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大玩家 > 第八章 江北第一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章 江北第一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狄菁菁不管三人,自己离开,临走前还是交代了半天,要狄玮老老实实的,单涛的事情交给她来处理。交代完后抱着小吉娃娃直接离去,留下萧鹏三人大眼瞪小眼,得,还是要找代驾。

    狄玮还是没让两人离开:“那个,我再雇佣你们吧?这次倒是正事。”

    萧鹏忍着胸口剧痛:“什么事情?”特么的这要疼多久?还让不让人活了?不过既然不掺和他们的破事之中,萧鹏倒是毫不在意多赚的钱不是?

    狄玮道:“我想要去一趟宁津县,可是你们也看到了,我现在没法开车,你们帮我开车去一趟宁津县可以么?一天五百块如何?”

    萧鹏指着狄玮的车:“开这车去宁津县?你要买蛐蛐去?可是跑那么远那也太累了吧?”

    狄玮的车是一辆马自达六阿特兹,样子倒是非常好看,可是空间就有点狭小了,真开着这车跑长途,不管驾驶员还是乘客,都会累得够呛。

    而狄玮要去的宁津县,在山东德州,是全国有名的文化县,‘杂技之乡’的美誉闻名海内外,‘长官包子,大柳面,要吃驴肉上保店’的‘三大名吃’更是吃货们的福音。

    但是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被誉为‘中华蟋蟀第一县’,这里流传着‘两月富万户,一厘值千金’的佳话。每年八月底开始,这里的居民就会回到家乡捉蟋蟀卖钱,全国各地的商人也会到这里买蛐蛐。晚上家里男人捉蟋蟀,白天女人卖蟋蟀,已经成为一条产业链!

    从三五块钱一只的便宜蛐蛐,到成千上万十几万的蛐蛐,在这里都能找的到。

    狄玮道:“呃,我那里还有一辆吉普牧马人,开那车去可以么?”

    萧鹏看了一眼狄玮,两人交换了下眼光,萧鹏道:“那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不去泰安宁阳呢?”

    凭心而论,宁津蟋蟀尽管名气大的很,但是说实话,山东地区最好的蟋蟀,还是要说泰安宁阳县!这里的蟋蟀才是品质最优秀的。宁津的蟋蟀其实算的上是宁阳蟋蟀的后裔,历代进贡蟋蟀,必走宁津。据传说是进贡宁阳蟋蟀的时候路过宁津被土匪盯上,以为是给皇上进贡的好东西,哪成想是蟋蟀,所以一怒之下给丢了,成为宁津蟋蟀的来源。

    宁阳蟋蟀,更是被称为‘江北第一虫’!

    “行,看来你还真是行家啊,走,不如二位先到我那里去住一晚,明天早晨咱们直接上路?”狄玮问道。

    “那就照你说的做吧!”反正两人那小窝也没什么值钱东西,走一趟也没啥问题,一天五百块呢!两人找好代驾,去了狄玮的住处。

    让两人没想到的是,狄玮的房子是在郊区,独门独院的青砖大瓦房。有自己的画室客房,院子里种着石榴葡萄,还有一个水池养着锦鲤,不得不说,有钱就是好。住在这样的地方才是享受。

    萧鹏洗完澡后躺床上睡觉,现在的他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的,如果触碰到伤口,那就是刺骨的剧痛,这要到猴年马月才是个头啊。。。。。。

    不过看来老天爷对萧鹏还是不错的,一觉醒来,萧鹏胸口的痛疼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恢复了正常。这倒让萧鹏长出一口气。要是一直这么疼下去,那萧鹏死的心都有了。

    萧鹏和杨猛轮流开车,终于来到了泰安的宁阳县,尽管这才刚入秋,这里的蟋蟀生意已经好的不行了。马路两边坐着很多妇女,面前摆着小瓷罐,里面放着各自的蛐蛐。而马路上有很多耳朵上夹着一根黄狼草,手里拎着编织筐的人,他们都是来自祖国各地,从最北的东北到最南的香港都有,这都是‘蛐蛐经纪人’,从宁阳采购好的蟋蟀,回去斗蛐蛐或者卖钱。

    宁阳蟋蟀在蟋蟀界里,那绝对是鼎鼎大名,特别是泗店镇的蟋蟀最为著名。根据《斗蟋随笔》中记载,自从光绪21年到1940年之间,全国蟋蟀悍将一共有26只,其中山东占了17只,宁阳蟋蟀占了9只!而最近几年的蟋蟀大赛,宁阳蟋蟀更是屡战屡胜。

    这也跟宁阳蟋蟀的品种有关,全世界一共一千四百多种蟋蟀,中国只有三十多种,而宁阳蟋蟀,正是蟋蟀里骁勇善战的黑蛉:个头大,性强烈,弹跳力强,善斗凶狠。

    在这里的蛐蛐市场只有两个月多点,但是每年的总经销额都要上亿,几乎占了宁阳人年收入的70%以上!

    要知道,现在玩蛐蛐可是一种潮流,像北京、上海、天津、武汉、杭州等大城市,都成了什么蟋蟀协会、蟋蟀俱乐部、蟋蟀研究中心等等,每年都要举办大大小小的蟋蟀格斗大赛。仅仅在上海,就有三十万蟋蟀爱好者,北京天津地区更多。爱好者里从市井平民,到公司老板,涉及面之广让人咂舌。

    毕竟斗蛐蛐在华夏传承太久了,早在两千五百年前的《诗经》中就有‘蟋蟀在堂,十月入我床下’的记载。而斗蟋蟀更是兴于唐,成于宋,盛于明,有太广泛的民众基础了,有几个男人在小时候没斗过蛐蛐呢?

