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联盟令主 > 74 指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74 指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姐姐,你上次就交给我的剑法,我已经全会了,你再教我新的剑法。”水寻见水依依走过来,满心欢喜,赶紧向水依依跑去,非常高兴。

    水依依只是露出一脸的微笑,并未说话,只是满意地看着水寻。

    “你是谁?”起先,水寻并未注意到楚天羽,但他一直与水依依并行而走,而且两人还是有说有笑,这让水寻很是诧异,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姐姐,一向对陌生男子都采取不搭理。

    就算是她要与某个男子并行,一般情况之下,都是他认识的人。

    然而,楚天羽他并未认识,是一个陌生人,所以,水寻问话的时候,有些不善。

    “怎么,不欢迎客人?”楚天羽露出一丝微笑,淡淡地问道。

    “客人,我自然是欢迎,不过,你为什么与姐姐在一起?”水寻疑惑地问道。

    “这个,我该怎么向你解释呢,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暂且不讨论这个话题,等以后有时间了,再细细讨论,你看怎么样?”楚天羽非常有耐心,看到水寻,他就想到了楚隐锋,有一种溺爱之心。

    “不行,你必须要说清楚,你是不是威胁我姐姐了?”水寻一副想要为水依依主持公道的样子,带着非常之强势的语气问道。

    “你认为你姐姐是那种能够被威胁的人吗?”楚天羽对水寻的不礼貌,没有丝毫生气,反而,他越发觉得这个水寻非常可爱,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不是,我姐姐的武功可高了,她可是进入了武林世界前三强,怎么可能被你威胁!”水寻非常之自豪地说道。

    “你都说了,你姐姐武功高深莫测,我又怎么可能威胁到你的姐姐呢?所以说,你误会我了,应该给我道歉。”楚天羽按照水寻的说话思路,慢慢引导说道。

    “这···好像···的确是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道歉,不过,你仍旧不应该与我姐姐走在一起,这样有损她的名节。”水寻先是道歉,然后再次对准楚天羽说道。

    “名节,你才多大,就懂这么多,我与你姐姐在你们水族的府上走,也能够损害你姐姐的名节吗?难道你姐姐就不能与陌生男子一起散步?”楚天羽连续提出质问,搞得小水寻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我姐姐不喜欢和男子一起,一般的男子,也配不上我姐姐,除非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武功高强的人才配与我姐姐在一起。”水寻道。

    “那你认为我有资格与你姐姐在一起吗?”楚天羽听到水寻的问题,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

    “你嘛,还算英俊,但不知道是否潇洒,武功也不知道怎么样,我不敢确定。”水寻全身上下打量了楚天羽一眼,然后说道。

    “那我告诉你,我想与你姐姐在一起,你是否会同意呢?”楚天羽试探性地问道。

    “不行,你的武功,必须通过我的检验,否则,我一定不会同意。”水寻当即拒绝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打赢你,就可以与你姐姐在一起?”楚天羽道。

    “那自然不行,只是打赢我,哪有算得了什么呢?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而已,打赢我,必须要有一个条件,如果在我设定的条件之下,你还能够战胜我,那我就同意。”水寻非常天真,想法也非常之简单。

    “那好,我想要挑战一下,你设定一个条件。”楚天羽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说道。

    “什么,你需要挑战?你确定你没有说错话?”水寻一脸的兴奋,他早就设计了一个整人的方案,就等人来钻,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自动送上门来,他自然乐意接受。

    “大人说的话,自然是算数的,再说了,我是男子汉大丈夫,说一不二。”楚天羽非常肯定道。

    “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了,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水寻道。

    “我怎么会怪你呢,你出题。”楚天羽道。

    “姐姐,你作证,不许他耍赖。”水寻看着水依依道。

    “好,我来给你们当见证人。”水依依一直都未曾说话,就看着水寻与楚天羽逗乐,她看得也非常开心。

    水依依没有想到,楚天羽竟然还有如此本事,竟然能够与水寻聊得如此来,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可要听好了,你将你的武功自行封闭到初级强者实力与我战斗,如果你不败,就算我输,但如果你败了,那你就出局了,没有资格与我姐姐在一起。”水寻道。

