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八十章 坚持不懈的心灰意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八十章 坚持不懈的心灰意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原因?”万嘉不死心,看着宁冷之,心又气又恼:“你倒是说啊,这个原因是什么啊!”

    宁冷之摇头,不想说出原因,可是万嘉死死纠缠,不愿意放弃。

    “你是真的很想知道吗?”宁冷之叹了口气,走到万嘉身边,摸着小腹温柔的说:“这里,有一个生命在孕育着,万嘉,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原来是这样,万嘉摇头,不愿意相信。

    “我已经二十八了,不是小姑娘了,而你还小,还会喜欢其他的女孩,所以不要在我身花费精力和时间了,没有用的。”宁冷之把所有的话都说开了:“我很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可是也仅仅是感谢而已。”

    万嘉摇头,不敢相信宁冷之说的话是真的:“你在骗我对不对?一切都是骗我的,你只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宁冷之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台内,兑了一杯奶茶给他:“喝了这杯奶茶,你离开吧。”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万嘉再次问道。

    宁冷之失笑片刻:“我是女生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我肚子的宝宝已经一个多月了。”

    “那孩子的父亲呢?”万嘉已经缓过来,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其实,我不介意你多一个孩子,只要我能够和你在一起,我心满意足了。”

    爱情哪有这么简单的。

    宁冷之摇头:“不要说了,说的多,也是一种侮辱,你走吧。”

    “你不告诉我所有的事情,我不会离开的,我这给他们打电话,我不去吃饭了。”万嘉说完,转头看了看宁冷之,脸没有了来时的笑意:“我这去打电话。”

    万嘉是说到做到的人,立刻拿起手机出去了。

    宁冷之跟着走出去,把他手的手机拿下来,放在一旁:“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有聚会去,在我这里干什么?”

    说到后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万嘉放下手机认真的看着她,沉默良久,他开口:“冷之,你告诉我,我想替你分担你的不快乐。”

    因为喜欢,所以想要分担。

    因为在乎,所以才想要知道你的一切。

    而宁冷之,不喜欢这样,不喜欢把她的事告诉别人。

    “抱歉,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你还是走吧。”说完,宁冷之笑了一下,转头望着不远处的街景,笑了笑:“我的过去很平常,和任何一个人一样,没什么可说的。”

    “不是的,冷之,你告诉我,告诉我好不好?我想要知道,知道有关于你的一切。”万嘉完事祈求的语气,让宁冷之忽然间觉得她好残忍。

    “万嘉……”

    “我喜欢你,宁冷之。”万嘉开口,盯着宁冷之的脸,一丝不苟又小心一样的看着:“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喜欢你了,我不在乎你的过去,甚至可以不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

    宁冷之听着这些话,只觉得荒唐。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宁冷之收拾了情绪,轻轻的摸着平坦的小腹:“我很抱歉。”

    经历过太多事情,宁冷之已经把爱情看得很淡很淡了,喜欢或者不喜欢,并没有那重要。

    一个人,和两个人,似是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万嘉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宁冷之竟然会这么直白的拒绝他,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走吧。”最后还是宁冷之开的口:“不要在来了。”

    万嘉离开了,果真半个月都没有出现。

    一个月的时候,万嘉开着宝马,从车下来,走到最里面,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冷之,我回来了,我想通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话落,他把钻戒放在桌,推到宁冷之面前:“这是我的心意,请你收下。”

    宁冷之扫了一眼钻戒,心满是不安,她从未想过,万嘉还会来到这里。

    “我回来了。”万嘉见宁冷之不理会他,急急地问:“你是不是生气了?我这一个月没有来这里,有我的理由的。”

    万嘉是自傲自高的男人,宁冷之自认没有本事可以留住他,也不打算留住他:“万嘉,我给你说的话,你有想清楚吗?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万事皆有可能,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们不会在一起。”万嘉嬉皮笑脸,没有把是宁冷之的话放在心,甚至直接屏蔽了她的话,跳到了最后面,说道:“和我在一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出去。”宁冷之发现和万嘉永远说不通,也不打算继续说了:“带你的戒指,出去!”

    万嘉被宁冷之推了出去,站在门口无所适从,他不明白,明明已经这么表露心意了,可是宁冷之为何还是不愿意,难道真的是不喜欢吗?

    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万嘉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这天之后,连着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万嘉的影子,而宁冷之也在用心把甜品店开好。

    听说离这里不远的一个超市,有进口的材料,她想着过去看看,便坐车过去了。

    回来的时候,甜品点已经成了一滩灰烬,还累及了旁边的商铺。

    幸好里面没有人员伤亡,否则是给出全部家当,也是赔偿不了的。

    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宁冷之的忽然全身乏力,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清冷的风吹过来,也已经没有了知觉。

    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心血,记者么被一场大火吞灭了。

    “你听说了吗?这不是一场意外。”有个多嘴的阿婆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忽然背后的青年妇女小声提醒了一下:“你在说什么糊涂话?想死了吗?想死不要连累我们啊!”

