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九十七章 你就是女神姐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九十七章 你就是女神姐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约,秦勤发来请帖。

    她要结婚了,和她的新男友。

    宁冷之没有问她如何能够忘记那么爱的人,她不想问,怕想到一起的事情,心头的伤口,会狠狠地裂开,止不住的流血。

    乔治刚巧在她家,自然看到了大红得刺眼的请帖,走过去把她手的书抽出来,放进旁边的抽屉里。

    他说:“不想去不要去,何必难为情。”

    “我只是……没事,乔治,很抱歉我不能送你了,你路小心。”宁冷之说话的时候,瞳孔散大,四十一点心思都没有放在乔治身:“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我很喜欢小睿。”乔治轻轻一笑,收回眼底的失落,道:“那我先走了,我欢迎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宁冷之坐在沙发懵懂的点头,隔了半晌,听见关门声音,才埋头痛哭起来。

    隐忍着的,一直压抑着的……

    那些苦难,似是在这一刻全部迸发了。

    秦勤结婚,他也许是会去的,那么她去吗?

    白睿夜里醒来,看见宁冷之躺在沙发,赤脚走过去,蹲下来在她的脸亲了一口:“妈妈,你回房间睡,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宁冷之微微睁开眼睛,白睿的脸在朦朦胧胧逐渐清晰。

    “我在沙发躺一会,小睿乖,去睡觉。”

    白睿听了,嘟着小嘴,拖着圆滚滚的身子,也爬了沙发,抱着宁冷之的脖子躺下:“妈妈是不是怕黑?我在这里陪着妈妈,不要怕了,好不好?”

    听着奶声奶气的安慰,宁冷之苦涩的笑了一下,正要说话,却听见白睿继续说道:“这些是本该是爸爸做的,我听猫猫说,她爸爸每天都抱着她和她妈妈……”

    猫猫是白睿新认识的小伙伴,不过几天功夫,便已经亲得像亲兄妹一样。

    “那小睿是不是也想要爸爸哄着睡觉?”宁冷之说完抿了抿唇,孩子什么都不明白,自然是想的,可是她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把他抱起来往次卧走去:“该睡觉!”

    白睿知道,爸爸是宁冷之的禁忌,虽然不乐意,却还是闭了嘴,勇敢的点头:“那么妈妈也早点睡。”

    秦勤结婚,宁冷之已经打算拒绝了,准备在那几天带着白睿去云南走一走。

    给秦勤说了想法,电话另一端的人立刻吵闹起来。

    “冷之,你这样做真不厚道!”秦勤气哼哼,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还未隆起的小腹,眼有些许湿润:“我没有请季总,你放心来。”

    “我不是……”

    “冷之,你演技不好,不用对着我演戏。”秦勤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为何会和前任分手,现在我告诉你,是因为两年前,他得了癌症,已经死了!”

    宁冷之听闻,脑袋轰隆一下,一片空白。

    嘴唇下抖动着,说不出一句话。

    “我之所以让你试着接受季总,是不想等着人没了再去后悔。”秦勤仰起头,泪水还是从眼眶里溢出来,滚落在地:“回来吧,我保证,不会让季总知道你回来过。”

    秦勤继承了于磊的公司,便坐了第一把交椅的位置,加于磊的背后协助,在A市恐怕没有几个人,敢违抗秦勤的意思!

    对于这一点,宁冷之不怀疑,她犹豫着,不想步入后尘,不想回到过去。

    “好,我会准时到场。”宁冷之最终还是屈服了。

    婚礼。

    宁冷之站在酒店门口,抬起头看着酒店的牌子,一个不大的小孩径直撞了来,还不依不饶的说:“你有病啊?都说好狗不挡道,你偏偏……”

    她的心境已经沉淀了很多,即使立刻面对季陌尘,心也不会有半分的波澜。

    是,应该是不会有波澜的。

    “苏旭,走了, 磨磨蹭蹭干什么?”说话的是个年妇女。

    男孩很怕妇女一般,立刻诺诺回道:“知道了,我这来。”

    宁冷之抬眼,看着男孩消失在眼前。

    有那么一瞬间,她似是看到了刚和季陌尘遇的那一段。

    她唯唯诺诺,他盛气凌人。

    “冷之!”秦勤惊喜的声音划破了耳膜,入了她的大脑:“我等你很久了,怎么了?”她朝着宁冷之目光的方向看了看,除了人群,便无其他:“看见谁了?”

    “没有。”宁冷之摇头,对着秦勤扬起微笑,反问秦勤:“你怎么亲自出来了?”

