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十七章 石头烤羊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七章 石头烤羊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说是做大餐,其实也就一道菜:羊肉。平时萧鹏二人都很喜欢吃羊肉,涮着吃烤着吃煮着吃炖着吃。。。。。。

    只不过原来都是买便宜羊肉了,现在有钱了,一定要吃好羊肉。萧鹏是花高价买的正宗锡林郭勒盟的羊肉。

    羊肉和羊肉也是有差距的,在华夏吃货圈子里有这么一句话:“中国羊肉看内蒙,内蒙羊肉看锡盟。”这个锡盟,正是指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的羊肉。

    锡林郭勒盟的羊肉,主要是苏尼特羊和乌珠穆沁羊。而萧鹏买来的,是乌珠穆沁羊,和苏尼特羊比起来,乌珠穆沁羊的特点是肥肉多,肉质鲜嫩,适合炖煮。

    苏尼特羊肉的特点就是瘦肉多,脂肪低,膻味轻,富含矿物质和维生素,尤其适合涮火锅。在元、明、清三朝,都被作为皇宫贡品,那时候它们还叫‘戈壁羊’,也是北京老牌火锅‘东来顺’的专用羊肉。

    萧鹏两人还在市场上买了一口老大不小的大铁锅,又跑出去捡了很多鹅卵石,这才回到了狄玮的小院里。

    两人分工明确,萧鹏负责清洗羊肉切块,而猛子,则跑到院子里,用砖头和泥,垒了一个土灶,然后把石头放在火里烧。

    “萧鹏,石头差不多了。”看到石头已经烧热,杨猛招呼萧鹏。

    “来啦来啦。”萧鹏端着两个盆子跑了过来,一个是清水洗净的羊肉,另外一盆里面是土豆洋葱等。

    萧鹏给锅里加了一点水,把烧热的石头放入锅里,瞬间水蒸气弥漫开来,萧鹏把加热好的石头铺在锅底,把洗干净的羊肉放在上面,土豆也不削皮,洗干净后从中间一切为二放入锅中,再加入洋葱之类的蔬菜,加入葱姜盐胡椒等调料后,盖紧锅盖,在锅盖上压了几块砖头防止漏气。再把整口锅放在刚才烧石头的余烬上。

    这一切都做完之后,萧鹏拍了拍手:“搞定!等着吧!”

    锅盖盖的那么紧,什么味道也传不出来,杨猛急的不行:“萧鹏,这是什么做法?就把烧石头放锅里就行了?”

    萧鹏笑道:“吃内蒙羊,当然要用内蒙的做法了,这叫做石头烧羊肉,是内蒙人的羊肉料理方法,咱这里还是没有条件,只能用铁锅,有条件的话,用羊皮做成皮囊密封,把石头、羊肉之类的放入羊皮囊里烧,烧好后羊皮也可以直接吃,那才叫一个美味。”

    杨猛心思心思:“你能确定你买的是那什么乌珠穆沁羊么?别再是什么假羊肉。”

    杨猛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前阵子全国各部门着重打击食品安全时,在辽宁破获了一起食品安全大案,犯罪分子用廉价的鸡鸭兔狐狸肉经过保水剂、粘合剂、染色剂和羊油的浸泡后,充当羊肉,制成假冒牛、羊肉卷牟取暴利。

    像这样的假冒肉卷里的强致癌物亚硝酸钠超标达两千多倍!极容易诱发癌症。

    所以在吃羊肉时,一定要先学会如何分辨羊肉,真的羊肉会有‘大理石花纹’,也就是瘦肉中混杂脂肪,细看是丝丝分明,而且颜色也是玫瑰红色,纤维分布比较均匀,指压有弹性,假羊肉因为是二次合成制作,一捏就很容易捏烂了。所以如果去吃羊肉,看到店家端上来的羊肉卷如果颜色昏暗、纹理不清的话,那就要多留点心了。

    而且味道也有差距,真羊肉闻上去,味道是鲜膻味,而假羊肉闻上去味道特别难闻。还有个最简单的辨别方法,那就是煮一下,真羊肉煮不烂,煮完后还是一整块,并且富有弹性,就算分离也是自然地分离。如果是假羊肉合成羊肉,煮完后水里的沫非常非常多,一煮就容易煮烂,变成一块块的碎肉。

    萧鹏两人买来的大块羊肉确实是羊肉,但是杨猛担心自己买错了,买到别的羊冒充乌珠穆沁羊了。

    萧鹏笑着摆手道:“我敢保证,这是绝绝对对的乌珠穆沁羊,知道为什么吗?乌珠穆沁羊有个重要的特质,那就是它的胸椎骨有十四块,肋骨也有十三对!一般的羊只有十三块胸椎骨,十三对肋骨。而且我观察了一下那羊,不是抹脖杀的,今天买羊的地方虽然贵点,但是确实正宗。”

    内蒙古杀羊方式也和别处不同,堪称独具一格,叫做‘开膛杀羊法’,又叫‘掏胸法’。这种杀羊方式有三个特点:

    一是杀羊不见血。牧民杀羊一人就够了,不需要助手,将羊按倒在地后,使其肚皮朝天,左手抓住羊的两只前蹄,右手将羊胸口处羊毛拔掉露出肉皮,用刀将露皮处切开两寸小口,再将右手从小口处伸入,手在羊胸腔内抠破胸部肌肉,在脊梁骨处找到大动脉后用中指勾断,羊血全部流入胸腔,和内地杀羊不同的是,内蒙杀羊真是一滴血也见不到。

