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八十七章 恭喜,是个男孩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八十七章 恭喜,是个男孩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们约好在咖啡店见面,宁冷之提前来的,在喝完一杯拿铁之后,金珊才姗姗来迟。

    “听说你在找我?”金珊倒是丝毫不客气,语气不善,和她在公司的形象完全不符合。

    “嗯,我有点事问你。”宁冷之收敛了目光,把面前的菜单放在金珊面前:“你要喝什么?”

    金珊不客气,低头看着手的菜单,要了一杯鲜榨果汁,把菜单交给侍应生之后,抬起头露出一个疏离的笑容:“白经理,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想问我什么?”

    对方毫不客气,宁冷之也没有先前的平和,挑了挑眉头,一边拿着勺子搅拌咖啡,一边说道:“远目有关于H市建材大楼的项目案,你改了数据,这件事我已经确认了,你狡辩也没有用。”

    金珊没有想到宁冷之的动作会这样快,听闻,心到底是不全信的:“白经理,说空话谁不会,你有证据吗?有吗?”

    最后两个字语调陡然升高,足足吓了宁冷之一大跳。

    “证据自然是有的,不过我不打算在这件事继续追究。”宁冷之说道:“我今天找你过来,不过是想知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金珊摇头,听见宁冷之不打算追究,顿时松了口气。

    两人僵持了好几分钟,宁冷之没有开口,金珊也没有再说话。

    侍应生感觉到低气压,相约着走开了。

    半晌。

    “金珊,你去过A市,有人邀请你去立忆工作?而这个案子立忆也在争,你这样做,是为了让立忆能够看到你的诚意,但是,你这样做错了,立忆不回收这样的人!”

    背后的原因,宁冷之也了解透彻,虽然提到立忆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刺痛的感觉,可是身子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这么久了,她以为可以忘记的那些事,全都没有忘记。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不过也是远目的一条狗,你以为梁永重用你是因为你的能力,放屁,他是看在乔治的面子,才对你不一样的!乔治手的资源不少,他想用你做交换”

    在气头,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即便是这样,宁冷之也没有生气,而是充满了怜惜的盯着金珊。

    错误也好,正确也好,悲伤的从来都是看到了,而不愿意承认的那类人。

    恰逢,金珊是这样的人。

    “所以,白祁,你没有资格教训我,你和我一样,都是一条狗,只是我看到的东西不一样,立忆不是一个远目得了的。”

    “……”

    “……”

    与金珊浪费了好几个小时,宁冷之也不愿意继续浪费时间下去,拿着手机离开了。

    而后来,如金珊所愿,她进入了立忆,不过是一个普通职员的岗位,和在远目受到的待遇,是完全不能的。

    乔治邀请她吃晚餐,看着她画着精致的淡妆赶过来,迎去拿过她手的手提包,温柔的问道:“累不累?”

    她抬起手捏了捏发酸的脖子,点头又摇头:“不止是累,还很饿。”

    “走吧,房间已经订好了,等着你进去了。”

    “怎么,是鼓励我拿下建材案子的奖励?”宁冷之裂开嘴笑了笑,转过身子走在乔治身边,试探性的问道:“不会梁总也在吧?”

    乔治摇头,抬起手替她按摩脖子。

    “不在,这次我们两个人……不,还有肚子里的小宝贝,都六个多月了,怎么肚子还这么小?”听

    旁边的侍应生听闻笑了,小声地对一旁的同伴说道:“哎?这个爸爸好好啊,对妻子儿女这么关心,要是我老公有他的一半好,我也知足了。”

    “得了,你老公是回去重生一次,也不见得有那位先生帅气。好了,快走吧,待会主管又来了!”

    ……

    宁冷之听了,脸颊泛红,不好意思的看了乔治一眼:“他们都误会了……”

    “没关系,我很高兴他们能够误会。”乔治和宁冷之了解了这么久,明白她不是一个乱来的人,而她腹的孩子,也应是他与所爱之人的结晶,单凭这一点,乔治也是不过的:“ 走吧,你不是说饿了吗?”

    “嗯,好饿!”宁冷之在乔治面前可以放肆:“乔治,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还未走进房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微微侧头,看着那个一蹦一跳的女生,倒吸了口凉气。

    季乐欣似是没有看见宁冷之,还在与旁边的同伴嬉戏。

    进了房间,宁冷之剧烈跳动的心,还没有沉下来。

    乔治不明白她为何这么慌张,微笑着问了一句:“是不是看见仇人了?怎么这么慌张?”

