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我是疯了才被你折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四十七章 我是疯了才被你折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干什么?放开我啊!”宁冷之动弹不得,看着季陌尘那张精致的脸,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这么近距离看他,还是在梦才有过的情景。

    不想,这一刻竟成了现实。

    许久,听见他说:“宁冷之,我一定会解决好的,你相信我。”

    炙热的言语,把宁冷之带回了现实。

    听闻这话,宁冷之当即别过头,一字一顿说道:“季总,你我都不是三岁小孩了,能不能不要孩子气?”

    季陌尘真的很想告诉宁冷之,不能,他不愿放弃她。

    可是话到了喉间,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终于,他放开她,只因为她说了一句,疼。

    “季总,你走吧,刚才的话,我当从未听过。”宁冷之眼的背一闪而过:“况且,您和盛小姐,是真的很相配。”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往外推?”季陌尘捏紧拳头,太阳穴的青筋高出皮肤,仿佛马要破裂了一般:“宁冷之,你回答我!”

    宁冷之静默片刻,再侧过头,漠然的看了季陌尘一眼:“季总,但凡是涉及到男女情感,便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不喜欢你,一点都不喜欢。”

    所以不要再纠缠了,害人害己而已。

    有些话,说出口像是*一样,随时可能在身旁爆炸。

    他凄然的看了宁冷之一眼,眸全是失望。

    也许,对于季陌尘而言,宁冷之是胆小鬼,可是他不知道,宁冷之之所以做出这个选择,更多的原因,是想保护他。

    她的家庭已经很不幸福了,不想让季陌尘再去承受四分五裂的家庭,况且,平心而论,盛海蓝那么爱他,一定会给他一个美满的家庭的。

    而她,给不了。

    “不喜欢吗?”季陌尘重复一句,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只是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碰了一下,随后立刻翻开,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意外停下,微微侧头,问房间内的人:“宁冷之,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留下我。”

    “季总,我很抱歉。”宁冷之表明态度。

    抱歉,真的抱歉。

    这次,季陌尘没有停留,带着决绝离开了。

    下楼,车,没有一丝犹豫。

    她站在窗口,看见那辆车消失在街头。

    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由心的悲痛,源源不断的从心底冒出来。

    疼,很疼!

    他开车的时候,一直在想,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被宁冷之这么折磨,还不想放开手。

    即使在刚才,她说了那种话,他却依旧想继续呆在她身边,想要保护她,照顾她。

    摇摇头,把所有的想法都晃出脑袋,抽出手机,拨通吴宓哲的电话:“给我留个位置,我马过来!”

    “陌尘,你心情不好?”吴宓哲正在忙手的事情,听见季陌尘语气不对,立刻把手的事情停了下来,询问他:“是不是和冷之有关?”

    “不要再问了!”季陌尘一个字都不愿意回答,急急地吼了一句,扯着电话挂了。

    车的空气逐渐凝固起来,他渐渐感觉呼吸困难,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进来,才感觉好过一些。

    车子停在吴宓哲酒吧旁,打开车门,从车下来,一眼看见了吴宓哲,走过去,问道:“我的包间留着吧?”

    “都给你留着,还准备了好的酒水。”吴宓哲把季陌尘当做真心朋友,只要季陌尘有需求,他一定会在:“走吧,我带你过去,别人带你我还真不放心!”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

    季陌尘虽然心抵触,可是却顺从的与吴宓哲并肩走着,直到进了包间,吴宓哲也没有开口询问。

    他倒是先不耐烦了,抬起头问吴宓哲:“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对她不好的男人?”

    “也许是。”吴宓哲陪着他坐下来,转头盯着他看了几眼,才给他倒了杯酒:“和冷之有关?”

    若不是气糊涂了,搁在以前,季陌尘是永远都问不出这种话的。

    他摇了摇头:“是她,也不是她。”

    那是她了?

    喝了几口烈酒,感觉喉咙火辣辣的。

    “我看过新闻了。”吴宓哲打开话匣子:“我一直没有给你打电话,是以为你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看来这次,你没有处理好。”

    他需要处理的,不仅仅是他私人的事情,还有有关于立忆的周边新闻,也需要做适当的调整。

    “宁冷之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季陌尘找不到地方撒气,一口接着一口,不过一会,竟然已经喝完了一整瓶。

    他把空瓶一推:“再拿几瓶过来!”

