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八十九章 可爱不过白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八十九章 可爱不过白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奶娃歪着头想了想,重重点头道:“是啊妈妈,外面的那些大房子真的好漂亮啊,可是我听别人说那些漂亮的房子都好贵的。 妈妈,我想知道‘贵’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特别好的意思?”

    “噗!”宁冷之噗嗤一笑,她的这个儿子啊,可还真的是活宝一般。

    “妈妈,你笑什么啊,是哪里不对了吗?”小奶娃急了,抓住她的胳膊翻了身站了起来。

    宁冷之将旁边的衣服拿过来给他盖,翻开了新华字典。

    白睿虽然只有一岁多,还不认识字,但是他的双语保姆已经开始提前教他了,而他对这个也十分感兴趣,每天都要抱着字典翻翻看。

    “睿儿,你看好了,妈妈读给你听给你解释解释贵是什么意思。”

    白睿听话的窝在她的怀,眨巴着大眼睛听着她的话。

    五分钟过后,宁冷之也将字典的意思举例说了出来,“这个贵是这个意思,你听明白了吗?”

    谁知道她刚低头看到白睿已经窝在她怀睡着了,不由失笑的摇了摇头,“你这个小捣蛋,竟然耍妈妈。”

    或许今天也是累了,她关了灯,搂着白睿,不一会儿也睡着了。

    一夜无梦,睡得很是香沉,已经是早晨了,白睿还在睡觉,她收拾好一切在他的而脸落了一个吻随后也出门了。

    “铃铃铃。”一阵电话声响起。

    她连忙将口的面包合着咖啡咽了下去,应该是公司打来的她怕误了事情。

    “喂?”她点开了拨通键,咽了口水道。

    “什么!”听到对方的话,她十分惊讶

    电话对面是方颜的哭诉的声音,“冷之,你还是过来看看啊,咱们家里啊现在只有你能做主了,你那个弟弟……”

    “我没有弟弟!”她直接一口打断她的话,态度十分坚决。

    宁明伟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一个败家子弟,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了,根本指不他,他不带着那群狐朋狗友来到宁家要钱算是不错的了!

    何况他的眼多少年来从来都没有她这个姐姐,人家根本不认自己,她也不愿认这个弟弟!

    “好,好,咱先别说明伟的事情,你爸爸的事情总归是你的亲生父亲吧,他现在出事了你还是抽时间来看看吧,咱们这个宁家啊可不能没有你啊!”电话那边方颜满是哭腔,语气很是低微。

    宁冷之深吸一口气,将桌子的咖啡一饮而尽,沉声道:“好,我知道了,我这去医院。”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将今天公司的事情先交给乔治,她立马打了车去了医院。

    医院当此刻的宁志诚现在正躺在病床,脸色苍白有些憔悴。

    宁冷之赶到医院后,隔着门的窗户看着屋内的躺在床的人,心一片复杂。

    “冷之啊,你可算来了,快进去看看你爸吧。”方颜此时正在门口守着,脸满是泪水。

    “你先别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昏迷不醒的人,她也有些恍惚,不过前些日子见到还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怎么成了这样。

    尽管宁志诚与她只见有很深的隔阂,但是不管怎么样她的身流的都是他的血,这种亲生骨肉她还是不能放下的,现在他正躺在医院,她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唉!”方颜叹了口气,眼不断的往下掉眼泪。

    “冷之啊,这我也不知道,你爸这慕名妙成了这个模样,在家忽然昏迷不醒了,现在午刚刚做的检查,现在都还没有出来结果,我这心里啊真的是着急的很。”

    “你能来我实在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爸爸,现在成这个样子你也不会不管的。”

    “你先别哭。”看着她掉眼泪,宁冷之也有些心软了,扶着她坐在旁边的椅子。

    “阿姨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和他有很深的瓜葛,但是再怎么说他都是我的父亲,当面他抛弃我们母女离开的时候我还触目在心。他无情,但我不寡意!”

    宁冷之说着,从钱包拿出一叠钱来,交在方颜的手,“阿姨,我现在钱包里这么多钱,他的医药费到时候我来出,你也不用担心了。”

    她顿了一下,起身道:“先这么说了,我公司还有事情,检查有结果了你再给我打电话。”说着,她要离开。

    方颜劝将她拦住了,“冷之啊,这再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爸爸,你难道不进去看看他?”

