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联盟令主 > 09 枯木剑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9 枯木剑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董艾非常有名,不过,他的名气,并不是因为武功了得而出名,而是因为会算。

    有人说他是深谋远虑,但也有人说他是耍心机。

    更有人说他是自作聪明,耍小聪明,不可能成就大器。

    在楚天羽看来,董艾武功不软,更是会算。

    这里所说的算,并不是算计,而是心算。

    董艾,擅长观察,擅长总结,而且拥有一双非常聪明得头脑,他会利用观察到的东西精心测算概率,从而获得他想要的结果。

    其实,这就是一种能力,一种让自己生存的能力,一种能够让对手忌惮的手段。

    只不过,董艾太过于依赖自己的能力,而忽视了重点。

    这个世界,只有真正的实力才能够站在巅峰,只有实力达到巅峰的人才有资格去算计。

    就算你再怎么会算,但实力不行,照样是不起用,对手可以瞬间灭掉你。

    就比如说现在,董艾仍旧自信地以为,他可以找到一个机会打败楚天羽,爆冷门。

    可是,楚天羽怎么可能给他留下机会。

    “董艾,你是一个错的人,如果可以,你应该沉下心来好好修炼。”

    楚天羽认真地说道,他觉得董艾是一个可造之材,生出点拨之意。

    “谢谢提醒,不过,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董艾仿佛已经听过这样的劝说,对于楚天羽说的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开始凶猛进攻起来。

    “枯木剑法。”

    董艾施展必杀技,枯木剑法。

    此招一招,整个擂台仿佛定格在了那里,周围的气氛和空气都感觉乖乖的,有一种腐蚀的味道。

    那一柄长剑,犹如枯木一般,看起来没有任何威力,但楚天羽知道,那才是正在迅猛的攻击。

    枯木派,就是以枯木剑法而闻名,这套剑法,不知道打败了多少人。

    楚天羽不敢大意,既然董艾敢施展这招套剑法,说明他有了必胜的把握,否则,他不可能如此冒然,拿出必杀技来进攻楚天羽。

    这是抢攻,董艾这是想在楚天羽施展必杀技之前,提前打败楚天羽,他怕自己没有出招的机会。

    犹如枯木的长剑,快速地刺向楚天羽的胸膛。

    楚天羽看得一清二楚,董艾施展的这套剑法威力并不是很强大,速度也不够快,他想看清楚些在出招。

    然而,就是这么犹豫,就是这么放松,楚天羽却上当了。

    那看似不够快的剑法,却爆发出惊人得速度,力量也瞬间爆发而至,犹如山洪一般,凶猛地扑来。

    楚天羽蒙了,瞬间懵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看似威力不怎么样的剑法,竟然会爆发出如此惊人得杀伤力。

    震惊,彻底震惊了。

    什么是枯木,什么叫枯木剑法。

    楚天羽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

    枯木逢春,换发新的生机,看似没有任何活力的东西,却能够焕发出完全的生命活力,这就是枯木剑法的最强之处。

    “楚天羽,你现在才回过神来,已经太迟了。”

    董艾似乎早就猜到了楚天羽会这么做,非常之得意地说道。

    “是吗,那可不一定。”

    虽然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到了决胜之时,楚天羽仍旧留有余地。

    他现在的实力,更本就不是董艾能够抗衡的,他之前一直都没有动用真正的实力,他也是在试探,也是在窥探对方的套路。

    当然,楚天羽也想看看董艾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

    还有就是枯木剑法的奥秘。

    现在,他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枯木剑法的真正精髓,他算是领悟了。

    “挪鹰步,疾风步,幻影术。”

    楚天羽连续施展三大招式。

    现实施展挪鹰步,迷惑董艾,让其疑惑楚天羽的真正落位。

    然后,他离开施展疾风步,以极速后退,避开董艾的枯木剑法,避免首当其冲。

    最后,他才施展幻影术,连续施展四道分影,直接将董艾给蒙晕了。

    五个楚天羽,他不知道那个才是正在的楚天羽,一时之间,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进攻那个楚天羽。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迟疑,楚天羽的本尊已经完全摆脱了危险,反倒可以实施反击。

