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二十九章 痛宰别人家的孩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九章 痛宰别人家的孩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魏琛的找来的打草师绝对很有卖相,一头白发,留着胡须,一副高人的样子,据闻是专门从浙江请来的打草高手,什么蟋蟀协会副会长,有自己的蟋蟀俱乐部,光出场费就要六位数!魏琛为了赢这比赛也是下了本钱了。而黄鹤则是自己亲自打草。就跟他玩赛马一样,喜欢自己动手。

    两人都很自信的压了自己三连胜,对他们来说,十万块钱根本不是什么事,要赢就要干净利索的赢。

    这样的结果就是两人每人都扔了十万块,最后魏琛二比一获胜。黄鹤明显气的不轻,十万块对他来说是小事,再说他刚才还赢了,但是输给魏琛还是让他感觉非常不爽。这丫的还真如刚才杨猛跟自己说的,爱好就是给人添堵!接盘了自己的妞不说,还赢了自己的比赛,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一切都不顺!在宁阳输给狄玮,在这里又输?还特么的是输给最不想输的人,他突然想起在外面聊天时,猛子跟他说的话,他咬咬牙,下了一个决定。

    魏琛此时心情倒也不是很好,第一场胜利就没能三战全胜,他要拿下最后的胜利,而且是绝对胜利,结果没想到,第一场比赛就不是全胜。

    “李爷,我们怎么会输一场?我不管蟋蟀还是什么都是最好的,为什么还是会输?”魏琛对着他的打草师说道。

    李爷苦笑着摇摇头:“这蟋蟀里的学问太深了,刚才那小子的蟋蟀明显是宁阳蟋蟀,看样子曾经经历过苦战,可能还是以失败告终,现在知耻而后勇,所以战斗力更强了。不过别担心,今天参赛的这些蛐蛐我看了一下,除了那只蛐蛐外,别的对你都构不成影响力。”

    已经这样的结果了,魏琛也只能感叹自己运气不好了,谁让自己碰到了这场比赛中最强的那只蛐蛐呢?

    事实果然如李爷说的那样,魏琛接下来以两个干净利落的三比零进入了决赛。幸亏赔率不高,不然庄家都要输红眼了。特别是半决赛,几乎是一边倒的跟着魏琛下注,现在他可是夺冠大热门了。

    狄玮也进了决赛,但是跟一路顺风顺水过关斩将的魏琛不同,狄玮的蛐蛐是两个两胜一负进入的决赛,一路磕磕绊绊,要不然就是不开牙主动认负,要不然就是持久战惨胜,总而言之,现在的他多了一个绰号,叫做‘狗屎运的狄玮’。不过奇怪的是,狄玮倒是每次都能压中,可惜赔率不像第一场那么高了,但是两场下来,也赢了个几十万。这几场下来,狄玮的笑的合不拢嘴。

    潘佩宇站到一张桌子上:“各位兄弟们,大家看到了,经过一天的角逐,我们的两个冠军竞争者已经出现了,最后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今天运气爆表的狄玮获胜还是一直以绝对优势取得压倒性胜利的魏琛获胜呢?最后一场比赛了,今天的赢家就从两人之中选出。三十万冠军奖金最终花落谁家?让我们拭目以待。现在大家踊跃下注了!”

    狄玮和蔡俊伟毫不犹豫的买了自己三场全胜,看到他们的下注,全场响起一片口哨声:“小玮,怎么,又来了自信了?”

    狄玮笑着挥挥手:“必须要全省夺冠才有面子不是?”

    “得了吧,你刚才还输了两场呢。”

    “那是因为对手太强,谁想到下半区没高手,决赛是这么弱的对手呢?”狄玮一边说,一边一副挑衅的样子看着魏琛。

    “这事都怪我,随便拿着两只破虫就来参赛了,来,帮我也押狄玮全胜。”黄鹤走了过来。直接到庄家那里押了十万。“可惜压的太少了,不然肯定会发一笔。”

    魏琛低声问一旁的李爷:“李爷,咱们肯定能赢吧?”

    李爷小声答道:“魏老板,玩蟋蟀可没有必胜这个说法,我可不敢说百分百必胜,就像开始第一局不就输了一局么?只能说赢面大小,我觉得这事情还是要靠你自己来判断。”

    魏琛想了想今天比赛的过程。心里也有了底:“喂,你们嫌玩的小,咱们可以大玩一下。有兴趣么?”

