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四十九章 你喜欢谁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四十九章 你喜欢谁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件事你这么不在意?”季陌尘没有想到宁冷之对这件事如此冷淡,盯着她清澈的眸子:“告诉我!”

    宁冷之没有接话,淡淡的移开目光:“季总,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

    季陌尘嘁然一笑,扬了扬眉头,见她脸满不在乎的模样,轻哼一声:“宁冷之,在我面亲你不要装了,昨天晚,我和盛海蓝在一起,你真的不吃醋?”

    她还真的像季陌尘说的那样,事情想开了,便一点都不吃味了。

    沉思之后,宁冷之诚实回答说:“季总,我不吃醋。”说完,她笑得更开了:“算您不和盛小姐在一起,也会和门当户对的李小姐,王小姐在一起,如此,又有什么好吃醋的呢?”

    “况且,做为下属,不对级有想法,这个原则,我一直都恪尽职守。”

    宁冷之说的每一个字,都准确的落在了季陌尘心,他握紧拳头,盯着眼前笑颜如花的女人,恨不得把她拎起来,揉进身体里。

    房间安静下来,仔细听,竟然还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宁冷之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季陌尘,良久,问道:“季总,我可以回去了吗?”

    反正站在这里也没事,不如回去舒舒服服坐在椅子。

    一切都是那么漫不经心,仿佛季陌尘这个人,从来没有在她的世界里出现过。

    “宁冷之,原来一直都没有看错你。”季陌尘终于开口,看宁冷之的眼神也冷了许多,如果不是她面前有张桌子,恐怕他的拳头,全会落在眼前人的身。

    “啊?”宁冷之懵懂,别开的眼神重新在季陌尘身聚焦:“我不懂您的意思。”

    季陌尘听见这话,精致的面孔忽然变得有些狰狞,绕过桌子走到宁冷之身前,说:“我昨天去喝酒了。”

    宁冷之依旧不明白:“我知道。”

    “喝醉了,差点把胃都吐出来,这个你也知道吗?”季陌尘越想冷静,可是似乎越是冷静不下来,最后竟然吼了出来:“可是,为什么,即使我喝醉了,满脑子想的也都是你的模样?”

    谁能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一时之间,宁冷之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季陌尘倒也没有想,宁冷之能够在这个时候,吐出什么安慰他的话来,继续说:“所有人几乎都是你的脸,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宁冷之细细想了季陌尘所说的情节,莫名的觉得毛骨悚然,要是所有人都张了她那张脸,岂不是天下人都长得一样了,那该有多渗人!

    “季总,起码我是独一无二的,您不要把我的脸,往别的人身放,怪吓人的。”宁冷之说完,稍微顿了一下,看着季陌尘面色不善,把余下的话,全压了下去。

    要是把剩下的话全说了,季陌尘是没死,也被气死了。

    季陌尘盯着她,讽刺的笑了一下,美眸闪过一丝受伤:“算了,和你这种没有心的人,说这种事,完全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到底是谁没有心啊!

    宁冷之的火气忽然升到了喉间,却听见他说:“可是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怎么连这一点都感觉不到?”

    又愤怒,又悲伤。

    一个人的心,那么*裸的摆在你的面前,你怎么会看不到呢?

    也许,不是看不到,是不想看到。

    宁冷之抬起头,看着季陌尘失神片刻,不过一会,又恢复神志:“季总,我回去了。”

    “宁冷之。”他叫她的名字:“昨天晚,我和盛海蓝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季总,这和我没有关系。”宁冷之狠心,把心底的疼痛压制下去,仰起头眼无恙,对他说:“我和您只是下级关系。”

    “你都是我的人了,还是什么下级关系!”季陌尘怒不可遏,不知为何,一直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全然失控了:“从过去到现在,我只动过你一个人,只为你一个人动过情。”

    这是告白吗?

