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三百二十章这件事,只会是意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二十章这件事,只会是意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场商谈不欢而散,杜海见时机不对,找借口离开了,一时间,这里仅剩下她和季陌尘。

    空气仿佛都凝结了。

    还是宁冷之先开口,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季先生,您突然造访,不知道所谓何事?”

    刚才的案子过去也就过去了,天星建立起来,并不需要和这样的公司合作。

    领导人便是如此,公司指不定如何腐朽。

    季陌尘大怒,一向沉着的他,忽然变了个人一般,抬起手指着宁冷之,一字一顿的说道:“白小姐,你来a市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没有听说杜海是什么样的人?”

    “不好意思,这好像是我的私事,和您有关系?”宁冷之嗤笑一声,缓缓推开椅子,从桌前站在起,微微抬起头,盯着季陌尘的盛怒的脸,道:“季先生请不要多管闲事才是。”

    他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提醒宁冷之,不想竟然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垂在身侧拳头猛地捏起来,深呼出一口气,眉目凝重:“是,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话落,便要离开。

    走了几步,又折回来,一清二楚的说道:“白小姐,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和宁冷之有所什么关系?世上不会无缘无故出现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宁冷之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恼了,抬起头望着季陌尘绷紧的脸,身子的紧张却有了缓解,张了张嘴,过了一会才出声:“季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位宁冷之小姐是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不认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听见这个名字,因为我不是她。”

    “好!”季陌尘咬牙,转身离开,这次他没有再回头。

    季陌尘一走出去,宁冷之便软软的跌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放在桌上,轻轻的敲着桌面,心中一片惆怅。

    这些天里,他的表现,宁冷之看的一清二楚。

    她只是不明白,当初那般决绝的要她离开, 为何现在好似后悔了一般,满世界寻她,这不是惺惺作态?

    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如果他能够挽留一下……

    电话响起来的,打断了她的思路,猛然间醒悟:“我在想些什么!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都不要和这样的人有关系,一点关系都不要有!”

    接通电话,是许久不见的父亲:“宁冷之,你让我们在这里呆多久?我要回去,回去!你听见没有!”

    “我没聋,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你们如果敢回来,就不要怪我不仁慈。”宁冷之捂着额头,轻轻的摸了摸,发现有些发热,怪不得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估计是在发低烧。

    宁志诚不甘心:“我听说你已经回到a市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像我们回去,就是不想让季陌尘知道,你就是……”

    “住嘴,是不是不想要钱了?你欠下的赌债还没有还清,高利贷现在还在找你们,现在回来不是找死?i市不是住的好好的?干嘛要回来?”

    她还是那样,一遇见家里的事情,就越发的不会处理了。

    宁明伟现在已经准备做生意了,自从从监狱出来,性子变得沉稳了不好,也懂得了感激,倒是这个生她的父亲,到现在还像个地痞无赖一样粘着她不放。

    “我在这里一点都不好,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想着回去能够找我的朋友打牌,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出去聊个天,你后妈都要管我。”宁志诚满肚子牢骚,话里话外全是负面情绪。

    而这些,宁冷之一点都不想听。

    “行了,这个月的生活费,我会提前给阿姨的,也会给你一些私房钱。”宁冷之退了一步:“不过这是最后一次退步了,以后这样的事不要打电话来烦我,钱我会每个月准时给你们。”

    说完,电话便被挂点了。

    季陌尘坐在车中,怎么都不想不通,突然冒出来一个和宁冷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究竟是谁,冷眼看着前方,忽然把挡拉到最大,一溜烟开车去了酒吧。

    吴宓哲这个时候出去了,他只好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期间几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人主动贴上来,都被他森冷的目光吓退了。

    喝了一瓶红酒,头脑却越来越清晰,心中的伤口也越来越痛。

    “陌尘,你怎么喝这么多酒?”盛海蓝站在季陌尘面前,脸上全是难过,想也不想就坐到了他旁边,抢过他手中的杯子,重重放在桌上:“不要喝酒了,可以吗?”