    “砰。”

    一剑刺去,一个人影瞬间爆破,化为泡影。

    董艾并未刺中真正的楚天羽,只是刺中了一道幻影,而另外三道幻影也跟着破碎。

    一击不中,董艾便知道自己失败了,他没有想到,楚天羽竟然如此厉害,就关键时刻,竟然连续施展顶尖武功。

    更为重要的是,楚天羽还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高级武王的实力。

    董艾无论如何都打不过楚天羽。

    既然如此,董艾仍旧不死心,他想再次挣扎,想要实行第二次进攻。

    “你输了。”

    楚天羽的声音在董艾的身后响起来,游龙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一阵冰凉刺透了骨头,让他心中一震。

    “我还是小看你了,你和别的对手不同,你不断武功了得,而且非常会算,我一直以为,只有我才会算,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人外人也,天外有天。”董艾将举起来的长剑放下,整个人也好像释然了,放弃了抵抗。

    “你并不是输给我的,你是输给了你自己。”楚天羽道。

    “此话怎讲,我的实力不如你,我怎么会输给了我自己?”董艾并不明白楚天羽此话的意思。

    “你很算,很会观察,也很会总结,而且充分利用在了实处,这都是最好的,然而,你太过依赖这个东西,你也太过相信你自己了,才导致你的实力并不是很突出。”

    “如果你能够沉下心来,好好修炼,暂时忘记你的有点,忘记你依赖生存的心算,你会得到很多,而且也会得到飞跃的发展,倒是,就算是我,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就算你再会算,但你的对手实力比你要强很多,你的计策根本就实施不了,又有什么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说得更直接些,这个实力,实力为尊,如果你实力足够强大,其他的什么都不需要顾及,那些东西,只是起到辅助作用。”

    楚天羽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董艾听得非常认真,他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谢谢你,楚天羽,你是第一个让我改变心意的人,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这个弊端,但我一直未改变,那是因为我想试试看,是否有人能够说服我,是否有人真心诚意帮助我,改变我得心意。”

    “你做到了,而且也乐意那么做,没有任何功利心,没有任何要求,仅仅只是看得起我,我很感激,从即日起,我一定会潜心修炼,必定会将我的主要精力放在修炼之上,我定会赶超你。”

    说完,董艾直接台下擂台。

    “这场比武,楚天羽胜。”

    裁判员当即宣布道。

    场下,一片欢声笑语,楚天羽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一部分听到了,有一部分人没有听到。

    但他们能够从董艾对楚天羽鞠躬的表情看得出来,楚天羽是真的折服了董艾,让其输得心服口服。

    能够让自己的对手对自己鞠躬,这并不是一般的而对手能够做到,但楚天羽等人做到了。

    涂峰等人非常高兴,楚天羽现在的晋级显得更加的顺畅,并无太大的阻碍。

    当楚天羽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知道,他还未遇到真正的高手。

    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楚付,灯火辉煌,热闹非凡,人们都在为楚天羽高兴,他们都在替楚天羽高兴,再次晋级。

    当然,楚天羽本人并不是太过在意,因为他的目标并不是晋级这么简单。

    他的内心,自然是夺得这次武林大会的第一名。

    可是,他知道这个难度会非常之大,会异常艰难,但他并没有打退堂鼓,更不会放弃。

    即便对手再强大,他会打败强敌。

    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已经深夜,人们逐渐醉倒。

    不过,楚天羽还是清醒的,他的酒量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练出来了,随便喝点酒根本就不会醉倒。

