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二十一章 文人玩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一章 文人玩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国庆快乐国庆快乐,先送上个四千大章,当然了,新月份开始了,什么推荐票月票之类的都砸过来呗?}

    “你现在看那些高价茶叶,那些包装上的介绍,几乎都会编出一个美妙的传说来吹捧这个茶叶。什么大红袍、铁观音、龙井之类,背后都有关于这茶叶的文化典故。”萧鹏道。“而商家正是通过炒作其中的文化价值来卖高价。”

    狄玮拿出烟分了一圈:“鹏哥,反正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你给我们讲讲呗?”

    萧鹏示意手上还有烟,拒绝了狄玮的分烟,继续说道:“就说铁观音吧,传说中是一个姓魏的书生,连年参加科举,结果就是考不上,有天晚上做梦,说观音菩萨给他托梦,告诉他想要考上的话,就要积德行善,让他去种树!他醒了之后,这可以观音托梦啊,他重视的不得了,就到山上去找树去了。就在悬崖峭壁那里找到一棵树苗,那就把那树苗给挖了出来。拿回来没地方种,看到旁边有口破铁锅,就把那树苗种在铁锅里面。后来那个姓魏的书生真的考中状元!而他种在铁锅里的那棵树苗,也长成了一颗茶树,他把茶叶摘下来后一尝,味道倍好喝,他就想给这茶叶命名,一想,是观音托梦,还是铁锅里长大的茶树,好吧,就叫他铁观音了。”

    狄玮目瞪口呆:“这传说也太牵强了,有人会相信么?”

    萧鹏笑了:“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狄玮和蔡俊伟齐声说道:“我也不信。”

    杨猛这时候说话了:“你们要考虑时代,在那个封建时期,越是这样神乎其神的说法,越是有人相信。”

    萧鹏打了个响指:“bingo!在编故事的时候一定要考虑时代背景,现在有人跟你说月亮上有广寒宫你们信么?可是古代人就几乎都相信。这些故事都跟年代有关。再比如说龙井茶,那是因为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候,跑到杭州胡公庙,看到庙外的十八颗茶树,乾隆看到采茶女在那采茶,也不知道那采茶女是出于啥目的,到底是为了跟乾隆约一约还是什么的,反正给了他一把茶叶,他一闻很香,顺手放到口袋里。正在这时候,京内快马加鞭来报,说老太后在后宫犯了毛病了,生命垂危。乾隆一看,这可不得了了,赶紧快马加鞭的回到京城,咱们想啊,那时候从杭州到北京,一来一回,等到乾隆回京的时候,那都距离老太后得病过去两三个月了,人家的病早好的差不多了,但精神头还不行,看到乾隆回来,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清香,闻着非常提神,急忙问乾隆这是什么味道。乾隆一摸口袋,是杭州那采茶女送自己的那把茶叶,味道还挺香,赶紧给老太后泡上,说老太后一喝神清气爽,病也就好了。乾隆一高兴,胡公庙前的十八棵茶树封为御茶,年年进贡岁岁来朝。龙井也就出名了。”

    狄玮听得津津有味:“鹏哥,那这个故事应该是真的了吧?”

    萧鹏笑了:“龙井是御茶这不假,但是这故事,你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是假的。你想啊,这乾隆从杭州回到京城,急赶慢赶还要一个多月呢。难道说这一个多月了,乾隆不换衣服?也不洗澡?身上还有清香?那身上别说放茶叶了,放香菜叶都能给你沤臭了!如果真是那样,我估摸着皇太后一闻乾隆身上的味道,能直接给馊晕过去!这样的故事编的有鼻子有眼,还在百度百科上写着,你上坟烧报纸------骗鬼呢?”

    蔡俊伟先举手投降了:“鹏哥,你这话说的太有画面感了,我刚吃了那么多羊肉,让你这么一说,我都有吐出来的感觉了!咱别提这个了行么?对了,他们编这些故事到底是为什么?”