    “你身体才好没多久,这么折腾,小心又进医院!”吴宓哲虽是这样说,手的动作却没有停,三下五除二便又开了一瓶红酒:“我可要替冷之看着你些!”

    看什么看,都已经没可能了!

    “吴宓哲,还有半个月,宁冷之要离开立忆了,到时候我绝对不会留下她!谁要是留下她,谁是孙子!”季陌尘信誓旦旦,举起酒杯说完这些话,便立刻喝了下去。

    这些话,吴宓哲权当听听罢了,不会放在心。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季陌尘摇摇晃晃站起来,看见吴宓哲的身影摇摇晃晃的,立刻坐下,轻轻揉着太阳穴 ,这下感觉好多了。

    眼前忽然放了一杯热茶和一瓶温热的牛奶。

    “喝点牛奶,不要伤了胃。”吴宓哲叹了口气:“我打电话给冷之,让她过来接你。”

    季陌尘没有说话,直接站起来,准确的走到吴宓哲旁边,伸出手把他手的手机打掉了:“不许打给她!”

    “那你要我打给你的未婚妻?”听见季陌尘厉声否决的声音,吴宓哲无奈之后,立刻说道:“我没你未婚妻的电话!”

    这次,吴宓哲没有得到回应,他看见季陌尘呆了片刻,再回到沙发坐下,小口小口的喝了几口,才缓慢问道:“你也相信电视的报道?”

    这句话把吴宓哲问愣了。

    他相信吗?

    自然是不相信的。

    可是那些信息那么真实,又不得不让人相信。

    “我相不相信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呢?陌尘,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在乎别的人的观点了?”吴宓哲拿起他手的酒杯,重重放在桌:“你不要喝酒了!”

    季陌尘只是抛出这个问题,并没有打算回答,顿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吴宓哲:“我不在乎外界的一切,可是她在乎。”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宁冷之了。

    吴宓哲忽然有些恼怒,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季陌尘。

    服务生走进来,急急地说道:“老板,你快出去看看,外面有人打起来了!”

    酒吧打架是常有的事情,可是在吴宓哲酒吧打架,那可是一件罕事!

    看来打架的人是不要命了!

    “我去去回。”吴宓哲看了季陌尘一眼,眼的担心,无论如何也抹不开:“要不要找个人陪你?”

    季陌尘摇头,冷冷瞪着吴宓哲:“你快走!”

    ——

    宁冷之终于平静下来,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脑袋一片空白。

    那个温柔霸道的吻,似乎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可怕,在有一个瞬间,其实她觉得很温暖。

    以至于后来为何推开季陌尘,大概是因为她觉得他们不能维持这种关系。

    既然对外说过,不会动季陌尘一分一毫,要守信用。

    秦勤打电话过来,担忧的询问:“我在电视看过新闻了,你还好吧?”

    “我能有什么不好?”宁冷之一笑,到时让秦勤一瞬间欣慰起来,轻轻问:“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辞了那边的工作?”

    本来只有半个月了,辞不辞工作,倒是不打紧的事情了。

    宁冷之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才道:“不用那么麻烦。”

    “我心里觉得紧,担心你出事,有钱人家的不是都像季总那么善良的,我一看季总他妈不是什么善茬儿。”秦勤口不择言,已经不在乎形象了:“所以,要不投奔我?”

    “捡我这么个大能人,你该有多高兴!”宁冷之说完,也笑了笑:“如果走投无路,我会去找你的,带你出任ceo,迎娶高富帅!”

    秦勤听闻,扑哧一笑,想不到宁冷之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心无旁骛的开玩笑。

    不过玩笑归玩笑,秦勤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

    倘若宁冷之要是真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来于磊公司,是最好的选择,秦勤也相信,于磊不会放弃宁冷之这个人才的!

    “宁总,我怎么才发现,你是个乐呵乐呵的逗啊?”秦勤听见窗户外传来声音,拿着手机立刻跑出去看,忽然天空轰隆一声,一个心形的烟花立刻在天空迸发开。

    一颗灭了,又是一颗。

    宁冷之也听见声音了,还觉得疑惑。

    “你那边在干什么?”宁冷之问。

    秦勤红着脸,笑着说:“没什么,放烟花呢。”

    果然,爱情的女人,都像傻子一样。

    宁冷之感觉到了:“你欣赏烟花去,我也要工作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