’进步多少,只要求它能保持状态就行,但愿他老人家能听到我的祈祷。”

    萧鹏笑着安慰亨特艾伦道:“这两天新马场那边正在加快速度建设呢,你不要小看我们中国效率,很快就可以完工的。”

    亨特艾伦瞪大眼睛:“马场的建设可不能马虎,不管是泥地还是草地,都要非常认真的去做才可以!”

    萧鹏拍了拍亨特艾伦的肩膀:“冷静,我们这是给自己干活,自己的建筑队,自己采购原料,那是不会搞豆腐渣工程的。”

    “但愿吧。”亨特艾伦还是不太相信:“现在这个季节种草就已经来不及了。我真的觉得把‘泰坦’留在这里是个错误。”

    萧鹏双手一捻,做了个点钱的动作:“相信我,在中国,只要你有钱,就会有奇迹出现在你眼前的。”

    亨特艾伦耸耸肩:“我不相信你也没有办法,谁让我现在是‘黄骠马场’的签约骑师呢?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萧鹏哈哈大笑:“你不会后悔这个选择的。对了,我这次找你其实是有事情想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呢?”

    “亨特,我想去日本或者韩国参加锦标赛,我们怎么样才能去参赛?”萧鹏问亨特艾伦。

    亨特艾伦两眼一亮:“你要参加天皇杯么?那可马上就要举办了。”可是随即他脸色又黯淡了下来,长长叹了一口气:“唉。”

    不能否认的是,日本的赛马运动确实发展非常好,每年大小赛事一万五千多场!其中每年春秋两次的‘天皇杯’比赛,是日本最顶级的赛事之一!

    要知道,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重量级赛马比赛,都是条件赛。而条件赛又可以细分两类,低级的叫表演赛,高级的叫级别赛,而在级别赛中,划分为三类,分别是三级赛、二级赛、一级赛,数字越小比赛程度越重要。

    由于级别赛是速度赛马中最重要的比赛,所以,在介绍马匹以往比赛成绩的打印资料中,这些赛事通常会用黑色粗体表示,所以又叫黑体赛事。目前全世界一共1928场级别赛,其中901场三级赛,568场二级赛,459场一级赛。不同国家的赛马管理机构不同,级别赛制定标准也不同,但是通常级别赛的参赛马匹评分都要求非常高,奖金也高。比如像澳大利亚只有比赛奖金在35万澳币以上的比赛才能申请成为一级赛,此外还有很多细化的条件。

    而一级赛中,有一些赛事由于举办历史悠久,那就不是单纯的一级赛,而是一级赛中的经典赛。日本的天皇杯,就是属于经典赛。

    萧鹏不解:“你叹气干什么?”

    亨特艾伦叹气道:““银子”没有参加天皇杯的资格,日本鬼子的赛马虽说奖金高,但是条件太操蛋了。”

    萧鹏不了解,递给亨特艾伦一支烟:“亨特,跟我讲讲呗?”

    亨特艾伦摆手拒绝萧鹏的烟,把‘泰坦’带回马厩。把‘泰坦’安置好后,走到萧鹏身边,对萧鹏说道:“在日本参加新马赛,大体分为两岁与三岁两种条件,再细分为只开放予国产马和母马的比赛。‘银子’这样从未出赛过的马匹,只能参加新马赛,可是它这样的外国公马是没有资格参加日本新马赛的。”

    萧鹏无语道:“日本人这意思不就是自己玩么?”

    亨特艾伦点头:“萧,你还真说对了。曾经日本马会的赛马级别也是按照国际惯例分级,结果后来国际赛事编录委员会,也就是icsc在07年的时候直接把日本定为了一级赛马国,把他们的比赛级别改成了日本独有的JPn1、JPn2、JPn3,他们的比赛都没有国际积分。甚至包括日本经典五冠赛都是没有积分的。”

    萧鹏倒一愣:“啥?在日本赛马没有积分?”

