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三十九章 杂志封面引来的绯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三十九章 杂志封面引来的绯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盛海蓝说的这些话,明明和她没有关系,可是落到心坎的时候,却有那么一丝隐痛,久久不散。

    “是吗?那恭喜你了!”这句话一般是真诚,一半是无奈,她侧头看了看已经空了的楼道好像她的心情一样,空空的,隐痛着:“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还有其他的事吗?”

    “其他的事情倒是没有了。”盛海蓝收拾了糟糕的情绪,仰起头高傲的盯着宁冷之:“我过来是给你提个醒,陌尘最听阿姨的话了,你好自为之!”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季陌尘的妻子,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够站在季陌尘身旁,与之匹敌。

    盛海蓝过来说这样话,不免让她发笑。

    “盛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宁冷之点头,扯了扯裙角:“其实我我还有一句话想说,你用过来找我的时间,来研究季总的喜好,事情的结果可能会事半功倍。”

    这是宁冷之的肺腑之言,至于盛海蓝信不信,那全看她了。

    “你……”盛海蓝这才反应过来,这次是她太过造次了,若是这件事传到了季陌尘的耳,指不定又会惹什么麻烦,脸的神色顿时有了改变:“宁小姐,请勿见怪,如果有一天,你也有深爱的人,你会理解我了。”

    宁冷之永远不会理解,她的爱情不是专独的,而是宽宏的,她会给爱人自由,若是爱人愿意留下,当然最好,可如果不愿意,那自是算了。

    但,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任何人都猜不到结局。

    盛海蓝离开之后,宁冷之心情沉重下来,关门之后,她走到床前,拿起手机。

    季陌尘正在车,准备过去接她,不想她倒是先打电话过来了,即刻心悦的接通电话,问她:“我正要打电话给你,不想你倒是先打电话过来了。”

    宁冷之听闻,忽然一噎,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静默了好几秒钟,才缓缓开口:“季总,我家里忽然出了点事,今天的饭局,我恐怕没有机会参加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宁冷之可以清晰的听到,来自电话里的沉重呼吸声。

    心情也跌到了低谷。

    她和季陌尘不能这么下去!

    “你说不能去了,是吗?我来接你。”季陌尘拿起蓝牙耳机,挂在耳:“我送你回家,要是真出了事,我也能帮你拿主意,是不是?”

    对于季陌尘的热心肠,宁冷之只能严词拒绝:“不用了,这是我的家事,希望外人不要参与。”

    只是一个外人吗?

    这么久了,原来得到的也只有这么一个称呼。

    听见那些话的一瞬间,季陌尘只感觉胸口里面,有个东西碎了。

    “好,有事随时找我,我一直都在。”季陌尘放下蓝牙耳机,握紧的拳头猛地一下砸在方向盘,手背被划伤了,也不在意。

    电话被挂断,宁冷之只感觉到由心的寒冷,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直到站起来,头猛地磕在地,眼神迷离了一瞬间,立刻晕了过去。

    吴宓哲找宁冷之有点事,打她的电话打不通,又打了季陌尘的电话,却是一个女子接听的,不免问了一句:“你是谁?”

    “是吴先生吗?我是盛海蓝,是陌尘的……朋友。”盛海蓝把朋友两个字说的拗口:“他去厕所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转达给他。”

    “不必了。”吴宓哲听起来倒像是真的生了气,说完便挂了电话。

    既然找不到她,那便只有开车,去她家了。

    季陌尘回来,细心的发现手机的位置被动过,冷下脸来,望着面前的女人,不依不饶地说道:“不是说我妈会来?怎么又不来了?”

    他说话的语气尤其恶劣,特别是看她身穿的裙子,一张黑脸拉得老长。

    盛海蓝抬起头,无辜的盯着季陌尘:“我也不知道阿姨去哪里了,我打电话也打不通。”

    “好,那我走了。”季陌尘一看到盛海蓝没有吃饭的欲望,不知轻重的说完,又接了一句:“以后不要穿这条裙子了,不好看。”

    “可是昨天我看你的眸光一直在这条裙子打转,才买下来的啊,你要是不喜欢,我不穿了是。”盛海蓝委屈巴巴的模样,让季陌尘忽然有些于心不忍,好似眼前说话的人,是宁冷之一般。

    不过,依照宁冷之的性格,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说要回去办事,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莫名的有担忧她的境况。