    “初级强者吗?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想问问,你的修为到那个层次了?”楚天羽先前听水依依说过,水寻的实力为中级武者,他之所以这么问就是想看看水寻是否说实话,是不是一个诚实的孩子。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昨天刚刚突破,现在的修为达到了高级强者。”水寻非常自豪地说道。

    “什么,高级强者?”一旁的水依依也是一愣,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弟弟,竟然达到了如此高的修为等级,这进步,也太神速了。

    “是啊,姐姐,我昨天刚突破的,呵呵,我厉害。”水寻一脸自德的样子说道。

    “的确很厉害,不过,你让他自封武功到初级强者,而你是高级强者,会不会太欺负他了?”水依依道。

    “姐姐,能够和你在一起的人,必须是非常之人,一般人,怎么可能与你在一起呢,他们根本就不配,如果这位哥哥能够打败现在的我,我第一个支持你们在一起。”水寻道。

    “水寻,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可不能不算数哟,你如果输了,就要兑现你的承诺,答应我与你姐姐一起。”楚天羽露出一脸的微笑道。

    “你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水寻说过的话,一向都是有言必行。”水寻作出一副男子汉气概得意样子,十分可爱,也相当滑稽。

    “作为,大人,我就先让你三招,你看怎么样?”楚天羽道。

    “我不需要任何人让,但我也不会让你,你尽管全力以赴,否则,会了可不要怪我手下无情。”水寻一副老江湖的态势,说得一套一套的。

    “好,大家公平对决,出招。”楚天羽越来越喜欢水寻了,他感觉水寻自己的师弟楚隐锋差不多,都是一个非常不出的武者,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远处,水文云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楚天羽与水寻的对话,他也非常好奇,楚天羽怎么样与自己的儿子过招,又将怎么应对自己的儿子。

    没有谁比他更加的清楚,自己的儿子,实力是多么之强大,如果楚天羽自己封闭实力,能否战胜水寻,还真是一个疑问。

    当然,这也是水文云对楚天羽的一次暗中观察,看他人品怎么样。

    “看招。”

    水寻毫不客气,长剑一挥,直接向楚天羽进攻而至。

    “水云剑。”

    水寻一声怒吼,整个人飞入空中,一道强横的剑气霸气劈出,直接袭击楚天羽的胸口。

    这水运剑,是水文云的成名剑法,威力十分惊人,水寻大小就开始修炼,也算是他最为拿手的剑法之一。

    水依依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弟弟,一开始,就施展如此猛烈的剑法,他这是想速战速决。

    楚天羽的实力虽然自己封闭了,但眼力劲还在,看到水寻施展的剑气,他也感觉到了威胁,这水寻,的确是天资过人。

    “好剑法。”

    楚天羽由衷地赞叹一声。

    “你还是准备躲避,免得一剑都接不住。”水寻冷哼一声,长剑毫不留情,直接向楚天羽刺来。

    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身形一闪,施展疾风步,一下子就避开了水寻的剑气攻击。

    “轰!”

    池塘中央,那平静的水面,被强横的剑气,溅起了一连串的波涛。

    见楚天羽竟然轻易而举地避开了自己的进攻,水寻脸也是一边,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水云剑,竟然对眼前之人,没有构成任何威胁,对方在谈笑之间就避开了他的进攻,很是轻松。

    “逆水剑。”

    水寻不服气,再次施展强劲的剑法进攻。

    这一次,水寻施展的剑法,非常之诡异,但招式却非常之诡异刁钻,进攻非常之犀利。

    楚天羽也没有想到,水寻的武功竟如此了得,不断招式练习得无比的娴熟,而且进攻的力量也非常之强大,这足以说明,水寻的基本功非常之扎实,平时修炼非常之刻苦。

    “不错,不错,进攻得有模有样。”

    楚天羽一边往后飘退,一边不停地夸赞道。

    “我就不信,你还能够避开我这招。”

    水寻十分得意,进攻得越发凶猛。

    “是吗,那我就让你看看,你的进攻,有什么缺陷。”

    说话之间,楚天羽倒退的身形突然向前飞去,这完全是往剑上撞的节奏,摆明是想找死。

    现场观战的人,也都不了解,为什么楚天羽这么做,就连水依依都无法理解。

    水寻则是吓得脸铁青道:“你不要命了吗,竟然敢往剑尖上撞?”

