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联盟令主 > 66 微妙变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66 微妙变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因为玄风的及时出现,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在玄风的劝告之下,水依依主动离开了。

    梓薰并不是真的想死,她的确是因为刚才气之不及,才一时冲动,想要举剑自杀。

    那时候,梓薰什么都没有想,她感觉自己活着,就是一种耻辱,没有任何意义,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世界遗弃了一般,没有人关心和疼爱,她真的想死。

    可是,当她的长剑被玄风打落之后,那无名的冲动瞬间消失了,那自杀的勇气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她傻傻地看着水依依离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得了口。

    是愧疚吗?

    不,她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她,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水依依对不起她梓薰才对。

    “可是,为什么看着她伤心了离开的背影,我是那么心疼呢?”梓薰心里十分疑惑。

    就在她疑惑之时,玄风却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落在地上的长剑捡起来递给了她。

    “你现在还想自杀吗?”玄风随意地看了梓薰一眼,若无其事地问道。

    “我···我为什么要自杀?”

    开始的时候,梓薰还是反驳着,但最后她还是没有将反驳的话说出来,略微想了一会儿说道。

    “对啊,你为什么要自杀,你问我干什么,是你要自杀,又不是我,你应该问你自己才对呀?”玄风一脸无辜的表情道。

    “我···我不想自杀了不行啊?”梓薰无言以对,只能蛮横不讲理地说道。

    “行,只要你不想自杀,那就好了,那个谁,你自己回去吧,我就不管你了,我还有事情,先走了。”玄风似乎根本就不想搭理梓薰,说着就是撒手走人。

    “喂,你一个大男人,就放心把我一个人仍在这里,不怕我再次自杀?”梓薰生怕玄风离开,大声说道。

    “你刚才都说了,你不想自杀了,那我还留下来干什么呢?又没有什么值得留下的事情。”玄风道。

    “你···你难道就不知道安慰一下我吗,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想要自杀吗?”梓薰一脸委屈地说道。

    “不就是你侬我侬的事情吗,有什么大不了的,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何必强人所难,何必去强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反而将自己搞得不高兴,费力不讨好,这种事情,就有傻子才去做。”玄风道。

    “你···竟然敢骂我傻子?”梓薰气愤不够,大声吼道。

    “我什么时候骂你了?”玄风一头雾水,一脸疑惑道。

    “你刚才说的话,分明就是在变了法骂人,我才不傻呢。”梓薰辩驳道。

    “你们这些人,怎么尽喜欢往自己的脑门子上扣屎盆子呢?我说的那些人,又不是指你,你非得对号入座,这能怪谁呢?”玄风一脸无辜道。

    “死玄风,臭玄风,真讨厌,难怪姐姐不喜欢你。”梓薰气愤不过,口不择言地说道。

    玄风听到这话,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不过,瞬间的功夫,他就恢复了正常,就像他刚才说的,又何必去强求呢,水依依不爱他,也想是她的损失,这种事,谁有说得清楚,他才不会去计较那么多。

    如果放在以前,梓薰敢对他说这种,他有杀了梓薰的决心。

    但现在,玄风想开了,看淡了,一切都是缘分,一切皆由缘分,机会来了,抓住就好,没有机会,莫去强求。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到痛处了,不知道说什么了吧?”梓薰一脸的得意,她以为自己刚才的话,一定能够击中心中的伤疤,让其不在她面前嚣张,可谁知道,玄风接下来的话,直接把梓薰给气傻了。

    “你想多了,我根本就不在乎,我不去强求什么,也不会卑微挽留,一切都顺其自然,这才是大自然的规律。”玄风说了一通梓薰完全听不懂的话,搞得梓薰一头雾水。

    “我说玄风,你能不能说一些人能够听得懂的话?”梓薰一副不屑地说道。

    “呵呵,其实,我有时候发现,其实,你也挺好玩了,按照你的性格,不应该如此颓废,不过应该寻短见才是···”玄风说到这里,戛然而止,这把梓薰的兴趣勾起来了,赶紧追问,让玄风把未说完的话接着说完。

    “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玄风露出一抹淡淡的坏笑道。

    “我保证不生气。”梓薰因为太想听后面的话,赶紧保证道。

    “才,你的脑子,刚才一定是被门卡了。”玄风此话一出,梓薰向发了疯的疯子一般,追着玄风不放,硬要打着玄风才算数。

    追了很久,梓薰也没有打到玄风,累得梓薰不要不要的。

    终于,玄风跑到了一个山崖边上,这里非常安静,有清风吹拂,是一个人清净想事情的绝佳地方,于是,他停下来了,梓薰终于抓住了玄风。

    “我看你还往哪里逃。”梓薰仍旧是一脸兴奋的样子,她此刻,完全是以抓到、打到玄风为目的,其他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当梓薰发现玄风不在逃跑,不在躲避,而是安静地站在原地等她抓住,等她拍打之时,她才傻傻地疑惑地望着玄风。

    “看样子,你现在的心情应该好多了吧,看来,刚才那名逗你,还挺管用的。”玄风非常认真地看了梓薰一眼,然后转过头去,缓缓地向山崖边走去。

    听到玄风的话,梓薰好像被电击了一般,身体竟然瞬间动不了,她看着玄风刚才那眼神,心中竟然有些发慌。

    这种感觉,她以前似乎从来都没有过,这是怎么回事,她搞不懂。

    “你···你当初是不是也很伤心?”梓薰停顿了一会儿,骨气勇气问道。

    “是的,我当初很伤心,那是真的痛彻心扉,我曾经一度想死,和你想法一样,不过,我不是,只是做做样子,而是真的想要死,当依依拒绝我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人生完全坍塌了,变得毫无意义,生命之中,好似没有了希望,非常绝望。”