    一时间失了神。

    “陌尘……你在想什么?”盛海蓝站起来,已经走到了他的旁边,伸出手打在他的肩膀,从季陌尘的背后看过去,仿若他们互相拥着一般。

    季陌尘回过神来,推开了盛海蓝:“没事,不要过来。”他说完,和她拉开距离:“我的东西,你不要随便动。”

    盛海蓝反映了一下,才明白,季陌尘说的是手机。

    顿时咬牙切齿,心十分烦躁:“陌尘,我……我没有动你的手机啊。”

    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季陌尘本来不在意盛海蓝,她要死要活都随她,可是唯独他的东西,不允许她动。

    “对不起。”盛海蓝明白季陌尘心什么都知道,正在想该怎么解释,才能糊弄过去,不想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季陌尘便已经出了餐厅的门。

    急忙追去,季陌尘转过身来,与她对视:“今天的事情,我看在我妈的面子,放过了,以后如果再有假借我妈的名义,让我参与你的计划,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陌尘……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不明白?”盛海蓝两只眸子蒙了水雾,眼看着要哭出来了,揉了揉鼻尖:“我没有……阿姨是要来的,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不来了。”

    看见女人哭,季陌尘觉得心烦,猛地打开车门数了车,冷冷的对盛海蓝说道:“这些话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事情的后果,你要想清楚!”

    盛海蓝跺了跺脚,看见季陌尘的车从眼前划过,绝尘而去,心情愤怒到了极点:“陌尘!”

    ——

    吴宓哲去了宁冷之的房子外,敲门却没有反应,恰好这时房东听见声音走了过来,见是个生面孔,想也不想便前,一把拉住吴宓哲的手:“你是谁?是不是想干坏事?”

    “有我这么明目张胆干坏事的吗?”吴宓哲无语了一瞬,顿时转过头,继续问:“请问这间房子里的人,有没有出来,我打她电话打不通。”

    如果不是电弧打不通,吴宓哲也不会这么之着急。

    房东绕了绕脑袋,今天确实没有看见宁冷之出门,是想了想,问吴宓哲:“也许是班去了,你去公司找她。”

    “我事先打过她办公室的电话,告诉我她今天休假。”吴宓哲来不及解释,伸手房东的身:“钥匙呢?在哪里?”

    “喂,你这样是犯法的,我可以告你,不要碰我!”房东推开吴宓哲:“我凭什么听你的,不要碰我!”

    吴宓哲心不好的预感一直没有消失,这时间跟浓烈了, 也顾不多说什么,拿着钥匙便打开了门,气哄哄的说道:“我先看看她,她安全我才给你解释!”

    找到了钥匙,吴宓哲摸索着打开门,看见宁冷之昏迷不醒的躺在地,急忙着走过去,轻轻拍打她的肩膀,也没有反应。

    果真是出事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房东看见宁冷之昏迷,顿时惊慌失措,记者撇开责任:“我真不知道她出事了,她要是死了,千万不要赖在我身啊!我没钱啊!”

    吴宓哲丝毫不理会房东,把她从地抱起来,平稳的放在床:“给最近的医院打电话。”

    房东这才颤颤巍巍的走过去,拿起手机给医院打电话。

    好在发现及时,送医院路也没有耽搁,宁冷之的身体没有大碍,醒来时候本来说要做全身检查,宁冷之觉得全身检查的费用太高了,便没有同意,挣扎着输了一点糖盐水,便离开了。

    她坐在吴宓哲车:“午谢谢你了。”

    “没事,其实我找你也有点事,有个策划案,我想让你帮我看看。”吴宓哲说完,又笑了一下,他们有意识的都避开了 季陌尘这个敏感话题:“你都成了伤员,我也不忍心剥削你,这件事我会找别人处理。”

    宁冷之点了点头:“我最近也在忙,没有时间处理,你想交给我,我也处理不了。”

    “所以说,我多有先知之明啊。”吴宓哲不由得一笑。

    车的气氛变得有些冷清,他随手打开了广播,清澈的女音从喇叭里放出来。

    “大家好,这里是娱乐新闻现场,今天我们接到了一则爆料,A市大咖季陌尘和盛海蓝在一起了。”

    仅仅是这一个消息,让宁冷之全身的血液都僵硬了,她咬了咬下唇,转头看向窗外,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可是心疼的感觉,却意外的清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