    这确实不像是一场意外事故,她走的时候才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根本没有可以造成火灾的因素。

    “是谁?”宁冷之闭眼睛,生生把泪水逼了回去:“到底是谁做的?”

    这几天没有见到万嘉,他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灰头土面的盯着宁冷之,又看了看眼前已经黑黢黢的甜品店,一下子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不好,我对不起你……”

    宁冷之只当他这是没有看见火灾过失的抱歉,并未往深处想。

    “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过失,如果不是我的话,甜品店不会成这个样子,对不起……”万嘉说着,竟然哭了出来,一咬牙,扑通一声跪下:“冷之,你打我,打我我心里会好受一点。”

    宁冷之摇头,她听不懂万嘉说的话:“怎么会……这件事怎么会和你有关系?你不是在家里吗?”

    万嘉抿唇,有口难言。

    刚才说话的那个阿婆走了来,指着万嘉对宁冷之说:“你是不知道,你走了之后,万盛来过。他是这孩子的父亲……后来着火了,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哎,是可惜了这么一家店!”

    父亲?

    又是一个父亲!

    宁冷之咬牙,盯着万嘉:“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很久之后,她才明白这个道理,有时候灾难是没有原因的,像有的人讨厌你,也是没有原因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父亲会做这样的事情,我赔钱,可以吗?冷之,你不要离开我,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万嘉跪在地不起来:“我不在乎你的孩子,不在乎你的过去,我们在一起……”

    都这个样子,还怎么在一起?

    宁冷之不明白万嘉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深呼吸了一下,拿开万嘉的手:“万嘉,我们不可能,从一开始不可能,后来也不会有改变的!你放开我,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她知道,这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

    万盛带人闹哄哄的走过来,站在宁冷之面前,把万嘉从地拖起来,交给他的下属:“把这个混蛋给我带回去,不要再给我放出来。”

    “是,先生!”下属点头,把万嘉带走了。

    这里的人都惧怕万盛,不止是因为他的官职,还因为他的脾气。

    宁冷之看着年过半百的老人,问:“为什么烧毁我的房子?”

    “你离开这里,我给你一笔钱,不会让你吃亏的,只要你肯离开我儿子!”宁冷之一直以为这种喜剧一样的情况不会发生在她的身,,没有想到有一天,真的发生了,凄然一笑:“你以为我要钱?”

    “不然要什么?”万盛没有一点好语气:“穷酸女人,还怀着孩子,不是想讹钱,是想骗钱!”

    “这位先生,我只能说你的目光太多狭隘了,第一,我没有和您儿子在一起,他让我和他在一起,我也拒绝了,第二,我对你家的钱不感兴趣!请你不要拿钱来侮辱我,可以吗?”宁冷之一字一顿说完,深呼吸了一下:“请你离开这里!”

    “还有,你的钱,请收好,不要来侮辱我!”

    万盛不屑的盯着宁冷之,扔下一张火车票,转身离开。

    她看也看地的火车票,转头走进了漆黑的房间,算了一下积蓄,到旁边借了个电话,给房子的主人。

    “你好,请问你现在还在H市吗?你的房子出了点问题,能过来看一看吗?”宁冷之和对方约定好时间,立刻挂了电话,到旁边的银行,把所有现金取出来,放进口袋里,在小店门口耐心的等待着房子主人过来。

    不想,这一切都被万盛知道了,他大张旗鼓再次过来,拿着五万块,扔在宁冷之面前:“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宁冷之,你贪得无厌。”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她。

    她笑了笑,不做理会,把取出来的现金放在桌,推到房子主人面前:“对不起,我暂时只有这些钱,如果不够赔偿的话,我去借点钱……”

    虽然她现在已经不跟朋友联系,也没有办法借钱,不过车到山前定然是有路的,她不怕。

    “不用了。”房子主人收好钱,清点了一下:“这些钱够了,合同我们提前结束。”

    万盛很满意这个答案,把钱捡起来收好:“宁冷之,你没有资格在这个城市了,离开吧,不要让万嘉找到你,这孩子是死脑筋!”

    宁冷之点头:“我会离开的!但不是现在!”

    房子主人还有事情要处理,不方便留在这里,便草草离开。

    万盛盯着宁冷之:“你要怎么样才会离开?”

    “处理好事情,我自然会离开了。”宁冷之笑着回答:“不过我向你保证一点,我不会和您的儿子,有任何牵扯!”

    处理好这一切事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买了一张火车票,离开了这里。

    季陌尘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眼前除了黑焦的屋子,再没有其他的。

    而宁冷之也早已经消失,不在这里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