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变身太子妃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终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八十九章 终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母亲,您能不能不要逼我!凭什么您自己可以找个一心人,却不让女儿好好的找个如意郎君呢?这么些人,我一个也不中意!”王若雪听了母亲的话就忍不住头大。

    还让不让人好好的过日子了!每天除了婚事就是婚事!弄的好像她没人要,嫁不出去了似的!

    紫鸾郡主见她这个模样,并不跟她一般计较,而是咸咸的来了一句:“果真?我听说李家的大夫人最近也在忙着给她的小儿子张罗婚事。既然你对她们家没有兴趣,那我下次聚会就不请她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李成梁也快成亲了?王若雪心头一跳,眼前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一张冷峤的俊颜。

    那家伙每次见到她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神色。有什么好的?好好的干什么要想到他?真是的!王若雪有些鄙夷不屑自己的反应。

    然后对着紫鸾郡主说道:“他们家选媳妇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母亲爱请谁就请谁,别来问我!”

    紫鸾郡主看她的表情,完全就是一副硬撑着死鸭子嘴硬的样子。忍住了笑意,说道:“好啊!那我这就去张罗着,下次聚会专门请纪夫人和赵夫人吧!他们两家门第跟我们倒也般配,听说子弟也都不错!纪大郎和赵四郎听起来都不错!还有你表哥三皇子也不错!你到时候再过来看看,哪个特别顺眼,咱们就定哪个!”

    王若雪听母亲是要来真的,不由一愣,随即反对:“早就听说纪大郎对他表妹倾心,那个赵四郎,在京里是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还有三表哥,整天只会读书,我看着就气闷!”

    紫鸾郡主听了憋不住要笑,却还是竖起了脸,疾言厉色道:“你这是做什么!还没有出阁的大姑娘,居然对外男就这样评头论足,这话要是传出去,你的名声还要不要?都怪我平时太纵着你!给我回房去,好好儿抄十遍女戒!不抄完不准吃饭!”

    王若雪从来没有被母亲这样训斥过,在吃了一惊的同时,不由觉得格外委屈。

    “抄就抄!”她气呼呼地冲了回去。

    “晓燕,你给我抄女戒十遍,我要出门逛去了!再闷在家里,我都要长霉了!”她一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就吩咐丫头给自己代笔。

    为了应付母亲的惩罚,她自有妙计。从小玩到大的丫头,早就被她培养出了一手好字体,而且那字体还跟她的差不离,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青梅,你陪我出去。咱们到上次的那家茶馆里坐坐,那边的说书先生讲的不错!”她说着便看到被点到名的两个丫头一个苦着脸,一个喜笑颜开。

    “晓燕我回来给你带一碗豌豆黄!外加十串烤肉串!下次出门轮到你!”对着苦着脸的丫头一番安抚,她就利落地换上早就备好的男装,带着同样小厮打扮的丫头青梅从后角门那里溜了出去。

    京城刚刚经过一番动荡,虽说已经恢复了几分昔日的繁华,到底还是没有梁王作乱之前那样秩序井然。

    几个街头混混很快就盯上了一只肥羊。

    “看那身形,应该是个小娘子没错!走,咱们今天遇到大买卖了!哈哈!”那三个人鬼头鬼脑,跟在王若雪主仆的身后。

    “咱们不会遇见硬点子吧?这个娘们衣服料子不错呢!别是什么大户人家的……”三人中有人有些犹豫。

    “大户人家的姑娘出门,哪个不是前呼后拥?都有马车出门的,像他们这样的,八成是偷跑出来的。咱们一捉一个准,都不敢声张的!而且,越是这样的,才越带劲!”三人中为首的看来是没有少做坏事。

    而王若雪难得偷跑出来一次,看什么东西都觉得比平时有趣。所以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姑娘,姑娘,你看,那边珍宝阁又有告示出来了,又出新的花样啦!你要不要看看?”一眼看到街边的珍宝阁出了新告示,出于习惯,青梅捅了捅王若雪。

    “真的?”王若雪也好奇了起来,随即后知后觉:“我们现在穿的男装,你当叫我公子!”

    “好吧,公子!”青梅有些不好意思的改口。

    “嗯,我们这就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让我送给自己的心上人!”她随口说着,就往珍宝阁走去。似乎,扮作男孩子的感觉很不错!

    一眼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对着自己这里走过来,李成梁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随后在看到王若雪本人以后差点惊掉了下巴:“这,这丫头怎么这么胆大包天?”

