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联盟令主 > 22 铲除异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2 铲除异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着楚天羽大摇大摆地离开,带头之人眼神之中全是寒意,虽然他的武功被废掉了,但是他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他相信,他一定会有机会报仇。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使出了全力,竟然没有打败楚天羽,反而被废掉了。

    还有一些虾兵蟹将并未被楚天羽斩杀,他们跑到带头之人面前,将其扶起。

    “堂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个随从问道。

    带头之人揭开面纱,露出真容,他不是别人,正是华山堂堂主华堂。

    “走,回去,这里不是就留之地。”华堂立刻命令道。

    “是,堂主。”剩余几人扶起华堂,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们还走得了吗?出都出来了,就不要回去了。”一道极其平淡的声音突然响起,华堂几人听得心里咯噔一下,停住了即将迈开的步伐。

    这个声音,别人不熟悉,但他华堂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野木,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华堂打心里仍旧看不起野木,直呼其名道。

    “我这不是害怕你们暴露身份,前来特别观照你们的吗!”野木笑容可掬地说道。

    “暴露身份,我早就跟宫主保证过,绝对不会暴露身份,不用你抄心。”华堂霸气回击道。

    “是吗,刚才你好像施展了你的看家本领剑冲浪了吧?”野木淡淡地说道,说得极其平淡,好似在说闲话一般,但华堂却听出了野木这话中的意思,不由得心中有些发慌。

    “即便我使用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剑冲浪只有我一个人会,楚天羽根本就不知道这一招,我保证以后不施展不就行了?”华堂强词夺理道。

    “你既然答应了宫主,就不应该违规,破坏规则,宫主的脾气,你应该知道。”野木威胁道。

    “哼,不管怎么样,也不用你来多管闲事,走,不用理会他。”华堂不想理会野木,而且,他感觉到了野木身上的杀气,继续留在这里,恐怕对他不利。

    再说,野木的出现,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此刻回到大本营才是最为安全的选择。

    “哼,事情办砸了,还想活着回去,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说话之间,野木一剑辟出,将华堂身边的几个人斩杀。

    没有人扶持的华堂,根本就站不起,直接栽倒在地上。

    “野木,你干什么,竟然对我的人下死手?”华堂极为震惊,大声质问道。

    “我想做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你这么聪明,分明是在明知故问。”野木淡淡一笑,露出一抹人蓄无害的表情道。

    “你···你想杀我?”华堂震惊地看着野木,他的脸色不满血色,极为恐惧地质问道。

    “这次,你还算是不笨,竟然猜到了。”野木淡淡一笑,做出一个赞的姿势说道。

    “野木,你不敢杀我,也不能杀我,我可是华山堂的堂主,我可是宫主身边的红人,你杀了我,你也交不了差。”华堂希望借用圣宫宫主的身份可以来威胁野木,让其收手。

    可是,华堂不知道的是,野木之所以敢来,就是受到了圣宫宫主的默许,如若不然,他也不敢如此造次。

    华堂是什么人,那可是华山堂不可多得的人才,能够为圣宫摆平很多难办的事情。

    可是,他这次太过贪功,才将自己的性命掉了。

    “你认为你拿宫主就能够保住你的性命?你也太天真了,我野木是做那种没有把握事情的人吗?你什么时候见到我过如此明目张胆地杀人?”野木道。

    “难道是宫主他···”

    想到这种可能,华堂感觉背心一阵发凉,他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如果只是野木要除掉他这个眼中钉,他还有希望活命。

    可如果是圣宫宫主想要他死,那他必死无疑,根本就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华堂,你性格残暴,不适合留在圣宫,再加上你任务失败,本来就没有命活着回去了,去死吧,我会你将尸体处理得干干净净的。”野木淡淡说道,提着长剑,慢慢地走向华堂。

    华堂真的害怕了,他不想死,他想活着,只要活着,他就有希望挽回败局,找回失去的东西。

    使劲地爬行,他不想死,在地上爬行。

    血迹在地上拖成了一副血"se tu"画。

    野木的步伐非常之慢,他好似在故意让华堂爬行,他想找找这种快感,华山堂一直压着烈山堂,让他踹不过气来,这次,他终于报仇了。

    这一次,他不仅仅是报仇,而是让华堂害怕,惊恐。

    “你爬得太慢了,我走得如此之慢,你都没有办法逃离,你只有死了。”野木淡淡道。

    “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保证以后不会为难你,不会打压你,不会给你脸色看,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不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华堂一眼眼睛乞求地看着楚天羽说道。

    “你这是在求吗,我怎么感觉你没有任何诚意呢?”野木淡淡一笑道。

    “我求求你,放过我,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我这里跟您道歉,都是我不对,不应该处处针对你。”华堂一边说着,一边使劲磕头,额头之上,已经出血了。

    “哈哈,哈哈哈···华堂,你也有今天,你也会给我磕头认错,哈哈,哈哈哈。”

    野木非常开心,畅快,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华堂会给他磕头认错,他心理那个爽,简直是无法形容,畅快到了极点。

    再以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不顺眼的人给自己磕头认错,看着自己脸色行事的事情高兴了。

    “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听你的,一切都听从你的安排,哪怕你当我是一条狗,我都不介意,只要你让我跟着你的身边,为你服务,我就乐意。”华堂这会儿只想活命,他想请求野木不杀他,只要他能够活下来,他早晚会找个机会将今天的耻辱找回来,他会让野木比今天惨一百倍。