    众人听了蔡俊伟的问题,也都看向萧鹏,他们也想知道答案,萧鹏道:“其实这些神奇动人的传说,归根到底都是在为茶配上一层高雅的光环,增加茶的文化色彩。像这样炒作茶叶的文化价值,不光要靠这些背景故事,这样的手法太低级了,还要靠别的手段。”

    “别的什么手段?”狄玮很给面子的追问道。

    “穷讲究啊!”萧鹏笑道:“在长期的发展中,茶叶被赋予了独特的仪式内涵,光喝茶的过程就要分为五部,先沏后赏三闻四饮五品,茶具选择也要饮茶而异,因为喝绿茶重在韵味,所以要用无色无花无盖的玻璃杯,或者白瓷、青瓷、青花瓷的无盖杯,而花茶重在香气,所以一定要用青瓷、青花瓷质地的盖碗盖杯,一则是为了保持香气,二则是因为花茶质地轻,容易飘在水上,带盖的茶具还有清洁的作用,免得喝一口茉莉花;喝乌龙茶重在啜,选择紫砂壶才是上选;白茶红茶黄茶也都是各有讲究。而在烹煮茶叶的过程中、冲泡茶的礼仪那有更加复杂的讲究,这些繁琐的仪式,让喝茶的人常常感到无所适从。”

    狄玮这下子无语了:“咱们中国的茶道,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穷讲究了?鹏哥,你这话说的有点过了吧?”

    “过了么?”萧鹏一脸惊奇的说道。“你们首先要理解茶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咱们老祖宗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你们想想,柴米油盐酱醋这六样都是生活必备的,那茶为什么要在这七件事里?”

    萧鹏这一说,众人才反应过来:对啊,柴米油盐酱醋都是生活不可缺少的东西,吃喝都能用得到,可是这茶叶怎么也在里面?又不是不喝茶活不下去了。为什么茶要列到开门七件事,列到日常生活用品里面呢?

    看着众人迷茫的表情,萧鹏解释道:“原因很简单,茶一开始并不是饮料,一开始茶是用来吃的!现在去杭州那边很多菜馆还用茶叶做菜,什么桂花茶骨、碧螺春烧白玉、龙井虾仁、茶皇鸽,哦,还有咱们中国人吃不起的茶叶蛋之类都保持了这种传统,要知道搁在过去南方地区产茶,这茶叶是做汤用的,管这个叫做茶汤。比如说蔡俊伟,你这吃羊肉吃的有点噎住了,端起碗来咕咚咕咚喝点茶汤消化一下,茶最早就是这个作用。”

    “那为什么到了今天,这喝茶又有茶道又茶文化的,变得这么高雅了?”狄玮不解的问道。

    萧鹏笑道:“当时中国社会,饮品非常的少,没有什么可口可乐雪碧芬达,除了酒就是水,这水和酒之间出现了茶叶,很多人拿着茶和酒来比,发现酒越喝越糊涂,茶越喝越清醒,就像《金-瓶梅》里说的‘风流茶说和,酒是色媒人’,所以一点点的发展下来,那些文人雅士越来越喜欢喝茶,用它来修心养性。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文人一旦喜欢了,就容易给弄的十分高大上起来。到了唐代,陆羽写了一本《茶经》,把挑茶、摘茶、饮茶、烹茶都写了一个详细。那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关于茶的专业书籍。后来文人墨客凑一起闲着没事干,又研究出个斗茶:你别看自古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还专门研究这互相比较的玩意,不然说文人相轻呢?你掏一包茶,我掏一包茶,咱泡上比比谁的茶更好喝。喝个茶也要比一比。”

    狄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说的就像话剧《茶馆》里常四爷和松二爷那样,两人只要在茶馆里碰上了,就各掏一包茶互相品尝,他们这就是斗茶对吧?”

