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六十七章 赠送的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六十七章 赠送的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虽然一直在逃避,可是不知道去哪里,拖着疲惫的身子,流窜在所谓的名胜古迹里,却没有半分喜悦。

    盛海蓝给她的钱,放在卡一份未动,若不是因为不知道盛海蓝的卡号,她早还了。

    “这位小姐,您能帮我拍个照吗?”说话的女子脸蛋红扑扑的,古灵精怪的眼眸动了动:“我想和男朋友拍张合照,可是相机放在墙太低了……如果你不方便算了。”

    宁冷之穿了件烟灰色长款风衣,脖子围了厚重的围巾,一副“臃肿”的模样。

    看起来是不太方便。

    她伸手拿过相机:“你们摆好姿势,我去那边给你们拍。”

    女子点头,露出一口白牙,不客气道:“谢谢你,姐姐。”

    “不用客气。”宁冷之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微笑,嘴角的梨涡微微凹陷进去:“那边光线好,我走了。”

    照片很顺利,宁冷之觉得这一对璧人美如画,顺手多拍了几张美照。

    女孩把照片划了几遍,一张都没有舍得删,走之前,她把随身随身携带的铜钱交给宁冷之:“姐姐,你这么善良,一定会遇见命注定的那个人的,不要沮丧。”

    她沮丧了吗?

    抿了抿唇,没有答话,听见女孩继续说:“我从你的眼看到了一个人影,怀旧并不是一件好事,以往也许是最有用的药品,你值得更好的人。”

    在宁冷之眼,这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季陌尘。

    只是,他们最终是不会在一起的,永远都不会在一起。

    “谢谢。”宁冷之点头,似是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把手的铜钱还给女孩:“这是你的贴身之物,对你有不一样的意义,你好好留着。”

    走到路,她忽然感觉肚子饿了,摸了摸口袋,准备走进去,一只脚刚进入门口,脸色猛地变了。

    刚才还在口袋里的钱包,一瞬间不见了。

    她低头,翻便了口袋,也没有找出一毛钱。

    服务生盯着宁冷之,见她身没有一点钱,又打量了她好一会,才不冷不热的问:“有没有钱啊?没钱出去,不要妨碍我做生意。”

    好似她不在这里,会生意兴隆,钱财源源不断似的。

    宁冷之抿唇,一言不发的准备离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谁所没钱的?我要这里的特色菜,都端来!”

    女孩是看不惯有人恃强凌弱,专欺负他人为乐趣!

    见是女孩,宁冷之虽然竟然,却以平稳相待:“好巧。”

    “不巧,我本来想吃隔壁那家的,可是看见有人这么欺负你,我便过意不去了,追着过来……哎,姐姐,做人不能这么善良的!”女孩滔滔不绝,说完之后,才发现季陌尘有些不对,紧张的问:“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捂着小腹的手松开,面染笑容,仿佛冬日的阳光:“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冷。”

    屋里的暖气不够高,以至于从外面进来,依旧冰冷。

    服务生走来,看了看宁冷之,又望向旁边的男朋友:“亲爱的,我想吃隔壁的面,你给我买好不好?”

    男孩对女孩百依百顺,只要她想要,是天的星星,男孩也会去摘。

    “好,我这去给你买,你等等我。”男孩站起来,抬起手摸了摸女孩的头顶:“不要乱跑,不然我找不到你,会难过的。”

    她也想过,有一天能和季陌尘这样,做一对普通的情侣,相依相偎。

    可这些只能出现在脑海,季陌尘不会这么做,起码,不会为了她这么做。

    男孩一离开,女孩便从手提包拿出手机,看了是几秒钟,才转头对宁冷之说话:“姐姐,你迁怒被偷了,怎么回家?”

    宁冷之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回去吗?

    她已经没有家了。

    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宁冷之回答:“我不回家,准备在这附近找份工作。”

    女孩一听,立刻惊喜了,拿出随身携带的平板,放在桌:“姐姐,你会说英语吗?我这里有份件,全英的,我一个字都看不懂,你翻译,我给你钱!”

    宁冷之本不想要钱的,可是后来,女孩把钱偷偷塞进了她的手提包,回去之后才发现。

    “姐姐再见。”女孩抱了抱他宁冷之,朝着她口袋里塞了一千多,并且还说来的时候看见有个面包店在招兼职,让她去试一试。

    这些善意的意见,让宁冷之觉得很是感动。

    “再见。”她笑了笑,抬起头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缓慢从椅子站起来:“这一共多少钱?”