    她扫了一眼宁志诚所在的病房,直接摇头,该做的她也做的,但是他对自己母女二人所做的一切,她现在始终都无法原谅。

    “我现在所做的只有这些了,要是钱不够可以给我打电话。”说完,她转头要走。

    却没想到这个时间,原来已经躺在病床的宁志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你这个没良心了,要是有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有今天的你嘛!”他隔着门,话刚说完是一阵咳嗽声。

    “哎呀,你爸他醒了,你快去看看他。”方颜听到,连忙拉着她进了房,也而不管她愿不愿意。

    宁冷之被拉进房,看着病床的父亲,眼丝毫没有任何情绪。她恨眼前这个男人,当初如果不是他一心惦记着小老婆,她跟妈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当初她求着他不要赶妈走的时候,他那般的绝情直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是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伤疤!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一直在压着心的怒火,如果不是她拼命的克制,恐怕现在已经恨不得前把他掐死。但毕竟是她的父亲,她不能这么做。

    “怎么了,见到我都不会说话了!”病床的宁志诚瞪着她,语气之更是不满。

    宁冷之没有理他,只是坐在椅子给自己倒了杯水。

    “该做的我都做了,你们的医药费我会承担,你可要想明白了,如果我不是还念及着你是我的亲生父亲,这是该尽的责任,我根本不会管你的死活!”

    “你!”宁志诚指着她,气的一张脸涨的通红。

    “真的是不孝女,不孝女啊!既然你要跟我算以前的帐,那我也跟你好好算算,当初你跟你妈若是有你方姨半点贤惠,也不会成那个模样!”

    宁冷之猛地抬头,身侧的拳头握紧,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没找他算账呢他到自己找来了。

    “你说什么!你是个男人,这样的话你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

    她真的生气了,不管他怎么说自己都好,但是绝不能扯妈妈,这是她这辈子最忌讳的事情。

    “诶呀,志诚!你是少说两句。”旁边的方颜连忙将他按住,劝阻道。

    宁志诚也是生气,一巴掌拍在了桌子,刚刚还因为生病憔悴的脸,现在涨的跟猪肝色一般。

    “说你怎么了,哪有当父母的不能说孩子的!你做的不对教育你两句又如何,只有像你这样不孝的人才敢跟父母顶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啊!”

    这样的话传入宁冷之的耳让她口的牙险些咬碎!

    “冷之啊,你千万别把你爸的话放在心啊,你也知道他这个脾气千万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啊!”方颜见此连忙前劝着她。

    宁冷之狠狠瞪着他一眼,甩袖离去。

    “冷之!”方颜连忙跟她,还在不停的解释,“你千万别生气啊,别放在心,你爸爸现在也是生病了,才说的那些气话。”

    出了房门,她在走廊停了下来,闭眼深吸一口气道:“是因为知道他生病我才离开的,阿姨你照顾他吧,我公司还有事情。”

    谁知道方颜却连忙拉住她,只见到她“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

    宁冷之吓了一跳,连忙前想要将她扶起来,“阿姨,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咱们起来说!”

    只见方颜脸满是泪水,她苦笑着摇头。

    “冷之,还有一件事情我要麻烦你,所以阿姨恳求你留下来,这件事情你爸爸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先跟我回去好好跟你爸爸说说。”

    “阿姨,你先起来说话,有什么事情咱们起来说。”她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跪着跟自己说话,这不是折煞吗!

    “好。”方颜起身,硬是拉着她又进了病房。

    宁志诚见到她来了,冷哼一声,“你这个不孝女怎么又来了!”

    “志诚!”方颜满是泪水的开口,“我这把冷之叫过来是有事情要求她,现在只有她能救咱们的明伟了啊!”

    宁志诚与宁冷之两个人同时一怔,“你说什么!”

    方颜擦拭着脸的泪水,跌坐在床。

    “刚刚警察局的来打电话,说明伟偷了东西被抓起来了,这怎么可能啊咱们的明伟虽然调皮一些,但是绝不会偷别人的东西啊。”

    “你说什么!”二人同时开口,十分诧异。

    “志诚啊,这偷窃的罪名可是不小,明伟他还这么年轻,肯算是抓错了这也是要坐好几年牢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