    而王若雪目不斜视地从李成梁身边走过去,居然愣是没有发现自己的冤家对头就在旁边。

    她自顾自往珍宝阁里去,而后头,还坠着那梦想发财的三只。

    “掌柜的,新到的花色都拿出来给本姑,姑爷看看!”她差点说漏嘴。最终把姑娘,改成了姑爷,弄的青梅忍不住噗笑出声。换来她底下的一记捏腿肉。

    看到主顾上门,珍宝阁的掌柜的自然上前招呼。不过在看到女扮男装的王若雪之后,他虽然一眼就认出了她,倒也没有戳穿她,而是顺着她的口气说道:“这位公子,请随便看!小店里新的款式都在这儿了!”

    王若雪对掌柜的反应很满意,只觉得是自己女扮男装的很成功。于是,定下心来,仔仔细细地挑拣起来。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了,给我包下来!”经过一番挑选,她选出了合心意的几款首饰。

    “是,小老儿这就给您包起来!”掌柜的眉开眼笑。就知道这位主子素来爽气!

    “等等,他选中的东西,我都要了!我出双倍的价钱!”原本银货两讫的生意,突然冒出来一个程咬金!

    不是李成梁还有谁?

    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王若雪就忍不住磨了磨牙!这家伙,为什么这么讨厌,居然跟自己抢?

    “君子不夺人所好!李公子,这些都是我先看中的,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你能不能不要跟我抢?”王若雪开口了!

    “这位兄台,这东西我想要送给心爱之人,能不能请你通融一下,就让给我吧!回头我请你喝酒!”李成梁的话,莫名让王若雪心剧跳。

    他居然已经有了心上人了?他没有认出自己呢!

    这两个认知让她悲喜莫名。

    她不知道该为自己高超的化妆技巧高兴呢,还是要为了他有了心上人这件事觉得酸涩。

    因为这样的认知,她莫名觉得自己眼前的那些精致好看的首饰似乎完全失去了吸引力。

    于是对着李成梁扯了下嘴角:“那既然这样,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了!”

    然后她看也不看他的表情,就从珍宝阁里走了出去。

    咦,这些东西不是都是她尽心挑选的吗?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女人都是这么善变的吗?李成梁有些疑惑。不过,他没有疑惑太久。

    因为他在付了银子收下那些东西以后,很快就看见了街头的一幕几乎让他暴怒的闹剧。

    “你们干什么拉拉扯扯?我不认识你们!”王若雪对着那三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拦路的男子,很是恼怒。

    “哼,一个逃妾,你还敢这样嚣张!老爷命我们把你们带回去!乖乖地跟我们走,有你的好果子吃!”那为首的男人一脸猥琐,又仗着一身肌肉,唬得周围围观的人没有人敢出头。

    “什么?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本少爷是妾?”王若雪恼怒万分!她没想到,这么几个街头混混居然当众说穿了她是女子的事实!

    明明她伪装的很好的好不好?就连珍宝阁的老板还有李家那块冰砖都没有看出来!

    “嗤!是个爷们就看得出你是个女人!你看看你,身上哪点地方像男人?你的耳朵上明摆着就是耳洞,还有你的喉结在哪里?还有你这小脸蛋长的,不就是个娘们么?”见王若雪居然是这样的反应,为首的那个混混阴阳怪气地笑着,又拿眼睛往她胸口瞄过去:“你要是还不承认,不如给我摸一把证实一下……”

    他涎着脸的赖皮相彻底恶心到了王若雪,这人,居然这样厚颜无耻!

    “啪!”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她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呦呵!小娘皮,还挺辣的!怪不得老爷放不下!兄弟们,赶紧动手啊!”那为首的人脸上被王若雪冷不防打了一巴掌,不由恼羞成怒,一下子就扑了过去。

    “鼠辈敢尔!”李成梁此时已经怒发冲冠了!

    还没等王若雪反应过来,原本对着她冲过来的三个混混一下子惨呼连连,全都被人给掀翻在了地上。

    而她的一句“多谢恩公”还没有出口,就被救她的人给震住了。

    李成梁一把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对着她温柔一笑:“娘子,别跟我置气了。快点随我回去吧!”

    什么时候,她成了人家的娘子了?嗯,他怎么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称呼自己娘子?

    她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随即听见他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你若是不想被人家议论纷纷的话,最好还是先配合我!我想,你母亲若是知道了,应该不会放过你吧?”