    没有钱,她还可以刷卡!

    换了一个服务生,相对而言,恭敬多了。

    “不好意思,您的朋友已经付过钱了。”服务生低下头,轻轻说完笑了一下:“您作为本店第一千二百位顾客,今天有个礼物送给你。”

    宁冷之好,抬起手一看,竟然是一副彩绘,画笔不熟,笔锋不利,一看便是新手。

    “不用了,谢谢。”宁冷之确实觉得,把这么大个庞然物品带去酒店,离开的时候,他还要带走,一点都不习惯:“画不用给我了,我只是一个粗人,不会欣赏,给我反倒是浪费了。”

    服务生听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我给您收着,如果您需要,随时过来拿。”

    宁冷之刚要点头,一个年男子走了过来,看了看服务生手的画,转头问宁冷之:“请问这是你的画吗?很漂亮。”

    宁冷之没有想到有人竟然会看这幅画,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这是……”

    “没错,这幅画是这位小姐的。”服务生笑了笑:“请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这幅画很漂亮,如果小姐愿意的话,我想买下来。”

    “买了?”宁冷之盯着这幅画,看着眼前其貌不扬的男子,甚至有些怀疑,这个男子的脑袋有问题:“这不是我的画,是店员送的,如果您要买,请和店主商量。”

    男子像是认定了宁冷之是画的主人一样,抓着她不放:“这幅画是你的,五千,我买了。”

    无论出多少钱,都和宁冷之没有关系。

    她拿开男子的手,一字一顿的说:“抱歉,这幅画不是我的。”

    “说是你的是你的。”男子也是好脾气,从始至终都是笑吟吟的模样:“我看见店家送你了你这幅画,画好看,值这个价钱,你不要犹豫了,收下吧。”

    宁冷之怀疑,这个人是季陌尘派来的,故作平静,轻声问了一句:“请问你人不认识一个姓季的男人?”

    男子脸的申请没有丝毫变化,足以说明,他和季陌尘没有任何关系。

    这下,宁冷之彻底放下心来,抬起头看着这人:“好,我买给你。”

    她身已经没有钱了,若是不要这个孩子,后续有一大笔花销……

    无论从近处考虑,还是从远端考虑,这笔钱,她要收下,才能维持基本的生活。

    对于宁冷之的忽然答应,男子没有疑惑,脸的笑容不减:“这位小姐,您叫什么?我总是小姐小姐的叫,总是不礼貌的。”

    “我姓宁。”

    “宁?很少见的一个姓。”男子点头,目光投射在画,再也移不开了:“这是五千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们双方都愉快。”

    宁冷之拿着钱,仿佛拿着烫手山芋一样,能动,又不能动。

    告别之后,宁冷之回了酒店,刚坐在床,小腹里便一阵一阵的绞痛,她差点栽在地。

    勉强站起来,缓步走到门口,脸色苍白的叫住了清洁工:“能不能……帮我打急救电话……”

    说完,倒在地。

    醒来的时候,是在急诊的床,她身没有带身份证,不能办理入院,便只能在急诊接受治疗。

    医生见她醒来,立刻走过去:“你知道你怀孕了?”

    “嗯。”宁冷之不肯定的点头,随后继续说道:“我的孩子……”

    “你放心,孩子保住了,如果不是这次送来及时,不止是孩子,你的命都恐怕没有了!”医生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若是再晚来一会,她的命,恐怕都没有了。

    宁冷之垂下眸子,摸着平坦的小腹,面一片宁静。

    没事好,好……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宁冷之顿了一会,仰起头问医生:“我已经没事了。”

    “液体输完,可以出院了,你的身体不好,回去多补补身体,至于情绪,尽量放轻松,不要一直沉浸在悲伤或焦虑的情绪里。”医生字字说完,转头问护士:“你们在这里守着,没有问题吧?”

    实习护士摇头:“没有问题。”

    有人陪着,宁冷之的心情也放轻松了很多,护士与她说话,她也会适时回应几句

    “姐姐,你老公没有陪着你吗?生孩子是大事,一不注意会要命的。”护士笑了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孩子很健康,这是很幸运的一件事。”

    “谢谢。”宁冷之避重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