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六十三章 离开喧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六十三章 离开喧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她以为季陌尘是爱她的,对她有感情,没想到自始至终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这番话彻底浇灭了她的希望,她伤心欲绝,对他彻底死心了。

    她记得之前季陌尘对她很是温柔,虽然他表面看起来是个冰冷而且又霸道的人,但是她感觉得到他内心的温暖,从而打动了她,她那么无可救药的爱了他,从此以后便一发不可收。

    季陌尘对别人严厉苛刻,唯独看她的眼神与众不同,那眼神似乎会说话,总能给她不同的慰藉,所以她从来不害怕他,因为他眼神有对她的爱。

    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泡沫,是一刹的花火,这么破灭了,她以为他对她有情,而他现在却说出这么绝情的话,那么她自然不会再留在他身边。

    季陌尘看着宁冷之消失在他的视线,感觉身体有某种东西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痛得无法呼吸,想要跑过去抱住她不让她走,可是他从小到大养成的性格已成定性,脚站在那里却一步都挪动不了,没有追出去。

    没有等来期待的脚步声,她苦笑了一声,他怎么可能回来呢,他都把话都说得那么明白了,再等也是自取其辱,于是调整一下心情,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座城市是待不下去了,她想跟他断得一干二净,不想跟他联系,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足迹,不想在这里睹物思人,所以干脆离开这里。

    她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在外地的朋友,想到了在越南的朋友杜华青,正好那是个她之前一直想去看看的国家,借这个机会去看看。

    没有任何的迟疑,既然决定了不会后悔,拿出手机订了最早去越南的机票,她想尽快离开这个给过她快乐与痛苦的城市。

    坐在飞机,她俯视着这座城市,心里说了声“再见”,再见了这里的人和事,再见了这座美丽的城市,再见了爱情……

    几个小时之后,已经是另一番情景,陌生的人,陌生的建筑,陌生的环境,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也许这对宁冷之而言并非坏事,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她来之前没有跟杜华青说过,这个朋友较热情,怕他会问东问西,所以干脆到了再给他一个惊喜。

    这天,秘书忽然领着盛海蓝走进来,把东西放在旁边,跟着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对于宁冷之的冷漠,季陌尘都看在眼,虽然没有表露出来,却还是存了心。

    “陌尘,阿姨在澳洲很无聊,我过去陪她几天。”盛海蓝露出一副天真的样子,张开嘴笑了笑:“阿姨也想让你一起过去。”

    “我没有时间。”冷冷淡淡,几个字便拒绝了盛海蓝。

    盛海蓝也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这样啊……没关系,我会给阿姨解释的,对了,刚才我看到宁小姐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是她新交的男朋友吗?”

    这几句话让季陌尘胸口的某个位置狠狠一疼。

    表面却没有过多的情绪:“不知道。”

    季陌尘的反应,让盛海蓝惊讶了,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里没你的事了。”季陌尘站起来,叫来了秘书,见盛海蓝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不免蹙起眉头,疑惑道:“还不走?”

    秘书进来,刚巧听见这话,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盛海蓝便转过身,匆匆走了过来。

    “陌尘,我走了。”

    “季总。”秘书不知道季陌尘突然把她叫进来所谓何事,心忐忑,唯恐说错一句话,万劫不复:“今天没有……”

    “什么人找宁冷之?”季陌尘直截了当开口。

    秘书听闻,惊讶一瞬,才镇定自若的说道:“不知道,听说是从国外回来的,好像和宁总很熟的样子,大家都以为他是宁总……”

    季陌尘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秘书没有勇气说下去,立刻掐了声,等着季陌尘作出判断。

    他沉了沉脸,一挥手:“你可以出去了。”

    这可以出去了?

    秘书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推门走了出去。

    “季总怎么变得喜怒无常的?而且,和盛海蓝,也不像是情侣关系!”

    在办公室呆了好一会,季陌尘毫无心思看件,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纸巾擦了擦手,这才站起来,推开门走出去。

    不过几步,听见一个女人急急地说道:“季总和盛海蓝挺配的,那个宁冷之好多了,我好想看季总的婚纱照啊!”

    几个女人,一言一语说完,其一个顿时脸色一变:“季、季总……”

    “什么换婚纱照?”如果刚才没有听错的话,他们说的是,他和盛海蓝的婚纱照。

    女人见季陌尘没有生气,纠结一下,说道:“季总,您和盛小姐在澳洲拍的婚纱照啊!”