    “对!”亨特艾伦确定了萧鹏的话:“就是因为他们不带外国马玩!那些比赛外国马都不能参赛,给他们个屁的国际积分?最后没有办法,日本马协只能允许外国马参赛才改回g1级别。但是对这些新马想去比赛,那是不可能的。”

    “意思是必须要在别处取得成绩之后才能去日本参赛?”萧鹏疑惑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亨特艾伦确定道。

    “那韩国那边比赛呢?”萧鹏继续问道。

    亨特艾伦耸耸肩:“韩国和日本类似,他们更有意思,你如果想参加小型马比赛,那举着双手欢迎你,但是如果你想参加新马赛事,那就跟日本差不多了。”

    “小型马?”萧鹏不解。

    “恩,韩国本土马品种资源,跟韩国人一样,个子矮小,跑的也慢,只能搞同品种-马比赛。”亨特艾伦道。

    萧鹏挠头了,看来想去比赛赢奖金,真没想象中那么简单:“那咱们现在去哪里参赛比较合适呢?”

    亨特艾伦想了想:“萧,如果你只想在亚洲范围内比赛的话,就只能去香港了,倒是可以参加新马赛,但是香港新马赛是分龄让磅赛而不是条件赛。”

    “新马参加让磅赛?”萧鹏不解。

    亨特艾伦点头:“在香港赛马季本季到达香港的三岁或者三岁以下的马匹可以参加新马赛,赢了还可以继续参加,不过要负重让磅。比完新马赛后才可以参加分级赛。甚至国际公开赛。”

    萧鹏抽了一口烟:“说到底就是要低级一级一级比上去就是了?不过香港赛马搞的那么红火,怎么会是让磅赛呢?”

    让磅赛是赛马的另外一种形式,就是让优秀的马匹负重跟不好的马匹比赛,这就好比让潘长江和博尔特比一百米,那博尔特必胜无疑。但是让博尔特背上一百公斤负重再跟潘长江比呢?呃。潘长江应该能赢吧?

    亨特艾伦耸耸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香港那里本身就不是产马地,对他们来说,拉头马几乎成为了当马主的唯一目的,头马数字也几乎成为骑士、练马师每季考核的唯一指标,为了提高成绩,香港那边的本地赛马大多是阉马,退役之后几乎就没有价值。但是考虑道香港马匹水平参差不齐,所以,只能采取让磅赛。有时候因为赢了赛马比赛后要加重负磅,甚至可能会升班对上更强的对手,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有的马主为了多赢一场关键比赛,甚至会在获胜后故意输几场来减分,甚至故意输比赛降班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萧鹏撇撇嘴:“真特么的怂。”

    亨特艾伦道:“像你拥有‘银子’这样的的精英级别的好马,肯定不屑于这么做,但是如果你养一只不好的马也想参赛,负磅赛是不是就变得很有利于你了?”

    萧鹏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个保护弱者的规则。”

    亨特艾伦打了个响指:“bingo!在这样的规则下,几千万的马也可以和几十万的马同场竞技,而且还不一定能赢,这样就增加比赛的观赏性。当然,如果能晋级分级赛那就不一样了,三级赛还是让磅赛,但是二级赛就是条件让磅赛,一级赛就是平磅赛了。”

    萧鹏挠挠头:“我如果和‘银子’去参赛,那要让多少磅啊。。。。。。”

    亨特艾伦倒笑了:“如果你去参赛,恐怕没人好意思让你让磅。别的骑师体重都是120磅以内,你的体重一百五十多磅,还怎么让你让磅?那不是胡闹么?你如果要去参加比赛,只要别绝对优势获胜,没事破个记录什么的,杀到条件赛里,没人会在跟你提让磅的事情。”

    萧鹏听了亨特艾伦的话,脸色一喜:“太好了,我们去香港参赛吧!”

    亨特艾伦却摇了摇头:“萧,还有一个问题:你是香港马会的会员么?”

    “恩?”萧鹏一愣:“我不是啊。”

    亨特艾伦泼了一盆冷水:“不是香港马会会员你可不能去参赛的。”

    萧鹏倒很牛气:“办个香港马会会员多少钱?”

    亨特艾伦苦笑道:“上帝,我现在真觉得我跟错老板了!萧,请你相信我,香港马会会员,还真不是你有钱就能办下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