    “我整整颓废了三年,在那三年期间,我走遍了大江南北,走过了五湖四海,我就好像没有根的浮萍,大浪将我冲到哪里,我就滚动到哪里。”

    “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可谓一塌糊涂,完全没有规律,什么修炼,什么人情世故,我都不在乎,我居无定所,以天地为床,以万物为生,只要是能吃的,我都吃,有几次,我差点就因为乱吃东西差点被毒死了。”

    “也许是我命不该绝吧,遇到了好心人,几次三番将我救活。”

    “三年的时间,足够我想很多事情,我将所有的事情重新理一遍,结合我这些年的实际情况,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听到这里,梓薰完全沉浸在玄风所将的故事里面,不能自拔,她听得非常认真,就好像一个粉丝一般,认认真真地看着玄风,听他讲解。

    “这个道理就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轨迹,不会因为他人的改变而改变。”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漂泊那么多年,依依还是那样生活,并未因为我的离开而改变什么,顶多,她就是有些内疚而已,她并不会因为我而改变她的生活,改变她的想法,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我,我做再多,都与她无关。”

    “也就是说,我做的那些,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犯傻,在作践自己,傻不拉几、糊里糊涂地生活了三年。”

    “幸好,我及时醒悟过来,走出了那段阴霾,那三年的浪迹天涯,对我也不是没有好处,最起码让我的心性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至此之后,我修炼起来非常顺畅,而且进步飞速,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玄风一口就说了这么多,他说出这些来,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即便是面对他师傅,他也没有如此放松过。

    可今天,面对一个陌生人,第一次见面的梓薰,他竟然说出了埋藏在他心中的秘密。

    “说完了?”梓薰一副十分可爱的样子问道。

    “完啦。”玄风看着梓薰样子,忍不住笑了,这种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笑得十分开心。

    回想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笑得如此开心了。

    “玄风,我以前只是听过你的名字,但没有想到,你的故事如此传奇,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你的经历,简直就是一部神奇的教科书,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谢谢你,从几天起,我保证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让自己不高兴。”梓薰因为玄风的故事,明白了很多道理。

    “如此最好,那就说明我刚才编撰的故事,起到了作用,没有白费。”玄风浅浅一笑道。

    “你不要说,你刚才说的,都是假的,故意忽悠我的?”梓薰不可置信地问道。

    “当然是假的,你难道还以为我会将我的事情告诉你一个小丫头吗?”玄风一本正经地说道,仿佛他刚才将的事情,完全就是杜撰的,不是真实的。

    梓薰了想了一下,再自信回忆刚才玄风将这个故事的表情,她可以断定,这绝对是玄风的故事,不可能是假的,他之所以那么说,是不希望让她同情他而已。

    想到这里,梓薰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的高尚,水依依没有选择他,也许是她的损失。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玄风站起身来,如是说道。

    “我住···”梓薰准备说她住在楚府,但及时住口了,然后改口道:“我住在客栈里。”

    “那好,时间很晚了,我送你回去。”玄风彬彬有礼,英俊潇洒,完全就是一个美男子。

    “好!”

    梓薰没有拒绝,而且她的心里竟然有些期盼玄风护送她。

    她之所以,不说自己住在楚府,就是怕引起玄风的误会,她的心里,竟然有了这些想法,只是她以前从未想到过的事情。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玄风便将梓薰送到了她住的客栈。

    “我到了。”梓薰的声音非常小,言语之中,都能够听得出来,她有些舍不得。

    “哦,到了,那你上去吧,我走了。”玄风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他竟然也有一种时间过得飞快的感觉,有一种淡淡的遗憾。

    “你要上去喝杯茶吗?”梓薰难得主动挽留人,连问话都这么不通顺。

    “算···算了,很晚了,我就不进去了。”玄风有些吞吐地说道。

    “那好吧,你回去的时候,注意一些。”梓薰道。

    “好。”玄风仅仅回道了一个字。

    此时此刻,他们之间竟然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这种气氛很不对劲,两人都感觉出来了。

    说着,两人相互背对着,各自准备离开。

    玄风刚迈出一步,梓薰的声音就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要远走他乡了?”

    当玄风回过头去看向梓薰的时候,他发现梓薰此刻正在一脸深情地看着他,眼神清澈,问话非常真诚。

    “是的,我准备和师傅一起离开这里。”玄风略微停顿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回道。

    “这么快就离开吗?不留下来多耍几天?”梓薰有些失望地问道。

    “我们也不是马上就离开,总要等武林大会结束之后才离开,因为我师傅在主持武林大会。”玄风道。

    “哦,那就好。”梓薰声音非常低,但还是被玄风听到了。

    但玄风却不知道梓薰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疑惑不已。

    “我可以找你玩吗?”就在玄风准备再次迈步离开的时候,梓薰开口问道。

    “可···可以。”玄风向了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答应下来。

    “晚安。”

    听到玄风的话,梓薰一脸微笑说道,像风一般跑进了客栈。

    玄风完全搞不懂,梓薰这是怎么了,前后的表情,也太不着调,这反差也太了点。

    “哎,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很难猜啊!”暗自叹道,摇了摇头,也离开了。

    大街上,非常安静,好似一切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但阁楼之上,梓薰却在偷偷地看着玄风离去的背景,那眼神,是如此的痴迷,如此的享受,这完全就是一副春心荡漾的表情。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