    “你现在对我还有什么用,你不过只是一个废人,连看门都不起用,我留你又有什么用,拿来你吃干饭?”野木哈哈大笑,冷言质问道。

    “我可以给你擦鞋,我可以给你当凳子,总之,只要我能够做的,我都愿意为你做。”华堂为了活命,也是不顾一切了,完全没有了人格尊严。

    “华堂,如果是以前,我还会开心到睡醒,可是,现在不同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废人,你注定是被遗忘了,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实战剑冲浪,如果你不施展那招剑冲浪,我还可以考虑留你一命,可是你被愤怒冲昏了头,施展了那招,暴露了你自己的身法,为了以防万一,我不得不将你灭掉,确保圣宫不会被牵扯进来。”野木淡淡地说道,说着,他手中的长剑举起,就准备将华堂灭杀了。

    “你不能杀我,我有办法让你坐上圣宫宫主的宝座。”华堂见野木马上就要灭杀自己,情急之下,如是说道。

    果然,野木停止了动作,圣宫宫主之位,没有人不想去做,哪怕是野木,他也会动心的。

    “我不会相信你说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去死吧!”野木是稍微停留一下,手动动作并未停下,长剑继续往下劈去。

    “我说的是真的,我确实知道圣宫宫主武功的弱点。”华堂赶紧补充道。

    “什么,你知道宫主武功的弱点,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野木有些吃惊地质问道。

    “我也是不小心听他自己说的,又一次我去向他汇报堂中事物,宫主因为楚天羽的事情办成了非常高兴,练起武功来也是得心应手,他自言自语说的。”华堂阐述道,生怕野木不相信他说的话。

    “告诉我,宫主武功的弱点是什么?”野木赶紧催问道。

    “你保证不杀我,让我跟着你?”华堂用一双乞求的眼神看着野木道。

    “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我保证不杀你。”野木保证道。

    “宫主的弱点就是他的腋下,这是他的致命弱点。”华堂这次说了实话,他并未保留。

    “腋下,就这些?”野木有些质疑地问道。

    “是的,就是腋下,宫主修炼的武功是金刚不坏,而腋下就是他的软肋。”华堂继续介绍道。

    “感谢你告诉我这些,你的价值已经完全用完了,你可以去死了。”话音未落,野木一件劈下,华堂被当场斩杀,人头滚在一旁。

    一双眼睛死也不闭,典型的死不瞑目。

    这次,野木收获巨大,他不仅铲除了异己,同时要得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这对他来说,价值实在是太大了。

    华堂被他斩杀了,但他并未离开,他在那些已经死了人身上分别补了一剑之后,才放心地离开了。

    楚天羽根本就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野木会出现,更加不知道,他留下了的几个活口,全部都被灭杀了,而且还是如此惨烈的死去。

    野木,从这一刻起,完全开始腹黑,他先前隐藏的抱负开始慢慢展现出来。

    楚府,一个个都处于紧张状态,所有人全神戒备之时,也都露出担忧之色。

    “都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未回来,要不我带人去看看。”杨挺有些沉不住气了,率先开口道。

    “杨大哥,你还是留下来吧,再等等,我估计,天羽也快回来了。”慕容欣第一个站出来劝道,她不想大家担心楚天羽而乱了套。

    “弟妹,我真是担心天羽的安全,他一个去,实在是不妥啊。”杨挺一脸担心道。

    “我也担心天羽的安全,可是,他临走之时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也许对方就是为了给我们制造一个假象,引楚天羽去,而真正的目的是楚府,也就是我。”慕容欣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听到这话,杨挺不再说话,的确,楚天羽有弱点,那就是他的亲朋好友。

    目前,慕容欣可是怀着孩子的,如果对方将慕容欣抓住,那楚天羽根本就没有翻身的资本,只能听之任之。

    这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大家稍安勿躁,我们再耐心等等,我相信楚天羽会没事的,我相信他会活着回来。”慕容欣一脸坚定地说道。

    慕容欣都能够如此淡定自如,作为男子汉,杨挺等人自然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懦弱,一个个也都安静下来。

    看着众人再次回到座位之上,慕容欣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是她希望看到的结果,这更是楚天羽希望看到的结果。

    可是,慕容欣的内心真的那么平静吗,不,她心理比谁都要着急,她是最为担心楚天羽安全的人,可是她不能自己选乱了,她必须要坐镇指挥,必须要稳住。

    慕容欣心中的苦,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别人,是不会懂的。

    楚府之内,气氛非常沉闷,异常诡异。

    每一个人都感觉时间过得非常之慢,慢得让他们心里着急。

    等,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

    “哐当!”

    一声巨响,楚府的大门被打开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立刻站起来,将目光看向大门的方向,他们多么希望,是楚天羽毫发无损地归来了。

    在众人目光的期待之下,一个人终于走了进来,只不过,进来的人不是楚天羽,而是吴峰,羽来赌庄的具体负责人。

    吴峰一踏入府内,就感觉到了周围目光的不善,一个个都在盯着他看。

    “各位,这是怎么了?”吴峰疑惑地看着现场的所有人问道。

    “没事,吴峰,你来干什么?”慕容欣第一个反应过来,率先开口问道。

    “夫人,我是前来与你商量明天开出赔率的事情,想与你先沟通一下。”吴峰道。

    “这个事情不着急,你先回去,我明天去找你。”慕容欣道。

    “是,夫人。”吴峰并不傻,他看得出来,这里肯定发生了事情,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不正常,他也不想留在这里,免得不讨好,干脆地应了一声,离开了楚府。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