    “没有。”宁冷之的眼帘落下来,盖住了眸子,半晌,她才又道:“吃饭吧。”

    “好。”她不说,他也不会主动问。

    他相信,宁冷之终有一天,会亲口和他说有关于她,有关于以前的事的。

    七个月之后。

    “小祁,我定了位置,去吃你的喜欢吃的寿司。”乔治从国外回来的第一件事是给宁冷之打电话,汇报他的情况:“没关系,我去接你。”

    宁冷之刚处理了件,正觉得疲惫,躺在 沙发不想动弹。

    但乔治太过热情,他们也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见面了,倘若扫了他的兴致,倒是有些过不去了。

    强打起精神,点头答应道:“好,我在家里等你。”

    刚说完这句话,电话还没有挂断,肚子猛地痛了起来,手机掉在地,发出一声巨响。

    “小祁,你怎么了?说话啊,不要让我担心!”

    “小祁!”

    乔治恨不得长了翅膀,一瞬间飞到宁冷之面前,小心翼翼的看护她。

    “痛……好痛……”宁冷之双手交叠,捂着小腹的位置,意识模糊的呓语了一阵。

    羊水已经从腹部流到了沙发,参杂着少量的血液,染湿了沙发套。

    她什么也顾不, 只想现在有个了断。

    间隔三分钟,疼痛慢慢减轻,十几秒之后,刚才的那种感觉,似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毫无异样。

    工作的件掉了下来,正巧砸了她的脑袋……

    乔治来的时候,便看见这样狼狈的一幕——宁冷之侧身倒在地,眼眸紧闭,脸颊全是疼得难受的表情。

    来不及换鞋子,急忙跑过去,拉住她的手臂,叫她的名字:“宁冷之,你给我醒一醒!醒来啊!”

    医院……

    乔治的一想到医院,立刻把她从地抱起来,一路小跑着下了楼。

    宁冷之为了节约钱,租的房子离医院的距离有些远,倘若不堵车的话,差不多半个小时能到。

    他担心,宁冷之能不能撑半个小时。

    “小祁,不要怕,我带你去医院,一定不会有事的……”

    宁冷之似是感觉到了乔治的祈祷,眼睛睁开一条缝,盯着前座人的后脑勺,有气无力的说:“乔治,你来了……”

    乔治听到声音,差点猛踩了刹车。

    见她安然无恙,很是兴奋,立刻说道:“小祁,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马!马带你去医院!”

    可能是乔治的话起了作用,也可能现在是宫缩的缓解期,下腹的疼痛几乎消失了。

    到医院,已经是二十多分钟后了。

    在乔治的带领下,宁冷之祝愿的事很快尘埃落定,而同一时间,宁冷之忽然大出血,被紧急送到了手术室。

    她的主治医生,乔治认识。

    “王医生,小祁千万不能有事,如果出现她和腹的孩只能活一个的情况,一定要让白祁活下来!一定!”乔治说着,眸起了水雾:“拜托你了。”

    “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指责,不用你说我也会尽全力的。”王医生点头,戴口罩走进手术室。

    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对于乔治来说,仿佛是一辈子。

    从生到死的一辈子。

    “小祁,你不会有事的……”乔治在门口旁来来回回的踱步,祈祷宁冷之千万不要出事。

    期间,医生走出来,问他:“产妇难产,请问是否真的保大人?”

    ——

    终于,手术里传出一声婴儿的哭声。

    孩子生了。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乔治顾不得疲惫,一下子拥去,问:“小祁没事吧?是不是没事?”

    “大人小孩都平安,你可以放心了,乔治先生。”

    听见这个消息,乔治悬着的心,终于反放了下来,抓着医生的手不松开:“那么,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小祁和宝宝?”

    “再过一会病人出来了,你稍微等一等。”

    白祁出来的时候,乔治锲而不舍的守在门口,她眸子动了动,泪水从眸子流了出来。

    他主动前,握住她的手:“小祁,没事了,宝宝很健康!”

    “嗯,谢谢你,乔治。”宁冷之重重点头。

    护士已经很累了,语气难免不耐烦:“这位先生,产妇需要休息,你们有话,去病房里说!”

    这要是换做以前,乔治的脾气早来了,可是现在不一样……

    “好……好……”

    她生了一个男孩,大眼睛高鼻梁,唯一不足的是才生下来,皮肤还有些黑,看着总觉得不怎么好看。

    这个孩子的名字,宁冷之早想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