    听他这么一说,她也反应过来了。要是大家知道她身为紫鸾郡主之女,居然被人当街调戏。那她的声誉可以算是彻底毁了,而她母亲,也定然会伤心不已。惩罚什么的,已经不是她能够想的了。

    于是她只得低下了头,任由李成梁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感觉自己被握住的地方,似乎一直都在发烫。

    而看王若雪愿意配合,李成梁心里也感觉特别开心。对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一揖:“各位父老乡亲,内子今日有事跟某赌气离家,谁知居然遇到这些宵小之辈,想要欺辱于她。还请哪位热心人帮我将他们送官,我这就带内子回家。还请大家为某遮掩一二。这点银子,请大家喝杯茶水,忘记了今天的事情吧!”

    他说着掏出了一锭银子,往围观的人面前一放,然后一拉王若雪,就离开了案发现场。

    坐到了李成梁为她准备的马车上,王若雪才从今天的闹剧中回过神来。

    京城里人多嘴杂,保不齐今天她的事情还是会被有心人发现,并且传开来。

    至于该怎么善后,她一头的混乱。她没想到平时出去了这么多次,都太平无事,偏偏今天就出事了。而且还被李成梁给撞见了,又让他给救了!

    往常他救了她,往往没说几句话,他们就崩了。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今天他却特别负责,居然还要把她送回家!理由很简单,就是担心她再遇到危险!

    紫鸾郡主看到被李成梁送回来的王若雪,整个人震惊的无以复加。

    而王若雪在听到李成梁为她求情的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叫做他们两个早就有了情意,所以才私下里约了一起喝茶?

    什么叫迫于无奈,他当众称呼了她娘子?

    这个不要脸的,他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看着母亲精彩纷呈的脸,王若雪直想撞墙。

    紫鸾郡主的脸色,却是随着李成梁的解释,越来越随和,越来越好看了。

    而她打量这个李二郎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带着审视的成分了。

    不过自来丈母娘看女婿,都是越看越满意的。李家本就在她的考察范围之内,这李成梁更是京中少有的好女婿人选之一。如今就这么送上门来,她岂有随便放过之理?

    而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家出走。知女莫若母,别人不知道,她还不清楚吗?

    分明是李家这小子,对自己女儿已经上心了。所以才甘愿给她背着黑锅。

    “回去让你母亲看好了日子,就让媒人上门吧!”紫鸾郡主的爽快让还在说着道歉话的李成梁愣住了。

    居然这么简单?简直是惊喜好不好?他还以为紫鸾郡主最起码也要说他几句的!

    王若雪想反对,却很怂地被母亲严厉的目光给镇压了。

    然后就看见那个一向对着她如同冰块的男人脸向块烧红的炭一样迅速红了起来:“是,是!小子这就回去禀告家母!”

    对于李成梁的这个态度,紫鸾郡主非常满意。于是很快就放走了王若雪出走案的当事人之一。

    等到李成梁一走,她的脸立马就竖了起来,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孽障,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还不给我跪下!”

    看着母亲这样的神色,王若雪哪里还敢嘟哝半句?直直地跪了下去:“女儿不孝,惹母亲生气了!”

    紫鸾郡主点头道:“你是不孝!你有没有想过,今天若是没有李家二郎,你会有什么下场?若是果真被那三个混混碰到了一星半点,你还怎么活?你又让娘怎么活?”

    紫鸾郡主的话,到此刻才让王若雪开始正视了起来,也才开始意识到,今天她经历了多么恐怖的事情!

    她今天确实是太大意了。至少平时她出门,家里都有人专门暗中保护的。今天她可是头脑一热,一个保护的人都没有带上。这若是真的落在那三个混混手里,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幸好,今天遇到了李成梁,而且还有他及时为自己解围。

    不过,她的终身,只怕也就要这样交代了。

    “从现在起,你给我待在屋子里,不到出嫁不准出门一步!我会交代徐妈妈看牢你!还有你那里的丫头,都要重罚!青梅二十个板子,晓燕十板子!”紫鸾郡主交代过了,就转头沉着脸吩咐:“徐妈妈,把姑娘给我送回去!不准她再出房门一步!”

    徐妈妈是紫鸾郡主身边的贴身服侍的,对紫鸾郡主最是忠心不过。而且她从来不会徇私舞弊。所以,王若雪除了在心里哀嚎之外,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再说李成梁回家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纪氏。

    “母亲,我有事跟你说!”在看到纪氏忙完之后,李成梁才上前期期艾艾地跟纪氏说话。

    “有事?什么事?”纪氏见他神色有异,不由纳罕。这个老二素来稳重,不遇见大事一般不会有这样的表现。看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

    “我,我想请母亲为我做主,做主……”李成梁说着说着,莫名地就觉得难为情了起来。

    “做主?做什么主?”纪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在看到儿子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之后,忽然福至心灵:“你有心仪的姑娘了?是谁家的?母亲这就去帮你安排!”