    “宁冷之也知道?”季陌尘没有解释,而是无厘头的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女人疑惑,却还是回答:“宁总应该是知道的。”

    季陌尘没有辟谣,只想告诉宁冷之,这不是真的,一切都是谣言。

    加快脚步,走进她的办公室。

    男人不见了,只有她一个人在。

    “季总。”宁冷之疑惑,不明白季陌尘为何忽然造访。

    忽然之间,季陌尘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因为他心里明白,除了他,宁冷之不可能会和其他男人有牵扯。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好问的。

    “我和盛海蓝……”

    “抱歉,我不想知道您和盛小姐的事情。”宁冷之有意屏蔽,从桌前站起来,抬起手腕了看了看腕表:“十五分钟后我要见一个客户,无论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可以吗?”

    她不想听,不想听一切和季陌尘有关的事情。

    无所谓有无客户,她只是想逃到没有季陌尘在的地方而已。

    这一次的离开,也许会是永别。

    “给你两个小时,之后我会告诉你一件事。”季陌尘笃定,宁冷之一定会回来。

    宁冷之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犹豫之后才点头。

    她离开了公司,步行回到家,简单收拾了几样东西,拎着箱子离开了。

    这一天,季陌尘等了她一天一夜,整整二十四小时。

    她没有再出现。

    盛海蓝本是昨天的飞机,因为事故延迟到了今天,看来今天也不能离开了。

    “陌尘。”盛海蓝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季陌尘坐在椅子,不停的批阅件,好几个小时他,一直没有休息:“你这样会病倒的。”

    病倒倒是好了,不用这么幸苦的等宁冷之了。

    “出去。”季陌尘开口,冷漠,没有一丝感情:“滚出去!”

    这还是第一次,从季陌尘口听见这个字。

    滚。

    盛海蓝咬牙,不让泪水滴落下来:“我听说了,她走了是吗?她既然都离开了,你还在这里守着,有必要吗?”

    宁冷之走了,未必不是好事。

    一名男子打开门:“请问季陌尘先生在不在?这里有一个他的快递。”

    盛海蓝叹了口气,走过去签字打开箱子。

    偌大的箱子,仅只有一封薄薄的辞职信,署名宁冷之。

    “是宁冷之给你的。”盛海蓝走过去,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交给季陌尘:“陌尘,这是她的选择,如果你去干涉,没有人会愉快的。”

    看着箱子,季陌尘忽然想起一句话,一厢情愿的感情,注定是不会长久的。

    他是这样,宁冷之也是这样。

    其实他都是明白的。

    “陌尘,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盛海蓝握住季陌尘的手,放在胸口:“除了她,还有别的人,你真的一眼都看不到吗?”

    季陌尘抽回手,拿出纸巾反复擦拭:“滚。”

    “我不走!”盛海蓝一字一顿说完,泪水不断从眼眶里流出来:“我会让你看到我的真心的,我任何人都爱你!”

    “那又如何?”季陌尘仰起头,淡淡看着盛海蓝花了的脸,没有半分怜悯:“我不爱你。”

    不爱一个人,所以不会有半分怜悯。

    “陌尘……”盛海蓝一直以为,只要认真爱着季陌尘可以了,可是现在她才发现,爱情是需要回应的,一个人的爱情不叫爱情,叫单相思,叫不要脸。

    过了良久,盛海蓝跌在地,抬起头看着那张已经模糊了的脸,失了声,说不出一个字。

    季陌尘不想被人打搅,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外走去。

    既然宁冷之不来找他,那么他去找宁冷之,这样也好。

    “陌尘……”

    “喂,冷之,你好,我们好久没联系了,自从次一别我们都没有机会再见,什么时候来越南玩啊?要是来的话记得找我,我随时奉陪!”

    杜华青接到宁冷之的电话,很惊讶,也很惊喜,他在国谈生意的时候认识了宁冷之,觉得她是个特别的女人,对她很欣赏,希望有机会能够再见到她。

    “真的吗?如果我说我现在在越南,你相信吗?”

    “冷之,你可别骗我,我会当真的。”

    “真的,我现在在机场,你来接我吧,我等你。”

    过了一会儿,杜华青出现在机场,他一眼看到了站在出站口的宁冷之,她在人群总是那么脱颖而出,总是一眼能够看到。

    “冷之……”杜华青悄悄走到宁冷之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吓她一跳。

    “这么快来了,不好意思啊,还麻烦你特地赶过来一趟,好久不见!”

    “你这么说太见外了,我们不是朋友嘛,以后别这么客气,对了,你怎么突然来到越南了?是你一个人来的吗?季陌尘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我过来散散心,一个人来的。”

    杜华青直接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公寓,并让她安心住下,“来了这里,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安心住下,不要客气,再说客套话,我可要生气了。”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以后再不说了,这一次。”

    没有了季陌尘,这里的生活宁冷之慢慢开始习惯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