    “大玩?你要打算怎么个大玩法?”黄鹤微微一笑,接过话茬。

    “起码玩个七位数呗。”魏琛洋洋得意的说道。

    狄玮噗嗤笑出声来:“我这一会儿就赚了一百多万了,我还以为大名鼎鼎的魏琛能有多大气呢。没想到就来个七位数。我只要三比零赢了你,我这不就有七位数进账了?”

    没错,这场庄家给狄玮的赔率又是一赔十,大家都去压魏琛的蟋蟀去了。

    魏琛冷哼一声:“我不是怕玩的太大你们拿不出那钱么?”

    黄鹤微笑道:“狄玮和蔡俊伟的财力我是不知道,但是你这话跟我说,你不觉得可笑么?你要玩多大?我陪你玩?”

    论财力,三个魏琛加起来也不够黄鹤家的资本,人家老子的生意可是大的不行。魏琛想跟黄鹤比财力,那差距还真不是一点半点,所以黄鹤才能有底气的说出‘你要玩多大我都陪你玩’的豪言壮语。

    黄鹤和魏琛都是从外国回来,平时不在圈子里混,彼此也不了解对方,一听这话,两边倒是对上了:“说吧,你想怎么玩?”魏琛冷哼道。

    黄鹤微笑道:“你能玩多大,我都接着就是了。”

    “我就愿意听这个。”魏琛道:“我做手游公司的,公司里别的不多,就是现金流多。可以随便咱们玩。”

    黄鹤打了个响指:“行啊,正好我也穷的光剩下钱了,前几天运气不佳,输给狄玮不少呢,从你这里找补回来也行啊。”

    萧鹏有点楞:“这是什么意思?不带咱们玩了?好像咱们才是魏琛的对手吧?”

    狄玮也有点无语:“我勒个擦,几个意思?钱少就要被瞧不起么?”

    杨猛一巴掌拍到狄玮头上:“你守着我和萧鹏说这句话,你真觉得好么?我们俩没钱,来来来,你瞧不起我们个试试!”

    狄玮捂着脑袋:“猛子哥,我说错话了,我又不是说你们。”

    “我管你说谁呢,刚才你那话说的就不对!”猛子不依不饶。

    这边的骚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力,潘佩宇凑了过来:“大家都别冲动,听我说好么?咱们当时凑一起,不就说自己人玩玩闹闹可以,别玩太大么?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冷静。冷静。”

    黄鹤微笑道:“潘佩宇,别紧张,我们只是闲着没事玩玩而已。三瓜俩枣的谁在乎啊。”

    “没错。”魏琛接过话说道。“只是玩玩而已。”

    “好吧好吧。”潘佩宇道:“既然是玩玩,那你们怎么那么认真呢?这事情不管如何,传出去都不好听不是?”

    魏琛摆着手:“好吧好吧好吧,冠军得一千万,意思意思就行了。”

    黄鹤点头:“行,就照你的意思,谁夺冠,谁拿一千万,这个赌注我跟了。”

    潘佩宇知道劝不了了,这个结果就很不错了,只得点头应允。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

    倒是在一旁的萧鹏等人又有意见了:“我去,这是把咱们给彻底无视了么?”

    杨猛举手道:“我有个提议,咱们不参加这决赛了吧?”

    狄玮点头:“好主意,尽管我很想得这个冠军,但是这尼玛忒不重视咱们了,我们不比了,看看他们怎么玩下去!”

    听了几人的对话,魏琛和黄鹤才反应过来,这场比赛的场上主角还有狄玮一众人,如果他们不参加,他们俩的赌局可进行不下去。

    魏琛干咳两声:“小玮,你这是给自己台阶下么?今天的冠军我拿定了,你这是想让自己输得体面点么?”

    “吆喝?激将法?魏琛,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换点新花样?我早就不吃那一套了。”狄玮不屑的说道。

    黄鹤也道:“狄玮,我这投注可是相信你,是押你赢,你这不参赛像怎么回事啊。”

    魏琛却冷哼一声,问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狄玮道:“必须要有我们的一份。不能不带我们玩!”