    好不容易儿子肯开口,她当然是乐见其成!

    “是紫鸾郡主的女儿王若雪!郡主让我回来请您上门去提亲!”最难开口的部分已经说出来了,李成梁觉得后面的就容易的多了。

    于是就把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不过瞒住了王若雪女扮男装这件事。他怕她的行为太出格,纪氏会不喜欢。

    “哦,那太好了!你确定,自己确实喜欢王姑娘?”纪氏听完了,第一反应还是确认儿子的心意。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可不能凭着一时冲动。

    尽管王若雪是她也钟意的姑娘,不过到底还是要儿子果然有意才好。

    “嗯!我确定!”尽管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不过李成梁还是重重点头。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确实是喜欢王若雪的。

    尤其是今天看她险些被人轻薄的时候,他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杀人。

    那三个混混,想来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因为,他当时就已经弄断了他们的手脚,以后,他还会好好的交代一下京都衙门里的那些人。

    “既然你喜欢她,那事不宜迟!我这就请人上门去提亲!”纪氏这回是真心欢喜了起来!

    终于这个婚事不让人省心的次子,肯定下自己的婚事了。

    因为女方家长是紫鸾郡主,因此纪氏特意请了宫里的堂妹纪妃娘娘和纪家的大夫人同时出面,为自己的儿子保媒。

    见到李家请的这些个媒人,足以显示出李家的诚意,紫鸾郡主也满心欢喜。

    虽说自己的女儿不愁嫁,可是能够嫁到李家去,也确实是不错的了。

    因此,对于李家的亲事,她满口答应。很快就和纪氏确定了两家婚事的各种细节。

    王若雪三个月之内就被她母亲给嫁了出去。

    而李成梁,也在娶得美人归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当初是被某些人设计了一道。

    不过,这种善意的设计,基于这面前如花的美眷,他自然忽略不计了。

    好朋友有了好归宿,而且成了自己的二嫂,芍药开心不已。

    在他们两个婚后,看着甜蜜羞涩的王若雪,芍药终于把自己和李菱叶互换的秘密告诉了她。

    至此,王若雪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芍药变了一个人,原来是因为这样的事情。

    她在深切同情芍药的同时,又不由为芍药庆幸。幸好,芍药到底还是换回了身份。而她们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加密切了。

    再说周静蓉,失去了太子侧妃的身份,混迹在宫里,原本想着找机会逃出去。到底还是被芍药发现了她的踪迹,于是她不动声色地把她调到了冷宫,吩咐掌管冷宫的宫人好好关照她。从此,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了不可一世,自以为聪明绝顶的周静蓉周大小姐了,而只有一个在冷宫自怨自艾的叫秋容的宫女,每天做着为人倒夜香的活计,苦不堪言,又不得不忍受。

    再说李菱叶,在昏迷了数十天之后,到底还是醒了过来。

    而这次,她是真正的清醒了。她发现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此刻想来,是那么的匪夷所思。她居然为了一己私利,差点覆灭了整个家族!

    在和芍药的一次长谈之后,她心甘情愿地提出来,愿意前往静音庵,在那里忏悔抄经,度过余生。

    作为曾经的李家女儿,她已经无颜再面对族人了。而作为太子良娣,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休想博得太子的注目。所以,能够安安静静地活下去,已经算是她最好的归宿了。

    只是,她在去静音庵之前,拜托芍药无论如何都要照顾她的生母石榴姨娘一二。

    虽然石榴姨娘之前也被人利用过,可是她终究没有做过大恶,所以她被纪氏送到了李家乡下的一个庄子上养老。只要循规蹈矩,她这一辈子,也算是老有所依了。

    对于京城里突然出现的李家两女互换身体的流言,皇帝并没有正面表态。

    太子也没有特意出来辟谣。只是让人将已经入宫的赵锦添送了回去。理由是赵氏女身有恶疾,不适合继续待在宫中。

    而赵氏女回去之后,就直接入了家庙。赵家在京城可以说是一下子灰头土脸了。

    而关于李家女儿身体互换的流言,也立时止住了。

    芍药更以太子妃的名义,在京中用她的陪嫁,建起了一座医馆,每月逢五就亲自带人坐诊,义诊。不过,她这座医馆宣扬的,却是隐世许久的天机门的名声。

    对于太子妃这样的做法,皇家没有人表示反对。天机门,又用另一种形式,在天下间树立起了它的招牌。

    全文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