    秦勤这才想起出来的缘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家酒店每一层楼,分南北两个区,本来说好订了两个区,可是不知道谁夺了北区去……我怕你找不到,亲自出来寻你。”

    她故意隐没了重要部分,没有告知宁冷之,北区是谁定下来的。

    “我能找得到。”宁冷之无奈的笑了笑,害得好友这么担忧,她心底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我很久没有见过于先生了,不带我去见一见?”

    秦勤一笑:“走走,我带你见去便是,说的我好像给你下了禁令似的。”

    踏着红毯,走进酒店内,恰好遇见电梯关,她们在楼下等了一会,秦勤忽然拉住了宁冷之的手臂,极其不自然的往四周看了看:“冷之,我,我婚纱好看吗?”

    宁冷之只觉得疑惑,不明白秦勤怎么忽然间变了样子,盯着秦勤的脸,轻声笑了一下:“秦勤,你怎么了?感觉你怪怪的。”

    “啊?有吗?嘿嘿……没有啦……”秦勤感觉到盛海蓝在走近,一下子捂着肚子,脸色难看的说道:“冷之,我肚子疼,你陪我厕所,走吧走吧!”

    盛海蓝看着宁冷之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喃喃自语:“如果不是确定宁冷之已经不在A市了,我还真的以为那个背影是宁冷之……”

    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打破了她的思路,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屏幕,冷冷道:“去!”

    到厕所门前,秦勤送了一大口气,深呼吸几下后,盯着宁冷之一笑:“我现在不疼了。”

    “你……”宁冷之听见这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再这样,我可要告诉于磊了,让他训训你。”

    两人有说有笑,换了一座电梯,到十六楼才停下。

    新郎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轻轻走过来,牵起秦勤的手,温柔的呵责:“跑去哪里了?大家都在找你。”

    他对秦勤永远是这么温柔,好似这是与生俱来,赋予他对秦勤的特别的礼物。

    于磊见宁冷之也来参加婚礼,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才缓缓走过来。

    两年没见,于磊老了不少,可是面的笑容一直没有落下,到宁冷之面前,才开口:“宁小姐。”

    “抱歉,我姓白。”宁冷之有礼貌的笑了笑,转头对秦勤使了个眼色。

    立刻,秦勤立刻替宁冷之说话:“对呀对呀,这不是宁冷之,她姓白,叫白……白……”

    “白祁。”宁冷之微笑着点头:“你好。”

    还没有到结束,宁冷之便要走,秦勤自是不让的。

    “小睿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宁冷之说出顾虑,伸出手给秦勤一个拥抱:“你一定要幸福,熬过了那么多的苦难,若是还没有幸福,真是老天爷不公了!”

    “我会的。”秦勤重重点头,似是快要哭出来了,正要说起他的话,一个尖叫的声音,划破了她们之间爱的气氛。

    季乐欣看到了宁冷之。

    “女神姐姐!”季乐欣小跑着过来,盯着宁冷之的脸看了又看:“你回来了吗?是你吗?我要告诉……”

    “抱歉,你认错人了。”纵然宁冷之已经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却还是强作镇定:“我不是你口的女神姐姐。”

    季乐欣急切地摇头,明显是不相信这话。

    秦勤转头看了宁冷之一眼,眼满是坚定:“你走吧,这里交给我。”

    “嗯。”宁冷之只想摆脱这里,摆脱季乐欣,便立刻答应:“我下次再来找你。”

    宁冷之转身离开,季乐欣哪里肯这么放过宁冷之,况且这次,她并不认为这人只是碰巧和宁冷之长得相像,认为她是宁冷之。

    “不许走!”秦勤拉住季乐欣,冷冷说道:“都说了你认错人了,你还要追去,是不是想我报警?”

    “走开啊!”

    “……”

    两人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惊动了两边的宾客,也惊动了刚从电梯里走出来季陌尘。

    新郎护着秦勤,盯着季乐欣一团火一样的脸,只认为对方是疯子,忍了忍脾气,低声问秦勤:“老婆,你没事吧?”

    秦勤摇头。

    她和季乐欣都没有打起来,只是相互拉扯了一下,能有什么事?

    “小勤!”于磊跑来,检查了秦勤没有受伤,转头盯着和秦勤争吵的人,眼前一热:“季小姐?”

    “我和这位小姐什么事都没有,我只是想找一个人。”季乐欣气急败坏的说完,转头一看,竟然看见了从远处款款走来的季陌尘。

    立刻跑去:“哥!哥!”

    盛海蓝听说季陌尘来了,穿着一身黑色的小礼服走出来,准备迎接他。

    不料却遇了这档子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