    “你以为我傻吗,我怎么可能自寻死路呢?”

    眼看就要逼近长剑,楚天羽的身形突然一转,形成360°转弯,一下子就避开了水寻的进攻。

    “怎么可能,你在那么短的时间,那么狭小的空间,还能够避开逆水剑的进攻。”

    当楚天羽避开水寻进攻的瞬间,水寻直接看傻眼了,他怎么都想不到,楚天羽竟然能够避开他的进攻,而且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这是需要多强大的自信才能够办到?

    不,这不仅需要自信,更需要实力,没有实力,根本就无法办到。

    “你真的只是施展了初级强者的实力?”水寻有些不自信地问道。

    “怎么,你难不成认为我在作弊?”楚天羽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反问道。

    “不,我只是怀疑,为什么你能够如此精准地判断出我剑法的弱点?”水寻停止了进攻,非常之谦虚地请教道。

    “既然你如此好学,我不妨为你揭开这个谜底。”楚天羽身形飘落而下,静静地看着水寻道。

    “你出的第一招,水云剑,威力惊人,而且进攻也非常之凶猛,但却没有把握住时机,你在我准备充分的时候施展这招进攻,对我来说,构不成威胁,对哪些战斗经验的武者,也构不成威胁,他们只需要施展极致步法,就可以避开你的凶猛攻击,与此同时,他们还可以进行反攻,当然,这不是一般武者能够做到的。”

    “第二招,逆水剑,招式诡异,神鬼难测,但你心中只有进攻,忘记了防御,这种打法,让你陷于被动状态,再加上刚才我特意撞上你的剑尖,让你心一软,收了一些力道,从而我可以轻松避开你的进攻。”

    “当然,这不是最为主要的,最要紧的是这招逆水剑没有直接的进攻手段,只有取巧的进攻招式,面对战斗经验丰富,阅历强大之人,你的这招,对方可以置之不理,待你力道用尽之时,实施绝地反击,一击必中,你必败无疑。”

    听到楚天羽的分析,水寻的脸瞬间变得铁青,他一向自信满满,可是面对眼前之人,他却没有了丝毫的自信。

    对方分析得太过透彻,他完全没有取胜的机会。

    这是一种心灵上的致命打击,水寻彻底丧失的信心,变得十分气馁,缓缓地低下了头。

    “没有想到,我用比你高出两阶的实力与你对抗,让旧占不到丝毫便宜,反而被你打得没有丝毫抵抗力,真是失败。”水寻摇头道。

    “怎么,没有了自信心?”楚天羽带着**的语气问道。

    “我···”

    水寻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面对楚天羽,他真的没有任何脾气了。

    “刚才,我说的那些,都只是遇到顶尖高手才会出现的问题,但遇到一般的人,根本就无法避开你的进攻,依我看,天下间,在修为等级相等的情况之下,能够避开你进攻的人,不出五人。”

    楚天羽的真正目的不是打击水寻的自信心,而是想指点他,让他变得更加成熟,拥有锋芒必不可少,但也不能过于锋芒,过刚易折这个道理,很多人都不懂。

    如此好的苗子,不需要给予时刻提醒,不能让其过于膨胀,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适当给以一些打击,也是成长的必须经历。

    “你说的是真的?”本来垂头丧气的水寻立刻抬起头来,一脸希冀地问道。

    “我从来不骗小孩。”楚天羽露出微笑说道。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