    二是扒皮不用刀,等羊断气后,牧民用刀先将四蹄、下巴颏、胸部三角区、羊尾处用刀分别挑开,然后现在羊腹部用左手抓住挑开的部分,再把右手握拳推剥,就用拳头这样推着,三五分钟一整张羊皮不用刀便被轻易剥掉。

    第三那也就是速度快了,剥完羊皮之后,把羊皮平铺在草地上,把羊肉放在羊皮之上,用刀沿着杀羊时留下的小口前后隔开,把羊胃羊肠等掏出放入盆里。清理好羊粪后,羊肠直接处理干净,小肠可盘好出售,大肠留着灌血肠,随后掏出内脏,用勺子将胸腔内的血盛出,拌上葱蒜盐面粉和肥肉等,给灌血肠做准备,最后用刀把羊按照关节剔开,成为手把肉的原料。熟练的牧民十分钟左右便可结束杀羊的全过程。

    使用这种方法杀羊,羊死的时候因为痛苦小,受到惊吓小,加之死亡速度快,所以羊的肌肉是舒展的,不会因为害怕而收缩,而放血也彻底,残留的血腥味也小,保持了羊肉鲜嫩色美、回味无穷。

    这种杀羊方式绝对是内蒙牧民的经验结晶:不但羊死的快,而且肉质更加鲜嫩,保持了营养成分,羊血也不会浪费,灌成血肠味美而独特。

    其实这种‘开膛杀羊法’,最早还是有律法规定的。要知道,蒙古牧民终生和牲畜打交道,朝夕相处,使它们有了深厚感情,不得不宰杀自己精心饲养的牲畜时,他们非常忌讳折磨它们,尽量想让它们死得快,给它们减少痛苦。因此,大蒙古国的窝阔台和元朝忽必烈皇帝,都认为砍头、锯羊脖子的杀法非常惨然,而开膛杀法比较亲善,为此还发布了专门的命令,‘要经开膛杀之’成了法律条文,后来成为了传统习俗。

    古时候的蒙古人也认为牲畜的灵魂,是随着它们的目光走动的,而牛羊等牲畜自出生开始,两眼朝大地,终生寻觅芳草而没有机会看到苍天,灵魂自然也没有机会望到苍天。因此,杀羊时将它翻过来面朝天空,使其临死时双眼望天,这样它们的灵魂就可以尽早超脱,尽早升天。这也是蒙古牧民一种独有的文化体现。

    杨猛拉过来一张躺椅,往旁边一摆躺了上去。萧鹏不解:“靠,你这是准备烤火呢还是准备晒太阳呢?还不嫌热?躺在这里干什么?”

    “我必须要做第一个掀开锅盖的。”杨猛说话时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瞧你那点出息,那我回去洗个澡休息会儿,开车也怪累的。忘记跟你说了,这起码要这样放几个小时才能吃呢。”萧鹏说完后回屋子里去,他才没那么傻,大热天的站在外面等?那是有病!

    哪知道杨猛比他更快,飞速冲进房间,从冰箱里拿出两个冰镇易拉罐啤酒,跑向了浴室:“我去泡塘子,你回房间去洗淋浴去!”在两人家乡,习惯把浴池叫做‘塘子’。

    “靠!”萧鹏对着杨猛伸出中指:“你特么的看我戒指漂亮不漂亮!”中指上的大戒指闪闪发光。

    杨猛头也不回:“我看不见,你等着我明天买俩戒指,都戴中指上,天天问问你戒指漂亮不漂亮!”说完跑的比兔子都快,直接冲进浴室。

    “玛德。”萧鹏愤愤骂道,回到自己房间,冲了个淋浴,躺床上睡了一觉,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次给动物使用能力后,总感觉体力透支。就想要多睡一会儿。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萧鹏听到有人打开了大院铁门,然后有车开进来的声音。萧鹏也没在意,应该是狄玮回来了。

    萧鹏刚想继续睡一会儿,却听到院里传来杨猛一声怒吼:“住手!”然后就是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重重摔在地上。接下来就是一阵骚乱声。

    “猛子,那是自己人。。。。。。”

    “唉吆。。。。。。痛死我了。。。。。。”

    萧鹏这下可睡不着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一边蹦蹦跳跳的穿着衣服,一边往外跑。这杨猛又捅什么篓子了?这可是在人家狄玮家里。别搞出什么事来。

    萧鹏跑到院里,眼前的一幕却让萧鹏不解:狄玮死死的抱着杨猛的腰拦着杨猛,而地上,一个胖子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屁股,看着杨猛的表情一脸恐惧之色。

    “猛子,怎么回事?”萧鹏赶紧跑上前问明白情况。

    杨猛恨恨的瞪着地上的胖子:“这个死胖子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萧鹏不解:“他是谁啊?他怎么找死了?”

    杨猛冷哼一声:“这个死胖子想要掀锅盖!”

    众人:“。。。。。。。”掀锅盖和找死有什么关系?

    狄玮挠了挠头,整理了一下语言:“那个,猛子,你刚才摔他一个过肩摔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想掀那个锅盖?”他也留意到地上有个土灶,上面架着一口铁锅。

    杨猛点头:“当然,敢跟我抢着掀锅盖的,都是我的敌人!”

    狄玮被杨猛的理由震惊的瞠目结舌,半晌后苦笑着看着地上的胖子:“蔡伟俊,你说你没事动人家锅盖干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