    “走开!”季陌尘不管不顾,一定要喝酒,这个时候脾气也上来了,盛海蓝完全没有办法阻止他:“陌尘……不要喝了,不要……”

    季陌尘在盛海蓝的央求下,又喝了一瓶半,这下子,人彻底醉了,斜斜的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可是,脑海里却全是宁冷之的样子:“冷之,冷之……”

    他在叫她的名字。

    盛海蓝正在一旁,很是尴尬,拉着季陌尘冰冷的手,轻轻的摇晃着他的身子,声音几乎都嘶哑了:“陌尘,陌尘,你醒醒,不要在这里睡,会感冒的。”

    命运中,季陌尘似是盛海蓝的克星,而季陌尘的克星便是宁冷之,只要遇见和宁冷之有关的事情,就完全失去了自我。

    这一点,盛海蓝忍不住的嫉妒!

    “你是谁?走开,不要碰我!”季陌尘还残留着意识,能够感觉到有人在动他:“走开啊!”

    他一用力立刻把盛海蓝推到了地上。

    盛海蓝是坐在地上,脸上的妆不知道是被泪水弄花的还是汗水弄花的,整个人显得特别狼狈。

    把季陌尘从车中带出来,跌跌撞撞的开了房间。

    “陌尘,你还清醒吗?知道这是哪里吗?”盛海蓝喘着粗气,盯着季陌尘姣好的面容,心头一阵荡漾。

    季陌尘明显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连回答都懒得提,一翻身怕在了床上。

    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洗过澡,靠近他全是沐浴露和酒味,混合在一起,莫名的好闻。

    终于,盛海蓝脱下了他的衣服,隔着浅薄的衣服,钻进了他的怀中。

    “冷之……”季陌尘闭着眼睛不愿意张开,感觉到怀中的小人,还以为是魂牵梦绕的宁冷之,一翻身竟然压了上去,低头便给了一个吻。

    这个吻苦涩心酸,还有嫉妒,混杂着酒味,在盛海蓝的口腔里发酵。

    很长一段时间,盛海蓝都在想,如果当时能够坚持,和季陌尘保持距离,是不是就会有不同的结局了呢?

    再后来,想了想,也许不是这样的,即便是那个时候没有接触,以后也会有的,因为不甘心。

    “陌尘,我爱你。”盛海蓝热烈的回应着季陌尘的亲吻爱抚,享受着这一刻身体的密切接触,享受着他的温度,他的身体……

    虽然,这一切,都是她不该得到的。

    “我也爱你,冷之。”

    ——

    天星的发展渐渐走上了正轨,与此同时,立忆的风波也渐渐的淡出了他们的关注范围,有关于季陌尘的消息,慢慢的成为了商业圈的谜团。

    宁冷之想来,她也有段时间没有看到他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他在忙什么!

    手上的工作多起来,她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半个月之后的商业洽谈如期举行,有不少的圈内好友都会出席,这也是这半年以来,最能够打下基础的洽谈会。

    准备了半个月之久,她不会失望的。

    这天,会议选择在a市最高档的酒店举行,承办方是国家商业管理的大人物。

    一切都在宁冷之的掌握之中,和大人物交谈之后,竟然看见了被盛海蓝挽着出席会议的季陌尘。

    多日不见,他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好多了。

    他们朝着宁冷之走过来,期间,盛海蓝故意整理了领子,露出脖子上的红印。

    “白小姐。”季陌尘微笑着开口,看见宁冷之脸上平静的表情,也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看来,他已经接受了事实,接受了她不是宁冷之这件事。

    “季先生,你好。”宁冷之 主动伸出手:“很久不见了。”

    放下手,宁冷之无意之中看见了盛海蓝脖子上印记,微不可见的愣了一下,接着把锐利的目光重新凝聚起来,看着近处的季陌尘。

    “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不知道白小姐是否想念我这个 竞争对手呢?”季陌尘脸上的表情冷冷的,如同初次见他那般,没有任何的表情:“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从今天开始,天星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这一次,他不会再妇人之仁,认错人了。

    “哦?那我很期待。”宁冷之说完,找了个借口,去了其他的地方,喝了一小口酒水,放松心情。

    洽谈会很轻松,要处理的事情不多,基本上就是谈商业上的规划,还有最近的情况。

    只花了一个下午就处理好了。

    刚出会议,一群记者酒涌上来,不少的跑到季陌尘面前,把话筒举得老高,生怕遗落一个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