    “差不多就那个意思。那就是斗茶遗风”萧鹏点头道。“反正只要文人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玩的高大上,显得自己与众不同,显得自己高人一筹,茶叶也就从当年消化食的茶汤,变成成今天这样处处穷讲究,你说何必呢?到了今天,你喝茶如果不按那一套来,那你就是没品味,档次太低,特么的至于么?还有很多人因为这个就瞧不起人,啧啧,说白了他们这也就是个自欺欺人的虚荣心作祟而已。”

    蔡俊伟喝了一口茶,摇头道:“鹏哥,话也不能这么说啊,我认为这用无根水泡茶就是比普通水泡茶好喝啊。”很多人喝茶讲究无根水,什么雨雪霜露,用来冲茶。

    萧鹏想了想,说道:“你说的就像红楼梦里面有个情节,妙玉请黛玉喝茶,就因为黛玉尝不出来妙玉用的什么水泡茶,妙玉还瞧不起黛玉,说什么自己用的水是五年前从梅花上采集的雪水,妙玉说出来那叫一个洋洋自得,得意个屁啊!你说你图个啥?那不是穷讲究么?五年前的雪水?那特么的要多脏?就这样,还有人编故事编神话来歌颂这样挑水的行为呢。”

    “有什么故事是关于水的?”狄玮听的是津津有味。

    萧鹏道:“呃,我讲一个吧,还特么的是宋朝的故事,这据说苏东波的老家是四川梅州,他回一趟老家,必经过现在我们说的三峡一带。那时候瞿塘峡分上峡中峡下峡,上面叫西陵峡,中间叫巫峡,下面归峡。统称瞿塘峡。传说他回去的时候,王安石找他,说是你们瞿塘峡那边的水最好,给我带回来点水,不要西陵峡的,不要归峡的,就要巫峡的水。结果苏东坡回来的时候忘记了,等想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下峡归峡了。不得已,撞了一桶归峡水回去。结果回到京城,和王安石一起喝茶的时候,王安石一尝,直接说道:‘你这水不是巫峡水,而是归峡水’。苏东坡听了一惊,忙问王安石怎么知道的,王安石解释道‘如果用西陵峡水冲茶,水流急,茶味浓,如果用归峡水冲茶,水流太缓,茶味太淡,只有巫峡水冲茶才浓淡正好。咱们这壶茶泡了半天不见茶味,明显是归峡水冲出来的’。”

    “古人这么厉害?喝口茶就知道水是哪里的?这都是茶道大家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吧。”蔡俊伟感叹道:“我平时也爱喝茶,我还特意去过茶道班呢,他们说那些茶道大家真能喝出来是用什么水冲出来的茶叶。”

    在一旁不说话的杨猛跟看白痴一样看着蔡俊伟:“这样的故事你也相信?狄玮,我觉得你可以换个朋友了,你这兄弟智商需要充值啊。不过换个角度想,有个这样的傻兄弟也挺好,把他卖了还替你出钱呢!”

    “啊?”

    “傻瓜都知道,茶味的浓淡,跟你茶叶放多少、茶是什么时候采下来的有关,跟水就没有直接关系。炒作这些水的神话,也是为了给炒作茶叶服务,好让茶叶卖出个好价钱。不管是炒作保健价值也好,炒作文化价值也好,只要一样东西的价格超过了他本身的价值,那特么的就是虚高,根本就不值那么些钱!”萧鹏下了结论。

    杨猛说的更狠:“我大茶缸子喝茶碍着谁了?这新夜壶刷干净了,照样能冲出好茶来!”

    狄玮无语:“猛子,让你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这茶该怎么喝了?”

    杨猛哈哈大笑道:“怎么舒服怎么喝呗,有钱你就讲究点,没钱你就将就点。你非要说自己有钱任性,必须要喝上万的茶叶,那也没人拦着你,有钱任性的你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狄玮赶紧转移了话题,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说几句话就把矛头针对自己。这还有法玩么:“鹏哥,你不是说要玩着赚钱么?现在有什么打算么?”他总觉得认识萧鹏之后,过的挺精彩的,还想继续玩下去。

    哪知道萧鹏却叹了口气:“唉。我现在还有个事发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狄玮听后赶紧问道:“鹏哥,什么事情发愁?跟我说说,一般的事情我还是能帮你解决的。”

    萧鹏摇头:“这事你可帮不了我。”

    狄玮道:“那你说说看呗。”

    萧鹏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现在我们手头有了点钱不是?想给家人汇些钱回去,可是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跟家里汇钱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