    魏琛笑道:“小玮,我这是为了你好,少输点钱不好么?你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赢过我?”

    “这小子的自我感觉太好了,不虐他我都觉得对不起我自己了。”杨猛冷哼道。

    黄鹤听后摇头晃脑的说道:“敢来就下注,不来就闭嘴,口号喊得震天响,却连下注都不敢。不会拿不出更多的赌注了吧?”这是说话埋汰魏琛呢。

    魏琛听了黄鹤的话,也不生气,指着门口方向:“骑士十五世,折算给你们七百万行了。你们如果赢了,这车是你们的了。”

    “行,这赌注我接了,正好想换车,虽然我不喜欢这车,但是总比没有强。”狄玮和魏琛击掌:“蔡胖子,回去你开骑士十五世吧,那车倒是能装得下你。唉,现在想想院子还是太小了,又多了一个大家伙!”

    潘佩宇干咳两声:“现在都解决了吧?我们开始比赛吧。”

    杨猛捧着蛐蛐罐上场,正准备打草,那白胡子李爷走了过来,轻蔑的看了一眼杨猛:“你小子做好准备怎么输了?”

    杨猛一听,两眼一瞪,转过头来:“萧鹏,我不想玩了。反正决赛了,别搞那些乱七八糟得了,我要给这老头子点教训。”

    萧鹏竖起大拇指:“准了!”

    杨猛一听,直接改变了打草方式,变得更有攻击性。

    裁判刚一开闸,小强直接扑了上去,只有一口,比赛结束了。

    全场鸦雀无声。杨猛看着那个李爷:“快点,我没时间陪你玩。早点结束,我还要吃午饭呢。”

    “这不可能!”李爷愣愣的看着斗盆,里面的小蟋蟀那么不起眼,可就一口咬死自己的八厘虫王!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睁大眼睛仔细看着斗盆,他还是怀疑自己是做梦,可是里面的八厘虫尸体告诉他,这不是梦。六厘对八厘,一口决胜负?这不是科幻电影好吧?

    杨猛已经拿出自己第二只虫了:“喂,你还来不来了?不来就快点认输!”

    李爷这才反应过来,拿出第二只虫。这次他认真了起来,游了半天之后才把蛐蛐放入斗盆,挑须下草都异常的仔细,在裁判的再三催促之下,才跟裁判示意,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不过结果没有任何改变,一掀开闸门,同样的一幕再次发生,一口下去,李爷的第二只斗虫也已经牺牲了。

    李爷感觉自己玩了几十年的蛐蛐白玩了,这忒特么的不科学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像做梦。而一旁看这的魏琛,脸都绿了。他们赌的是谁夺冠谁赢,他现在已经输了一千万外加一辆车了。

    “喂,还有最后一场呢,不能不赌啊,你还有挽回荣誉的机会,有可能不被剃光头哦。”狄玮晃着从魏琛那里得到的车钥匙,调侃魏琛道。

    “第三局算我输!”魏琛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等下。”黄鹤叫住了他。

    “干什么?还有什么事?我的钱都给你了!你还想多要点么?”魏琛明显赌品不好,这也不怪他,从小到大,他都是赢家,几乎没有过输的经验。这次的失利让他非常的气愤!

    黄鹤撇撇嘴:“真的没有风度,其实我只是希望你帮我感谢一下季雯。谢谢她没有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真相?”魏琛露出疑惑的表情。

    黄鹤点头:“关于狄玮的这三只蛐蛐的厉害,她是见过的。她亲眼见到我输给这三只虫一百万,这就因为这点我今天才会一直押狄玮的这三只虫。我真的很感谢季雯没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不然怎么能赢你一千万呢?我是不方便见她,所以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谢意带到。谢谢你了!”

    魏琛听了黄鹤的话,牙都快咬碎了:“我会帮你转达的。”说完愤愤转身离去。

    这人就这毛病,明明是他自己赌钱不喜欢女人在身边,可是听到黄鹤的话,很自然的把火气发到季雯身上,而不考虑自己的问题了。

    萧鹏看着黄鹤笑道:“没想到你也这么不厚道啊。”

    黄鹤耸肩:“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说完对身后一伸手,一直在他身边的小跟班拿着一摞文件夹递给萧鹏:“东西给你们,我们两清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