    “狄玮,你打算怎么买蛐蛐?你会挑么?”萧鹏问狄玮道。

    狄玮倒很是不屑:“大的贵的肯定就好呗,我买上一堆雄蛐蛐互相斗,留下来的就是最棒的。”说完从车窗伸出脑袋看了看:“咦,这里怎么还卖雌蛐蛐,又不能斗,买她们干什么?”雄蟋蟀和雌蟋蟀很容易分辨:雄蟋蟀屁股后面两根尾巴,雌蟋蟀有三根,但是雌蟋蟀是不开牙搏斗的。

    萧鹏捂着自己的额头:“狄玮,狄老板,拜托了,咱在车上这么说说行,出门后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让人笑话!”

    狄玮不解:“我哪里说错了?”

    萧鹏耸肩:“还特么的古风促织大赛,你懂蛐蛐么?”

    狄玮不知道哪里错了,一脸迷茫的看着萧鹏,萧鹏对杨猛说道:“兄弟,你跟他讲讲?”

    杨猛白了他一眼:“你自己说吧。我可懒得跟他解释。”

    萧鹏道:“好吧,好吧。狄玮,要斗蛐蛐,首先要了解蛐蛐,你说我说的对不?”

    狄玮点头。萧鹏继续说道:“没错,你说得对,雌蛐蛐不能斗,但是要买蛐蛐,雌蛐蛐是一定要有的,雄蛐蛐赛前交-配越多,战斗力越强。”

    狄玮哦了一声:“看那个雌蟋蟀,体格真大!”

    萧鹏笑着说道:“曾经有人捉到体格大的雌蛐蛐,减去中间那根尾巴,冒充雄蛐蛐骗钱。当年大太监安德海你知道吧?传说就因为雌蟋蟀让慈禧太后打了四十大板呢。”

    狄玮一脸迷茫:“安德海不是慈禧最宠信的大太监么?怎么慈禧还舍得打他?”

    萧鹏答道:“传说当年慈禧太后喜欢斗蛐蛐,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奉之’,所以很多下级官员就到宁阳地区,逼着老百姓抓蛐蛐进贡。你说这些蛐蛐进宫后,斗赢了还好,输了就说你这地方没有进贡好,就打着地方老百姓抓蛐蛐,衙役横行,层层剥削,地方老百姓也生气了,一心思,这事都是安德海指挥的,所以干脆联合起来坑他一把,就专门找个头大的雌蟋蟀剪掉尾巴进贡。进宫以后,慈禧太后看了也很高兴,个头大啊,结果不管怎么调教,就是不斗,再一看,是剪掉了一个尾巴!慈禧太后气坏了,这可是欺君之罪,再说慈禧太后一琢磨,雌性蟋蟀,简称慈蟋,你这是骂我呢?雌性蟋蟀不能在盆里斗,你这是说我不能专政当皇上?于是安德海被活活打了四十大板,屁股开花。”

    “还有这样的故事呢?”狄玮瞪大眼睛,

    萧鹏笑道:“其实这也是野史,这里的蟋蟀大部分都是属于墨蛉,但是因为花色不同,所以又有很多不同的名称,比如:大青、琥珀青、黄长衣、黄笃、青笃、铜头铁背、紫壳白牙、银牙淡紫、粟青、铁头青背、蜜蜡头、沙黄等等几十种称呼。现在的泗店蟋蟀有青黄紫红黑五大类近百个品种,光载入古谱的名贵品种就有大黑青牙、蟹壳青、青麻头、铁头青背、琥珀青、黑头金赤、紫黄等。”

    “那什么样的最厉害?”狄玮迫不及待的问道。

    问完这个问题,萧鹏和杨猛对视一眼,一起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一笑,倒把狄玮给笑呆了:“喂,你们两个笑什么啊?”

    萧鹏解释道:“大哥,这些名字只是个名字,什么强什么弱可不是看名字的,关键看是看牙、脖、腿和斗性!这个名字只是个称呼而已。”

    杨猛接话道:“你自己想啊,两个大蟋蟀放到斗盆中开战,一边说:‘这是我的铜头铁背大将军’,另外一个说‘这是我的黄牙土蚱{山东很多地方叫蟋蟀叫土蚱}’,你觉得是不是还没开战就输了一半了?那如果你说:‘这是我的草紫黄水晶牙大将军’,咋样?气势上赢一半了吧?”

    狄玮一愣:“那蛐蛐能听得懂你给它起得名字?那起这名字有什么用?”

    “吓唬对手啊!”萧鹏给出了答案。“再说了,不起这么多花哨的名字,怎么能卖高价?你要是愿意,你叫它‘土鳖黄圆圆头大将军’都行,能赢才是最重要的。”

    “不行,我现在要去买几只去。”狄玮迫不及待的要下车。

    萧鹏制止了他:“先去安排好了宾馆,好蟋蟀不是一次两次能买到的。话说,我问你个问题,你说你们是要举办古风促织大赛,你们知道古风促织怎么玩么?”

    “啊?”这倒把狄玮问楞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