    同样没有喝醉的还有两个人,一个阳山,另一个则是杨挺。

    他们两个清醒得很,他们也知道楚天羽的目标要求会很高,并不是进入下一轮这么简单。

    “兄弟,兄弟们一番心意,我也不好拒绝,就让他们嗨起来了,你看看,都搞成这个样子了。”杨挺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是啊,天羽啊,我们这帮兄弟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的,会不会影响到弟妹。”阳山也补充道。

    “二位哥哥说笑了,你们能够来替我庆祝,我非常之感激,怎么会影响到欣儿呢,你看看她是多么高兴,热情地给兄弟上酒上肉,就是希望大家吃喝都玩得尽兴。”楚天羽看着二位,真诚地说道。

    “如此甚好,甚好啊,我就怕影响到弟妹。”

    阳山也大大地呼了口气,感激心中压力得太久了。

    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得出来,杨挺和阳山二人是多么在乎别人的感受。

    单从这一单,楚天羽就非常之感动。

    虽然二位哥哥的实力并不是最顶尖的,但他们却是最为仗义的。

    “二位哥哥,我知道你们也没有喝尽兴,来,我们三兄弟好好喝一场。”楚天羽那种酒坛子就与二人碰起来。

    “好,好,喝个够,喝个不醉不归。”

    阳山和杨挺同时说道,二人放开了喝,大口大口喝,完全不顾及什么。

    一来二去,三人都喝得迷迷糊糊,最后直接将酒坛子仍在了地上,就地睡着了。

    直到这个时候,慕容欣才带着一群丫头出来,将那些喝醉的人盖好被褥。

    看着楚天羽熟睡的样子,慕容欣看得入神,这个男人,从他第一次见到,就给她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

    这个男人,自从他揭开她的面纱,她就注定会成为他的女人。

    只是,当初她没有想到,她真的会爱上这个男人。

    如今,她不仅爱上了这个男人,而且还怀上他的骨肉。

    她深爱着这个男人,想替他承担一些责任。

    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她身感内疚。

    每次看到楚天羽独自一个人苦思冥想,独自一个人思考问题,她的心理就非常难受。

    她知道,楚天羽不告诉她那些事情,就是不想让她担心。

    “你怎么那么傻呢,你我是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有什么,我们都共同面对。”慕容欣轻声自语道,将被褥重新整理一下之后才离开了。

    慕容欣离开不久,楚天羽睁开了眼睛,他根本就没有彻底喝醉,他还有点意识,他看着慕容欣离开的背影,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他又怎么忍心,把那么重的负担,让给一个弱女子来承担呢。

    “外面再打的风浪,都由我一人承担,家里,就要让你费心了。”楚天羽轻声自语,再次闭上双眼,这次是真的睡过去了。

    楚府,异常安静。

    楚府,只有一个男人保持着清醒。

    涂峰,那个永远都会保护楚天羽安全的人,那个无时无刻不在注意到楚天羽一举一动的人。

    不管楚天羽怎么喝醉,他都会放心,就是因为有涂峰的存在,他是绝对不可能将自己喝醉,他会保持着绝对的清醒,因为他知道,楚天羽的安全需要他的保护。

    在关键时刻,他必须要第一个站出来。

    只要有涂峰在,楚天羽就可以放放心心,喝个酩酊大醉。

    喝醉的感觉真的很好,可惜,这种机会却并不多。

    能够喝醉的机会,其实并不过,也很难得。

    月光高照,倾洒人间,就好像是在恩赐所有人类一般。

    给人光明,给人景色观看。

    李沁站在房间里,望月思乡,她似乎有些想家了,可是她又不想离开。

    她想观看楚天羽的比赛,她担心楚天羽,她不想离开。

    内心是矛盾的,她从来没有这么矛盾过。

    想着,想着,她突然想到了猎影,那个离开之时对她说的话,那个对自己非常特别的男人。

    “我怎么会想到他,离开了这么久,他还好吗,他的伤势完全好了没有?”李沁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竟然开始关心猎影起来。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