    宁冷之在心自问自答,也许不是告白,只是有钱人追一个人的伎俩而已。

    诚然,摆在眼前的事情是事实,宁冷之也不会去相信,因为她要把季陌尘最坏的一面挂在心,才能抑制躁动的心。

    她怕,怕一不小心答应了季陌尘,怕走入万丈深渊。

    “季总……”

    “你不要说话。”季陌尘打断她:“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像一个平常的男子,与你交往,与你彻夜长谈把酒言欢。”

    恋人之间能有的,他全都可以给,包括真心。

    但,宁冷之不要。

    “季总,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宁冷之第一次对季陌尘这么坦诚:“所以永远不会在一起,即使我对你也有好感,但是,我们没有不可能有结果。”

    现实是这么残忍。

    季家需要的是能够让事业稳定,或是更一层楼的儿媳妇,哪怕这个女人是个花瓶,但是有能够支撑季家的家世,也要要她。

    无论哪一点,宁冷之都不占有。

    “你对我……”季陌尘听见宁冷之的话,惊讶了,动唇嘀咕了这么两个字,便没有了下。

    宁冷之点头:“没错,季总,我喜欢你。”

    但,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正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请求你,放过我。”宁冷之放下虚伪的面具,平静的看着季陌尘:“我很感激你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和帮助,也仅仅是感谢。”

    世最美好的时刻,便是知道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自己的时候。

    “既然这样,我们好好在一起。”季陌尘做最后的努力:“一切都不是问题。”

    “季总,对您来说,一切都不是问题,可是我不一样,我从生下来和您不一样,注定我们不会在一起。”宁冷之从来都不是狠心之人,但是在这件事,她不敢放开心:“还有,我对您有好感,但是现在,我已经把好感全花费了。”

    所以,你对我而言,不过是个普通朋友,还普通的人了。

    季陌尘不相信,他伸出手 把她抱在怀,下巴放在她的头顶,轻轻摩挲着。

    宁冷之这次也没有反抗,任由被季陌尘抱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陌尘放开了她,拿出一枚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戒指,放在她的手心里。

    “我等你,等你愿意把手给我,让我为你戴它的那一天。”季陌尘说。

    宁冷之听闻,瞬间泪眼朦胧,咬牙狠心,一挥手,钻戒被扔了出去。

    戒指!

    “不用了,您看到了吗?我不稀罕!”宁冷之压住胸口的烦闷,急急地呼吸几口,把眼的水雾慢慢透析干净,又道:“季总,您说得对,我的心石头还硬,所以,您不要再逼我了。”

    季陌尘这个时候愣住了,眼除了悲伤,还有绝望。

    戒指是他送给她的,竟然这么轻易被扔了。

    “还有,我觉得您和盛小姐真的很相配,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宁冷之真心祝福他们。

    天空慢慢变成了灰色,阴沉着,看样子马要下雨了。

    这天气,仿佛宁冷之心的天气一般。

    “滚!”季陌尘 平静极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机器平稳,没有一丝波澜。

    也许,他是对宁冷之死心了,也许,他只是难过这一时,他心的想法,没有人猜得到。

    宁冷之笑一下,立刻走了出去。

    一出门,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滴落,转眼便湿透了脸庞。

    她不打算这个样子回办公室,转头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才走出去。

    只是那双眼睛通红,一看像刚哭过。

    一直熬到下班,宁冷之都没有精神,也没有半分食欲。

    刚走出公司门口,还没有站稳,手臂便被人猛的握住,往前一摔,便栽进了车,仰起头朝外一看,原来是季陌尘。

    “你干什么!”宁冷之咬牙,眼神随着他的走动而转换着,见他已经车,才反应过来,应该早些逃走!

    季陌尘简单说了一句:“送你回家!”

    “不用了!”说着,宁冷之打开了车门,一只脚已经迈了下去,才听见季陌尘不冷不热的声音:“趁我现在心情还不错,最好不要惹怒我!若是惹怒了我,指不定会拉谁作陪!”

    宁冷之的身子僵硬了,半晌,转头看向季陌尘:“你……”

    “我送你回去,把脚收来。”季陌尘命令宁冷之 ,开车绝尘而去:“我不动你,也不动你的家人,前提是你乖乖听话。”

    宁冷之不明白,她的话都说得那么清楚了,季陌尘为何还不明白。

    “好。”她应答,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他一个不高兴,毁了她和她家人。

    车子平稳的进了高速路,宁冷之看着陌生的街道,不知道季陌尘要把她带去哪里,不免担心起来。

    他似是也感觉到季陌尘的担忧,转头看她一眼,在她家那边的一个小医院停下。

    “到了。”季陌尘停下车,从车下去,绕过车头替宁冷之打开车门。

    宁冷之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来的路,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